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回 满怀心事羞难说 一点灵犀已暗通

 屋内浓烟未散,姓萨的那个武士道:“待会儿再进去吧,反正她跑不了的。”姓乌的那个武士摇了摇头,说道:“事不宜迟,迟恐生变。这烟是没有毒的,你怕什么?”姓乌的这个武士在御林军中地位较高,姓萨的只好听从他的主意。但烟虽无毒,熏目呛喉,也是很不舒服。这两个武士眯着眼睛,摸索进去。

 忽听得车声辚辚,姓萨的那个武士道:“乌大哥,你去看看,是什么人来了?”姓乌的说道:“不必理他,多半是赶集的乡下人。”话犹未了,马蹄声戛然而止,那辆车子正停在门前。

 仲少符跳下马车来,见庙里烟雾弥漫,大吃一惊,叫道:“宝珠姐姐,你怎么啦?”上官宝珠用气力叫道:“仲弟快来,把这两个鹰爪杀了!”

 姓乌的那个武士正把神幔撕下,心里想道:“我且把这丫头拿到手中,再去对付那个小子,也好叫他有所顾忌。”上官宝珠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神像一推,姓乌的武士一招“天王托塔”,将神像抛开,可是气力已经给阻迟了片刻。姓萨的那个武士伸手一抓,“嗤”的一声抓裂了上官宝珠的袖子。说时迟,那时快,仲少符已是一声大喝,冲了进来,挥剑便刺。

 姓萨的这武士胆小,他一想以沙衍流的本领也给这“小子”所伤,如何还敢抵敌?仲少符的剑未刺到,他已先自倒下,一个“鲤鱼打挺”,滚过一边。姓乌的那个武士将神幔向仲少符当头一罩,立即便是一招“叶底偷桃”,五指如钩,要用大擒拿手法抓裂仲少符胸膛。

 仲少符抢过了神幔,反手一卷,那武士一抓抓空,反而给仲少符罩住了。仲少符穿掌一格,扣着了那武士的脉门,“喀嚓”一声将他的手臂拗断。这武士杀猪般的一声惨叫晕了过去。姓萨的那个武士吓得魂飞魄散,站都站不起来,只知在地上打滚,刚刚滚出庙门,上官宝珠叫道:“仲弟,不能让他跑了,必须杀掉!”仲少符应了声“是!”一剑刺下,剑尖点了他的“晕穴”,姓萨的这个武士也登时晕过去了。仲少符道:“好,都了结了,咱们可以走啦!”原来仲少符一念慈悲,不愿杀人,只好把那两个武士击晕,骗过上官宝珠,保全了他们的性命。

 上官宝珠惊魂未定,身子软绵绵地倒在仲少符怀中。仲少符抱她上了马车,说道:“我给你买了一套衣裳,在车厢里,你歇一会,试试合不合身?附近几个村子都是穷村,我好不容易才买得这辆马车,回来迟了,累你受惊,实在抱歉。”

 上官宝珠哽咽说道:“仲弟,你,你别说客气的话儿了,你对我这么好,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应该抱歉的是我啊!”

 仲少符笑道:“咱们已经脱险了,应该高兴才是,你怎么反而哭起来了。好吧,咱们走吧!”

 上官宝珠心事如潮,随着马车的颠簸而起伏不定。她的这副眼泪还不仅仅是因为“感激涕零”而已,仲少符对她的体贴更显出了麻大哈对她的寡情,她想起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不禁悲从中来,难以断绝。

 上官宝珠与麻大哈乃是从小就在一起长大的,从懂人事的时候起,十几年来,她除了麻大哈之外,从没有接触过第二个男子,在她的心中,早已认为自己“应该”是属于麻大哈的了。可是现在她与仲少符不过相识两天,这个“陌生”的男子却“突然”闯开了她的心扉,进入了她的内心深处。

 尽管她觉得仲少符要比麻大哈好得多,但她与麻大哈这十几年的感情,也不是立即便能连根斩断的,“麻大哈纵然寡情,我可不能无义。即使要与他分手,也得讲个清楚。他只顾自己逃生,抛下我不管,比起仲弟之甘愿与我同生共死当然是大大不如,但这还不是他立心抛弃我的,只要他以后对我好,我还可以原谅他。至于仲弟,我只能将他当作弟弟看待,可不应该另有杂念。”上官宝珠心想。但她随即又想:“麻大哈能够原谅我吗?”“我放了仲弟,又与仲弟作伴而行,他能不误会?要是他不体谅,那又如何?”上官宝珠心事如麻,越想越乱,受伤之后,精神不支,渐渐也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揭开车帘一看,只见已是红日高照,是第二天近午时分了。马车停在林边,仲少符在林中生了一堆火,正在烤一只鸡,见她醒来,仲少符笑道:“我刚在路旁的农家买了一只鸡,还有一罐羊奶,羊奶已弄热了,你先喝吧。”

 上官宝珠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仲少符说道:“这里是青州地界,离大都已有五百里了。”上官宝珠吃了一惊,说道:“你昨晚竟然一晚没睡,赶着马车,走了二百里的夜路吗?”昨日他们所在的那座土地庙是离大都三百里的,驾车的马并非骏马,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走二百里,那一定是要马不停蹄的了。

 仲少符笑道:“不,清晨的时分,我也曾打了个盹。我是想离开大都越远越好,现在咱们是可以安心了。”上官宝珠道:“唉,你也太辛苦了,一晚赶车。”仲少符道:“算不了什么,昨晚月亮很好。嗯,现在鸡也烤熟了,你吃吧。”上官宝珠和着眼泪,喝了羊奶,吃了烤鸡,心中极为激动,想道:“要是麻大哈不原谅我,我只好与他一刀两断了!”

 吃过早餐,又再赶路,走了一程,忽听得后面蹄声忽骤,有三骑快马追来!

