第七十四回 偷天换日欺豪杰 覆雨翻云祸丐帮

 蓬莱魔女心头一震,暗自想道:“当今的武林人物,有谁能具备这三个条件?他们是绝对不会推戴武士敦的。而且即使武士敦也还欠缺一项,他的父亲早已死了。”

 笑傲乾坤在她耳边悄声笑道:“倘若你是男子,你倒足够这三个条件,可以当得丐帮帮主。”这话虽是说笑,却也半点不假。蓬莱魔女不过二十多岁,早已当了绿林盟主,当然可说得是名震武林;她是柳元宗之女,公孙隐之徒,父、师都是当今武林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她曾率领义军与虞允文配合,在采石矶击败了完颜亮的百万大军,当然可以说得是建有极大功勋。但这话从反面来说,也即是普天之下,根本就没有一个男子具有这三个条件,可以当得丐帮帮主。

 风火龙在群丐争问“是谁?是谁?”的喧闹声中挥了挥手,提高了声音说道:“各位要问这位新帮主是谁么?咱们今日之会请有一位贵宾,也是破了惯例所请的唯一贵宾,想必大家都知道公孙前辈吧?请公孙前辈先出来与大家一见。”

 公孙隐愕然说道:“我可是年将七十的老头儿啊!”

 朱丹鹤笑道:“我们当然不敢委屈老前辈做我们的帮主。但在新帮主即位之前,却必须请你老人家会会敝帮弟子。因为你老人家是新帮主最尊敬的人。”

 与会的都是丐帮五袋以上的弟子,即使未曾见过,也都知道公孙隐的大名,但却不知他与新帮主有何关系?这些丐帮弟子,一来是为了表示对武林前辈的尊敬;二来也是怀着好奇心理,于是不约而同地都站了起来,向公孙隐致敬。公孙隐满腹疑团,只好站到台前,与众人见面,连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这幕戏演过之后,风火龙这才缓缓说道:“咱们所要推戴的新帮主,就是公孙前辈的公子,也即是这十年来威震江湖的桑家堡堡主公孙奇。”

 此言一出,全场惊愕。一时间谁都没有作声。公孙奇私通金国,做了金国郡马之事,知道的人很少,丐帮弟子也不知道。但公孙奇行为邪恶,这却是很多人知道的,所以就不能不感到惊愕了。但为了顾着公孙隐的面子,是以暂时都没作声。

 公孙隐也是大感意外,惶说道:“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但在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之下,他也不便立即当众指责他的儿子。

 有几个丐帮弟子却隐忍不住,大着胆子说道:“公孙堡主虽是年少有为,但他是帮外之人,怎能做得本帮帮主?”

 风火龙哈哈一笑,说道:“公孙师弟是朱师叔新收的弟于。这正是我为了本帮大计,特地邀请他加入本帮的。公孙师弟,请出来与同门见面。”

 丐帮弟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风火龙说的朱长老“避嫌”乃是这个意思。因为公孙奇是朱丹鹤新近收录的弟子,故而朱丹鹤不便说话,须得风火龙来加以推戴。

 蓬莱魔女也恍然大悟,原来风火龙、朱丹鹤之所以邀请她的师父,作为丐帮大会的唯一贵宾,乃是为了拥立公孙奇之事作一伏笔。他们要借重公孙隐的威望,减少帮众对公孙奇的反对。

 只有公孙隐莫名其妙,心中想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挑选继任帮主,这是应该何等慎重的事!武功固然要出类拔萃,人品更必须众所同钦。我这不肖之子为何给他们看上?难道是奇儿这几年的行为已经改了?他们说奇儿建有极大的功勋,却又不知何指?”

