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古堡深宵龙虎斗

 下山之后,从北面山脚绕到山南,便踏入了尼泊尔的国境了。这时已是仲夏时节,处处鸟语花香,与山中的冰天雪地相比,俨如两个世界。

 尼泊尔是个山国,近代旅行家称之为“东方瑞士”,风景幽美,可想而知。境内湖泊甚多,沿途纵目,但见白雪皑皑的山峰高插云霄,山泉瀑布奔腾入湖,绿树丛中馥郁的鲜花争妍斗艳,彩色的小鱼在碧蓝的湖里悠哉游哉。桂华生不住赞叹道:“好一片宁静而美丽的景象!无殊世外桃源。”想起尼泊尔王子在这样宁静和平的国度里,还想黩武穷兵,真是大煞风景。

 尼泊尔又是个佛教古国,佛祖释迦牟尼就是诞生在尼泊尔南部塔拉伊地山区的兰毗尼园(古时属于印度),因此沿途又可见到各地来朝拜的香客。桂华生想起白衣少女所说,国中明年将开无遮大会,到时各国的高僧来的必定更多。

 尼泊尔的景物还有一样令桂华生感觉兴趣的乃是佛塔,塔上四面画着四对眼睛,听尼泊尔的佛教徒解释,才知道这叫做“慧眼”,是象征佛陀的智慧和慈悲的。桂华生第一次见到这种形式的佛塔,乃是在魔鬼城中,当时甚为奇异,到了尼泊尔后,看得多了,看惯之后,确是感到眼睛画得很美,慈祥明亮而有魅力。

 走了十多天之后,便到了尼泊尔的京城──加德满都。加德满都位置在山谷之中,群山环抱,形成天然的城廓,终年积雪的喜马拉雅山峰,像琼楼玉宇似的高耸在青山之外。“加德”的意思是“木”,“满都”的意思是“庙”,一进京城瞩目所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庙宇,很多庙宇都是木结构的。大的庙宇雕梁画栋,建筑宏伟,而且也有飞檐斜拱,很像中国多层的宫殿式建筑,而又有本身的特点。桂华生一进入加德满都便衷心的爱上了这个城市。

 桂华生逛了几条街市,腹中感觉饥渴,便上了一间酒楼,拣一个临窗的座位坐下,要了一壶“呛呛”酒,几样菜肴,半斤大面。这时正是夕阳西落的时分,从窗口望出外面,正对着城西的瑞扬布山,山上有一座七层宝塔,塔的上半部全是钢制的,塔顶铺以金箔,在夕阳下,发出灿烂的闪光,甚是好看。

 过了一会,店伙将酒菜送上,尼泊尔人以好客闻名于世,店伙知道桂华生是从中国来的远客,招呼得分外殷勤,频频问他酒菜是否适口。尼泊尔菜最喜欢用一种名叫“葱泥”的配料,菜肴里都拌有“葱泥”,“葱泥”是用喜马拉雅山麓上特产的野葱、阔叶韭和一种红蒜捣烂成泥,做成一只只的球,吃的时候,捏下一小块来,用油炸一炸,然后蘸在菜肴里、汤里或面点里,桂华生吃着拌有“葱泥”的菜肴,觉得非常之香,大为赞赏,店伙笑道:“有些外客吃不惯,有些一吃就上瘾,宁愿在尼泊尔安家落户,不肯走了。”桂华生笑道:“看来我也要在你们这儿安家落户了。”

 说话之际,来了一个客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背着一个青色布囊,衣衫素净。这人一上酒楼,店伙和正在吃饭的客人都纷纷起立,向他表示敬意。桂华生暗自猜测他的身份,只听掌柜的向他问道:“巴勃大医生,今天给谁看病来了?”