 前面的一骑人还未到,“呜”的一枝响箭就射过来,厉声喝道:“好小子,往哪里逃?给我停下!”这人不是别个,正是麻大哈。后面两骑,则是他的师弟。一个名唤苏赫,一个名唤博图。武林规矩是以入门先后为序的,麻大哈自幼跟随猛鹫上人,故年纪虽然较小,却是师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仲少符想起被擒之辱,不由怒火勃发,喝道:“好呀,姓麻的,我正要找你算账,来吧!”麻大哈冷笑道:“账当然是要算的,你把我的师妹怎么样了?先把这笔账算一算,我的师妹少了一根毫毛我就要你性命!”仲少符冷笑道:“亏你还有脸皮问你师妹!你的关心未免太迟了吧?”麻大哈大怒道:“你把她害了是不是?苏赫、博图,你们两人搜车,看看车上是谁?”他自己则提起了铁杖,要来打仲少符。

 就在麻大哈挥杖欲击之际,上官宝珠蓦地揭开车帘,喝道:“是我,麻大哈,你给我住手!”

 麻大哈怔了一怔,说道:“师妹,你受伤了!好,我给你报仇!”上官宝珠淡淡说道:“你要给我报仇,那你就去找沙衍流吧!”麻大哈道:“什么?不是这小子伤你的么?”上官宝珠道:“伤我的人是沙衍流。这位仲少侠么,恰恰相反,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麻大哈疑惑不定,双眼盯着了上官宝珠说道:“这小子怎会变成你的救命恩人?他不是着了你的迷香装在袋中的吗,他要救你,先得从布袋中出来。是谁把他放出来的?”上官宝珠双眉一扬,说道:“是我!”

 麻大哈登时变了面色,说道:“是你将他放出来,你又跟着他走?”上官宝珠淡淡道:“一点不错。我若不是得他照顾,早已没了性命。你不替我谢他,反而要打他么?”仲少符道:“上官姐姐,我不要他道谢,我照料你只为了你对我好,与他无关!”

 麻大哈咬了咬牙,说道:“宝珠,你上了这小子的当了!苏赫,博图,你们来替我把这小子拿下。”麻大哈是想亲自打仲少符一顿泄愤的,但此际他更急于要去劝服上官宝珠,把上官宝珠的芳心再夺回来,这个差事却不是师弟所能替代的。

 苏赫、博图正想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仲少符年纪轻轻,他们根本就没把仲少符放在眼内,麻大哈改变命令,要他们去捉拿仲少符,他们正是求之不得。于是回转头,双双扑上,一个亮出了虎头钩,一个抡起了藤蛇棒,夹击仲少符。哪知仲少符年纪虽轻,剑法却是极为精妙,苏赫的虎头钩先到,给他一招“横江截壁”,横剑一封,双钩拦过一边。博图的藤蛇棒打来,“当”的一声,和虎头钩碰个正着。

 仲少符唰的一剑刺出,剑尖点向博图的脉门。博图棒重力沉。但身手却稍欠灵活,他的藤蛇棒碰着了同伴的虎头钩,一惊之下,急切之间已是来不及变招,眼看就要给仲少符挑了他的腕脉,幸亏苏赫的虎头钩顺势划了一道圆弧,反圈回来,替他化解了仲少符这招攻势,但虽然如此,仲少符的剑尖划过,还是在博图的小臂上划出了一条血痕。

 这一下不但是大出苏、博二人意料之外,也是麻大哈始料之所不及。他以为有两个师弟去对付仲少符,即使不能手到擒来,也不会容许仲少符走到十招开外,哪知只是照面一招,他的一个师弟竟然先受了伤。麻大哈是要把仲少符拿去给蒙古人作见面礼的,他生怕仲少符伤了他的师弟之后便即逃走,这么一来,他虽然急于要重获上官宝珠的芳心,但更急于要把仲少符擒下,以免变生意外了。

 博图轻敌受挫,咆哮如雷,他左臂受的只是轻伤,并无影响,当下,抡起了藤蛇棒,拦腰又扫过来,仲少符平剑一拍,卸了他的猛劲。另一边苏赫的双钩亦已攻到,虎头钩有克制刀剑之能,仲少符的剑尖险些给他钩上的月牙锁着,幸好仲少符应付得宜,使出精妙解数,一招“三转法轮”,剑锋翻绞,“当”的一声,削断了他钩上的两齿月牙,这才摆脱了他的纠缠。这几招迅如电光石火,较量之下,还是仲少符占了一点上风。不过由于苏、博二人已经去了轻敌之心,仲少符要想速胜也是不可能的了。

 麻大哈回过身来,铁杖一顿,冷笑道:“好小子,你已是瓮中之鳖,网底之鱼,还要逞能?”迈开大步,跑过去围攻仲少符。上官宝珠忽地一声喝道:“麻大哈,你住不住手?你要杀他,先杀了我!”麻大哈回头一看,只见上官宝珠手中倒持利剑,明晃晃的剑尖正对着自己的咽喉,麻大哈大惊道:“你干什么?”上官宝珠道:“你再进一步,我便死在你的面前!”麻大哈心里酸溜溜的好不难受,苦笑说道:“这是何苦?快快把剑放下!”上官宝珠道:“你们让他走了再说!”麻大哈道:“我答应你不伤他的性命就是。两位师弟,暂且住手!”仲少符叫道:“上官姐姐,我决不走。要走咱们同走!”仲少符并不知道她与麻大哈乃是情侣,只道她是受了麻大哈的胁迫,决意要助她脱出魔掌。

 上官宝珠极为感动,叹了一口气,说道:“仲弟,你还是走的好。你不知道──”仲少符道:“我知道,上官姐姐,你是个好女子,何必和这些坏人混在一起?”仲少符不肯走,上官宝珠无可奈何。手中的利剑仍然贴在喉咙,心里则是乱成一片。苏、博二人也仍然紧紧叮着仲少符,防他逃走,不敢放松。

