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回 深情依旧铭心版 邪毒犹如附骨疽

 “这是什么原故呢?”辛龙生心里想道,“难道他不喜欢女儿得到一个俊俏郎君?倘若他真有这样神妙的医术,令我恢复了本来面目成婚,那岂不是喜上加喜?为何要等到婚后?”辛龙生百思莫得其解,又再想道:“不过,我还是宁可象现在这样,没人认识我更好。”当下笑道:“淇妹,只要你不在乎,又何须多此一举?象咱们现在这样过日子,不也是很快活吗?”

 车淇道:“龙哥,我当然是不在乎你的容貌的,但我知道你很为这个难过。你别瞒我,我看得出来的。”

 辛龙生道:“不,现在我反而不想恢复本来面目了。我说的是真心话,求你别再去缠你的爹爹给我医治。”

 他说得十分诚恳,车淇诧道:“为什么?”

 辛龙生道:“我变得这样丑,你还喜欢我,我更加高兴。我愿意一生一世,都象现在这样快乐!”

 车淇心里甜丝丝的,说道:“真的吗?只要你心里高兴,我也就高兴了。我也愿意象现在这样,陪你快快活活过这一生。”

 辛龙生道:“你相信我,我说的是真心话!”

 他接连说了两次“真心话”,其实这并不是他的真心话。此际他心里想的是:“没人认识我更好,我可以去见玉瑾。虽然决不可能破镜重圆,能够再见她一面,我也心满意足了。唉,就不知今生今世,能不能再见到她?”想至此处,这才瞿然一省,发觉自己对奚玉瑾的忆念竟是如此之深!心想:“我可不能露出半点蛛丝马迹,让淇妹知道我心底的秘密。”

 车淇笑道:“你又在想些什么了?咱们练剑吧,你那套大五行剑法,会了没有?”

 辛龙生道:“剑法慢慢再练,淇妹,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莫怪我唐突。”

 车淇道:“什么事情?你说好了,我怎会怪你。”

 辛龙生道:“你的妈妈是怎样的人,为什么我从未听你说过她?”

 车淇眼圈一红,说道:“我妈妈姓甚名谁,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的生日,她是中秋后一日,八月十六诞生的。每到这一天,我就默默的悼念她。”

 辛龙生道:“你爹爹为什么不告诉你?”连母亲的姓名都不告诉女儿,这可是太出乎情理之常了。

 车淇说道:“爹爹说我的母亲是难产死的,他非常爱她,一提起她就伤心欲绝,所以我自小就养成习惯,不敢和爹谈及我妈。”

 辛龙生道:“那你又怎会知道她的生辰?”

 车淇说道:“并不是爹爹自动告诉我的。每年八月十六那天晚上,爹爹就瞒着我,半夜三更到外面大哭一场。有一年给我发现,他这才告诉我的。”

 辛龙生心里想道:“怪不得师父曾说车卫行为怪诞,果然怪得可以。唉,但也说不定这是伤心人别有怀抱,就象和玉瑾一样,我心里在爱着她,却不愿意和任何人再提起她了。”

 车淇说道:“龙哥,我看你今天似乎有点没精打采,你若打不起精神,咱们就回去吧,让你歇息歇息。大五行剑法,咱们明天再练。”

 辛龙生道:“淇妹,你真体贴,我是忽然觉得有点不大舒服,想一个人静一会。”

 车淇说道:“好,那咱们就回去吧,反正天色也差不多晚了。”

 辛龙生本想把自己关在房中,一个人静静的追忆和奚玉瑾的过去的,但不料一回到家里,车卫却有话要和他说,而且是他非常意想不到的事。

 车卫叫女儿弄饭,把他唤入书房,说道:“本门的内功心法,我都已传授给你了,本门的武功,你大概也练得差不多了吧?”

 辛龙生道:“是。多蒙师妹天天给我喂招,虽然未窥全豹,招式总算牢记了。”

 车卫说道:“很好,那么你明天可以下山了。大五行剑法的诀窍,今天晚上我再点拨你一下。”

 辛龙生又惊又喜,说道:“师父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差遣弟子么?”

 车卫缓缓说道:“不错,你还记得你答应要给我做一件事情么?现在我就是要差遣你去做这件事情。”

 辛龙生心中卜卜地跳,不知是甚么为难之事,说道:“请师父吩咐。”

 车卫说道:“我要你杀一个女人,另外打一个男人的两记耳光!”

