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回 堕溷沾泥怜玉女 煽风点火恨奸人

 刘琼姑道:“你替我写这封信。”

 屠龙道:“我怎能冒充你的笔迹?即使说明是由我代笔,只怕你的哥哥也会有所怀疑,不敢轻易相信吧?”

 刘琼姑笑道:“龙哥,你怎的聪明一世,却懵懂一时了?”

 屠龙道:“我怎地懵懂了?”

 刘琼姑道:“笔迹可以假冒,口气是不能假冒的。我请你给我写上一些话,只有我哥哥知道的,他还能不信吗?”

 屠龙赞道:“好,好主意!”其实他早已想到了这个办法,不过他要让刘琼姑自己说出来,才显得自己不是勉强她的。

 刘琼姑低眉一笑,说道:“难得你称赞我,好,那你就动笔写吧。”

 屠龙磨好了墨,铺好了纸,提起笔来,说道:“你念,我写!”

 刘琼姑装作思索文句的模样,缓缓说道:“别来三载,时切驰思……”

 屠龙道:“哦,你三年来,都没有见过哥哥吗?”

 刘琼姑道:“是呀,我记得上次哥哥回来,我刚好过十六岁生日,再过几天,我就是十九岁了,不是恰好三年吗?”

 其实刘琼姑和哥哥分手,还未到半年,暗自想道:“这封信到了哥哥手中,他只要是看开头的这两句话,就知道是假的了。”

 屠龙满以为刘琼姑是个村姑,一点也不疑心她会弄假,听她这样说,大为得意地说道:“好,好,你的心思真是灵敏,你们兄妹别来多久,外人自是不会知道。”心里则在暗笑刘琼姑的愚蠢,给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不自知。

 殊不知刘琼姑也正在心里暗暗好笑,想道:“饶你鬼精灵,也得吃我的洗脚水。”装作给他打断思路的样子,说道:“多谢你的称赞,可是给你这么一赞,我想好的句子却都忘记了。”

 屠龙笑道:“你也不必挖空心思想这些文绉绉的字句了,你只须把你要说的话告诉我就行,我会替你写的。”

 刘琼姑说道:“你说我很挂念他,时刻记着他在分手之时给我的吩咐,可惜没有能够做到,非常惭愧。”

 屠龙道:“你哥哥吩咐你什么?”

 刘琼姑道:“他吩咐我妹代兄责,侍奉爹爹。”

 刘琼姑只有这个哥哥,她哥哥在军中,不能侍奉父亲,那么这样的吩咐自是合情合理。屠龙笑道:“你惭愧什么?”刘琼姑道:“哥哥吩咐我侍奉爹爹,我却与你私奔,丢下他老人家不管,不惭愧么?”

 屠龙哈哈笑道:“这不用惭愧,咱们成了亲,一同回去,你爹爹还多了一个儿子呢。”刘琼姑听了他这肉麻的言语,想要作呕,却佯着啐了一口,道:“越说越不正经了!”屠龙笑道:“什么不正经,我是他老人家的女婿,不是该尽半子之责么?好,你不爱听,咱们就闲话少说,先把这封信写好。”

 刘琼姑心乱如麻,说道:“我刚才说到哪里?”

 屠龙吮吮笔尖,说道:“你说惭愧没有做到哥哥的吩咐。”

 刘琼姑眼圈一红,说道:“对,我委实是惭愧得很。你接着写,我真想能够再听到他的教训,但只怕是此生无望了。”

 原来刘琼姑半年前与哥哥分手之时,她的哥哥的确是有一番“临别赠言”,却并不是她对屠龙所说的那些话。

 临别之时,她对哥哥说出自己的想望,说是很想到江湖上长些见识,埋怨哥哥不肯带她走。

 其时她的哥哥刘大为已是在为妹妹的终身大事着想了。他心目中的妹婿就是褚云峰,这件事他也曾和父亲说过,只因尚在进行之中,是以还瞒着妹妹。

 刘大为听了妹妹的话,就说:“你是应该出外走走的,不过,最好是在你成婚之后。”

 刘琼姑红了脸说道:“哥哥,我也是个懂得点武功的女子,难道就不能单身在江湖上行走吗?为何要扯到我的婚事来?”

 刘大为正色说道:“你一点没有江湖经验,成了婚,有个可靠的人和你作伴,我才放心你们夫妻同闯江湖。妹妹,不瞒你说,我这次回来,就是和爹爹商量你的婚事。这个人是我的好朋友,十分可靠,而且是一位江湖上的大行家,你和他一起,我就放心了。”

 刘琼姑道:“我不要,我不要!哥哥,你欺负我!”