 风火龙既把新帮主介绍出来,朱丹鹤也就不必“避嫌”了,当下得意洋洋地道:“新入帮的弟子就做帮主,这确是前所未有之事。但为了光大本帮,又必须找一位最合适的帮主,这也就不妨打破成规。公孙奇是名门子弟,身兼两位武学大宗师的衣钵真传,更难得的是他今年不过三十,正是英年有为。而本帮处在目前这种青黄不接,风雨飘摇之际,正需要有能力、较年轻的帮主领导。风师侄有见及此,故所以请他入帮。而老朽也就不辞‘难以为师’之诮,收他为徒。其实我是不配作他的师父的。”言语之间,对公孙奇推崇备至,根本不像师父介绍徒弟的口气。

 风火龙、朱丹鹤相继说话之后,公孙奇就在众目注视之下,从人丛中走了出来。只见他已换了一身叫化子的打扮,穿着故意打上补钉的新衣裳,手提打狗棒,走到朱丹鹤的身前。

 朱丹鹤道:“先去见过你父亲。”公孙奇向朱丹鹤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应了个“是”字,就走到公孙隐面前,忽地双膝跪下,眼中含泪,叫了一声:“爹爹!”接着说道:“孩儿不肖,这许多年来未能侍奉爹爹,求爹爹见谅。”

 公孙隐本来是早已不认这个儿子了的,但此时见儿子含泪跪在自己的面前,不觉感到一阵心酸,但仍是冷冷说道:“你也自知不肖么?你自问配不配当丐帮帮主?”

 公孙奇故作惶恐之状,不敢答话。朱丹鹤从旁劝解道:“公孙前辈想是对令公子过去的某些行事有误会了,其实他是另有隐衷的。我敢担保他绝非不肖,否则我们怎会拥戴他做我们的帮主?”

 朱丹鹤这一番话说得公孙隐将信将疑,如坠五里雾中。心中想道:“难道他当真是另有内情,而我反而是不明真相。”

 笑傲乾坤悄悄说道:“公孙奇倒是很会做戏。”蓬莱魔女问道:“咱们要不要下去揭发他?”笑傲乾坤道:“再等一会。”

 蓬莱魔女心中好像有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公义私情,交战于胸,一时间也是决断不下。为了公义,她是应该当众揭露公孙奇的罪行;但这样做的话,就等于往师父心上刺上一刀,却又叫她如何下得了手?

 公孙隐却如坠入五里雾中,他只有这一个儿子,他私心是希望儿子的确已经改过,朱丹鹤的说话是真;但他回想儿子过去的所作所为,没有一样不是令他失望的,他又相信儿子不过。

 公孙隐正想向朱丹鹤细问其详,就在此时,场中忽掀起了骚动。有两个巡山的七袋弟子气急败坏地跑到风火龙面前说道:“禀告香主,武士敦和几位客人来到,我们曾予拦阻,但武士敦坚决要来参加大会,我们不便动武。如何处置,请香主示下!”

 朱丹鹤“哼”了一声道:“武士敦居然还有脸皮再到丐帮?哼,把他──”“拿下”二字未曾出口,风火龙已先说道:“师叔暂且息怒。先问问那几位客人是谁?”

 那两个巡山弟子禀道:“是宋金刚、杜永良、萨氏双雄和青海三马等人。”朱丹鹤冷笑说道:“武士敦竟想挟外人以自重么?哼,请来的也不过是些二流角色。”其实宋金刚等人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声望的人物。地位不过稍逊于各派掌门与各大帮主而已。朱丹鹤为了要排斥武士敦,故意贬低他们。

 公孙隐佯作听不见朱丹鹤这些话,大声说道:“啊,原来是宋金刚和萨老大、萨老二来了吗?这几位老朋友我都差不多有二十年没有见面了,倒是想念得很。”

 风火龙说道:“他们既是公孙前辈的朋友,理该以礼相请。”朱丹鹤面色铁青,却不说话。

 公孙隐道:“我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风火龙道:“老前辈客气了,有话请尽管吩咐。”

 公孙隐道:“不敢当。论理我是不敢干涉贵帮事务,但我想贵帮既然请我作客,其他客人似乎也不宜拒绝。武士敦因何事被贵帮所逐,我不知道。但他今日是以客人身份前来,照江湖规矩,似乎也该一视同仁。”其实公孙隐对武士敦的事情是略有所知的,所以他才委婉地替武士敦说情。