 老者微笑道:“今天碰到一宗疑难杂症,把我难住了。我医不好的病,不好意思对你们说。”众人纷纷笑道:“你老先生真会说笑,哪有你医不好的病?”“除非是罗刹注定要勾他的魂,哈,只怕纵然如此,你也有本事从罗刹手中将他的性命夺过来。”听他们的口气,这位巴勃老先生大约是他们国中的神医。

 巴勃的眼光向桂华生望来,面上微微露出诧异之色,桂华生向他拱手招呼,巴勃说道:“许多年没有见到从中国来的客人了,幸会,幸会!”桂华生便请他喝酒,巴勃甚是豪爽,叫店伙添了一双筷子,再加几式小菜,便在桂华生侧面坐下。

 桂华生道:“老先生医术高明,小可好生佩服!”巴勃道:“你听他们胡说,我不过懂得几味药性而已。说到医术,还是你们中国人最为高明。说起来我对医学略懂皮毛,还是拜你们中国人之赐。”桂华生奇道:“老先生到过中国吗?”巴勃道:“我虽然没到过中国,却稍解汉文。我最初学医,便是从你们的医宗先哲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开始的。现在又正研读他的《奇经八脉考》和《濒湖脉学》等书,我正想把它译成我国文字。听说你们近代还有一位神医傅青主先生,曾到过天山南北和西藏,我听西藏来的香客说过,他们的祖先曾得傅青主看过病,他们还保存有方子,确是高明之极,只可惜他的医案还没有书籍传播。也许有了,可是我们国中,还未见到。”

 桂华生听了,好生钦敬,只是他对医学并不内行,无法深谈,微微笑道:“如此说来,咱们两国虽隔着大山,却也并不陌生呢!”巴勃道:“岂止并不陌生,就说是世交也未尝不可。我们国中的许多传说都是与你们中国有关的。”指一指窗外的宝塔,笑道:“据说我们的京城,也是你们中国来的法师所开辟的。”

 桂华生甚感兴趣,笑道:“有这样的传说吗?”巴勃指着瑞扬布山道:“你知道瑞扬布这名字的意思吗?”桂华生对尼泊尔文字的知识有限,道:“请老丈详解。”巴勃道:“这个字的字义是‘自体放光’的意思。据说久远久远以前,有一位毗婆户佛,曾经来到这里的湖上,看到各有中许多花草,独没有莲花,他便投下去一支藕根。预言将来会长出放光的莲花,湖水将变成富饶的国土。

 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汪洋的碧湖,瑞扬布山也浸在水里,仅仅露出峰顶。过了许多年代,毗婆户佛投下的藕根果然开出莲花,瑞扬布山也放出光辉,如同莲花一样。就在这个时候,中国五台山的文殊菩萨来到这里,他绕湖环行一周,发觉湖的位置很高,而且有一处岩壁土,他说:如果把湖水流出去,这里将成为一片沃土。他拿起了一把新月形的宝剑把南面的山头劈开了一个缺口,将湖水排出,现出陆地,让随来的徒众定居下来。其中一个名叫‘法持’的做了国王,他仿照中国的样式兴建了加德满都。至今那个峡口的名字仍叫做‘何德瓦’,意思就是‘剑劈口’,湖水排出的水道成了一条河,名叫巴马提河,千年万载地灌溉着这个山谷内肥沃的田地,我们尼泊尔人的心目中。它是一条神圣的河。”(羽生按:若干有关尼泊尔历史的书籍中,叙述到这段神话时,将从中国来的“圣人”译为“孟守礼”,其实应是“文殊菩萨”。中国现在的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四年前到尼泊尔访问时,对此段神话,曾有专文谈及。)

 桂华生听了这段神话,心中想道:“神话虽不足信,但亦可见到尼泊尔人对中国是何等尊崇,连他们的京城也认为是从中国来的菩萨开辟的。而京城中的风物,确实也有很多与中国相同。”对加德满都,益增亲切之感。

 两人谈得很是投机,桂华生想起一事,问道:“贵国国王有几位子女?”巴勃道:“有一位公主。”桂华生心道:“原来魔鬼城中的那个尼泊尔王子并非太子。”巴勃道:“你大约也听到关于我们公主的招亲事情了?以你的才貌武功,正可一试。”桂华生怔了一怔,想道:“他怎么知道我身有武功?”笑道:“这事情我连想也不敢一想。来求婚的很多吗?”巴勃道:“一年前刚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应试,后来越来越少,现在已有三个月不听见说有人来了。”桂华生心中一动,道:“这是何故?”巴勃道:“来求婚的人连宫女也打不过,压根儿就没见着公主,弄到后来,许多求婚者都知难而退了。”