 刘大为笑道:“怎么是欺负你呢?”

 刘琼姑道:“你随便给我找一个陌生的男子,就把我嫁出去,这不是欺负我么?”原来她对自己的婚姻之事存有许多幻想,其时也正是她开始认识屠龙之后不久,但还没有告诉父亲。在她的心目之中,她的未来夫婿最少也得是像屠龙这样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刘大为也因为这头婚事不知能不能够替妹妹撮合成功,故此也不想太早说出褚云峰的名字,以免将来婚事不成,彼此尴尬。

 刘大为听了妹妹的话,心中一动,说道:“哦,你不喜欢我给你找的女婿,是不是你另有了意中人了?”

 刘琼姑当然不肯承认,惟有撒娇说道:“我什么人都不喜欢。我这一生都不嫁人,我在家中侍候爹爹。”

 刘大为笑道:“你刚才说要去闯荡江湖,就已忘记爹爹了?”

 刘琼姑满面通红,说道:“你迫我出嫁,我就宁愿在家侍奉爹爹了。”接着说道:“不是我忘记爹爹,爹爹也曾对我说过呢,他说他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位老朋友,这位老朋友是住在北芒山的华天虹老伯,和咱们的家相距不到三百里。他说他将来想要搬去和华老伯同住,那时有人作伴,他就可以让我出去跟你了。”

 华天虹正是褚云峰的师父。原来她的父亲和她说这番话,正是为她未来的婚事打算的,先透露一点消息给她。

 刘大为发出会心的微笑,说道:“那很好呀,你就不用这样着急了。待爹爹有了安顿,你又成了婚,那时夫妻同来找我,我才高兴呢!”

 刘琼姑道:“你又把茄子缠到胡瓜上了。我是要独自行走江湖的,我还要多逛几个地方才来找你呢。”

 刘大为想了想,望着妹妹郑重说道:“我就要和你分手了,有几句话我必须和你说。”

 刘琼姑吃了一惊,道:“说什么?”

 刘大为说道:“你说你没有有意中人,我相信你。不过在你行走江湖的时候,你可得千万记着:人心险恶,切莫轻易相信别人,上了人家的当。有的人相貌生得很好,嘴巴说得很甜,但却往往是有着一副坏心肠的。”

 刘大为本来乃是泛论,提醒他妹妹注意,以免贻误终身的。想不到事隔半年,竟是给他不幸而言中了。

 刘琼姑想起了哥哥的言语,不禁泪咽心伤,暗自想道:“哥哥看了我信中的这几句话,他一定会猜想得到我现在的遭遇!”

 屠龙哪知是计,满怀欢喜地说道:“咦,说到咱们成亲之事你还不开心么?好端端的又哭什么?”

 刘琼姑道:“谁知你是真心还是假意?”

 屠龙指天誓日地说道:“我若不是急着和你成婚,还会催你写这封信么?”他恨不得这封信早点写成,话题又兜回来了。”

 刘琼姑道:“后面的话你给我拟吧,反正哥哥只须看了开头的那几句话,便知道这封信一定是我写的了。”

 屠龙写好了信,兴冲冲地便要拿去交给阳天雷。

 刘琼姑牵着他的衣袖,低声叫道:“龙哥!”

 屠龙笑道:“怎么,你舍不得我走?你刚才不是要赶我的么?”

 刘琼姑忍着心中的憎恶,佯嗔说道:“我为你几乎丢了性命,你还忍心取笑我?我害怕……”

 屠龙道:“怕什么?怕褚云峰又来抢你吗?”

 刘琼姑道:“他还有一个党羽呢。就是他们不敢再来,我也是有点提心吊胆。万一他们来了,我、我可又是受了伤的。”

 屠龙道:“好,我叫韩超把这封信给你送去,一去马上回来,摆酒给你压惊。”

 刘琼姑心里打着主意,屠龙心里也在打着另一个坏主意。

 园子里的侍卫由于韩超的交代,没有进入这座院子,他们搜不着褚云峰,也就到别处去了。

 外面嘈嘈杂杂的声音渐渐静了,刘琼姑的心情却兀是不能平静。她心里想道:“我还有什么面目见我哥哥?无论如何,拼了这条性命,我也得替义军做一件好事,倘若能够把义军的盟主救出来,我死了也胜于抱愧偷生。唉,我本来可以有一个美满姻缘的,如今却是给自己毁了。但愿褚云峰他能够逃出去才好!”

