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回 两番堕溷怜孤女 三入龙潭战二奇

 蓬莱魔女执意要去,桑家四老劝她不听,也只好罢了。

 第二晚三更时分,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悄悄地偷入桑家堡,他们已经来过好几次,轻车路熟,毫不困难。此时他们的轻功又已比上次来时高明了不少,他们从山背进入后园,园中的巡逻虽然也比上次来时增加了不少,却给他们以绝顶轻功,神不知鬼不觉地瞒过了巡逻的耳目。

 他们已经打听清楚,公孙奇仍然住在旧处,那是一座红墙绿瓦的楼房,很容易记认,楼前有一座假山。他们进了后园,一路借物障形,蛇行兔伏,到了那座假山,红楼已经在望,一直没有人发现。但不料就在他们绕过假山之时,忽地中了埋伏。

 蓬莱魔女一步踏空,落脚之点,突然裂开一洞,原来是她刚巧踏着机关,幸而蓬莱魔女轻功超卓,造诣非凡,一觉有异,身形平地拔起,没有坠入陷阱。但她踏着机关,已是弄出声响。

 就在此时,只听得公孙奇的声音从红楼中传出:“蒙天庇,劳天护,你们给我看看是哪两个小贼来了?顺便给我打发了吧。我可无暇料理他们!”

 红楼与假山之间,距离尚有百步之遥,公孙奇是将自己关闭在房内练功的,居然立即察觉外面的声响,而且他用“传音入密”送出去的声音,就似在他们的耳边说话一般。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听了他这“传音入密”的功夫,也不禁心头一凛,蓬莱魔女想道:“这贼子得了桑青虹指点他的练功诀窍,果然又已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以他这样的造诣,只怕已不在我的爹爹之下!”

 最令他们吃惊的,还不是公孙奇的内功精进,而是他直呼“崆峒二奇”之名。试想“崆峒二奇”是何等身份?他们的辈份之高和桑见田、柳元宗等人同一辈的。如今公孙奇直呼其名字,那是将他们当作下属看待,而“崆峒二奇”甘愿做他的下属,这也可以见得,“崆峒二奇”早已慑服于他的惊世骇俗的本领。但即使如此,以邪派中两个辈份极高的高手,肯自居于仆从之属,这种事情,也还是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公孙奇话犹未了,只听得两个苍老的声音同时应道:“遵命!”“崆峒二奇”果然立即现出身形,从假山上扑下来。

 笑傲乾坤冷笑道:“蒙天庇,劳天护,你们不在崆峒称尊,却到桑家堡来充当公孙奇的奴仆!嘿,嘿,当真是可喜可贺,贺喜你们得到了主子哪。”“崆峒二奇”大怒道:“我们喜欢怎么样便怎么样。我们的名字是你叫得的吗?”“二奇”不知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是何等样人,立即分头向他们扑去。

 扑向笑傲乾坤的是“崆峒二奇”中的老大蒙天庇,眼看双方就要碰上,笑傲乾坤倏地塌身斜步,双掌齐出,左手骈指如戟当作五行剑使,指尖直抵敌手额角的太阳穴,左腕一翻,又出一招“金龙戏水”,横掌如刀,惊雷骇电般地猛削蒙天庇的膝盖。

 笑傲乾坤是个武学大行家,在未知对方虚实之前,功夫不敢用尽,但他这一招两式,包含了几个复杂的变化,招里藏招,式中套式,沉雄迅捷,兼而有之,等闲之辈,也不足当他一击。

 蒙天庇确是名不虚传,武功奇诡,不负“崆峒二奇”的称号。他本来是疾如奔马地跑过来的,猝然遇到笑傲乾坤的袭击,居然能够立即凝住身形,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间,陡的向后挪了一尺,笑傲乾坤的一掌一指攻到他的身前,就只那么一点毫厘之差,全落了空。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蒙天庇双掌如环,滚斫而进。饶是笑傲乾坤见多识广,也未曾见过如此怪异的掌法!