 风火龙问那两个巡山弟子道:“武士敦对你们怎样说?”那两个弟子说道:“武士敦说他虽然被逐出帮,但老帮主总是他的恩师,老帮主至死之时也承认他是弟子。今日之会固然是拥立新帮主,但也是哀悼他的恩师。那么就不论当他是客人也好,当他是弃徒也好,总之都是不能拒绝他进场的了。”

 风火龙道:“看在他对师门情重,朱长老你以为──”朱丹鹤道:“师门二字,不许再提。只当他是客人身份招待。”

 朱丹鹤迫于无奈,只得答应,心有不忿,又补上一句:“这都是看在公孙前辈份上。”公孙隐淡淡一笑,说道:“是么?那就要多谢朱长老给我面子了。”

 说话之间,宋金刚、武士敦这一行人已在群丐注目之下走进场来,奉命作知客的弟子对宋金刚与萨氏双雄等人殷勤招呼,就只是对武士敦一人不理不睬。

 武士敦看见公孙奇在场,颇感意外,但他此时,无暇节外生枝,便佯作视而不见,怡然自得地走到风火龙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大师哥,小弟特来道贺。”他还以为风火龙已经当了帮主。

 风火龙用重浊的鼻音“唔”了一声,含含糊糊地算是答应了。朱丹鹤变了面色,厉声斥道:“武士敦,你早已被逐出帮,还有什么资格来与本帮香主称兄道弟?”

 武士敦道:“今日新帮主继任,我正是要来辩白冤情,请新帮主收回成命。”

 风火龙道:“那你就该向新帮主去说,不必和我唆。”

 武士敦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新帮主是谁?”

 朱丹鹤抢着说道:“新帮主是谁,与你无关,你早已铁案如山,还有什么可以辩白?”

 武士敦说道:“我当然是有了足够的翻案证据,才敢来此,按照帮规,我也有权在本帮大会之中,向新帮主申诉!”

 宋金刚与萨老大说道:“我们是特地向贵帮的新帮主道贺来的,不知贵帮主可肯赏面赐见?”他们以客人的身份求见帮主,于理于情,主人都是不能拒绝。

 朱丹鹤只好含糊说道:“新帮主是推定了,但尚未接任。各位稍待如何?”

 朱丹鹤正在考虑好不好下令驱逐武士敦,武士敦又紧紧追问:“新帮主既然推定,那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为什么你们不许我和他说话?”

 风火龙咬了咬牙,说道:“好吧,你既一再追问,那就告诉你吧。新帮主就是名震江湖的昔日的桑家堡堡主,公孙奇公孙大侠!他是新近入帮的朱长老的弟子。”

 武士敦怔了一怔,忽地“哈,哈,哈”的大笑三声!

 朱丹鹤怒道:“狂徒,你笑什么?”要不是朱丹鹤深知武士敦的本领已得他师兄衣钵真传,而且天赋异禀,青出于蓝,丐帮上下,无人是他对手,朱丹鹤早已要动用武力了。

 武士敦威严的眼光移到公孙奇身上,仰天笑道:“大侠?堡主?嘿、嘿、嘿!哈、哈、哈、哈!你们还忘了替公孙奇再加一个尊号呢!”风火龙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武士敦道:“你难道尚未知道?公孙奇还是金国的郡马大人!”此言一出,登时全场震动。

 武士敦剑眉倒竖,虎目含威,厉声斥道:“你私通金国,已成公敌,还焉能做得丐帮帮主?”