 辛龙生大为诧异,说道:“这一男一女是何等样人?”

 车卫说道:“男的名叫岳良骏,是现任的扬州知府,女的是他的二姨太。

 “三月十八是岳良骏的六十生辰,一定大摆筵席,到时他的正室和两个姨太也一定会出来和宾客周旋。你充作贺客也好,假扮叫化子也好,或者硬闯进去也行。要当着一众宾客,痛打他的耳光,把他的二姨太杀掉。但可千万别错杀他的正室,他的两个姨太大约要比正室年轻十岁,你若不知道哪个是二姨太,哪个是三姨太,就把两个都杀了也行。”

 辛龙生道:“那扬州知府是何等样人,为何要杀他的姨太?”心想此人倘若是个贪官污吏,罪该万死,也应杀他本人才是。

 车卫沉声说道:“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必多问!”辛龙生心里想道:“无端去杀害一个女流,我不问个明白,又怎能下得毒手?不过,他的脾气这样古怪,我姑且答应他便是。到了扬州,杀不杀人,那就是我的事了。”于是恭声说道:“是。小婿自当遵从岳丈大人吩咐。”

 车卫跟着说道:“这件事情,不许你向任何人泄漏,淇儿问你,你也不能说!”辛龙生又再恭声应了一个“是”字。

 车卫这才神情一变,和颜悦色的对他说道:“你办妥这件事情,不必等待三年,回来我就让你们成亲,嗯,这里有两包药粉给你。”

 话题突然变换,辛龙生不觉怔了一怔,问道:“这两包药粉要来做什么用的?”

 车卫说道:“红色这一包是用来制炼人头的。你杀了那个贱妇,把药粉开水,人头浸在药水之中,就会变成拳头一般大小。你带回来给我!”

 辛龙生听得毛骨悚然,说道:“白色那一包呢?”

 车卫说道:“本门内功心法,见效极快,但精进却难。我传你心法之时,一时忽略,未曾替你想得周到。”

 辛龙生吃了一惊,问道:“可是有什么祸患么?”

 车卫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也不是什么大祸患,你是有别派的内功根底的,练了我这心法,两种不同的练功途径,有相辅相成之处,也有互相抵触之处,是以你进境得特别快,但以后每隔一个月,你就要发作一次,所受的痛苦和你初练功时所受的大致相同,不过要厉害得多。没有我在你旁边以本门真气助你,那也可能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的。这包药粉可以分六次服食,吃了这药,就没事了。扬州一来一回,加上途中的耽搁,半年就够了吧!”

 辛龙生是个聪明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车卫早有安排,这才放心让他离去,不怕他不听话,也不怕他不回来的。心里想道:“这老头子端的厉害,完颜豪不过是吓一吓我,他却是真的能令我走火入魔。”当下问道:“那么以后永远都要服药么?”

 车卫说道:“这倒无需。但要等到你练本门心法练得大功告成之后,这才不用服药。你放心,将来我会把一切练功诀窍倾囊传授你的。你比我聪明,待你大功告成,你就可以成为一代武学宗师了。”

 辛龙生心头苦笑:“我还敢奢望成为什么大宗师,但求能够摆脱你,我于愿已足了。”想起练了他这门内功,已如附骨之疽,不觉食不知味,寝不安忱。这晚的饯别宴他强颜欢乐也做不到,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闷酒,连和车淇说话的兴趣也提不起来了。

 车淇只道这是他的真情流露,舍不得离开自己,虽在伤离恨别之中,心里却也大感快慰。

 临行分手之时,车淇安慰他道:“听爹爹说,你最多半年就回来的,是么?只要你对我真心,半年一瞬即过,那也算不了什么。”

 辛龙生只好装作一个“多情种子”,说道:“古人说一别三秋,半年见不到你,我自是难免难过。”

 车淇笑道:“你不要难过了,我听爹爹说……”突然停口不语,脸上飞起一片红晕。

 辛龙生明知故问:“听说什么?”

 车淇道:“爹爹一定也已对你说了,我不说啦。龙大哥,爹爹叫你下山,为了何事?”