 上官宝珠道:“仲弟,我不想拖累你,你还是走吧。”仲少符仍是摇头,坚决道:“不走!”上官宝珠又再劝说道:“仲弟,你有远大的前程,何苦为了我一个不相干的女子甘冒不测之祸?你知道他们是要拿你当作礼物送给蒙古鞑子的!”仲少符道:“咱们已经结为姐弟,还怎能说是不相干的人?我打不过也要打!”仲少符因为刚才颇占上风,不免起了轻敌之心,以为对方即使再加上一个麻大哈,自己也未必就打他们不过。

 麻大哈面色难看之极,不住地发出冷笑。上官宝珠不理会他,依然对仲少符柔声说道:“仲弟,你听我说,你有你的家人、朋友,我有我的家人、朋友,咱们不过是萍水相逢,偶然相聚,就要散的。你我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啊!你明白没有?”仲少符道:“我知道,但只要你摆脱他们,咱们就是一条路上的人!”

 麻大哈忍无可忍,冷笑道:“你们的情话说完没有?宝珠,我现在只是问你一句话,你要我还是要他?”上官宝珠满面通红,说道:“胡说八道,我和他只是姐弟之谊!”麻大哈见她剑尖指着咽喉,倒也不敢动粗,当下顺着她的口气转圈道:“宝珠,你骂我不打紧,只要你还记得咱们的情份。这么说,你和他是并无私情的了?”上官宝珠道:“你自己心邪,仲弟救我,可是一片侠义心肠!”麻大哈道:“好,好!侠义也好,心邪也好,既然你和他只是姐弟之谊,我也未尝不可原谅。你把剑放下,跟我走吧!”上官宝珠道:“你答应我不再为难他了?”麻大哈道:“当然,只要你跟我走!”仲少符道:“上官姐姐,你当真是心甘情愿跟他走么?”仲少符从他们的谈话之中,已听出他们并非一般的师兄妹关系,不觉心里一酸,暗自想道:“若然真是那样,倒是我不知趣了。”上官宝珠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的师兄是自小与我一同长大的,我跟他走,他不会难为我的。”

 仲少符苦笑道:“好,既是如此,那我放心了。”说罢,迈步便走。苏赫、博图紧握兵器,把眼望着麻大哈。麻大哈道:“让他走!”苏、博二人退过两边,让出了一条路。

 麻大哈冷冷道:“宝珠,可以把剑放下了吧?别吓人了!”上官宝珠道:“待他走过那边山坳,咱们再走!”她是怕麻大哈变卦,故而必须等仲少符走得远了才肯把剑移开。但,虽然如此,戒备已是松了一些。麻大哈趁她把注意力集中在仲少符身上之际,突然出其不意地抢了她的宝剑,骈指一点,点了她的穴道。上官宝珠尖叫一声,倒了下去。知觉未失,却又不能动弹。麻大哈故意扯下车帘,冷笑说道:“好呀,我要叫你亲眼看我怎样折磨这个小子,方能泄我心头之恨!”仲少符本来走得未远,听得上官宝珠的叫声,吃了一惊,愕然止步。

 说时迟那时快,麻大哈已然赶到,手挥铁杖,卷地扫来。这一杖猛烈之极,劲风起处,沙石纷飞!仲少符吃了一惊,心想:“这矮子貌不惊人,气力却是好大!剑杖相交,火星四溅,仲少符虎口隐隐作痛,急忙使个“黄鹄冲霄”的身法,身形平地拔起,麻大哈的第二杖打来,呼的一声,从他脚底扫过。麻大哈也吃了一惊,心想:“这小子身手委实不弱,怪不得苏赫、博图会吃了他的亏!”

 麻大哈的杖法是他父亲私自传授的丐帮的“伏魔杖法”,杖法一展,势如惊涛骇浪,滚滚而来,仲少符连避三杖,险象横生,拼着豁了性命,冒险抢攻,“喇”的一剑,一招“仙人指路”,疾刺麻大哈胁下的“愈气穴”。麻大哈立起铁杖,一个翻身,“乌龙盘树”,横扫仲少符中路,仲少符托地一跳,剑随身进,一招“李广射石”,指向麻大哈右肩,剑尖吐出碧莹莹的寒光,直刺麻大哈的“肩井穴”。麻大哈铁杖沉重,伏魔杖法虽然刚猛绝伦,却是不如仲少符的剑法灵活,他招数已老,来不及撤回,听得“叮当”一声,仲少符的宝剑虽然给他荡开,但麻大哈肩上的衣裳也已给仲少符的剑尖挑破,只差半寸,险些就要戳穿他的琵琶骨。麻大哈退后两步,吓出一身冷汗。仲少符硬接了他的两招,胸口气血翻涌,也是暗暗吃惊。这么一来,双方都是各具戒心,不敢轻敌。

 此时苏赫、博图二人亦已赶到,一左一右,侧翼助攻。仲少符和麻大哈只不过勉强能够打成平手,论真实本领还是麻大哈稍胜他一等。此时再添上苏、博二人,仲少符使出浑身解数,也是应付为难。苏、博二人刚才吃了他的亏,都是咬牙切齿,立心报复。苏赫的虎头钩有克制刀剑之能,尤其厉害。激战中苏赫的双钩盘旋飞舞,一招“回风扫柳”,在仲少符的小臂勾裂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伤虽不重,亦已挂彩,鲜血染红了衣裳。麻大哈胜券在握,神色转为从容,笑道:“这小子咱们是要交给师父拿到蒙古去作见面礼的,可不能伤了他的性命!”苏赫、博图应了一个“是”字,步步紧迫,但已是避免施展杀手。也幸亏他们要想活擒仲少符,仲少符还可以周旋较多的时候。