 朱丹鹤喝道:“住口,不许你含血喷人!”一掌挥出,要把武士敦推开。武士敦兀立不动,冷冷道:“朱长老,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你要知道,倘若让一个金国郡马做丐帮帮主,那就不仅仅是丐帮受害了!凡属武林同道,都绝不能容许此事发生!你是我师叔,我不敢与你动手。但你倘若定要包庇奸徒,将我赶走,那我也只能拒不从命了。”

 朱丹鹤的“朱砂掌”过去也曾驰誉武林,但这一掌还未碰着武士敦的身体,已隐隐感到一股阻力,朱丹鹤深知武士敦的本领,不由得心中一凛,想道:“我年纪已大,非复当年,倘若这一掌推他不动,我的面子可丢尽了。罢,罢,罢!他毕竟是我的晚辈,我胜之不武,不胜为笑。且让公孙奇去对付他吧。”这一掌终于不敢打下,缓缓收回。

 在全场骚动之中,公孙奇却是神色自如,淡淡说道:“请各位想想,我爹爹在此,我若是私通金国,我还敢来见我爹爹吗?风师兄你们总是信服的吧?倘若我来历不明,风师兄又焉肯再三推辞,定要把帮主让给我做?不过,我也不怪武士敦,他是自己想当帮主,当然要攻击我了,其实,我倒并不在乎当个帮主,只是武士敦乃是本帮叛徒,他摭拾流言,将我倾陷。他要当这帮主,却也万万不能!”

 帮众不明真相,听了公孙奇的说话,倒也觉得似乎“言之成理”,尤其是他提到他爹爹在场这一点,更能说服众人。要知公孙隐乃是嫉恶如仇的老前辈,大家都是想道:“不错,倘若公孙奇确是私通金国,他爹爹怎会放过他?他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来的。但现在公孙隐却是由他师父与风火龙联名邀请,来作贵宾,这事情公孙奇当然预先知道,他仍然敢来,可见是胸中坦然的了。”

 真相未明,是非难辨,丐帮弟子的喧闹停了下来,本来要斥骂公孙奇的,也不敢贸然开口了。公孙隐见儿子神色自如,也是半信半疑,只好不说话。

 武士敦气得七窍生烟,正要揭发公孙奇的罪恶,朱丹鹤已经说道:“不错,武士敦乃是本帮叛徒,他如今又不肯以客人自居,竟敢侮蔑本帮帮主,干涉本帮事务,这样的恶客,丐帮碍难招待。武士敦,你走不走?”

 在朱丹鹤的发号施令之下,丐帮八大弟子都已拥了上来,对武士敦采取包围态势,眼看就要动用武力,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且慢动手,我可以证明武士敦不是叛徒!”只见有两条人影,飞鸟般地落下场心,前面的是蓬莱魔女,跟在后面的是笑傲乾坤。

 公孙奇见蓬莱魔女终于赶了到来,不由得心头一震,脸上变色。但也不过瞬息之间,他又恢复了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气。

 蓬莱魔女先去见过师父,公孙隐欢喜得老泪纵横,说道:“瑶儿,你才来么?你来了这就好了。我们正苦于不明真相,你知道什么消息,快快说吧。”公孙隐对儿子的一举一动,一直都是密切地注意着的,公孙奇那一瞬间所现出的惊惶神色,亦已收入他的眼帘。公孙隐不由得暗暗起疑:“阿奇为什么好像害怕他的师妹?”

 公孙隐所说的“真相”,那是指武士敦与公孙奇两人之事,蓬莱魔女当然听得出他的意思。可是蓬莱魔女见了师父脸上的泪水,心中却是不由得一阵辛酸,十分难过,暗自想道:“公孙奇的罪恶就让武士敦揭露吧,我只给武士敦作个证明,也就是了。”

 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的身份,丐帮无人不知,因此他们入场之后,群丐都是肃静无哗,静观变化。

 风火龙以接待贵宾之礼见过蓬莱魔女,但却冷冷说道:“柳女侠,你怎么能给武士敦证明?”

 朱丹鹤说话更不客气,“柳女侠,你是绿林盟主。绿林与丐帮向来是河水不犯井水,丐帮清理门户,驱逐叛徒,这是丐帮的事情。外人怎能来给他证明?”