 但笑傲乾坤却也不惧,对方的连环掌虚实混淆,意欲混乱他的目光,叫他分辨不出攻势所向。笑傲乾坤根本就不理他的攻势,身形一起,猛地就向他的琵琶骨硬劈下来,掌力用到九成,恍若排山倒海般地迳压下来,琵琶骨是人身要害所在,笑傲乾坤用的又是最刚烈的掌力,对方纵有护体神功,也难硬挡。琵琶骨倘被打碎,多好的武功,也要变成废人。

 蒙天庇在对方强攻之下,不敢拼个两败俱伤。他的功夫但已到了能发能收之境,双掌向前滚斫之势,倏然变为向上接招。

 只听得“蓬”的一声,蒙天庇双掌一合,夹着了笑傲乾坤的手掌。笑傲乾坤内力一震,蒙天庇虎口发热,“啊哟”一声,双掌连忙松开,退了一步。这次闪电般的交手,论招数是蒙天庇胜了一招,但论内功则是他输了一筹,稍稍吃了点亏。笑傲乾坤暗暗叫声“侥幸”,心道:“倘若不是我得了三位前辈高人传授的内功心法,只怕今晚难免吃亏。”

 笑傲乾坤这边略占上风,蓬莱魔女那边则打成平手,扑向蓬莱魔女的是“崆峒二奇”中的老二劳天护。他手上拿有兵器,这一对日月双环,在黑夜里发出闪闪金光。

 日月双环是专克刀剑的兵器,蓬莱魔女一剑刺去,劳天护双环一锁,要硬夺她的长剑。蓬莱魔女一声冷笑,拂尘抖开,罩他顶门。蓬莱魔女的“天罡拂尘三十六式”,柔中寓刚,厉害无比。劳天护双臂一振,挥袖成风,荡开她的拂尘,但因他一方面也在用力夺她长剑。虽然能够挥袖成风,力道终究嫌不足,肩头给尘尾拂过,虽然没有伤着要害,亦已是火辣辣作痛。蓬莱魔女的长剑被他双环一锁,也损了一个缺口。

 一方中了敌招,一方兵器受损,算是拉了个直,两不输亏。劳天护大吼了一声,双环平举,又再推压过来。他这日月双环有钩、夺、拿、锁、推、压、圈、转、盘、打十字诀,交互运用,循环反复,妙用无穷。蓬莱魔女失了一招,不敢轻敌,天罡尘式与柔云剑法并用,柔云剑法每一剑都不用实,一沾即退,翩若惊鸿,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劳天护的双环要再想锁住她的青钢剑,已是不能。蓬莱魔女那柄拂尘忽聚忽散,散开时千丝万缕,每一根尘丝都可以变作梅花针伤人。聚成一束时,又可以当作判官笔来点敌人的穴道。劳天护的双环克不住她的拂尘,反而给她的拂尘所克,转瞬之间,双方拆了十数招,仍然两不输亏。但蓬莱魔女已是稍稍占了一点招数上的上风。

 忽听得公孙奇冷冷的声音又在楼中传出,“嘿,嘿!我当是什么人?原来又是柳师妹来了,陪你来的是华谷涵这小子吧?事不过三,前两次给你们侥幸漏网,这一次可不能让你们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了。”

 蓬莱魔女大吃一惊,公孙奇在密室中还未露面,只凭听风辨器之术,已听出来者是谁,本领之高,确是足以惊世骇俗,比起数月之前,也确是高明了许多,蓬莱魔女心想道:“听他的口气,似是要出来。有崆峒二奇助他,今晚是决难讨好的了。”

 蓬莱魔女此时已知公孙奇的本领远胜于她,但仍是不甘示弱,禁不住骂道:“不错,是我柳清瑶来替师父清理门户来了,公孙奇你出来一战!”

 公孙奇哈哈笑道:“师妹有请,我还能不出来吗?”

 笑声未了,忽听得桑青虹柔媚的声音说道:“有崆峒二奇对付他们已经足够了,何须你亲自出手。你练功正到紧要关头,不可误了自己的功行。现在你应该收敛真气,打通十二重关了。嗯,你用心听我说说这个诀窍吧。”桑青虹的声音很小,但蓬莱魔女仍是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心里甚为惶惑,暗自思量:“青虹似是暗中维护我们,可是她传授公孙奇的练功秘诀又似乎并非假的,要不然公孙奇的功力怎会进得如此之快?她到底是意欲何为?是否真心向着公孙奇呢?呀,这真是叫人难以猜测!”