 上官宝珠给点了麻穴,身子不能动弹,眼睛还可以看得见。她见仲少符受了伤,不由得心痛如割,想叫叫不出声,眼中满是泪水,一滴一滴地沿着面颊流下来。

 仲少符见此情形,心里又是酸痛,又是欣悦,想道:“上官姐姐对我的关怀原来还是胜于对她的师兄。可惜我本领不济,却是自身难保了。”心念未已,只听得马铃声响,有两骑快马从路上经过。

 骑在马上的是一男一女,看见树林里有人厮杀,不约而同勒住了坐骑。那女的“咦”了一声,说道:“照哥,你看这人是不是麻大哈?”那男的道:“不错。被他们围攻的那个少年我也似乎是在哪儿见过似的,却想不起是谁?”话犹未了,只听得仲少符大声叫道:“是耿大哥吗?小弟是仲、仲……”正要自报姓名,麻大哈连环三杖,打得仲少符手忙脚乱,只说出了自己的姓,胸中气血翻涌,“少符”二字哽在喉头,急切间说不出来。

 那男的听了一个“仲”字,已知道他是谁了,登时又惊又喜,叫道:“原来是符弟!”翻身下马立即跑去助战。

 原来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耿照和秦弄玉。耿、仲二家本是通家之好,比邻而居,后来因为耿照的父亲出仕金国,仲少符的父亲不明他的苦心,这才与好友割席,易地而居。耿照比仲少符年长五岁,仲家搬家那年,耿照十二岁,仲少符只有七岁,隔别了十一年,故此耿照乍见仲少符之时,已经是认不得了。

 麻大哈去年在桑家堡的一战中,曾见过耿照的本领,见他来到,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说不得只好先伤了这姓仲的小子。活的捉不了,死的也好。”他是想先击倒仲少符,再合力对付耿照。

 麻大哈一招“毒蛇出洞”,杖尾起处,直取仲少符的“血海穴”,仲少符腰向后弯,铁杖掠面而过,当真是险到了极点!身形未定,麻大哈一招“横扫千军”,铁杖已拦腰扫到,剑杖相交,“当”的一声,仲少符的宝剑脱手飞去。麻大哈举杖便戳他胁下的“愈气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耿照已是如飞赶到,一剑拍下,压住了麻大哈的铁杖,耿照自从得了青灵子所传的运功秘诀之后,功力大增,比起在桑家堡斗沙衍流之时,又已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使的是桑家的“大衍八式”,隔物传功,麻大哈只觉一股大力涌来,登时虎口酸麻,好不容易使出了一招“夜叉探海”,这才把铁杖抽了出来,当然是无暇去伤害仲少符了。

 秦弄玉挥剑敌住苏、博二人,仲少符拾起宝剑来,上来助战。耿照道:“符弟,你歇歇吧!这贼子不是我的对手!”仲少符道:“不,我还可以再战。这位女侠,请你去照料上官宝珠,好吗?”他不知道秦弄玉是谁,只能以“女侠”相称。

 秦弄玉在桑家堡的那一仗中是见过上官宝珠的,也知道她是麻大哈的师妹,此时见上官宝珠倒在马车上,头倚着车辕,眼中泪水打滚,向这边凝视,好像是受了重伤。心中奇怪,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情,想道:“她的父亲于照哥有恩,若是受伤,我倒应该救她。且过去看看。”过去一看,这才知道她不但受伤,而且给点了穴道。

 秦弄玉解不开灵山派的独门点穴,只得守护在上官宝珠身旁。

 仲少符得了耿照之助,精神抖擞,一口剑力敌苏、博二人,攻多守少。耿照单独对付麻大哈,更是把麻大哈杀得手忙脚乱。麻大哈咬紧牙根,不惜消耗真力,把最凶狠的伏魔杖法施展出来,横挑直格,左挡右架,上下翻飞,一条镇铁杖宛似毒龙,张牙舞爪。但耿照运剑如风,鹰翔隼刺,不到半炷香的时刻,便把麻大哈的凶焰压了下去。麻大哈倒吸一口凉气,暗自想道:“今日只怕是难讨好处的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可是我却不能便宜了这姓仲的小子,我捉不了他,反而让宝珠落在他的手上,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麻大哈气恨不过,心中暗暗盘算对策。

 激战中仲少符卖了个破绽,博图恃着力大,以为有机可乘,立即挥棒猛击,哪知仲少符正是要他如此,博图欺身急进,仲少符一个闪身,青钢剑反圈回来,剑光闪处,血花飞溅,在博图的肩头划开了一道伤口。苏赫双钩刺到,仲少符反手一剑,又削去了他钩上的两齿月牙。

 麻大哈见两个师弟即将落败,又惊又急,这么一来,心浮气躁,更是难以支撑。耿照趁势猛攻,接连几剑“狂风扫叶”“高祖斩蛇”“猛鸡夺粟”“龙顶摘珠”,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把麻大哈杀得透不过气。麻大哈大叫一声,忽地一个倒纵,落在马车旁边,突然挥杖向秦弄玉袭击。

 原来麻大哈是想把上官宝珠抢回去作为人质,他以为秦弄玉是个女流,容易对付。倘若能在三招两式之内把秦弄玉伤了,耿照必须照料他的未婚妻子,自己便可以抢回了师妹,逃之夭夭。

 哪知秦弄玉这几年来勤练峨嵋派的无相剑法,剑术精妙尤在耿照之上,不过功力稍逊而已。麻大哈在接连两场恶斗之后,气力不加,即使单打独斗,也未必是秦弄玉的对手,要想在三招两式之内伤她,当然更是梦想了。秦弄玉一声冷笑“来得好!”青钢剑扬空一闪,一招“玉女投梭”,反刺过去,麻大哈身形未稳,一杖击空,只好挥袖拂挡。倘若他的内力未曾消耗,还可以拂歪秦弄玉的剑尖,但如今他已是强弩之末,如何能够?只听得“嗤”的一声,秦弄玉的剑尖刺穿了他的衣袖,把他的虎口也刺伤了。