 辛龙生道:“我无父无母,但本房的长辈还是有的,你我的婚事,我应该回去禀明长辈啊。师父说,待我回来,就可让咱们成亲了。嗯,你爹和你说的是不是这件事。”

 车淇从他口中得到证实,心中更是甜丝丝的,粉脸通红,低声说道:“我不知道。嗯,那么就只这件事么,有没有别的事情?”

 辛龙生心中一动,想道:“扬州那件事情,不知她知不知道。”心念未已,只听得车卫在屋子里带笑说道:“淇儿,你让你大哥走吧,你们小俩口子的话总是说不完的,等他回来再说也好呀。反正他又不会去得太久,半年之后,他就要回来的。”

 辛龙生瞿然一省,心道:“幸而我没有偷偷问她。”此时他们虽然是在门前百步开外,但车卫既有“传音入密”的功夫,自然也有“伏地听声”的本领。辛龙生若然偷偷问她,纵然是在耳边私语,只怕也会给他听见。

 车淇面上又是一红,说道:“爹,我不过送他一程,你又来取笑女儿了。龙大哥,你早去早回,我等着你啊!”

 辛龙生望着她的背影独自回去,不觉也有一点为她的痴情感动,心中颇感内疚:“唉,她怎知道我此际想的却是别人?”

 车卫差他到扬州去杀知府的姨太太,这正是奚玉瑾的家乡。她所住的百花谷就是在扬州城外。

 他日夜兼程的赶路,多走一天,就多近奚玉瑾一步。他念念不忘的正是奚玉瑾啊!

 “她现在是在金鸡岭呢,还是在家呢?若然是在家中,我倒可以偷偷的去看一看她了。她不认识我的。但见了她,我又能和她说些什么呢?”辛龙生苦苦相思,不禁颇有“一失足成千古恨”之感了。

 奚玉瑾回到家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她的家里只剩下一个管理园子的老仆人,花园也早已荒芜了。

 刚回家时,她是心如槁木,镇日价都把自己关在房中,什么地方都懒得走动。本来她是应该把辛龙生已经去世的消息给他的师父江南武林盟主文逸凡报讯的,可是她几度思量,却是提不起这个勇气在文逸凡面前说谎,但若禀告真情,她更没有这个勇气。“唉,但愿别人忘记了我,我也忘记别人,在这百花谷里,倒可以安安静静的过这一生。”

 别人会忘记她吗?她想起了谷啸风,想起了韩佩瑛,想起哥哥,想起公孙璞和宫锦云。……这些人能够忘记她吗?她也不能够忘记这些人啊!尤其是对谷啸风和韩佩瑛。“他们在金鸡岭想必已经成亲了吧?他们想得到我在百花谷里如此孤独伤心吗?”

 俗语说时间是最好的医生。春天来到,花园虽是荒芜,没有往年那种花光如海的景象,但在野草丛中,在倒塌了的花架旁边,也还是有许多花朵开放。春天万物滋长,奚玉瑾心里也渐渐有了一些生气。

 这一天她和老仆人在园中整理花草,抚今思昔,不觉慨然,说道:“离家不到两年,这花园竟是如此荒芜了。嗯,老王,你还记得往年一到这个时候,咱们就要采花酿酒,大忙特忙吗?”

 那老仆人道:“往年在这个园子里少说也有三五十人呢,如今只有你我二人了。你没回来的时候,就只是我一个人看守这个园子,哪里还顾得上栽花浇草?大小姐,好好的一个园子,弄得这样荒芜,你不会怪我吧?”原来奚家在扬州也算得是个名门望族,承平时候,家中僮仆,少说也有百数十人的。

 奚玉瑾道:“你替我看守这个园子,我已经感激不尽,但那些人却都到哪里去了,只留下你一个人?”

 那老仆人道:“小姐,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后不久,江南就一直是兵荒马乱,长江巨寇史天泽作乱,听说他是和蒙古鞑子有了勾结,要在江南作内应的。幸好最近女真鞑子和蒙古鞑子都没打来,这才安定一些。但咱们家里的人,早已到江南投入义军了。我只是因为年纪太老,这才没去罢啦!”

 奚玉瑾瞿然一省,就像一个正在糊里糊涂的做着梦的人,突然给人惊醒一样。

 奚玉瑾瞿然一省,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惭愧”,想道:“他们都知道要保家卫国,抗御敌人,我却一个人躲在家里,自怨自艾,这算什么?”