 蓬莱魔女说道:“这个要给武士敦证明无辜的人,其实并不是我而是贵帮的老帮主。不错,清理门户是你们的事,我不过来替贵帮的老帮主说明真相而已。待我说了之后,要是你们仍然认为应该驱逐武士敦出帮,那也是你们的事。”

 风火龙听得蓬莱魔女这么一说,已知那件秘密已给蓬莱魔女发现,他作贼心虚,不敢多话。朱丹鹤虽是长老,但蓬莱魔女抬出了他的师兄尚老帮主,登时也把他的气焰压了下去,只好默默闪开,让蓬莱魔女上台。

 蓬莱魔女跳上石台,取出了那根打狗棒扬了一扬,说道:“你们想必认得,这是你们鲁长老的东西,鲁长老本来是叫他的弟子龚浩拿来给武士敦作证的,龚浩在路上给金国的鹰爪孙杀了,那日恰巧给我碰上,这支打狗棒落在我的手中。你们请看,棒内有个秘密。”

 说到此处,忽地有股冷风“嗖”的射来,笑傲乾坤站在台前,挥扇一拨,喝道:“是谁敢施暗算?”这是隔空点穴的绝顶功夫,指力激起冷风,能伤人于不知不觉之间。笑傲乾坤挥扇解了这人的偷袭,身上也是微感寒意,不由得好生诧异,公孙奇与朱丹鹤都在台前,毫无异动,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料他们也不敢胆大妄为。那么这个偷袭的究竟是何人,竟有如此功力?

 蓬莱魔女则是知道此人是谁的,但事有缓急轻重,蓬莱魔女此时已无暇追究偷袭之事。她必须赶快给武士敦证明,免得夜长梦多,又生变化。

 当下蓬莱魔女立即将打狗棒中所藏的密件取出,朗声说道:“这是你们老帮主写给鲁长老的一封亲笔书信,尚老帮主早已料到今日之事,故而留下这封书信,来给武士敦作个证明的。”说罢,就展开信笺,大声朗诵。在她朗诵之时,公孙隐也站到台前,为她保护。

 这封信包括两点主要内容,一是说明武士敦是为了报家国之仇,奉他(老帮主尚昆阳)之命,投入金国御林军,伺机刺杀完颜亮的。二是预先立下的遗嘱,声明倘若武士敦大功告成,就由武士敦继任帮主。

 蓬莱魔女念完之后,把那封信递给风火龙,说道:“请你给贵帮各位香主、舵主、堂主传观,看看是不是你们的老帮主笔迹?”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又有公孙隐在旁,蓬莱魔女料想不论是风火龙或是朱丹鹤,都是决计不敢把这尚老帮主的遗书撕毁。

 朱丹鹤面色铁青,风火龙则勉强地作了一个尴尬的苦笑,把信收下,说道:“不错,这是我的师父老帮主的亲笔手书,各位都已经听得很清楚,不必再传观了。”

 风火龙面向帮众证实了这封书信乃是真的之后,便转过身来,向武士敦道:“武师弟,我不知你是奉了师父之命的,委屈了你,请贤弟恕罪。”

 武士敦道:“那么,风师兄是许我重回本帮了?我先得声明,我只是想重回本帮,并非想来抢夺帮主之位。”

 风火龙说道:“武师弟既是奉命而为,并非叛国投敌,当然可以重回本帮。至于帮主之事,咱们可以另行计议。”

 武士敦杀了完颜亮之事,丐帮中只有十数个首脑人物知道,但因当时朱丹鹤、风火龙都说这个首级是假,他们也就不敢相信这首级是真。要知完颜亮是一国之主,拥有百万大军,一个小小的御林军军官,根本就没有接近他的机会,又怎能轻易将他刺杀?他们因此而怀疑武士敦意图冒功求进,实在也颇有理由。

 蓬莱魔女本来就要跟着证明武士敦是杀了完颜亮之事,但转念一想,此事反正是总要提起的,待他们丐帮中人先行查问此事,自己再来作证,也还不迟。倘若急于要为武士敦证实这项大功,反而可能给丐帮怀疑自己是要来助武士敦争夺帮主之位。

 风火龙在群丐议论纷纷之中又再登台,朗声道:“武师弟的事情已经解决,不必再议。今日之会,最最紧要的还是推戴新的帮主。”