 说时迟,那时快,耿照亦已赶至。麻大哈大吼一声,又是一个倒纵,斜掠出三丈开外。灵山派长于轻功,麻大哈急于逃命,已是顾不得抢他的师妹了。

 耿照正要追去,麻大哈忽地把手一扬,发出了一枚烟雾弹,登时一团烟雾,扩散开来,遮住了耿照的视线。

 苏、博二人趁着烟雾弥漫之际,也趁机逃走,苏赫还打出一把毒针。仲少符舞剑防身,耿照连发三记劈空掌,掌风呼呼,把烟雾扫荡得随风而逝,但待到烟雾尽散之时,麻大哈、苏、博等人也早已不见踪影了。

 仲少符本来是要去寻访耿照的,想不到是在这样的境遇下相逢。双方都是欢喜得难以形容,敌人一退,这两个分别了十多年的儿时朋友就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仲少符叫道:“耿大哥,多亏碰上了你!”耿照笑道:“符弟,你长得这么高了!幸亏你还认得我,要不是你刚才叫我一声,我可还不敢和你相认呢。”仲少符说道:“两年前我看见过你的图像,要不然说不定我也认不得你的。耿大哥,认得你的人多呢,此地离大都不过五百余里,你在这条路上行走,可也太大胆了。”原来耿照因为是金国的“钦犯”,金国朝廷绘了他的图形在各地张挂,出了重赏要缉拿他,是以仲少符曾经见过。

 耿照笑道:“怕什么?我虽然是金虏的‘钦犯’,但还不是最重要的‘钦犯’,比我更重要的‘钦犯’例如金国的武林天骄和丐帮的武帮主,他们还敢大摇大摆地进了京城,而且还大闹了校场呢。金虏目前头痛的事多着呢,他们要应付蒙古的进侵,又要对祁连山的辽国旧部动兵,对我们这些二三流的‘钦犯’,那已是无暇‘缉拿’了。”

 仲少符怔了一怔,说道:“武帮主他们大闹京城之事,你已经知道么?”耿照道:“不错。你也知道么?”仲少符道:“当日我就是和武帮主同进校场的。”耿照诧道:“那么,你怎的又在这儿,却与灵山派的上官宝珠同在一起?”仲少符道:“说来话长,咱们去看看上官姐姐再说,哦,原来你和我的上官姐姐也是认识的,这就更好了。”耿照听得他叫上官宝珠做姐姐,更为诧异,笑道:“看你的武功,并非灵山门下,却怎的和上官宝珠做了结拜姐弟?好吧,咱们且先把你的上官姐姐救醒过来再说。”刚在此际,秦弄玉已在大声叫道:“快来,快来!她的穴道,我解不开!”

 仲少符曾跟四空上人学过解穴的本领,四空上人武学渊博,对正邪各派的点穴功夫都有研究,仲少符一看,说道:“点的是‘伏兔穴’,待我来解。”可是他按照师父所教手法来解,依然是解不开。上官宝珠脸上的肌肉起了一阵痉挛,似乎有点痛楚的感觉,仲少符连忙缩手,说道:“师父没有教过我解灵山派的点穴功夫,可是我是按照正宗的解穴要诀解的,按说正邪各派所点的穴道都能解开,奇怪,却何以失灵了?”耿照忽道:“符弟,你以内力拍她的环跳穴试试。”仲少符吃了一惊,说道:“这不是令她的经脉逆行了吗?”

 解穴的原理在于使血脉畅通,必须顺着经脉运行路线,以内力刺激相应的穴道才能推血过宫。“伏兔穴”属于“厥阴脉”,“环跳穴”则属于“阳矫脉”,经脉运行的路线恰好相反,以内力冲击“环跳穴”,那就是使“经脉逆行”,若依正宗的解穴要诀,非但不能推血过宫,甚至还会有性命之忧。是以仲少符听了耿照的话,惊疑不定。

 耿照笑道:“你试一试,即使不能通解穴道,我也敢担保没有后患。”仲少符心想耿照决无暗算上官宝珠之理,于是便大胆一试。一试之下,上官宝珠的被封闭的穴道果然立即解开,“嘤”的一声,坐了起来,说道:“你是何人,你怎懂得我灵山派的独门解穴功夫?”

 仲少符道:“他是我的耿大哥,金虏所要缉拿的‘钦犯’耿照就是他。我们两家乃是世交。”

 上官宝珠道:“蓬莱魔女大破桑家堡的时候,耿大侠,你和她在一起的吧?”耿照道:“不错。可惜当时在混战之中,我未得机会和上官姑娘说话。”

 上官宝珠颇觉奇怪,心想:“我与你素昧平生,你要和我说什么话?”于是说道:“耿少侠,我和你们本来是作对的,这次多承你看在仲弟的份上,给我解了穴道,我是又惭愧,又是感激。但我却不明白你怎么会知道我派的解穴的不传之秘?”

 耿照笑了一笑,说道:“不,我并非是为了仲弟的缘故才给你解穴的。我是为了报令尊的大恩,这解穴的方法也是令尊传授给我的。”

 上官宝珠更是惊诧,道:“你说什么,你见过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谁?”

 上官宝珠问得太怪,耿照怔了一怔,说道:“令尊青灵子老前辈曾救过我的性命,又曾传我逆行经脉之法,令尊大恩,我无以为报,怎敢受姑娘之谢?”

 上官宝珠道:“你说的那个青灵子是什么人?他现在哪儿?”

 耿照大为惊愕,说道:“上官姑娘,你们父女大约是自小分开的吧?你没有见过令尊?呀,令尊不幸,已经死了。他是给他的师弟太乙害死的。”

 上官宝珠道:“不错,我自懂人事,就没有见过父亲。但我却没有听过青灵子的名字。我的父亲名叫上官复,听妈说,他是到海外去了,将来还会回来的。那个已经死掉的青灵子是谁,我一点也不知道。”耿照心想其中定有缘故,想了一想,说道:“可能青灵子就是令尊的道号吧?青灵子老前辈临死之前与柳女侠说得清清楚楚,说你是他的女儿的。他还有信物交给柳女侠,托柳女侠上灵鹫山交给你母亲的呢!”