 那老仆见她如有所思说道:“大小姐,你在想些什么?”

 奚玉瑾道:“没什么。我帮忙你整理花草。”抬头一看,只见满园子都是阳光,奚玉瑾心上的阴霾不知不觉也好像在阳光之下消散了。

 忽听得有人叫道:“老王,还记得我吗?呀,奚姑娘,你回来啦!”

 园门是早已破烂了的,还没修好。那个人径自走了进来。奚玉瑾一看,原来是韩佩瑛家里的那个老仆人展一环。

 展一环本来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人物,只因曾经受过韩佩瑛父亲的救命之恩,这才自愿做韩家的仆人的。那年他和另一个仆人陆鸿护送韩佩瑛到扬州成婚,其后发生婚变,围攻百花谷之役,也就是由他和陆鸿出面,邀请各路豪杰帮拳的。双方和解之后,陆鸿回洛阳老家,他则去了江南,在文逸凡手下做事。奚玉瑾与辛龙生成婚之时,他也是曾经在场帮忙办事的人。

 往事如烟,但奚玉瑾骤然见到了他,还是不觉颇感尴尬。

 展一环请了个安,问道:“辛少侠呢?文大侠正在盼望他回去呢。许多事情也在等着他帮忙。”

 奚玉瑾眼圈一红,说道:“他不能回去了!”展一环吃了一惊,道:“为什么?”奚玉瑾道:“他已经死了!”说了这句话,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展一环呆了一呆,说道:“这真是意想不到,怎么死的?”

 奚玉瑾道:“他碰上了完颜豪,给完颜豪暗算,伤了他的奇经八脉,伤重而亡。”她说了谎话,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羞惭,低下了头,不敢正视展一环的目光。

 展一环道:“奚姑娘莫太伤心,我们一定替你报仇。他是几时死的,你还没有给文大侠报讯吧?”

 奚玉瑾道:“他死了已经有三个多月了。你来得正好,就托你回去的时候代我报讯吧。”

 展一环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禀告文大侠的,不过,短期内恐怕不能回去。”

 奚玉瑾道:“对啦,我还没有问你,你这次来是为了何事?”

 展一环道:“我是来看看奚少爷有没有回家的。(那老仆人插口说道:‘少爷还没回家。’)想不到没见着奚少爷,却见了姑娘。”

 奚玉瑾问道:“你找我的哥哥,有什么事吗?”

 展一环迟疑半晌,说道:“这件事我正想和姑娘商量,不过……”奚玉瑾道:“不过什么?”展一环道:“姑娘正在碰上伤心之事……”奚玉瑾何等聪明,一听便知来意,说道:“啊,想必你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哥哥帮忙,是不是?你说吧。若做得到的,我也可以帮忙你。”

 展一环道:“并不是我私人的事情,这个,这个……”

 奚玉瑾道:“是义军的公事吗?你怕我泄漏出去。”

 展一环道:“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此事关系重大,我正在考虑,好不好让姑娘抛头露面?”

 奚玉瑾道:“你先说出来,咱们再一同商量。”

 展一环道:“我是奉了文大侠之命,刚从金鸡岭回来的,打算在扬州干一件劫官洗库,振奋人心的大事!”

 奚玉瑾道:“你们打算劫的是哪个赃官?”

 展一环道:“是扬州知府岳良骏。”

 那老仆人道:“这姓岳的官儿委实不是个好东西,他来了扬州之后,年年增加赋税,今年收成本来不错,却给他弄得遍地饥民。”

 展一环道:“还不仅如此呢。他和史天泽是有勾结的,史天泽的军粮,差不多有一半就是由他接济。”

 奚玉瑾道:“史天泽不是投靠蒙古鞑子的吗?”

 展一环道:“蒙古鞑子和女真鞑子虽然也在连年打仗,但他们想要灭亡咱们大宋的心肠却是一样。最近金国和蒙古讲和,女真鞑子当然也是巴不得史天泽在江南扩大作乱,好给他们做开路前锋。岳良骏接济史天泽,这当然也是得到他的主子允许的。”其时扬州已是沦陷于金人之手,正是金宋两国“划江而治”的交界之处。

 展一环继续说道:“我们还打听到他有一批盐饷,正要押解金京。咱们劫粮劫饷,一部分可以作义军的粮饷,一部分可以拿来赈济饥民。”原来扬州是著名富庶的盐区,每年的盐税,为数极是可观。

 奚玉瑾道:“你们打算几时动手?”

