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美景怆怀思旧侣 毒镖传信遇巫娘

 钟毓秀道:“其实他们是冲着咱们来的。陈大哥,多亏你在暗中相助,否则我们只怕难逃他的暗算。”

 陈石星道:“麦武威尚不足为惧,他那同伴,倒当真是个劲敌。”

 郭英扬担忧道:“出了这件事情,咱们的身份是不能遮瞒了。”

 钟毓秀道:“那么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走?”

 陈石星道:“这是非之地,咱们当然要离开的。不过也无须如此着急。”当下把偷听到的麦武威和那个人的说话转述给他们知道。

 郭英扬道:“哼,原来他们是要借狮子林来作钓鱼台,放长线,钓大鱼,用心倒是真个狠毒哪!”

 云瑚想起一事,说道:“钟姐姐,昨天你是不是曾经在一间路旁的茶馆歇足了,买了一包鸭胗肝?”

 钟毓秀说道:“不错,我自小喜欢这种零食,所以这次一回家乡,未曾入城我就买来吃了。”

 云瑚说道:“郭大哥当时没有和你一起,是吗?”

 钟毓秀道:“你怎么知道得这样清楚?”

 云瑚说道:“茶馆那老婆婆告诉我的。”

 钟毓秀道:“不错,英扬是为了追踪几个可疑的人物,在三岔路口,与我分道而行的。他大概去了半日方始返回与我会合。”

 云瑚说道:“郭大哥,你追踪什么可疑的人物?”

 郭英扬道:“巫山帮。”

 云瑚怔了怔,问道:“是擅于使用毒药暗器的巫山帮吗?我好像听金刀寨主提过这个帮会,不过知得不大清楚。”

 郭英扬道:“巫山帮是四川一个小帮会,不过名气倒不小。你说得不错,他们是以擅于使用毒药暗器闻名江湖的。舵主是个女的,名叫巫三娘子。她的行事介乎正邪之间。”

 陈石星道:“这样的人物,难道也是来给王元振拜寿?”

 郭英扬道:“是呀,我也是有此怀疑。所以当我在路上发现这帮人的行踪时,就不觉起了好奇之心,想追上看个清楚是不是那巫三娘子了。”

 云瑚道:“你和她本是认识的吗?我好像从未听你说过。”

 郭英扬道:“我认识她,她不识我。”

 云瑚道:“为什么?”

 郭英扬道:“金刀寨主曾经把她的相貌告诉我,她的长相是颇为有点特别的,长得有几分像男人,鬓边有一道约三寸长的刀疤。”

 陈石星道:“结果你追上没有,是不是她?”

 郭英扬道:“到了三岔路口,我们不知她走的是哪条路。因此我就与毓秀分道而行。结果我走第一条小路,不过半枝香时刻就追上那伙人了。巫三娘子是在那伙人中间。我不想引起她的太大疑心,我是在跑过他们的前头之后,兜另外一个圈子回到原路来的。我的马跑得很快,在经过她的身旁之时,匆匆瞧她一眼,瞧她神色,大概亦已对我略起疑心的了。”

 钟毓秀道:“我对她才起疑心呢,她远在四川,不知何以会在苏州出现?”

 郭英扬也想起一事,“对啦,我听得沈周两位头领说,他说葛南威是和你们一起离京,准备回家去找他的未婚妻,随后也要上太湖的西洞庭山给王元振拜寿,是吗?”

 陈石星道:“是的。”

 郭英扬道:“那么,他现在是独自到扬州去了,还是──”

 陈石星道:“他和我们一起在这狮子林投宿。不过,如今却不在这儿。”

 钟毓秀道:“怪不得不见他,他到哪里去了?”

 陈石星道:“他去找杜素素在苏州的一位亲戚,打听她的消息。”

 钟毓秀瞿然一省,笑了起来:“怪不得你们向那位茶馆老婆婆问得那样仔细,敢情葛南威疑心我是杜素素了?”