 上官宝珠问道:“什么信物?”耿照道:“半边破镜,背面镂有龙纹。”上官宝珠心头一震,想起了一件往事。记不清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她还是一个十分顽皮的小姑娘,大约只有七八岁吧。有一天她在母亲的妆台里东翻西找,无意中发现了半边破镜,镜子背面有龙纹,她奇怪母亲为什么珍藏破镜,就拿去问她母亲,母亲面色十分难看,拿着破镜,看呀看的就流下了泪来。母亲没有告诉她这面破镜的来历,只是告诫她以后不可随便乱抄大人的东西。以后这面破镜就不见了。她虽然不懂事,但也知道母亲是因见了这面破镜而伤心,以后她也不敢和母亲再提起这面破镜了。

 上官宝珠想起了这件往事,惊疑不定,暗自寻思,“青灵子手上有这样的一面破镜,难道这个青灵子当真就是我的父亲?”但是其中还有许多难以索解之处,她想了一会,问耿照道:“你说的这位青灵子老前辈是神驼太乙的师兄,是么?”耿照道:“不错。他就是给太乙和柳元甲串同谋害了的。太乙那日潜入桑家堡,劫去公孙奇。不过,那时候你已经走了。你知道太乙这个人吗?”

 上官宝珠道:“太乙和我的师叔猛鹫上人是好朋友,曾上过几次灵鹫山的。但我母亲似乎是很讨厌他,从来不肯与他见面。麻大哈知道太乙有个师兄,但却不知道太乙的这个师兄姓甚名谁。他是偷听猛鹫师叔和太乙的谈话,隐约知道一些。据他说太乙很忌惮他的师兄,而他的师兄乃是隐居在一个什么山上,许多年来,足迹未下过山的。我母亲说我的爹爹是到海外去了。如果母亲不是骗我的话,我的爹爹似乎又不应该是这位青灵子了。”耿照也是猜想不透,当下说道:“柳女侠将来是会把这件信物送还你的母亲的,事情的真相如何,到时总可以明白。”

 上官宝珠疑云满腹,恨不得马上回灵鹫山去问她母亲,但当她想到要回灵鹫山之时,心中又是不禁一阵辛酸,想道:“回到灵鹫山,我怎能避免与麻大哈相见?”唉,经过了今日之事,我和他相见,还有什么意思?”

 耿照道:“仲弟,你和上官姑娘是怎样相识的?”仲少符望了望上官宝珠,笑道:“可以告诉耿大哥吗?”上官宝珠满面通红,低头说道:“你说好了。”仲少符笑道:“我是给她捉来的,想不到却成了结拜姐弟。”当下把这两日来的遭遇都对耿照说了。

 耿照喜道:“这个麻大哈本来就不是好东西,上官姑娘,你这次和师兄决裂,我以为这倒是因祸得福呢。有一件事情我还要告诉你的,青灵子老前辈临终之时,曾拜托柳女侠务必找着了你,将他的遗言告诉你。”上官宝珠道:“什么遗言?”

 耿照似乎有点顾虑,迟疑片刻,说道:“我只是把令尊的遗言原封不动地告诉你,这些话可能不大中听,你可不要生气。”上官宝珠是个七窍玲珑的人,猜到了几分,笑道:“是责备我行为不当吧。其实我也知道江湖上的侠义道是把我当作邪派妖女的。”耿照道:“也不尽然!”上官宝珠笑道:“若是责备我的,我就更应该听了。但说无妨。”

 耿照道:“令尊是、是怕你误入歧途,他要柳女侠将你带到正路来。他对你的终身大事很是关心,听他的口气,他对麻大哈是很不满意的,希望你不要和他混在一起。”上官宝珠面上一红,说道:“我与麻大哈不过是同门关系,自小一同长大,比较亲近而已。哪谈得上什么终身大事呢?”口里这么说,心里却是十分惭愧,想道:“我现在才知道麻大哈的本来面目,虽然迟了一点,也算得是幸运了。”原来她虽然未曾与麻大哈谈及婚嫁之事,但由于除了麻大哈之外,她从无与第二个男子接触,故此在昨日之前,在她的心里,还一直以为自己的终身是非麻大哈莫属的。

 上官宝珠听了耿照转述的“遗言”,心中很是感动,说道:“我不知道这位青灵子老前辈是不是我的父亲,但不论如何,他这样关心我,我终是感激的。可惜我已不能再见他了。但我倒很想见见柳女侠,一来看一看那半边破镜,二来我也应该向柳女侠道歉,过去我辜负了她的好意,好几次冒犯了她。”

 耿照问道:“你们本来准备上哪儿的?”仲少符道:“想往祁连山去找武帮主。”耿照道:“武帮主恰好和柳女侠有个约会,地点是天狼岭,武帮主要先赴这个约会后才到祁连山去。咱们不如一同去天狼岭吧。”上官宝珠喜道:“这样最好不过,仲弟可以找着武帮主,我也可以见着柳女侠了。”

 于是一行四众便即登程,仲少符驾驶马车,耿照骑马与他同行,两从在路上交谈,彼此询问别后的遭遇。仲少符这才知道耿照来到此地的原因。

 原来耿照本是在蓬莱魔女的山寨的,蓬莱魔女与玳瑁离开了山寨没有几天,山寨接到消息,说是宋金刚的那路义军要一个懂得兵法的人帮忙,于是笑傲乾坤就叫耿照前往。

 宋金刚的女婿杜永良往大都打探消息,迟迟未归,耿照到了宋金刚那儿,知道了此事,便自告奋勇,要去接应。其时义军的军事行动尚未展开,故此耿照可以抽身前往。耿照未到大都,却碰上丐帮从大都撤退出来的弟子,知道丐帮大闹金京之事,又知道杜永良已经回去。所以他和秦弄玉也就回来了。