 展一环道:“本月十八这天,是岳良骏的六十寿辰。到时必定大宴宾客,我们可以乘机举事。就在寿堂之上,把满城的文武官员全都拿下!叫那些鞑子官兵不战而屈!”

 奚玉瑾道:“好,此计大妙,到时我一定听你调派!”

 展一环道:“不敢。金鸡岭的杜头领主持大计,奚姑娘愿意帮忙,今晚我请他来此大家商量好不好?”

 奚玉瑾心中一动,说道:“哪位杜头领?”展一环道:“就是上次来过百花谷的那位杜头领杜复。”奚玉瑾道:“啊,原来是他!”

 原来那次百花谷遭受围攻,展一环请来的群豪之中,有一个老英雄雷飚是韩家至交,不满谷啸风和奚玉瑾所为,坚持要拿谷啸风到洛阳去向他岳父赔罪,给了奚玉瑾很大难堪。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幸亏蓬莱魔女派来了两名使者给双方调停,百花谷之围方始得解。这个杜复,就是那两名使者之一。想起前事,奚玉瑾又不禁黯然神伤了。

 展一环似乎知道她的心思,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家姑娘不在金鸡岭,谷少爷也还没有回来。听说他们都在江南,不过我却不知他们下落。奚姑娘,你的那件礼物还在我这里。”说罢拿出一根玉钗。

 这根玉钗本是谷啸风以前送给奚玉瑾当作走情之物的。奚玉瑾和辛龙生成婚前夕,睹物伤情,不愿再保留它,是以又将它交给展一环,托他得便到金鸡岭之时,转送给韩佩瑛作为预先祝贺她和谷啸风成婚的礼物。

 奚玉瑾苦笑道:“还是你拿着吧,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着佩瑛,你见到她的机会比我多。嗯,这次从金鸡岭来的,除了社头领之外还有何人?”

 展一环道:“蒙古鞑子近来又有南侵的消息,金鸡岭抽不出多少人,只有杜头领和十多个弟兄。江南文盟主也派有若干人来,但也不多。所以我才想到要到你们这里,看看奚少爷回来没有。”

 奚玉瑾道:“兵贵精而不贵多。多了在扬州难免会给发觉,反而不妙。”

 展一环道:“今天是十五,还有三天就是那狗官的寿辰了。那位杜头领……”

 奚玉瑾道:“你今晚就请他来这里大家相见吧。”

 展一环收起玉钗,告辞而去。奚玉瑾看着满天阳光,心胸豁然开朗,但内心深处,却也还有一点阴霾。想起了韩佩瑛,最后突然又想起了辛龙生,心里想道:“如果龙生还是在他的师父身边,这次一定是派他来主持大计的了。唉,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如今只怕他的尸骨都已无存了。”

 奚玉瑾作梦也料想不到,她以为尸骨早已无存的辛龙生,现在正是在扬州城中。

 且说辛龙生来到了扬州,还有三天,才是岳良骏的寿辰,他找了一间客店住下之后,不由得心乱如麻,暗自想道:“车卫叫我去杀一个无辜的妇人,这事是该做呢还是不该做呢?玉瑾素来颇有见识,可惜我已是不能去和她商量了。”

 奚玉瑾的影子泛上心头,辛龙生情难自己,暗自想道:“大后天才是知府寿辰,还有两天,我何不乔装到百花谷去走一趟,说不定有幸可能见得着她。但万一给她看破,这又怎办?”