 此言一出,台下议论纷纷,有的道:“据说完颜亮是武士敦杀的,却不知是真是假?倘若是真,就应该由武士敦继任帮主才对。”有的道:“公孙奇也不知究竟是否金国郡马。朱长老和风香主说他建有极大功勋,也不知是什么功勋?”有的说道:“两人都是还有可疑之处,为了减少纠纷,不如仍然由风香主升任帮主,顺理成章,最为妥当。”

 风火龙道:“公孙师弟,你应该说话了。”公孙奇在议论声中跳上石台,朗声道:“请各位暂时安静,让我表明心迹。”他使出了上乘内功,将声音送出,就似在各人耳边说话一般,大草坪上站在最外一圈的丐帮弟子,都听得清清楚楚。丐帮五袋以上的弟子都是武学行家,公孙奇这一下“先声夺人”倒赢得了很多人的佩服,登时全场鸦雀无声。

 公孙奇缓缓道:“我是新入本帮毫无资历的弟子,帮主之位,我是绝不敢坐上去的,但既然有了涉及我的流言,我也不能不趁此机会稍加辩问。请问武师兄,你说我是金国郡马,不知配给我的郡主是哪一位?”

 武士敦说道:“这位郡主么,说来在座的各位贵宾,各位同门,想必也有许多人认得。她就是江湖上臭名昭彰的玉面妖狐,真名实姓叫做赫连清波。玉面妖狐本是辽国御林军统领之女,亡国之后,投降敌人,受完颜亮策封为郡主的。”

 此言一出,全场又不禁哗然,纷纷叫道:“竟是这个妖女么?”有的人是见过公孙奇与玉面妖狐在江湖上一同出现的,更禁不住发言质问:“公孙奇,你与那妖女究竟有何关系?为什么你们曾经同在一起,快快从实道来。”

 公孙奇神色自如,不慌不忙地道:“不错,玉面妖狐的确是我的续弦妻子;我也的确曾做过金国郡马!但请各位暂息怒气,这是有原因的!”台下纷纷喝问:“什么原因?”“什么原因?”

 公孙奇故意歇了一下,这才说道:“玉面妖狐就在这里,各位要不要见她?”

 此言大出众人意外,认得玉面妖狐的连忙四面张望,但在场的除了蓬莱魔女之外,却并没有第二个女人。众人纷纷问道:“在哪里?在哪里?”公孙奇一声长笑,说道:“就在这里!”蓦地从背囊中取出一个人头,当众一晃,说道:“各位看清楚了,这可是如假包换的玉面妖狐了吧?她是我亲手杀的!”这颗人头用药水浸过,缩小似拳头大小,但仍是栩栩如生,见过玉面妖狐的人,都认得的确是玉面妖狐的首级。

 公孙奇这一“怪招”,不但群丐惊愕,连蓬莱魔女也是大感意外,想不到公孙奇下得如此毒手,竟然把玉面妖狐也都杀了,思之不禁毛骨悚然。

 公孙奇在群丐惊愕之中,把玉面妖狐的首级放在台上,得意洋洋地说道:“各位大概可以明白了吧?我之所以要娶玉面妖狐为妻,就因为她是金主完颜亮所策封、所宠爱的郡主,我只有当了金国的郡马,才能有接近完颜亮的机会。”

 朱丹鹤立即接下去道:“我刚才所说的新帮主曾建有极大功勋,指的也正是这件事情。采石矶战后,金京突然传出完颜亮暴毙身亡的消息,其实所谓‘暴毙’就是给人刺杀,这也差不多是尽人皆知的公开的秘密了。刺杀完颜亮的人是谁呢?就是公孙奇!”

 他们两人的话说得合情合理,群丐不明真相,十居八九,都是相信无疑。心中俱想道:“原来如此,我们倒是错怪了公孙奇了。”于是禁不住便向公孙奇纷纷欢呼。

 风火龙说道:“公孙师弟刺杀完颜亮有功,便依老帮主之任,也该由他继任帮主。各位大概也应无异言了吧?”

