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不速之客

 哈萨克族的酋长这一下惊喜交并,搂着自己的儿子,滴下泪来,连连向杨云骢道谢,塔山族的酋长翘起大拇指,大声道好。孟禄默言无声,飞红巾喜气洋洋。

 杨云骢对哈萨克族的酋长道:“叛贼楚昭南交给你了。”哈萨克族的酋长命人将楚昭南用铁索缚个结实,任他多好武功也挣不脱,准备在第二日晚上,再召集各族酋长到来,举行复仇仪式,将楚昭南活祭死难的战士。杨云骢和飞红巾累了一个晚上,饮了马奶之后,各自休息。分手前飞红巾对杨云骢盈盈一笑,低声说道:“明儿见,咱们再细谈。”杨云骢黯然点头,飞红巾又笑道:“干么你还不开心?你有什么话儿,明天好好的说,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的。”说罢,又回眸一笑。飞红巾满心以为明天杨云骢就会对自己表白相恋之情。这一晚做了好几个美梦。

 第二天一早,杨云骢在帐篷里给人唤醒,报说外面人有找他;杨云骢披衣起视,哈萨克族的酋长带了一个中年汉子进来;杨云骢叫道:“啊,辛龙子,原来是你,你怎么也找到这里来了?”

 辛龙子是卓一航到了回疆之后,所收的弟子,他本来是哈萨克族一个牧民的儿子,投师之后,虔心向学,不理外事,对本门拳剑已得真传,在天山之时,和杨云骢楚昭南都时相往还,只是他脾气怪僻,和杨云骢倒并不怎样投合,反而和楚昭南很谈得来,三人时时议论武功,都以兄弟相称。辛龙子和哈萨克族的酋长,本来相识,哈萨克族的酋长也很高兴,自己的族人中,有这样一个武当派名剑客的门徒。

 辛龙子见了杨云骢,翻着怪眼问道:“我的师父呢?你可知道他的去处?”杨云骢微微笑道:“怎么我这几天老是给人查问,白发魔女向我要你的师父,现在你又来问我了。”辛龙子道:“我就是碰见了白发魔女这老妖怪,才来问你的。我向白发魔女问师父的下落,她把我踢了一个筋斗,连连冷笑道:‘你去问晦明禅师的弟子杨云骢去。我才懒得管你的师父呢!’哼,她不管,她把我的师父迫得在天山立不住足。如果她把我的师父害了,我虽然本领不济,苦练几十年,也要找她报仇。”杨云骢笑道:“白发魔女绝不会伤害你的师父的,你放心好了。你的师父,我见是见着了,可是一点也下知道他的下落。”杨云骢把当日的情形细细说了。辛龙子红着眼睛道:“走遍草原,我也要把师父找到,我还有一两套剑法未学哩,就可惜没有一把好剑。”说罢,盯着杨云骢腰间的两把佩剑,杨云骢笑道:“可惜我这两把佩剑都是师父的宝物,要不然送一把给你也没有问题。”辛龙子说道:“我就是觉得奇怪,怎么你佩着两把宝剑,我可没有想到要你的东西。”杨云骢道:“这两把剑你还不认识吗?一把是我的断玉剑,一把是楚昭南的游龙剑,在天山之时,你是见过了的。”辛龙子又翻着怪眼道:“怎么他的宝剑会到你的手中?”杨云骢黯然说道:“我这不成材的师弟,他投降了清军,甘心为虎作伥,是我把他拿下来了。”哈萨克族的酋长插口道:“是呀!今晚我们还要举行复仇仪式呢!你也留在我里瞧瞧热闹吧。”辛龙子“啊”了一声说道:“师兄活捉师弟,这也真是武林中的奇事!”杨云骢忽然想起一事,问辛龙子道:“你还要回天山去的?是不是?”辛龙子点点头道:“当然回去,我去找师父,找到了就和他一道回山,若找不着,我也要回去一转,拜别晦明师伯再去找他。”杨云骢解下楚昭南的游龙剑,递给辛龙子道:“这是我们镇山的两剑之一,不能落在外人手中。我东飘西荡,出生入死,不知什么时候能回天山,更不知什么时候遭遇不幸,我拜托你把这剑缴回给我的师父,同时请为我向他告罪,因为楚昭南犯了师门大戒,我来不及禀告他老人家,已先自把他处置了。”辛龙子接过室剑,手指微微颤抖。