 蓬莱魔女略一分神,青钢剑险险又被对方的双环锁着。此时,堡中人众已被惊动,有许多人已经跑来了。

 笑傲乾坤道:“瑶妹,不可恋战,咱们走吧!”他对付蒙天庇本来是稍占上风的,此时猛施杀手,登时把蒙天庇迫退几步。笑傲乾坤飞身一掠,折扇一按,把劳天护的日月环拨过一边,劳天护大惊之下,也急忙后退。

 逼退了“崆峒二奇”之后,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立即施展绝顶轻功,向少人之处逃跑。途中遇上的敌人,能避则避,实在不能避开,就用闪电般的手法,或刺他们的关节,或点他们的穴道。

 绕过了两座假山,忽见窄路上有两人把守,正是昨晚在孤鸾山中所遇的那两个汉子。笑傲乾坤狂笑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昨晚你们伤了桑家四老,今晚我来要你们性命。哼,哼,你们不是说要在桑家堡中与我们较量较量的么?如今我们来了,有胆的你们别跑!”

 笑傲乾坤用他本门的绝顶内功,狂笑慑敌,先声夺人。话犹未了,已冲到了那两个汉子的身前。这两人昨晚见识过他们的厉害,只道狭路相逢,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当真是要取他们性命,不敢接战,退过两旁,躲进了花木丛中。其实以他们二人的本领,即使打不过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最少也可以接个十来招,那时“崆峒二奇”也可以赶到了。合四个高手之力,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想要突围,殊非易事。

 华、柳二人度过一重危机,松了口气,他们的轻功比“崆峒二奇”高明,不消片刻,已把他们远远抛在背后。

 不料刚刚松了口气,忽又听得前方暗处,有个阴恻恻的声音冷笑道:“柳清瑶,你这贱婢又来了么?嘿,嘿,你的叔父将你许配与我的,你是愿意与我成亲?还是愿意在我手下受死!”这是飞龙岛主宗超岱的声音。

 蓬莱魔女大怒喝道:“姓宗的,你别走!”飞龙岛主不及“崆峒二奇”,蓬莱魔女听得出该处只有他一人埋伏,若是她和笑傲乾坤联手,可以在“崆峒二奇”未曾追上之前,数招之内,就毙了他。笑傲乾坤刚才是吓退敌人,蓬莱魔女这次却非虚声恫吓,当真是要去杀那飞龙岛主的。

 笑傲乾坤心中一动,连忙叫道:“不可中了敌人激将之计!”蓬莱魔女去势如箭,不听笑傲乾坤劝阻。要知蓬莱魔女那次在太湖中的西洞庭山险些遭受柳元甲与飞龙岛主之辱,已是把飞龙岛主恨入骨髓,此时又听了他这番侮辱的话语,还焉肯饶过了他?

 蓬莱魔女去势如箭,循追声迹,眼看就要跑进那假山边的暗角揪出飞龙岛主了,就在此时,忽地有暗器破空之声,向她打来。蓬莱魔女听声辨向,心中暗笑:“这人的暗器准头未免太差了。”

 心念未已,那暗器已在她身旁三尺之处飞过,落在前面,只听得“轰”的一声,前面的假山一角,突然塌下,不用说是因为暗器恰巧触着了机关的。但这是“恰巧触着”的呢?还是发暗器之人“有意”给她破了机关的呢?

 倘若不是有这枚暗器预先触发机关,蓬莱魔女闯到近处,假山一角方始倒塌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蓬莱魔女暗暗叫了一声“侥幸”,这时方始觉得自己的鲁莽。在“轰隆”的山石倒塌声中,饶她一身是胆,也不禁流出冷汗。想道:“若非此人暗助,只怕我纵使不被山石活埋,也要受了重伤了。园中既然发现机关,定然不只一处,我明敌暗,倒是非得分外小心不可!”