 公孙奇连忙装出一副惶恐的神气,摇手说道:“我但求一众同门明白我的心迹,于愿已足,帮主之任,我是决计不敢担承的。”

 他越是推辞,群丐越是表示拥护。异口同声地都是说道:“谁杀了完颜亮,谁就当本帮帮主,这是老帮主的遗命,也是我们的要求。理该如此,不必推辞!”

 群丐不明真相,蓬莱魔女是明白的。她知道公孙奇与玉面妖狐乃是相互利用,这才结成夫妻的。完颜亮死后,玉面妖狐失了靠山,也就是失了利用价值,公孙奇为了取信于人,就索性杀了玉面妖狐,最后一次利用她的首级了。玉面妖狐固然阴狠毒辣,到底还是敌不过公孙奇。蓬莱魔女心中想道:“玉面妖狐固然死不足惜,但公孙奇要利用她的首级谋夺丐帮帮主之位,这更是一个极大的阴谋,倘若任他得逞,祸患不小!”

 蓬莱魔女再也忍耐不住,待群丐欢呼之声稍稍小了一些,便走上前去,厉声斥道:“公孙奇,你、你好无耻,完颜亮是你杀的么?”

 公孙奇道:“师妹,你,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完颜亮不是我杀,又是谁杀?”他装出一副极其惊愕的样子,倒好像受委屈的是他了。公孙隐是相信蓬莱魔女的,一听了蓬莱魔女那番说话,不由得面色灰白,便要发作。朱丹鹤在他身边,连忙劝道:“公孙前辈,徒弟虽亲,到底不及儿子亲。你也不能偏信徒弟的说话。”公孙隐听了朱丹鹤的话,又看了公孙奇这副满怀委屈的样子,不由得心软几分,他本来要骂的“畜牲”二字,到了舌头也吞了回去,心中想道:“难道这其间还有什么误会,且听一听这畜牲有何分辩?”

 公孙奇反过来诘问蓬莱魔女,蓬莱魔女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义当前,也顾不得师门私情了。于是斩钉截铁地说道:“完颜亮是武士敦所杀,这是我亲眼见到的!”

 蓬莱魔女此言一出,恍如石破天惊,群丐都是惊疑不定。公孙奇与武士敦都说完颜亮是自己所杀,那么两人之中,必定有一个是说谎的了。依常理推论,公孙奇身为郡马,接近完颜亮的机会较多,他说的也似乎较为合情合理。但武士敦有蓬莱魔女给他来作证明,蓬莱魔女是绿林盟主身份,她说是亲眼见到的,难道她也会伙同了武士敦说谎?群丐不明真相,有如坠入五里雾中,谁都不敢作声。

 公孙奇仍是神色自如,“哦”了一声说道:“你亲眼见到的?这就怪了。师妹,请问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的?”

 蓬莱魔女道:“在采石矶的一座山头上。那是金主完颜亮驻营的地方。”

 公孙奇道:“当时是怎么个情形?”

 蓬莱魔女道:“北岸义军与渡江的宋军配合,攻上那座山山头。完颜亮败走,在乱军中被武士敦所杀。武士敦当时是金国御林军军官的身份,随同‘护驾’的。”

 公孙奇拖长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哦,是在乱军中杀的?那么,当时你们的人想必还未追上完颜亮吧?要不然就用不着假充金国御林军军官的武士敦来杀他了。”

 蓬莱魔女说道:“是还未曾追上,但我们看得清清楚楚,身穿龙袍的完颜亮先是给乱箭射下马来,紧跟着在给他护驾的御林军中,就跳出一个军官,一刀斫了他的脑袋。这军官并不是你,是武士敦!”

 公孙奇微笑道:“我当然不会是那个军官。但我只怕你还是看错了人!”

 宋金刚、杜永良、青海三马等当时曾在场目击的人,都按捺不住了,一齐站了出来,说道:“柳女侠所说的情形,当时我们也都是亲眼见到的。若说她一人看错,难道我们也都眼花不成?”