 帐幕外又有人禀告,这回来的是飞红巾的侍女,对杨云骢道:“哈玛雅小姐请杨大侠过去。”辛龙子也想告辞了,哈萨克族的酋长苦苦把他留着,说道:“你离开部落已经许多年了,好些事情,你都不清楚。我们的族人正给人欺负呢。你就多留一两天,和族人们叙一叙吧。”辛龙子点头答应,杨云骢独自走进飞红巾的帐幕。辛龙子好奇问道:“怎么杨云骢和一个什么小姐很有交情吗?”哈萨克族的酋长笑道:“这位哈玛雅小姐就是南疆鼎鼎大名的飞红巾女英雄呀。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怎么,龙子?你不知道飞红巾的大名吗?”辛龙子摇摇头道:“我十二三岁上山,住在天山上二十年了,怎会知道你们草原上出了个女英雄?”哈萨克族的酋长道:“听说他就是白发魔女的徒弟呀!”辛龙子恨恨地道:“白发魔女欺负我的师父,可是她从来未带过徒弟来,我怎会知道什么飞红巾飞白巾!哼,白发魔女的徒弟,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哈萨克族的酋长皱着眉头道:“你全心学艺,那是非常之好,可是对外面事情,一点不闻不问,那是会吃亏的呀。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当心会上当哩。飞红巾是南疆各族的盟主,她打仗打得非常好。人人都称赞她,怎么会不是好人!”辛龙子给他教训一顿,很不高兴,但碍于他是老族长,未便发作。恰好,有人来请族长,哈萨克族的酋长说道:“这两天事情非常之忙,反正你是我们自己人,你到各处去走一走看一看,和族中的兄弟姐妹们叙一叙吧,我不陪你了。”

 再说杨云骢走到飞红巾的帐幕,飞红巾请他吃了早餐,拉他到草原上去散步。草原的清晨,朝阳普照,绿草凝珠,就宛如一个刚刚梳洗过的少女,展开她的笑脸,美丽极了,娇艳极了。飞红巾喜上眉梢,傍着杨云骢低声唱歌,杨云骢心中的思想如浪潮冲击,那里听得进去?飞红巾唱完了几支草原小调,见杨云骢若有所思,拉着他的手道:“云骢,有什么话你说呀,我们相处的日子很短,但却相处得很好,你说是吗?你昨晚说把我当成妹妹,那么哥哥的心事,妹妹应该知道呀,云骢,你不知道,在那次草原混战,失散了你之后,我是多么惦记着你!”杨云骢咬着牙根,低声道:“哈玛雅,你是我的好妹子,我一生都把你当成好妹子。”飞红巾盈盈笑道:“除了是好妹子之外,就不是其他的了吗?”杨云骢点点头道:“是的,只是兄妹。”飞红巾见他非常庄重,面上流露着一种痛苦的奇怪的表情,蓦然吃了一惊,跳起来叫道:“云骢,你说什么?是不是你另外有了人了?”杨云骢点点头道:“是的!在你之前,我碰着一位小姐,她就是……”飞红巾颤声插口问道:“她就是纳兰秀吉的女儿吗?”杨云骢又咬着牙根答道:“是的!”飞红巾的面上突然变了颜色,有如明朗的天空,遮上乌云。她不发话,她忍着眼泪,坚强的性格与初恋少女柔软的心冲突起来,这霎那间,她完全混乱了,她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激动,最凶猛的敌人也不会像杨云骢那样令她震撼,卒之,她外表的坚强给内心的痛苦征服了,她掩着面道:“哈,孟禄他们说的话竟是真的,你真的爱上敌人的女儿了!”杨云骢点点头道:“是真的,她将是我今生的妻子!”飞红巾蓦然叫道:“杨云骢,你错了!”杨云骢全身颤抖,忽然纳兰明慧的影子泛上心头,是那样温柔,那么端淑,那样令人爱怜,纳兰明慧像草原上的小草,需要他的保护。他抗声辩道:“飞红巾,她是一个好人,我想她将来会叫你做姐姐的。你也愿意把她当成妹妹吗?”飞红巾蓦然向回头路疾跑,她的眼泪已经滴出来了,她不愿让杨云骢看到她的眼泪、看到她感情上的弱点,虽然杨云骢是她最亲爱的人。

 飞红巾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杨云骢手足无措,拉她不好,不拉她又不好,他定了定神,拔足追赶叫道:“飞红巾,我的好妹子,请等一等,等一等呀!”飞红巾流着泪飞跑,杨云骢的心完全乱了,惘然地跟着她跑,忽然迎面冲出几骑快马,大声叫道:“杨大侠,飞红巾,你们知道了吗?不用赶回来了,向西南追,赶快换马吧!追呀!追呀!楚昭南和辛龙子逃跑了!”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