 桂华生笑道:“那么国王找不到女婿,岂不是很心急?”巴勃道:“是啊,是很心焦。所以……”忽地欲言又止,桂华生有点奇怪,忽觉楼中气氛有异,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带刀武士走上楼来,掌柜连忙招呼,那武士摆摆手道:“我不喝酒。”迳自走到桂华生这桌子前面,同巴勃鞠了个躬,恭恭敬敬的遮上一个银盒,一言不发,便即走了。桂华生莫名其妙,但见巴勃捧着银盒,手指微微发抖,好像有什么祸事临头一样。桂华生道:“老丈,什么事情?可是碰到什么为难之事?”

 巴勃说道:“多谢相公关注,别无他事,只是天色不早,我该回家啦。”桂华生甚是怀疑,道:“那么我几时再见老丈?”巴勃道:“若是还有缘份的话,三日之后,我再在这里候教便是。”桂华生何等聪明,听他言下之意,定然有莫测之祸,故此连他也不自知,三日之后是否尚有缘相见。在酒楼上不便点破,便道:“既然如此,三日之后,我再在这里候教便是。”等到巴勃走后,他却立即结了酒钱,悄悄跟在巴勃后面。

 华灯初上,街道行人熙来攘往,巴勃似乎毫未发觉桂华生跟踪他,穿过了好几条小巷,到了城西的一条冷僻小巷,有一座两造的平房,巴勃回到家中,“”的一声,便把大门关上了。

 桂华生待了一会,瞧着四下无人,立刻施展轻功,跳上屋顶,悄悄从他屋后溜下,只听得巴勃在厅子里唉声叹气。桂华生走近去偷偷张望,但见巴勃早已打开了武士送给他的那个银盒,将盒中之物一件一件摆在桌上,有珍珠,有翡翠,还有几块金锭。桂华生大奇:“这武士送给他这份礼物倒真不少啊!他为什么唉声叹气?”待了片刻,只见他又在盒子里拿起一张请帖,捧在手里呆呆发愣。

 桂华生走进去道:“老丈何事担心,小可愿为老丈分忧。”巴勃吓了一跳,看见是桂华生,叹气说道:“老弟古道热肠,真真可佩!这一件事,老弟还是不要理会的好。”桂华生道:“我与老丈一见如故,老丈既有为难之事,我是非理不可。”巴勃道:“我知道老弟武功绝世……嗯,你不必惊奇,我虽不识武功,但稍通医理,我看你目蕴神光,在酒楼上我故意碰了你手腕一下,你的脉膊音宏而清,一触就知是非常之人。”桂华生大为佩服,心道:“怪不得人人称他神医,果然医理通玄,不可思议。”巴勃续道:“老弟虽是武功绝世,这事情却不是武功所能解决,我也不愿老弟以一个异国之人,而与我本国的御林军作对。”

 桂华生道:“怎么?老丈行医济世,却怎的会得罪了御林军?”巴勃道:“连我也莫名其妙呀,如今是祸是福,我亦难以猜度。”桂华生道:“小可谬托知己,敢请详告。”巴勃道:“适才那位武士送来的请帖,乃是御林军总督大人的请帖,要我今晚三更,到他别墅相见。这事不许我对任何人说。”

 桂华生大笑道:“也许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病,请你去医。”巴勃摇头道:“不会,不会的。嗯,我而今想起来了,我今日出宫之时,隐约见到总督大人也在外面张望。”桂华生道:“啊,原来你今日是进皇宫看病么?”巴勃道:“这件事情,我本不应该告诉别人,但老弟是上国高贤,难得又这样一见如故,我就对老弟说了吧。我今日在酒楼之言一点不假,我确是遇到了生平第一宗难医的病症。病人就是我们皇上。我诊他脉象,好像是中了一种慢性的毒药,毒性之怪,前所未见。可以令他精神疲乏,不能用脑。若然无法解除毒性,三月之后,就会憔悴而死。别的医生,绝对看不出他的死因!”