 心念未已,忽又听得暗器破空之声,和刚才那枚暗器一样,“准头”极差,从蓬莱魔女左手方掠过。蓬莱魔女何等机灵,此时已可断定是有人暗中相助,这枚暗器是给她指路的。

 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立即跟着这枚暗器指示的方向飞跑,果然没有再误踩机关,在“崆峒二奇”等人未曾追上之前,他们已翻过了墙头,逃入山中。孤鸾山已是桑家四老的势力范围,山上这股桑家堡的旧人熟悉地形,占了地利。公孙奇的手下可就不敢冒险深入了。

 进入密林,两人解除了紧张的心情,笑傲乾坤笑道:“今晚虽然一事无成,也总算把公孙奇的桑家堡搅得天翻地覆了。”蓬莱魔女抹去了额上的冷汗,笑道:“只靠咱们的本领,只怕今晚还未能够有惊无险呢!那枚暗器来得好奇怪。你可注意到了?”笑傲乾坤道:“看来在公孙奇的心腹之中,就有不顾性命的危险要帮助咱们的人。”蓬莱魔女道:“不错,若非公孙奇的心腹,焉能知道园中的秘密机关。但只不知这人是谁?桑青虹一直在密室中陪伴公孙奇,未曾出过红楼,当然不会是她。”

 二人回到桑家四老的住处,和桑志、桑弘等人谈起,也都觉桑青虹最是可疑,实是难明她的心迹。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断定,她不是全心全意地站在公孙奇这边。要不然就不会在那最紧要的关头,设法阻止公孙奇出来了。至于那个偷发暗器的人,桑家三老(四老中的老二已去少林寺)也一致认为是暗助他们的人,但也同样猜不出这人是谁。

 蓬莱魔女闷闷不乐,说道:“桑家堡聚集了这许多邪派高人,咱们的力量一时胜不过他们,再去也讨不到好处。公孙奇的毒功又将要大功告成,咱们难道坐在这里等他练好本领再来对付咱们?”

 桑志说道:“二弟已到少林寺去了。柳盟主,你昨晚说要请几位武功高强的朋友前来相助,那就请你发下绿林箭,明日一早,我就派出人去,分头邀请吧。”

 蓬莱魔女道:“我的意思最紧要的是想请丐帮相助,对他们可是不便发绿林箭的。其他几个绿林中的高手,也不太好使用绿林箭调动他们。”

 笑傲乾坤道:“你留在此地协助四老,我去邀请武士敦如何?”

 蓬莱魔女沉吟半晌,说道:“好虽是好,但只怕公孙奇这贼子说不定甚么时候会到这儿挑衅,咱们两人,还可抵挡,走了一个,就难应付了。经过昨晚这一闹,他已经知道咱们来到了孤鸾山,与桑家堡旧人同在一起。他对这儿,当然更是视同心腹之患,只怕不待他的毒功完全练成,他已是要提前动手,拔掉他所认为的眼中之钉,肉中之刺了。”

 武学中修炼上乘功夫的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闭关练功”,练功期间,绝不能为外物所扰,也不能和别人动手,否则便有“走火入魔”、半身不遂之灾。一种是虽然也要在静室练功,但却不必等待功行完满,随时告一段落,也就随时可以和别人动手的。公孙奇昨晚曾在重楼之内,以“传音入密”的内功指挥“崆峒二奇”,又曾施以恫吓,说要出来对付蓬莱魔女。根据这些情形看来,似乎是后一种情况。蓬莱魔女在未摸清他的底细之前,自是必须加意提防,不放心让笑傲乾坤离去。

 蓬莱魔女说道:“不如再待两天。咱们可以断定,青虹即使是自愿嫁给公孙奇,但至少她还是不愿意与咱们为敌的。希望在这三两天内,咱们能够找到一个机会,跟她联络。”

 事情商量不出一个结果,只好依照蓬莱魔女的主张,暂时采取观望态度。

 另外,他们还存有一个希望,希望知道昨晚暗助他们的那个人是谁?那人既然能够知道园中的秘密机关,想必是公孙奇的心腹。说不定可以得他之助,透露一点桑家堡与公孙奇的秘密。