 耿照说到此处,秦弄玉上来重新与仲少符行过相见之礼。秦弄玉笑道:“仲弟,你不知道我是谁吧?你小时候我见过你的,你忘记了。”仲少符想了起来,说道:“哦,你是乡下住的那位秦家姐姐,是么?我真的认不得了。”原来耿、仲二家是在蓟州城内比邻而居,秦家则是在城外的一个村子住的。秦弄玉的父亲是耿照的姨父,亲戚时常往来,作为耿家邻居的仲家,也就和秦家相熟了。不过仲少符年纪小,他七岁的时候就搬了家,对秦弄玉的印象则早已模糊了。此时提起,他只记得小时候是把秦弄玉叫做“乡下的秦姐姐”,他小时候从没出过城,不知道“乡下”是怎么样的地方,时常好奇地向秦弄玉问一些有趣的问题,例如“种田是怎样种的,牛为什么会听人的话?”“乡下的女孩子是不是和男孩子也打架的?”等等。逗得秦弄玉和耿照发笑。秦弄玉就把他叫做“邻家的多嘴的小弟弟”。

 秦弄玉笑道:“我也认不得你了。不过,耿大哥是时时提起的。你们搬到了什么地方,是城里还是乡下?”

 仲少符笑道:“我们搬到了山里去呢。在大都的西山居住,我拜了卧佛寺的方丈四空上人为师。十年来没有下过山。变成了山里的野人了。嘿,嘿,如今我是不敢再笑你是乡下的姐姐了,秦老爷子好吗?”

 秦弄玉道:“我爹爹早已死了。”仲少符抱歉说道:“对不住,我不知道。我爹爹时时挂念你们两家,尤其对耿伯伯之事抱歉,说是当年误会了他。要我见着了耿大哥务必替他谢罪。”耿照道:“这也怪不得你爹,当年我也曾误会过我爹的。事情都过去了,也不必再提了。”

 仲少符忽地笑道:“秦姐姐,你小时候不是把我叫做‘邻家的多嘴的小弟弟’么?我现在又要多嘴了,不知我应该如何称呼你才合适?”秦弄玉怔了一怔,一时不明其意,说道:“你不是叫我秦姐姐么,又要怎么称呼?”仲少符笑道:“我就是怕这样称呼错了。恐怕是应该叫做嫂子吧?”耿照与秦弄玉小时已有婚姻之约,仲少符是知道的。

 秦弄玉面上一红,说道:“哦,原来你是绕着弯儿打趣我。”耿照道:“还早呢,明年你再叫她嫂子吧。”耿照倒是和他说了实话,仲少符忙向他们二人贺喜。

 秦弄玉向马车一指,悄声道:“我也要向你贺喜呢,你们订了……”仲少符吃了一惊,连忙“嘘”了一声,摇了摇手,随着揭开车帘一看,却见上官宝珠已经睡着了。秦弄玉道:“你怕她听见?”仲少符道:“我们相识不过两天,只不过是患难中结拜的姐弟,哪谈得到其他,给她听见了多不好意思!”

 秦弄玉笑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古人云: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哪在乎相识时日短长?你若不好意思和她去说,我替你做个媒吧。”仲少符满面通红,忙道:“秦姐姐快别说笑了。”话虽如此,仲少符心里却是突然有了奇异的感觉,本来他从没有想过他与上官宝珠将来要如何的,如今却是不能不想起来了。“她为了我与师兄决裂,我应该怎样好好待她呢?秦姐姐说人之相知,贵相知心,不在乎相识时日的短长,这倒是真的。我受麻大哈等人围攻之时,她为我那样着急,显然她对我的关心已在对她师兄之上,嗯,难道她,她……”仲少符面上发烧,回头看着车上的上官宝珠,只见她熟睡的面上绽出一朵笑容,似乎是在做着一个好梦,仲少符意乱情迷,连忙赶车前行,制止自己再想下去。

 仲少符哪里知道,上官宝珠乃是假装熟睡的。他们的谈话,上官宝珠都已听见了。尤其是秦弄玉那番话语,每一个字都好似说到了她的心坎上。上官宝珠细细咀嚼“人之相知,贵相知心。”这八个字,不禁也是芳心荡漾,不能自休。但却是喜悦多于烦恼,她的心头热烘烘的,麻大哈给她的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就像是淡云遮盖不住燃烧的太阳。

 上官宝珠心情欢畅,病也就好得多了。仲少符给她服的小还丹本是治内伤的圣药,郁闷一除,药力运行功效大显,第二日已经好了五六分。

 这天傍晚到了蓟州,他们本来是可以绕道经过,不必进城的,耿照主张进城去住一晚。秦弄玉有点担心,说道:“城里熟人太多,何必冒这个险?”耿照叹了口气,说道:“在江湖流落了这几年,如今到了故乡,岂能过门不入?嗯,我也想医医我的思乡病了。”秦弄玉懂得他的心情,说道:“好吧,那就去吧。”

 进了城已是入黑时分,幸好没有遇上熟人。他们在横街冷巷,找了一间小客店投宿。要了两间房子,耿照和仲少符同房,秦弄玉则陪伴上官宝珠。

 秦弄玉与上官宝珠并头而睡,细谈心事,不知不觉已是三更时分,忽听得有轻轻的叩门声,秦弄玉跳了起来,只听得耿照的声音说道:“是我。你们睡了没有?”秦弄玉穿好了衣服,打开房门,耿照道:“仲弟,你也进来吧。”原来耿照是和仲少符一同来的,仲少符躲在耿照的背后,一直没有作声,好像很难为情的样子。上官宝珠心头噗噗乱跳,她心中的疑问却已由秦弄玉说了出来:“这么晚了,你拉仲弟到我们的房里来作什么?”这晚有半钩新月,耿照作了个手势,叫秦弄玉不必点灯,低声说道:“我想回家去看一看,你陪我去,好吗?”