 桂华生一惊,道:“谁竟敢这样大胆,暗中毒害国王?”巴勃道:“是呀,宫中防卫森严,外人绝难混得进去,若是我诊断不错的话,这下毒的人,只怕就是国王亲近的人。”桂华生沉吟半晌,说道:“莫非就是那位御林军总管?”巴勃道:“我接到这银盒之时,最初也是这样的想,不过,御林军总督,虽然时常随侍国王,却也难以下毒。”桂华生道:“这有何难,只要有一个机会,把毒放到国王的茶酒里,不就行了么?”巴勃道:“不,这是一种慢性的毒药,每次下毒分量极微,最少要接连下毒七次。御林军总管非经奉诏,不能进入内廷,除非他买通了国王贴身的人下毒。但毒死了国王,他又有什么好处?王位是必定要皇室之人才能继承的。”桂华生道:“你们的国王可得国人爱戴么?”巴勃道:“国王仁慈爱民,国人对他十分爱戴。”桂华生道:“这么说,那就不是因仇下毒的了。中国历史上也有许多毒杀国王的事,那十居八九是为了谋夺王位。”巴勃说道:“公主的贤慧举国均知。她是国王的独生爱女。更绝无毒死父亲之理。哦──”眼睛一闪,似是为桂华生的话起了某种怀疑,桂华生道:“怎么?”巴勃面色微变,道:“咱们不必胡乱疑了。时候不早,我必须赶去赴总管大人的约会了。”桂华生道:“他约你半夜三更见面,这时间选得真是古怪。”巴勃神色甚是不安,说道:“老弟,你我一见如故,我此次去了,若然三日后不回,那就是凶多吉少了。但你切不可将今晚之事告诉别人,也不必找我。我无妻无子,终生钻研医学,留下了的医案是我最宝贵的,三日之后我若不回,请你将医案取去。呀,不如我现在就交托给你。”

 桂华生忽道:“不,我陪你去!”巴勃问道:“你如何去得?”桂华生说道:“我扮作你的药童。”巴勃迟疑了半晌,说道:“也好,我倒不是怕死,只是我死之后,国中更无人能够医治国王了。”立即替桂华生改装易容,在面上擦了点煤灰,再蒙上了缠头布,背上药囊,果然像一个尼泊尔药童。

 巴勃自备了一辆马车,那是他下乡看病时代步的,总管的别墅在瑞扬布山山麓,巴勃便与桂华生驾车前往,在路上桂华生问他道:“你今日进宫,有人知道吗?”巴勃说道:“是一个小黄门(宫中的僧侣)来唤我的,从御花园的后门进去,他也曾叮嘱我不要说给别人知道。”桂华生道:“你们为何那样的怕御林军总管?”巴勃苦笑道:“国王仁慈,他却恰得其反。他的别墅就是用来拷打犯人的地方,等于是他私设的监狱。”

 马车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到了瑞扬布山山脚,御林军总管早已派有人等候。一见巴勃到来,首先指着桂华生问道:“这是什么人?”巴勃道:“他是我的药童,也是我的助手。”武士叫他们稍待,叫同伴回去请示,不久传出话来道:“既然有人随来,那就都进去吧。”武士带引他们上山,不久就到了别墅门前。这座别墅形式古怪,极似一个古堡,围墙都用山上厚厚的赭色石头砌成,铁门也油成红色。桂华生随他们进去,一直穿过六七道铁门,每走进一道门,铁门立刻关上。里面阴阴森森的,鼻子里还隐隐闻到有血腥的味道。

 穿过六七道铁门,进入一座大厅,但见两廊武士林立,厅中摆着一张圆桌,有一个满面虬须,身披锦袍的汉子坐在那里等候,他的身后也立着两个武士,巴勃用眼示意,桂华生立刻明白这个人就是御林军总管。圆桌的另一侧坐着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僧人,这个僧人巴勃不认识,但却是桂华生的相识。原来此人非他,正是在魔鬼城中曾与他交过手的红衣番僧。幸而桂华生早已改装易貌,那红衣番僧看不出来。