 但怎样才能够与桑青虹联络上呢?那个人又是谁呢?他们虽然抱着希望,这希望也甚属渺茫。

 想不到他们认为是渺茫的希望。第二天便成了现实。暗助他们的那个人是谁?这谜底也揭开了。

 这天一早,桑家三老起来未久,桑志正在给桑毅换药,忽听得人声喧闹,说是捉到了一个从桑家堡来的人,是个女子,身份未明,不知是否奸细。

 桑志连忙去看,只见他的手下背着一个年轻女子已经来到,这少女满身血污,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桑志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失声叫道:“这是碧绢!哎呀,她死了?怎么死的?柳盟主,华大侠,你们快快出来!”

 将碧绢背来的那个手下说道:“属下奉命巡山,看见这女子飞跑入林,有几个桑家堡那边的人正在追她。我们出来杀退了那几个人,这女子只说得一声‘快送我会见柳女侠!’便晕倒了。不知死了没有?”

 说话之间,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已经来到,蓬莱魔女接过碧绢,掌贴她的背心,一股内力输送进去,碧绢动了一下,蓬莱魔女在她耳边低声唤道:“碧绢,是我来了,你还认得我吗?”

 碧绢睁开双眼,见是蓬莱魔女,脸上露出笑容,断断续续说道:“小姐有封书信,在我身上,是给你的,小姐已经知道你的来意,她、她很感激你!”

 碧绢说得很是辛苦,脸上则始终保持着笑容,断断续续地说了这几句话之后,如释重负的样子,安详地闭上了她的眼睛。蓬莱魔女一探她的鼻息,已经断了气了。

 蓬莱魔女极是难过,但亦已无暇举哀,当下在她身上搜出了那封信,将尸体放了下来,便请桑家二老(桑志、桑弘)过来一同看信。

 桑家二老又惊又喜,说道:“果然是二小姐的亲笔字迹。”抽出信来,只见上面写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一月之内,切勿再来。地图一幅附上,堡中机关均已注明。一月后来,定可如愿。余事由碧绢代陈。”

 桑青虹要碧绢“代陈”的是甚么呢?是表明她的心迹?是补充信中未尽之意?还是另有其他在信上不便提起的事,可惜碧绢已经死了,不能再说话了。

 蓬莱魔女叹了口气,心道:“青虹一生没有交得知己的朋友,却幸而有个知心的婢子,不惜牺牲了自己的性命,给她送来了这一封信。”当下吩咐桑家堡的旧人将碧绢抬去举丧,便和桑家二老与笑傲乾坤回去共商对策。

 桑青虹的心迹虽然不是从碧绢口中听到,但在她这封信上已是可以明显地看得出来。她是要在暗中相助,助他们攻破桑家堡的。另一个疑团也解开了,她果然不是甘心情愿地嫁给公孙奇!

 但是,随着这封信而来的又有新的疑团。她为什么要郑重叮嘱,一个月之内叫众人不可再来桑家堡?

 笑傲乾坤说道:“看她信上的意思,一个月之后,她似乎有帮助咱们制伏公孙奇的必胜把握。这就叫我不解了,公孙奇的两大毒功即将炉火纯青,过了一个月,岂非更难制伏?”

 蓬莱魔女道:“这个我也猜想不透。咱们先看看这张地图吧。”地图上把桑家堡的各处秘密机关都用箭头指了出来,哪个地方有陷阶,哪个地方有千斤闸,哪个地方装有机关暗器等等,无不注得清清楚楚。熟记这份地图,自能趋吉避凶。

 笑傲乾坤道:“这份地图对咱们的攻破桑家堡大有帮助,可是碧绢之事已经败露,公孙奇何等机灵,难道他不会想到青虹身上,而且还会重新换过机关么?”