 朱丹鹤咳了一声,缓缓道:“我不是信不过绿林的柳盟主,更不是信不过列位英雄,但其间只怕还有可疑之处。”他把“绿林的柳盟主”这几个字,故意说得响亮了些。蓬莱魔女心中一凛,暗自想道:“若说可疑,这朱长老倒是最为可疑。丐帮与绿林素来两不相混,丐帮中人说不定对我也隐有猜疑,猜疑我想扶植武士敦以谋兼并丐帮,我就不方便说话了。”

 宋金刚是个直心肠的老英雄,听了朱丹鹤的话,愤然道:“还有什么可疑?”朱丹鹤又咳了一声说道:“我早说过我不是怀疑列位英雄,宋庄主可不要误会才好。各位也请稍安勿躁,请让我先说一段故事。这是楚汉相争时的一个有趣的故事。也许在座诸位,有不少人也曾听说书人说过的。”

 在这样紧张的关头,朱长老突然有此“闲情逸致”,要说一段楚汉相争的故事,众人都是莫测高深。

 朱丹鹤打开葫芦,喝了一口茶水,清清喉咙,然后模仿说书人的口吻说道:“话说当年楚汉相争,起初汉王刘邦是屡战屡败。有一次刘邦被项羽围于莱阳,城中粮草断绝,指日可下。项羽要刘邦亲自出城投降,方允解围。

 “刘邦无法可想,遂与臣下商量,有个将军,名唤纪信,面貌与刘邦略有几分相似,愿意冒充刘邦出降,替他一死。

 “到了约定的日期,纪信穿上龙袍,高头大马,前呼后拥地出来。走在前面的执着旌旗羽葆作为前导,后面的则高擎大纛遮掩汉王。楚国官兵见了如此排场,全副仪仗,又加以纪信貌似刘邦,谁都没有疑心坐在马上的是个假的汉王。

 “结果纪信当然是难逃一死,但刘邦扮作平民,从另一个城门悄悄溜走了。这段故事,便叫做纪信替死。”

 宋金刚道:“朱长老,你说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

 朱丹鹤说道:“项羽手下的官兵与刘邦屡次交锋,认得刘邦的人不知多少,但在那样情形之下尚自分辨不出真伪,那么你们又怎么知道当日在乱军中的那个完颜亮就一定是真的无疑?何况完颜亮的情形还与刘邦有所不同,刘邦是崛起行伍之中,亲自带兵打天下的,认得他的人多;完颜亮则是继承他父亲的皇位,自幼生长在深宫。只怕一个小小的御林军军官,也未必就能够经常见到他吧?若只是见过一面两面,在那种乱军溃败的情形之下,又怎有余暇分辨完颜亮的真假?”

 朱丹鹤能言善辩,他又是丐帮在场的唯一的长老,帮众少不了都尊敬他几分,听了他这番言辞,许多人都是想道:“不错,说不定是武士敦杀错了人;也说不定是柳清瑶等人看错了人,他们只见武士敦杀了一个穿龙袍的家伙,就当作他杀的是完颜亮了。倘若武士敦一直不知真假,那还情有可原,倘若他事后明知是杀错了人,还要回来向老帮主报功,那就是存心欺骗了。”

 群丐窃窃私议,武士敦按捺不住,出来说道:“我当时曾携完颜亮的首级,献给恩师,恩师逝世之后,这颗首级不知风师兄还有保存否?若有保存,拿来一看,便知真假。”

 宋金刚道:“不错,这里见过完颜亮的不只一人,倘有首级在此,我们可以仔细认。天下没有相貌完全相同的人,现在又不是在乱军之中,我们有的是时间看个清楚。我相信我们总可以分得出真假的。”

 蓬莱魔女心想:“他们作贼心虚,哪还有不把首级毁了的道理?”哪知心念未已,朱丹鹤已是说道:“这好极了,我早就预防会有纠纷,那颗首级已带来了!”正是:

 假作真时真作假,奸徒诡计最多端。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