 郭英扬不觉吃了一惊,说道:“他当然不会找到杜素素的,那么说来,他应该早就回到狮子林了。你们离开房间的时候──”

 陈石星道:“我们是听到更夫打了三更,才出来的。那时葛大哥尚未回来。”

 云瑚说道:“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回来了,咱们回房间去看一看吧。”

 郭、钟二人不便和他们一起去,郭英扬道:“要是葛大哥回来了,请你们和他过来。”

 陈石星:“就快天亮了,不如等待天亮我再过来你们这里吧。”

 郭英扬说道:“这样也好,免得你们晚上走来走去,万一给巡夜的人发觉了,会惹起猜疑。”陈石星听他口气,料想他们亦已知道这间园林客店的来头。但已无暇和他们再谈下去了。

 陈石星和云瑚回到住所,和出去的时候一样,悄悄翻过墙头。他们先回到楼下原定给陈石星和葛南威同住的那间房间。

 刚踏进旁门,只觉微风飒然,像一根长形的兵器点到了陈石星的肩井穴。

 陈石星双指一挟,低声说道:“葛大哥,是我!”葛南威用的是惊神笔法,陈石星一接触便知道是他了。双指一摸,果然也察觉得到是他的那管玉箫。

 葛南威点燃灯火,“你们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我不知你们出了什么事情,刚才还疑心是有人又来偷袭呢。”

 陈石星听得“又来偷袭”四字,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你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回来的时候,被人偷袭?”

 “是曾碰上偷袭,但不是在狮子林。偷袭的人大概也无意伤我性命的,所以只是受了一点轻伤,无关紧要,你们不用担心。”

 “是怎么一回事情?你赶快告诉我们吧!”

 葛南威道:“我更急于知道你们半夜出去,是怎么一回事情?你先扼要告诉我一些,我才能安心。”陈石星道:“好,那么我先说两件事给你听:第一,我们碰上了麦武威和另外一个不知名的高手,第二,江南双侠也是住在这间酒店,我们刚刚从他们的住所回来。因为和他们谈了许久,所以现在才回来的。”

 葛南威又是欢喜,又是失望,“看来我是把钟女侠误当素素了。他们带来了什么消息?麦武威碰上你们,后来又怎么样?”

 陈石星道:“这些事慢慢再说,你先说说你的遭遇吧。”他已经注意到葛南威的面色似乎有点和平常不一样了。

 葛南威道:“我找到素素那位远亲,她说根本就不知道素素是否来了苏州。我很失望,马上回来。

 “走到离狮子林约莫三数里地,忽然碰到暗器偷袭,我避过了一枚,却给第二枚打着。偷袭的人轻功甚好,我中了暗器,也不敢追得太远,追不上那人,只好先行疗伤。”

 陈石星听说他中了暗器,不由得吃了一惊,“你中了什么暗器,伤得怎样?”

 葛南威说道:“不要紧,只不过是擦损了一点皮肉的轻伤。不过,这枚暗器却是大有来头。喏,你们瞧,就是这枚暗器。”

 陈云二人在灯光之下仔细察视,只见这枚暗器,形状好似一只小小的蝴蝶,翅膀薄如蝉翼,两边锋利。葛南威的衣裳就是因此被它割破,以致伤了一点皮肉的。

 云瑚反复把玩,看了又看,沉吟说道:“这种蝴蝶镖倒是少见,葛大哥,你们八仙见识广,想必你未曾见过,也会听别人说过。可知道是属于哪一家哪一派的暗器么?”

 葛南威缓缓说道:“你们可听过巫山帮的名头么?”

 云瑚吃了一惊,“你说的是擅于使用毒药暗器的巫山派?江南双侠刚刚和我们谈过这个巫山派的来历。”

 葛南威道:“不错。这枚蝴蝶镖正是巫山帮女帮主巫三娘子的独门暗器!”