 四老中的老大桑志曾作过几十年桑家堡的总管,对建筑是个行家,懂得一些机关布置的学问,说道:“这些机关,若要全部翻修,重新换过,至少也得几个月时间。还得那些旧工匠都还留在堡中才行。二小姐约你们一个月之后再去,一个月的期间内,公孙奇至多能新添几处机关而已。这份地图还是很有用的。何况碧绢偷送地图之事,公孙奇也还未必知道。”

 桑弘说道:“所可虑者就只是咱们的二小姐,碧绢是她心腹的侍女,私逃出堡,公孙奇虽然不知道她是为了何事,猜疑只怕是免不了的了。”

 蓬莱魔女心思缜密,暗自想道:“青虹敢使她的侍女偷送地图,想来也应准备好了万一碧绢出事的打算。”于是说道:“你们在堡中不是还有熟人么?无论如何,设法探探消息,青虹若有危险,我与谷涵就拼着再冒一次险,重入桑家堡救她。成与不成,也尽我们一点心意。”

 桑志道:“碧绢舍了一条性命,带来二小姐的亲笔书信,为的就是阻止你们在这个月内再探桑家堡。我一定设法打听消息,你们可千万别再冒险。”

 这次打听消息很是顺利,傍晚时分,派出去与桑家堡旧人秘密联络的头目回来,说道:“碧绢逃跑之事,堡中都已知晓了。二小姐曾为此召集堡中的丫鬟役仆,宣布此事,大骂了碧绢一顿。说是碧绢未得她的准许,私自回家探母,枉送了一条性命。叫众人引为鉴戒,以后若有事要出堡的话,必须得到她和宗总管两人的允可才行。”

 桑志补充解释道:“公孙奇篡夺桑家堡后,立下规例,婢仆下人虽是要听命主母,但若要出去,则必须经过总管。宗超岱在桑家堡的权力是比主母的权力还大的。”

 蓬莱魔女道:“青虹的这番做作,是演给公孙奇看的。她当然不是真骂碧绢。她这么做作,我想她的心里也是十分痛苦的。”

 那头目道:“二小姐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她整天还是陪伴着公孙奇,在静室里也还是有说有笑的。据服侍她的小丫头透露,他们夫妻的感情似乎比以前还更亲热呢。”

 笑傲乾坤道:“公孙奇目前最要紧的是练成他那两大毒功,他要桑青虹指点他的练功诀秘,纵有猜疑,也必不至于便对青虹狠下毒手。如今咱们可以继续商量如何对付公孙奇了,青虹的信虽然说一月之后,咱们再去。定能如愿,但咱们还是要作没有意外助力的打算,照咱们原来的计划进行。”

 从桑家堡打听来的消息,证实了桑青虹至少在目前尚无危险,大家便都松了口气。蓬莱魔女说道:“谷涵,我想过了,还是你留在此地的好。我明日下山。”

 笑傲乾坤道:“哦,你要以绿林盟主的身份,自去拜会新任丐帮帮主,那我就不和你争了。”

 蓬莱魔女笑道:“话不是这样说。你的武功比我强,你留在这里协助桑家三老,我可以比较放心。我这次去找武士敦,同时也是想见一见紫烟姐姐,看看他们成婚了没有?”武士敦的未婚妻子云紫烟是蓬莱魔女十分要好的朋友,故而她有此言。

 商量定妥,第二天一早,蓬莱魔女便即起程。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但没有固定的总舵的,幸而蓬莱魔女以绿林盟主身份,在江湖到处都可以找到关系,下山之后的第三天,她就找到了一个主持某地分舵的丐帮七袋弟子,打探了确实的消息:武士敦和云紫烟正在南阳,南阳有云紫烟的老家,她父母早已双亡,但在老家仍有长辈亲属。武士敦这次陪她回去探亲的。可能就在云家举行婚礼,不过目前还未见有帖子发出。

 蓬莱魔女听到了这个消息,很是欢喜。便即兼程赶往南阳。

 这一日,蓬莱魔女自朝至午,赶了一百多里路,感到有点口渴,恰好路边有个茶店,她便进去喝茶,歇息一会,恢复疲劳。

 茶店里先有两个客人,是一个发白如银的老婆婆和一个浓眉大眼的粗豪少年。少年腰间隆起,显然藏有兵刃。老婆婆的座位旁边倚着一根龙头拐杖,漆黑发光,显然也是铁打的。北地民风好武,出门的人多数带有兵器,男女都习以为常,不足为奇,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使用铁打龙头拐杖在江湖行走,却是有点特别。故而蓬莱魔女不觉多看了她一眼。