 褚云峰此时早已是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出了国师府。刘琼姑在挂念着他,他也在挂念着刘琼姑。当然,两人的心情是不尽相同的,他只在为刘琼姑惋惜,却并没有自怨自艾的心情。

 褚云峰走出“国师府”,回头一望,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想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这两句老话当真说得不错。琼姑本来是个好女子,可惜断送在屠龙的手里。不过,我虽然不能与她成为夫妇,也还是不应该让她丧身魔窟的。如今我是孤掌难鸣,且先回去与谷师弟商量,总得设个法儿救她才是。救她出来,我再向她解释,求她原谅。”想至此处,抬头一看天色,只见微雨已收,乌云渐散,一弯眉月从层云中钻了出来,但已过了天心,月向西斜了。“谷师弟一定等得非常心焦了,现在已是过了三更,不知他可还是在那酒馆之中?”

 且说谷涵虚在那酒馆中自斟自酌,不知不觉已是三更时分,馆子里只剩下寥寥几个客人了,兀是未见褚云峰到来,心里自是有点惊疑不定,恐怕褚云峰遭了意外。

 京城里的一般茶楼酒馆大都是在天黑之后就收市的,但这间酒馆却是例外,要到三更过后,方始停止营业。原来它是做赌馆客人的生意的。

 在它附近的两条街道,正是京城里赌馆最多的地方。这些赌馆也都是得到官府包庇的。

 谷涵虚正自闷饮无聊,忽见两个歪戴着帽子,泼皮流氓模样的人走了进来。这天晚上,一直是断断续续地下着细雨,客人不多,酒店的掌柜本来是想一打三更就收市的,见这两个泼皮进来,便走上前赔笑说道:“客官,明天请早吧。”

 这两个泼皮脱下帽子往桌上一丢,大声说道:“你怕老子没钱给你吗?老子偏偏要喝到天亮,你想歇息,叫你老婆来伺候太爷!”

 谷涵虚见这两个泼皮如此蛮横,心里想道:“若不是我身上有事,非得教训他们一顿不可。不过他们这么一闹,对我倒也有点好处,否则酒馆关上了门,褚大哥就没处找我了。”

 掌柜的果然给这两个泼皮吓住,涨红了脸道:“两位说笑了,小的怎敢不伺候客官?好好,难得两位驾临,随两位喜欢就是。小的这就去给两位大爷烫酒,两位喜欢喝什么,花雕还是汾酒?”

 这两个泼皮哼了一声,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向谷涵虚望了望,交头接耳说了几句,忽地有一个泼皮又站起来,走到谷涵虚身边。

 谷涵虚瞪他一眼,仍是自斟自饮,看他有何动静。那个泼皮嘻皮笑脸地说道:“老兄,你是不是输了钱,脸色这样难看?”谷涵虚淡淡说道:“输也好,赢也好,与你何关?”

 那泼皮打了一个哈哈,说道:“话可不是这样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老兄,你倘若是输了钱,我倒可以给你翻本,来、来、来,我知道有间赌馆可以赌个通宵的,我带你去!”口沫横飞,指手画脚,说着,说着,竟然把一只手搭上了谷涵虚的肩头。

 谷涵虚起初以为他是给赌馆招徕生意的“进客”,待到他的手搭上了肩头,这才不觉心中一凛。原来这个泼皮五指所按之处正是他的琵琶骨。

 谷涵虚想道:“莫非他是要试我的武功?好,不管他是什么人,且把他摔一跤,让他吃点苦再说!”心念一动,立即暗运内力,使出了“沾衣十八跌”的功夫。

 那泼皮给谷涵虚的内力陡地一震,不由得一个跄踉,歪歪斜斜直跌出去。幸而及时扶着一张桌子,这才没有跌倒。

 这泼皮没有跌倒,倒是颇出谷涵虚意料之外。他这沾衣十八跌的内功,等闲之辈亦是禁受不起的。虽然他并不打算重伤这个泼皮,但也用上几分内力,满以为最少可以跌他一个仰八叉的。

 泼皮站直了身子,登时怒气冲冲地说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是不是要和老子打架?”