 御林军总管见巴勃到来,立即站起来道:“神医来了,欢迎,欢迎!”随即问道:“你这个药童可知你今日进宫医病之事么?”巴勃道:“他是我唯一的助手,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总管面色一沉,随即笑道:“既是如此,那就让他在阶下等候你吧。”笑声中隐隐透出杀气,有两名武士,左右监视,把桂华生止住,不让他随巴勃登堂。

 御林军总管待巴勃坐定,冷冷道:“我今日叫人送给你的礼物,收到了吗?”巴勃道:“正想请问总管大人,何故厚赠?小人无功不敢受禄,这份厚礼已随身带来了。”说罢,将银盒放置圆桌之下。总管意殊不悦,说道:“你不肯受我的东西吗?”巴勃道:“小人说过了,无功不敢受禄。”总管盯了巴勃一眼,道:“只要你听我话,你就有大大的功劳。”巴勃道:“请大人吩附。”

 御林军总管紧紧盯着巴勃,问道:“你今日进宫给国王治病,可看得出什么病么?”巴勃道:“这个,这个……”总管大声说道:“这里都是我心腹之人,但说无妨!”巴勃道:“这个,我,我还未……”总管冷笑道:“你还未看出病因?哼!如此说来,你枉有神医之名了?”巴勃数十年来,给国人尊为神医,对声名甚为重视,给他一激,应声道:“我还未想出医病的方法。”总管道:“那么你已经知道他的病因了,他是什么病?”巴勃道:“不是什么病。”总管厉声道:“怎么说?”巴勃道:“国王似是中毒。”总管微微一笑,道:“你肯说实话,很好。我现在就求你一件事。”巴勃道:“不知小人能否办到?”总管微笑道:“简单得很,你明日到宫中处方,就当是普通的头痛病好了。宫中若要你写下病案,你要署名证实国王患的是头痛症,不是他病。”桂华生一听,立如其意,心中想道:“这个御林军总管纵非亲自下毒,亦必是同谋之人。巴勃是国中最好的医生,有他签署证明,将来国王毒发身死,自是无人敢怀疑国王的死因。”

 巴勃抬起头来,也盯了那总管一眼,淡淡说道:“大人刚才教我说实话,这样一来,我却是对全国说谎了。”总管怔了一怔,道:“你不愿意?哼,你想清楚了,你若答应,金银珠宝,随便你要,如其不然,哼!”巴勃道:“我宁愿保全神医国手之名,胜于要这些带不到坟墓去的珠宝。”桂华生暗暗喝彩,那总管面色沉暗,似乎就要发作,那红衣番僧却冷笑道:“国王的病反正你医不好,说什么国手神医,现在当普通病症来医,何伤你的名誉?”这话大大刺痛了巴勃,就在此时,忽闻得桂华生哈哈大笑之声!

 那两个监视桂华生的武士大吃了一惊,喝道:“你干什么?”只听“轰隆”一声,桂华生反手一掌,将左边那名武士打下石阶,右边那名武士拔出月牙弯刀向桂华生腿弯疾斩,桂华生提起右腿,成了“金鸡独立”的姿势。那武士斩了个空,身形前扑。桂华生脚尖一弹,快捷无伦,当啷一声,又把那武士的月牙弯刀踢出手去。

 两廊武士纷纷拔刀哗叫,但见桂华生哈哈大笑,身形如箭,飞身一掠,便到了圆桌前面站定,朗声说道:“我有话讲!”那御林军总管本来是国中有名的勇士,两膊之力,能举千斤,见桂华生疾如其来,虽吃一惊,却也不惧,趁着桂华生身形未稳,双臂一伸,将桂华生肩头一按,喝道:“坐下来讲!”其实他这一按乃是有意给巴勃显显颜色,满拟一按之下,就要把桂华生的肩胛骨折断。