 秦弄玉吃了一惊,诧道:“你要回家?”耿照道:“我想到妈的坟前撮土为香,祭告她在天之灵。”秦弄玉道:“姨妈死了,我也应该到她墓前磕个头。只是我和你去了,谁陪伴上官姐姐?”耿照笑道:“当然有人。仲弟,你看护你的上官姐姐,不可离开这个房间,我们天亮之前,定然可以回来。”

 仲少符满面通红,说道:“我也应该去给伯母磕个头的,秦姐姐,不如你留在这儿,我和耿大哥去吧。”秦弄玉笑道:“我和你的耿大哥去祭坟,你不能替代我的。”耿照说道:“你的好意,我会替你禀告母亲的。他日有机会时,你再给她上坟吧。今晚你必须看护你的上官姐姐。”

 仲少符一想,秦弄玉是以姨甥又兼未来媳妇的身份去祭坟的,她当然应该和耿照同去,可是让自己和上官宝珠独处一室,即使他胸怀磊落,也总是觉得难以为情。

 上官宝珠坐起来道:“我已经好了,让仲弟和你们同去也不妨事。”秦弄玉道:“不,你的伤虽然已好了大半,武功尚未恢复。倘若有意外,叫我去哪里找一个上官姐姐来赔给仲弟?”上官宝珠杏脸飞霞,嗔道:“我和你说正经事,秦姐姐,你却又来取笑我了。”秦弄玉道:“我说的是正经事呀。我们去了,这里虽然未必有事,但总是小心一点,提防意外的好。”耿照道:“江湖中人,哪能讲究这许多细节?何况你们又是结义姐弟,曾同患难,更是无须避嫌!”仲少符一想若再推托,反而显得自己心有杂念,于是只好答应,说道:“好吧,我留在这儿,但你们天亮之前,可一定要回来的呀!”秦弄玉笑道:“当然。难道我还会丢下你们不成?”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夜市早已散了。耿、秦二人悄悄回到耿照的故居,幸喜无人发觉。淡淡的月光之下,只见大门上还贴着封条,经过了五年,封条上的大红朱印也早已褪色了。耿照苦笑一声,便与秦弄玉施展轻功,跳了进去。

 惨痛的往事重上心头,耿照想起了五年前出事的那个夜晚。那天白天,他到北芒山与秦弄玉约会,准备向秦弄玉告别,不料等不见秦弄玉,却碰上了早就在那儿埋伏的金国武士,一场厮杀,好不容易尽毙敌人,回到家时,却发现母亲死在床上,脑门钉着一支透骨钉。这是秦家的独门暗器,他还因此而怀疑表妹是杀他母亲的凶手。却不知是玉面妖狐赫连清波所为。

 耿照想起往事,紧握着秦弄玉的手说道:“当年我误会了你,接连做出许多错事,现在还是惭愧不已。”秦弄玉道:“这都是玉面妖狐害我们的,现在仇也早已报了,你就想开点吧。”耿照道:“我妈的坟现在不知怎么样了?我却实是难以心安。”

 出事的那天晚上,耿照发现母亲惨死之后,不到半炷香的时刻,金国的官兵就来围屋搜人,所以他只能把母亲草草埋在后园,说是坟墓,其实只是黄土一而已。经过了五年的岁月,在耿照的想象中,以为这一黄土,定然已是淹没在荒烟蔓草之中。

 哪知到了后园,定睛一看,却不由得耿照不大为惊诧起来!只见当年他埋葬母亲之处,那一黄土已变成一座坟墓,而且还立有墓碑,上书“耿门楚氏之墓”。不错,园中到处是野草丛生,但在这坟墓的周围一丈方圆之内,却是一片净土。似乎不久之前,还有人来过扫墓。

 耿照又是吃惊,又是欢喜,说道:“奇怪,我们在蓟州并无亲友,却不知是谁肯冒这样大的危险给我妈妈建坟?”要知耿家是已经被抄了的,大门口还贴有官厅的封条,这人潜入耿家筑坟,倘被知晓,就是灭门之祸。

 秦弄玉在朦胧的月光之下,仔细看那墓碑上的书法,觉得这笔迹有点儿熟识,但却想不起是谁。秦弄玉说道:“这人想必是个熟人。”

 耿照笑道:“他知道我母亲的姓氏,当然应该是熟人了。只可惜不知道他是谁,却叫我无从道谢。”秦弄玉道:“以后再打听吧。咱们先给妈上香。”

 耿照说了个“好”字,当下撮土为香,拉了秦弄玉一同跪下,便在墓前禀告:“妈,你生前的心愿是想要表妹做儿媳,今晚我和表妹给你叩头,让她叫你一声婆婆。你一定很欢喜吧!”秦弄玉满面通红,心中却是甜丝丝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婆婆,可惜儿媳不能奉侍你,但我和照哥必定遵从你生前的教导,继承耿家忠孝传家的家风,以慰你老人家在天之灵。”

 耿照再禀告道:“第二件事,妈,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的大仇已经报了。仇人虽然不是儿子亲手所杀,你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耿照想起了玉面妖狐杀害他母亲的狠毒手段,余愤未息,恨恨说道:“可惜我不能带了她的首级来祭奠。”

 话犹未了,忽听阴恻恻地一声冷笑,有人说道:“你报了仇,清波的仇却向谁报?嘿,嘿,你以为这样就算了结了么?”

 耿照、秦弄玉都是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地跳起来,向发声之处扑去。

 只见一条黑影已经越过墙头,此时正在墓旁冷笑。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裳,手中拿着一条软鞭。这装束正是玉面妖狐赫连清波生前最喜欢的装束。

 耿照乍眼一看,几乎以为是玉面妖狐又从坟墓里跑出来了。正是:

 午夜坟前伤往事,惊心墓地现幽灵。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