 谷涵虚冷笑道:“我的指头儿都没动一下,你自己跌出去,与我何关?要打架吗,那也随你的便!”心中已然雪亮,这个泼皮是练过武功的人,决非普通的无赖可比。说不定还可能是官府的爪牙,有心来找他的岔子。

 那泼皮卷起衣袖,握起掌头,装模作样地叫道:“好,你当老子不敢和你打架吗?有种的你不要走!”口里大呼小叫,脚步却是不敢向前。他那个同伴,却早已悄悄地溜走了。

 他只是动口没有动手,谷涵虚自是要顾住身份,不能上去打他。不过谷涵虚却拿不准他那个同伴是因胆小而溜走呢,还是出去讨救兵。

 谷涵虚暗自思量:“倘若这两个家伙是官府的爪牙,找了人来,向我挑衅,那倒是有点不妙。可是我若现在就走,褚大哥来了,那不是更糟?”于是仍然坐着喝酒,淡淡道:“要打架就快点来,我可没工夫陪你吵架。”那泼皮道:“忙什么,我多给你一点工夫,让你仔细想想,有什么后事要交代的没有?你若怕说不清楚,我还可以叫掌柜的给你纸笔,让你一条条写下来,我担保送到你老婆儿子的手中。”

 这泼皮满口胡言,目的当然是在拖延时间。谷涵虚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喝酒。

 果然不过一会,便看见另外的那个泼皮带了两个人进来,一进来便指着谷涵虚道:“就是这个小子!”

 谷涵虚见对方只搬来两个“救兵”,本来是不以为意的,但当他抬头一看,看清楚了那两个人之后,却不禁大吃一惊了。

 原来这两个人,一个是“滇南七虎”之首的插翼虎段点苍,一个是段点苍的师弟飞豹子褚青山。

 这对师兄弟都是和谷涵虚结有很深的梁子。

 五年前滇南七虎在小金川围攻严浣的父亲川西大侠严声涛,谷涵虚事前得到风声,特地赶往,拔刀相助,把滇南七虎打得落花流水。严声涛中了段点苍的一枚暗器,段点苍也给谷涵虚刺了一剑。

 事隔半年,褚青山替他的师兄出头,唆拨严浣的未婚夫张元吉,与他武当派的同门兄弟前来找谷涵虚的晦气,那晚恰值谷涵虚与严浣在林中幽会,结果闹出了一场所谓“捉奸”的丑剧,弄得谷、严二人死别生离,大好姻缘,几乎断送在他的手里。谷涵虚本是一个英俊少年,也是因为此事,在那天晚上,给张元吉毁了他的容貌的。

 追源祸始,令得谷涵虚受到如此惨痛伤害的人,就是这一对师兄弟!

 谷涵虚虽然改了装束,但脸上的刀疤却是瞒不过熟人的。段点苍一眼就认出了他,哈哈大笑道:“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里可比不得小金川任由你逞能了!”

 原来段点苍和师弟褚青山乃是新近投入阳天雷的“国师府”,充当了身份不公开的汉人卫士的。

 阳天雷一来因为拖雷住在他的府中,二来李思南和杨婉也是囚在他那儿的,故此分外小心,加强防备。除了府中多派巡夜的守卫之外,每晚还派了不少身份未曾公开的爪牙,在大街小巷巡查,注意可疑的人物。段点苍、褚青山和那两个“泼皮”就是其中的一股。

 这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谷涵虚喝道:“好呀,我正要找你们算帐!”“乓”的飞起一脚,把一张桌子向段点苍踢去,接着呼的一拳捣出,打烂窗门,一个“燕子穿帘”窜出街心!酒馆老板哭丧着脸叫嚷:“求求你们别毁了小店!”

 段点苍一掌击出,把那张桌子打得碎成八块,木屑纷飞,褚青山拔刀出鞘,喝道:“姓谷的小子,哪里跑!”

 谷涵虚喝道:“外面打去!”段点苍纵声笑道:“谅你也跑不了,哪里都行!”

 两人跟踪追出,谷涵虚剑中夹掌,左一招“万里飞霜”,右一招“千山落木”。剑尖上光芒闪烁,恍似黑夜繁星,千点万点洒落下来。左掌劈出,更是用上了九成功力的天雷功,掌力排山倒海般的向那两人攻去!