 哪知触手之处,其软如棉,御林军总管方觉不妙,蓦然间一股反弹之力迫来,御林军总管双臂酸麻。桂华生双肩一耸,笑道:“总管大人不坐,小的怎敢坐下?”那红衣番僧也吃了一惊,这时也还未看出是桂华生,心中大为奇怪,想道:“这小药童怎的会有这种上乘的功夫?”不由自主的也站了起来。

 御林军总管怒道:“你有何话?”桂华生道:“请总管大人带领我们进宫。”总管道:“做什么?”桂华生冷笑道:“你们说我师父给国王治病,哼,这你们可看错了。谁不知道我师父是全国第一名的妙手神医?不要说他老人家,国王这点小病,就是我去医,也包管一医便好!”红衣番僧道:“那你是诚心要和我们作对了?”桂华生道:“你们不想国王的病医好吗?你保荐我去医病,医好了你们也有功劳呀!”红衣番僧冷笑说道:“好,好!我现在就带领你去!”倏地横掌如刀,向桂华生的天灵盖疾劈,就在这时,御林军总管也骤然发难,拔出短剑,疾插桂华生的背心。

 桂华生一声长笑,左手反手一拿,拿着了御林军总管的手腕,御林军总管全身麻木,动弹不得。说时迟那时快,红衣番僧蒲扇巨掌挟风拍到,桂华生右手一挥,接着往面上一抹,大笑说道:“妖僧,你还认得我么?”

 桂华生这一挥之势,用的正是“铁琵琶指”的功夫,红衣番僧被他五指一拂,手腕上登时起了五条红印,这时已看清楚了桂华生就是在魔鬼城中将自己打败的那个中国少年,吓得倒退三步,失声叫道:“你,你,你!你居然敢到我国京城捣乱。”

 桂华生道:“咱们到国王面前分说。”红衣番僧脱下袈裟,想动手却又不敢动手。桂华生道:“有总管大人陪伴,也是一样。好,师父,咱们走吧!”拖着御林军总管便往外闯。御林军总管力大如虎,他部下的武士们个个皆知,这时见总管大人竟似绵羊一般被桂华生牵着,显然是完全消失了抵抗之力,谁不惊骇!

 桂华生正自哈哈大笑,忽听得背后暗器破空之声,来势极疾。桂华生拖着御林军总管,闪动不便,只听得那暗器挟风呼啸之声,急劲非常,桂华生迫得松开了手,伸指疾弹,那几枚暗器是三寸来长铜钉,倏的飞到面门,被桂华生施展“铁琵琶指”的功夫,一阵疾弹,铮铮之声,荡人心魄,桂华生十只指头都感到酸麻,不由得心中一凛,想不到到尼泊尔京城的第一个晚上,就遇到了如此高手。

 那御林军总管大叫一声,一跤跌倒地上,原来桂华生放开他的时候,已是暗中点了他的“天枢穴”,这时廊下众武士纷纷跑到,有些去扶总管大人,有些则奔向巴勃。

 桂华生无暇审察那暗器自何而来,提一口气,先发出劈空掌的功夫,那几个武士刚挨近巴勃,忽觉有一股暗力推来,莫名其妙的都倒在地上。桂华生掌劈指戳,霎眼之间,打翻了七八个武士,那几个跌在地上的武士才刚刚爬起,桂华生冲着他们冷笑道:“我师父的武功比我高明十倍,你们要去拿他,可是想找死么?”那几个武士给他一吓,慌忙退下,果然不敢挨近巴勃。

 混乱之中,忽听得有人喝道:“都给我退下!”桂华生定睛一看,但见一个长发披肩,高鼻深目的汉子大踏步走出,呲牙咧嘴的向桂华生笑道:“你是从中国来的吗?武功很不错呀!”伸出手来与桂华生一握,桂华生急忙运气相抗,但觉一股极强劲的力道迫来,倏然之间,忽又消失,桂华生几乎立足不稳,幸而他的浑身力量也已到了控制自如的地步,一觉不妙,立即用重身法定住身形,手指微微一带,将对方的劲力化开,而且顺手还在他脉门重穴点了一下。