 陈石星这一惊非同小可,“巫三娘子的独门暗器,那可是不能等闲视之的!我还有家师留下来给我的两颗碧灵丹──”碧灵丹是用天山雪莲作为主药制炼的药丸,功能祛除百毒,是最为难得的解毒灵药。

 葛南威微笑说道:“多谢陈兄好意,但这点轻伤,却还用不着如此珍贵的灵丹;虽然暗器是巫三娘子所发,这枚蝴蝶镖却是没有毒的。我敷了金创药,早已没事了。”

 云瑚诧异道:“巫三娘子的独门暗器竟然没有喂毒,倒是奇闻。”

 葛南威道:“所以我说,她大概是并没存心要我性命的。”

 云瑚说道:“那她是为了什么?”

 葛南威道:“我也猜想不透。对啦,你刚才说江南双侠和你们谈过这巫山帮的来历,为什么他们忽然提起巫山帮呢?”陈石星道:“他们曾经在路上碰上巫山帮,就是今天的事。巫三娘子是和我们差不多一个时候来到苏州的。”当下把江南双侠与巫山帮遭遇的经过,转述给葛南威知道。

 “巫山帮远在川西,本来是很少足迹踏出三峡以外的,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苏州?在江南双侠和我们谈论的时候,我们都是猜想不透,如今可明白了,原来是来暗算葛大哥你的!”云瑚说道。

 云瑚道:“他们的行径也真古怪,既然不想害死葛大哥,他们何必冒这样大的风险,和‘八仙’结下冤仇?”

 葛南威道:“我也猜想不透,不过后来又发生了一件和巫山帮有关的事。”

 陈云二人齐声问道:“什么事情?”

 葛南威未曾说话,先闭上眼睛,似乎是在凝神静听。陈石星说道:“外面并无夜行人声息。”

 葛南威低声道:“现在外面是没人偷听。但咱们是在对咱们可能不怀好意的殷纪所开的客店之中,可不能不分外小心。咱们还是到楼上去说吧,以免隔墙有耳。”

 陈云二人见他如此紧张,不知他碰上的是什么事情,心中不觉也是有点惴惴不安了。

 到了楼上那间房间,葛南威关上窗门,这才继续说道:“我回到客店的时候,差不多已是四更天了。我拿出铜牌,看门人验过,便即开门。”

 云瑚笑道:“那看门人见你这样迟方始回来,一定是甚为惊异了?”

 葛南威道:“感到惊异的是我,不是他!”

 云瑚道:“为什么?”

 葛南威道:“园门一打开,就有一个人在等着迎接我了。你猜是谁?”

 云瑚急于知道,说道:“我怎么猜得着,还是你赶快告诉我吧,究竟是谁?”

 葛南威道:“是那掌柜!”

 云瑚诧道:“确是意想不到,那掌柜架子好大,居然会在四更天还在给你等门。嗯,大概因为你给了他那锭金子的缘故吧?”

 葛南威笑道:“这锭金子或许可令他不小看咱们,但料想他还不至于为了这锭金子就要奉承咱们的。”

 葛南威继续说道:“掌柜恭恭敬敬的对我说:‘葛爷,你回来了,我出迎得迟,请葛爷恕罪。’我说你为什么还不睡觉?他说:‘我是专诚等候葛爷你回来的呀!’我说:‘不敢当。’此时我已起了一点疑心,于是便和他握手以示谢意。”

 陈石星道:“你是借握手为礼,试他功力吧?”

 葛南威道:“不错。”

 陈石星道:“试出如何?”

 葛南威道:“深不可测!”

 陈石星吃了一惊,“这掌柜貌不惊人,原来居然也是个武学高手么?”

 葛南威道:“或许这是因为小弟功力太浅而又刚受了一点伤的缘故,这才感到他是深不可测的。要是陈大哥去试他,那当然是不同了。我试他的时候,开始用三分力道,渐渐加到了八九分,他还是丝毫未觉的样子,脸上只是笑嘻嘻的请我别要客气。不过他也没有运劲反击。”

 陈石星道:“纵然葛兄是刚受了伤试他功力,但他有这样的功夫,那也算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后来怎样?”