 这一看,蓬莱魔女看出了一点苗头,不禁多了几分诧异。原来这老婆婆年纪虽老,但双目有神,精光内蕴,落在蓬莱魔女这样的武学大行家的眼中,一看就知道这老婆婆是内家高手,内功的造诣即使未如蓬莱魔女之达到一流境界,看这眼神,亦是很不弱了。

 蓬莱魔女偷看这老婆婆,这老婆婆也在偷看她。两人眼光碰个正着;老婆婆脸上也现出几分诧异的神色,不过诧异之中,还含了几分怒意。只见她把茶杯在桌上一顿,“哼”了一声,道:“这条路上的野狗真多,好在我这老婆子有根拐杖,擅打恶狗。公狗不怕,母狗更不怕!”

 蓬莱魔女一听,就知道这老婆子是绕着弯子骂她。不禁心里生气,想道:“岂有此理,我与你素不相识,你怎的出口伤人?”那少年却听不懂这老婆婆的说话,诧道:“妈,哪里有狗?我怎的没瞧见?”

 老婆婆撇了撇嘴,说道:“蠢小子,你有眼无珠!”少年恍然大悟,说道:”妈,你说那个魔头还不肯放过咱们么?但听说他的老巢已给人捣了,如今也不知他到了哪儿,难道他还有工夫与咱们重算旧账。唉,大仗打过了,时势也好像太平了些。我还以为这次咱们可以回家了呢!”

 少年这番话是用黑道的“切口”(暗话)说的,但却不知蓬莱魔女正是绿林盟主,任何一种黑道上的切口都瞒不过她。不过,听这少年的口气,他也还未知她母亲所指的“母狗”就是蓬莱魔女,蓬莱魔女心中一动。想道:“原来他们恐惧仇家,把我当作他们对头派来追踪的鹰犬了。这老婆婆武功不弱,她口中‘魔头’自必是个厉害的人物,却不知哪一个?”

 蓬莱魔女细心琢磨他们的话,在他们的话里透露出一个事实:这魔头的“老巢”是给人“捣”了的。蓬莱魔女心想:“桑家堡并未曾给我们攻破,他们说的这个魔头,似乎不应该是公孙奇。”

 蓬莱魔女猜疑不定,想要去与那老婆婆解释误会,但那老婆婆显明的对自己含有敌意,而她又没有指明来骂,要解释也不知从何释起?只怕越解释越是缠夹不清。蓬莱魔女是有事在身的,她的性子又不耐烦,心想:“还是算了吧。我知道她骂错人也就是了,还值得与她计较么?”

 蓬莱魔女喝了茶,吃了几件点心,精神已经恢复了,正想离开,忽见外面又有两个人进来。那老婆婆小声道:“霆儿,你说不见野狗,野狗如今来了,等下我若打这两条野狗,你在一旁小心些,提防那个女的偷袭。”她还是怀疑蓬莱魔女是她仇家一路,但因发现了追踪他们的“正点儿”,所以说话客气了些,不再暗示蓬莱魔女就是鹰犬了。这么一来,蓬莱魔女又不想走了。她放下茶杯,抬头一看,只见走进来的两个汉子,一式打扮,从服饰和相貌上看,都不似汉人。

 这两个人走到了那张桌子,向老婆婆打量了一眼,说道:“孟大娘,躲是躲不开的,我们也不将你为难,只要你们母子回去应卯。你们是愿意吃敬酒呢?还是罚酒?”那老婆婆冷冷说道:“敬酒怎样?罚酒又怎样?”

 为首那个人道:“要吃敬酒,就接下这个铜牌,给主人服役三年。要吃罚酒,嘿,嘿,那就是要我们拘你回去了。”

 老婆婆冷笑道:“老婆子平生独来独往,从未认过主子!你的主子是哪一位?”

 那人取出了两截断了的箭,都插在桌上,说道:“孟大娘,你两年前抗命折箭,如今倘若再敢不遵,那就两罪俱发了!哼哼,你还认得这枝绿林箭么?”正是:

 魔头气焰高千丈,号令强施压绿林。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