 这人却似毫无知觉,哈哈一笑,将手掌抽出来,说道:“果然不错,有资格和我比试一下。”桂华生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这个人居然也懂得闭穴的功夫,试他的功力,实不在中国的第一流高手之下,那红衣番僧看出了桂华生面上稍有惊惶之色,得意之极,指着桂华生说道:“中国来的小子,今晚你的造化到了。你知道这位法师是谁?他是阿拉伯诸国的第一高手提摩达多,你好好请他指教一番吧。”

 桂华生早就从白衣少女口中听过提摩达多的名字,心中想道:“久闻阿拉伯诸国也与中国一样,乃是文明古国,武术源远流长,这人是他们的第一高手,确是名下无虚,倒不可小觑了。”

 提摩达多双掌一拍,说道:“你身上藏有宝剑,取出来吧!”桂华生的腾蛟宝剑软硬自如,这时正缠在腰间当作腰带,不料提摩达多一眼望得出来。

 桂华生道:“且慢,既然比试,咱们可得说清楚,胜了如何?败了如何?”那红衣番僧忍不住骂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提摩达多法师还能输给你吗?”

 提摩达多却大笑道:“好,你这个少年人真有胆量,三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问我。好吧,你听清楚了!”随手一指屋角的一支烛光……

 御林军总管这座大厦,布置得非常华丽,四角有四根中空的玻璃圆柱,圆柱内各点着一支牛油巨烛,烛影摇曳,从玻璃罩里泛出光辉,甚为别致。提摩达多指着东南角的玻璃柱内的烛光说道:“你冒犯了总管大人,我在此间作客,可不能不管。不过,你既有胆量与我比试,我就给你一个机会。”顿了一顿,说道:“我就以这支烛光为限,若在烛光熄灭以前,你被击败──那没说的,我只好将你交给总管大人处置。若是烛光已熄,我未能将你击倒,那么,这里的事我撒手不管!”

 这支巨烛已烧了大半,看来不用半个时辰就可以烧完。桂华生心中好气,叫道:“好,就是这样,来吧!”他以为提摩达多小觑于他,岂知提摩达多已是对他十分重视,只因见他刚才露出了几手非凡的武功,这才以半支烛光为限,在提摩达多的心中,时限已是放得极宽了。

 提摩达多笑道:“好,那么请你站稳了!”谈笑之间,漫不经意的忽地发出一掌,桂华生已经拔剑出鞘,却故意舍剑不用,一面施展“千斤坠”的功夫,双脚牢牢钉在地上,一面运力左掌,以大力金刚手硬接他的掌力。岂知桂华生稍为轻敌,几乎在一招之内,就被提摩达多击倒。

 桂华生掌力将发未发,陡然间但觉一股极大的潜力排山倒海而至,桂华生大喝一声,一掌平推,发出了九成真力,但听得“波”的一声,狂风怒卷,原来是两股掌力相遇,激起烈风,站得稍近的武士被掌风推得摇摇晃晃,纷纷走避。

 桂华生暗叫一声:“不好!”胸口如给铁锤一击,立足不牢,就要跌倒,急忙施展绝顶轻功,凌空飞起二丈多高,手挽横梁,掌风呼的一声,从他脚下台过。提摩达多得意之极,磔磔怪笑,大踏步向前,仰首朝天,向着横梁,又发一掌!

 一掌发出,惊叫之声四起,原来这根横梁,竟给他的掌力震断。哗叫声中,桂华生一个“细胸巧翻云”,疾掠而下,长剑一招“倒卷天河”。凌空刺击,登时洒下了千百点寒光,把提摩达多的身形罩住。

 提摩达多也是轻敌太急,想不到桂华生的宝剑厉害之极,剑光激荡之下,但听得嗤嗤之声响,就好像一个大皮球给许多利针所刺一样,原来是他掌力所荡起的气流给宝剑反击之力迫散,提摩达多也吃了一惊,倏然间剑光暴长,桂华生的剑招从“倒卷天河”变为“后羿射日”,剑光过处,唰的一声,将提摩达多的长发削去一绺。