 “后来他请我到他的帐房谈话,说是有紧要的事奉告。”

 “当时我猜疑不定,但想听一听他说的是什么一回事情那也无妨,于是便跟他进去。”

 说至此处,葛南威拿出一张请帖,然后说道:“坐定之后,他拿出这张请帖,说是他的主人明天请我赴宴。”

 请贴上写的只是葛南威一个人的名字,陈石星打开一看,里面也只是寥寥两行“谨订于某月某日敬具薄酌候光”的请客套语。下面署名则是殷纪。陈石星道:“哦,原来他已经知道了你是‘八仙’中的葛七侠的身份了,怪不得要讨好你啦。”

 云瑚说道:“好在他们还未知道我和陈大哥的身份。”她是这样想的,假如殷纪都知道了的话,他就不会只请葛南威一个人了。

 葛南威继续说道:“我知道已是无法掩饰自己的身份,但想殷纪也未必就敢和‘八仙”结怨。当下我试探他的口风:‘只是请我一个人么?’”

 那掌柜的说道:“对不住,敝主人吩咐下来,这张请帖只是给葛七侠的。而且希望这件事情,葛七侠莫要告诉别人,包括你那两位朋友在内。”

 云瑚笑道:“他要你不要说的这句话,你也对我们说了。但我却不懂他为何要做得这样鬼鬼祟祟?”陈石星和云瑚一样,隐隐感到殷纪这一次的请客可能是藏有阴谋了。

 葛南威道:“是啊,当时我对他们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也是有点气怒,但正当我要说出推辞的说话之时,那掌柜已是又拿出了两件东西,说道:‘这是敝主人送给葛七侠的!’这一下可令得我登时把要说的话咽回去了!”

 “是什么东西?”

 “这是第一件,你仔细瞧瞧。”

 云瑚“咦”了一声:“这不就是巫三娘子那枚独门暗器蝴蝶镖吗,你又拿出来干嘛?”

 葛南威笑道:“这是淬过毒药的见血封喉的蝴蝶镖,你可千万小心,别给它割伤了弄出血来。那一枚才是刚才你们见过的无毒的蝴蝶镖。”

 云瑚把两枚蝴蝶镖放在一起,仔细察看,这才看出其中的些微分别,有毒的蝴蝶镖翅膀上略带紫色。

 云瑚诧道:“殷纪把巫三娘子的毒镖送给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再看第二件礼物。”

 这次他拿出来的是一支玉簪。

 云瑚说道:“这是上等翠玉,手工也很精巧。嗯,毒镖加上玉簪,殷纪送给你的这份礼物可不轻啊!你猜得到他的用意么?”

 葛南威道:“猜到了。”云瑚道:“是何用意?”葛南威缓缓说道:“这是素素插在头上的那根玉簪。”

 云瑚这恍然大悟,“我也猜到了他们的用意了。殷纪是借这两件礼物向你暗示,杜姐姐如今是落在巫山帮的手中。你要救杜姐姐,就必须就范。”

 葛南威苦笑道:“是呀,看来殷纪和巫山帮已是做了一伙,用素素来要挟我。就只不知他们要在我的身上图谋什么。”

 陈石星道:“他们只许你一个人去,还不许你告诉我们,不问可知,那是怕动起武来于他不利了。”

 云瑚说道:“殷纪是不是请你到他家中赴宴?”她是在想,只要知道殷家的地址,她和陈石星就可以偷偷前去应援。

 葛南威说道:“不知道。那掌柜的说,到时自会有人领我去的。他叫我找个借口离开你们。”他也猜到了云瑚的想法,跟着说道:“素素假如真的业已落在他们手中,你们去了也没有用。”正是:

 此去不知凶与吉,单身约会女魔头。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48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