 段点苍挽了一朵剑花,平胸刺出,喝道:“要拼命么?可惜你是孤掌难鸣!”褚青山也是刀中夹掌,与师兄联手,一刀一剑,架住了谷涵虚的长剑,两人合力,也足够抵御得了谷涵虚的天雷功。

 原来段点苍是“滇南七虎”之首,在剑法上确是有过人的造诣,暗器功夫尤其擅长,论真实的本领虽然比不上谷涵虚,却也相差不远。褚青山出道较迟,并不列名“滇南七虎”,但正因为他出道较迟,在师门的日子也就较久,内功的造诣,却比师兄还强。

 谷涵虚咬紧牙根,狠狠拼斗。但段、褚二人联手,实力不亚于滇南七虎。谷涵虚当日在小金川之所以胜得滇南七虎,乃是因为有川西大侠严声涛和他联手,如今他以一敌二,正是应了段点苍那句话“孤掌难鸣”。二十招一过,攻势已是给对方抢去了七八成!而且谷涵虚还得吊胆提心,恐防金廷的卫士来到。

 激斗中忽见一条黑影旋风也似地跑来,谷涵虚方自心头一凛,只听得那人大叫道:“谷师弟,你没事么?”原来正是褚云峰回来了。

 谷涵虚这才转惊为喜,道:“没事!把这两个家伙收拾了再说。褚师兄,雷电交轰!”

 双掌齐出,响如郁雷!这一招“雷电交轰”本来就是天雷功中最厉害的一招杀手,褚、谷二人又经过了孟少刚和华天虹两大名师的指点,两人合使,威力更是倍增,段点苍与褚青山的内功虽然颇有造诣,却如何经受得起?

 只听得“咔嚓”一声,褚青山肋骨断了两根,震出三丈开外。段点苍内功不及师弟,跌了个四脚朝天,已是一命呜呼了!

 那两个“泼皮”只恨爹娘生少两条腿,没命飞逃,边跑边叫:“来人哪!来人哪!”褚云峰远远的一掌劈去,劈空掌力,达到了他们身上,虽不至于毙命,却也登时晕过去了。但在附近街道巡逻的两股“国师府”的人马却已闻声赶至。

 褚青山甚是顽强,断了两根肋骨,居然还能支撑得住,径往前奔。谷涵虚心道:“这恶贼认得我的面目,可是容他不得!”旧仇新恨,都上心头,大踏步地追上去,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好!这两句话今日要应在你的身上!”这两句话正是他们刚才说的,此时后悔已迟,谷涵虚“唰”的一剑,就把褚青山了结了。

 褚云峰跳上民居的屋顶,揭了一叠瓦,双掌一拍,以“天女散花”的手法打下去,瓦片纷飞,打得那班追来的爪牙面青唇肿。褚云峰和谷涵虚早已使出上乘轻功,一溜烟的飞跑了几间屋顶,悄没声地走了。这些人连他们的庐山真面目都没见着。

 到了无人之处,谷涵虚纵声笑道:“痛快,痛快!”褚云峰抬头一看天色,就道:“天快亮了,咱们可得赶快回去啦!”

 两人回到丐帮分舵,不想惊动众人,从后园悄悄溜回去,进入卧室。不料脚一沾地,忽地有个人将他们抓住!

 褚、谷二人吃了一惊,刚要挣扎,只听得那人笑道:“你们怎的到这个时候才回来,哪里去了,从实招来!”

 原来这个人是柳洞天。

 褚云峰笑道:“倒给你吓了一跳。说来话长──”

 柳洞天笑道:“既是说来话长,那就以后慢慢再说,你可知道我在这里等你们多久?足有一个半时辰啦!”

 褚云峰怔了一怔道:“有什么事吗?”

 柳洞天道:“有三位客人等着要见你们!”

 褚云峰诧道:“什么客人?”

 柳洞天道:“是你意想不到的客人,你见了他们自然明白!”

 褚云峰笑道:“卖什么关子?”便与谷涵虚跟着他走,走过了后院的拱门,只听得丐帮帮主陆昆仑的声音说道:“孟姑娘不必担心,我已派人四下寻找他们了。”

 “孟姑娘”这三个字从陆昆仑口中说出,听入褚云峰的耳朵,褚云峰不禁为之一愕,心里想道:“孟姑娘?难道是明霞来了?”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孟明霞的声音说道:“我不是担心,但只怕他们是去了阳天雷的国师府。爹爹──”

 孟少刚笑道:“你急什么,陆帮主自有安排。”

 陆昆仑道:“且等天亮再说。天亮了倘若还没有他们的消息,自当请令尊出马。”

 柳洞天加快脚步,大声说道:“不必孟大侠出马,我把他们带来了!”回头接着笑道:“褚兄,谷兄,你瞧我不是骗你们吧?是不是你们意想不到的客人来了?”