 正自心乱如麻,忽地眼睛一黑,突然间脑袋一阵剧痛,好像要裂开一样。

 他本来是坐在床上的,抵受不了这阵剧痛,整个身子跳了起来,不觉大声呻吟。

 幸而他神智尚未模糊,猛然省起,离开车家到今天刚好是一个月,车卫和他说过,练他这门的内功心法,每一个月就要发作一次的。“莫非这就是走火入魔将要发作的预兆?”大惊之下,连忙掏出车卫给他的丸药,吞了一颗。

 药丸咽下,只觉丹田升起一股热气,就好像他以往练功的时候,车卫用手掌按在他的背心,以本身真气输入他的体内助他练功一样,有说不出的舒服。

 辛龙生刚刚缓过口气,身体还觉虚软,忽见房门给人推开,店主人和一个走方郎中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客官可是生病么?”店主人问道。他见辛龙生满头大汗,面色灰白,只道辛龙生是得了什么急症,不由得慌了。

 “没什么,大概是今天赶路急了一些,刚才肚子有点绞痛,我自备有行军散,吃了一剂,现在已经好了。”辛龙生答道。

 店主人似乎仍不放心,说道:“这位王大夫是苏州有名的国手,他也是今天来到扬州的,恰巧住在小店。客官,我看你还是给他看一看吧。”

 辛龙生道:“不用劳烦大夫了。”那郎中望了他一眼,神色似乎有点古怪,说道:“还是看一看的好。”不由分说,拿起了辛龙生的手就替他把脉。

 店主人笑道:“这位王大夫是难得出诊的,许多豪商富户请他都请不到的呢。不过他有个古怪脾气,看见有什么疑难杂症,不待病家开口,他却会不收你的诊金就替你医好的。”

 辛龙生心中暗笑:“这不过是江湖郎中的自我吹嘘的伎俩而已,他又怎能看得出我的‘疑难杂症’?”

 心念未已,只听得那郎中“噫”了一声,说道:“果然是疑难杂症!”

 就在此时,辛龙生的手少阳经脉隐隐感到一股内力的冲击,那情形如同有个高手给他推血过宫一样。他本来已经好了五六分了,这一下登时气血畅通。

 辛龙生大吃一惊,心道:“这大夫果然是有点鬼门道。莫非他是隐于杏林的武林高手?”

 店主人听得这王大夫这么说,也是不禁吃了一惊,问道:“这位客官染的是什么病?有危险吗?”本来这应该是辛龙生问的,辛龙生没有发问。他恐怕客人病死在他店里,就忍不住替辛龙生发问了。

 王大夫摇了摇头,说道:“十分古怪,我看不出来。”

 辛龙生道:“怎么古怪?”

 王大夫道:“你目前什么病征都没有,但依脉象来看,一个月之后,你这病还会复发。究竟是什么病,我现在难以断定。最好一个月之后,你到我的医馆来给我再看一看。赛华佗王家医馆,你到了苏州,一问就知。”

 那店主抹了一额冷汗,说道:“一个月之内,这位客官当真可以没事的?”

 王大夫笑道:“这个月内,他若是有一点伤风咳嗽,你可以到苏州来研我的招牌。”店主人听他说得这样斩钉截铁,方始放下心上的石头。

 辛龙生谢过了王大夫,说道:“一个月后我必定来拜访你。”他口里这么说,心里却是想道:“事情一了,我还是趁早回山的好。这人的内功还不如我,怎能给我医好走火入魔?何况又不知他是什么路道,万一给他发现我的来历,我的师父知道了可就要拿我清理门户了。”

 辛龙生虽然作了这个决定,但心里还是免不了多少存点幻想,“万一他能够替我医好,我不是可以摆脱车卫了?对,还有一个月时间,我应该想法探听他的路道。”

 一面是存有幻想,一面是忍不着好奇之心,三更过后,辛龙生悄悄起来,找王大夫住的那间房间偷窥。

 这客店总共不过十多个房间,辛龙生到了第三间客房,就听到了王大夫说话的声音。

 “原来他还有个伙计同住的,好,我听听他们在说什么。”辛龙生本来准备装作小偷,抛一颗石子进他房内,试试他的本领,以便窥察他是什么武功门派的。现在听得他在和人谈话,原来的计划就放弃了。

 王大夫和那人躺在床上说话,其实是咬着耳朵说的。但因辛龙生学了正邪两派的内功,听觉特别灵敏,却是听得颇为清楚。

 只听得那个“伙计”说道:“展一环今天到了百花谷,已经见到奚姑娘了。”

 王大夫道:“哪位奚姑娘?是不是文大侠掌门弟子的媳妇。文大侠的掌门弟子是叫做辛龙生吧?”

 那“伙计”道:“不错。不过听说辛龙生却已是死于非命了!”

 辛龙生听到这里,一颗心几乎要跳了出来。正是:此身虽健在,与鬼已无殊。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3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