 原来那三个客人,除了孟少刚、孟明霞父女之外,还有一个严浣。

 褚、谷二人想不到她们也都和孟少刚来了,相见之下,自是皆大欢喜。

 褚云峰笑道:“明霞,你猜得不错,我的确是刚刚从阳天雷的国师府回来。”

 孟少刚摇了摇头,说道:“云峰,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听说蒙古的国师龙象法王也在那儿,此人是蒙古第一高手,武功尚在阳天雷之上,你没有碰上吧?”

 褚云峰道:“侥幸没有碰上。若是碰上,我哪里还能够回来?”

 陆昆仑道:“你们可找到了什么线索,李盟主的下落如何?”

 褚云峰道:“尚未查到,不过也有了一点线索,我在国师府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陆昆仑道:“是谁?”

 褚云峰道:“屠龙!”

 陆昆仑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屠百城一世英名,竟留下这样一个不肖子。但屠龙早已自甘堕落,迷途难返,越陷越深,他今日跑到阳天雷的国师府里认贼作父,那也不足为奇。”

 褚云峰道:“可是还有一个和屠龙同在一起的人,那才是更要令人叹息呢!”

 陆昆仑说道:“人以类聚,方以群分。屠龙的朋友自必和他是一丘之貉,又值得什么惋惜?”

 褚云峰道:“不,这个人上了屠龙的当。她是刘瀚章的女儿,刘大为的妹妹刘琼姑!”

 陆昆仑吃了一惊,说道:“刘老英雄的女儿竟然给屠龙骗进了国师府?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褚云峰把碰见刘琼姑的事情说了一个大概,略去他的师父曾经为他订婚之事不提。但只是那些说出来的事实,已是足以令人惊心动魄,众人听了,无不慨叹。

 孟明霞道:“你刚才说是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人,其实发现屠龙不足为奇,这个刘琼姑才真是意想不到的呢!”

 孟明霞说的正是褚云峰心里的话,其实他刚才先提屠龙,也只不过是拿他作个“引子”而已。褚云峰听得孟明霞这样说,心里不觉怦然一跳:“难道她已听到了什么风声?但相信她一定会信得过我的。”

 孟少刚说道:“这位刘姑娘如此刚烈,虽然年少无知,上了坏人的当,也还是值得钦佩的。咱们决不能让她丧身魔窟!”

 陆昆仑道:“我马上派人到北芒山去通知她的哥哥!”

 孟少刚道:“咱们双管齐下,柳贤侄,明天你就去赴阳天雷之约吧!”

 柳洞天道:“明天正是我和阳天雷约定的期限的前一天,我去刚好合适,但咱们还得商议一下。”

 商议的结果,仍然按照前定计划,由褚云峰和谷涵虚扮作他与崔镇山的随从,备办“拜帖”,中午时分,前往“国师府”,“谒见”阳天雷。孟少刚与韩大维则通过丐帮的内线安排,天亮之后,先混进“国师府”躲藏,相机行事。当然这要冒一些险,但以他们二人的绝顶武功,即使遭遇意外,料想也足以应付裕如。

 计议已定,东方亦已现出一片鱼肚白了。丐帮上下要在一个时辰之内准备妥当,分头行事,不必细表。回转笔来,再叙刘琼姑与屠龙昨晚之事。

 且说刘琼姑在褚云峰走后,思潮起伏,不能自休。刚刚打好主意,只见屠龙拿了一大壶酒,已是回到她的房中。

 刘琼姑道:“那两个刺客可拿获了?”

 屠龙说道:“可惜他们溜走了。但你也不必担心,谅他们也不敢再来!”

 刘琼姑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说道:“你的朋友倒是不少啊,刚才我听得满园子都是脚步声。”

 屠龙心里想道:“幸亏她没有看见那些女真武士。”说道:“前天刚好有一班朋友来此聚会,我知道你怕应酬,咱们名分也尚未定,所以我没有给你引见。”

 刘琼姑道:“这班朋友都是和你志同道合的吗?”

 屠龙道:“不错。都是像我一样,想要投奔义军还未有门路的。所以我才要催你写那封信。”

 刘琼姑心里骂道:“现在你还想骗我!”脸上却堆出笑容,说道:“信已送出了吗?”

 屠龙道:“刚刚送出去了。我是特地回来陪你喝压惊酒!”正是:

 只道红颜容易骗,谁知大祸已临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