 提摩达多大怒,右掌向外疾拍,左拳却向内一招,桂华生正使到“星汉浮槎”的一招,从“倒卷天河”至“星汉浮槎”这连环三招,乃是桂华生以“达摩剑法”合了白衣少女所创的“冰川剑法”之后,妙悟出来的三个极利害的招数,这一招剑尖斜斜上刺,正自使得得心应手,眼见提摩达多无法可避,蓦然间忽觉极大的潜力,左右齐来,互相牵引,桂华生顿然好像身处在一个极为湍急的漩涡中心,身不由主的被推磨得团团乱转。

 幸而桂华生在喜马拉雅山上,曾经和提摩达多的两个弟子打过一仗,深悉他阴阳掌力的奥妙,急忙改用阴柔之力,以达摩掌法,随势屈伸,消解提摩达多攻来的潜力,虽然如此,还是被他迫得直打圈圈。

 提摩达多一掌紧似一掌,牵引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桂华生暗叫“不妙”,若然如此对耗下去,提摩达多的功力比他高出许多,只怕不待烛光熄灭,自己就要精疲力竭。

 提摩达多亦是心中焦躁,生怕到了时限,不能将少年人打败,一见桂华生现出疲态,心中大喜,猛地双掌齐推,全用阳刚之力,掌力如狂涛怒风,骤然压至,满拟这双掌击下,桂华生不死亦伤。

 岂料桂华生成竹在胸,见他改用阳刚掌力,正合心意,忽地一声长啸,随着掌风直升出去,改用八卦游身掌法,绕着提摩达多身形疾转,剑光闪烁,俨如黑夜繁星,千点万点,飘洒下来,众武士看得目瞪口呆,但见大厅之上,似有数百个桂华生,对提摩达多运剑狂攻。

 桂华生改用快攻战法反客为主,将提摩达多从主动变为被动,果然大大削弱了他阴阳掌的威力。本来若论功力,是提摩达多高出许多,若论轻功,却是桂华生稍胜,这一轮快攻,剑点如雨,而且他手中所持的又是可以洞金削铁的宝剑,只要被他剑尖戳上一点,多好内功也难禁受。提摩达多全身各处都在他的剑点攻击之内,迫得运掌防身,这一来阴阳掌力自是不易发挥。

 可是桂华生改用这样的战法,比刚才还更吃力,他之所以如此,实乃行险求幸,希望在烛光熄灭时,反而将提摩达多击倒。但提摩达多乃是当今的武学大师,不久便明其理。只见他凝立如山,任由桂华生强攻猛打,脚步竟不移动分毫。

 过了一会,桂华生但觉气喘心跳,额上汗珠一颗颗滴了下来,提摩达多脸上狞笑,双掌划弧,一步一步的迫将出去,桂华生又似初上之时一样,感到有如身处漩涡的中心,进既不能,退亦不得。

 再过一会,桂华生更感不支,但觉耳鼓嗡嗡作响,眼前金星迸现,这是力脱神疲之像。桂华生奋力再拆几招,猛听得提摩达多大喝一声,一掌劈来,桂华生踉跄疾退几步,提摩达多如影随形,第二掌又连环击到。桂华生本能的运剑一挡,身形再退几步,双腿酸软,即将仆倒,提摩达多第三掌又拍了过来。桂华生被他的掌力牵引,虽欲后退,已是力不从心,反而被他的掌力牵得上前几步,天灵盖正正迎着他的掌心,这一掌劈下,焉有命在?

 却就在这紧张的时刻,提摩达多一声长叹,双掌一收,说道:“中国的武功,果是神奇莫测,再过十年,只怕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了。好,时限已到,我放你走吧。”桂华生喘息稍定,睁眼一瞧,只见东南角玻璃柱内那支烛光已是完全熄灭。

 桂华生抱拳笑道:“多谢大师指教,咱们后会有期。”提摩达多神态怏怏,正欲退下,忽听到御林军总管的呻吟之声。只见那个红衣番僧扶着他缓缓走出,大声喝道:“好小子,你用什么妖法,将总管大人折磨成了这样?”

 原来御林军总管被桂华生用独门手法,点中了“天枢穴”。这“天枢穴”是背后十八道大穴的总纲,桂华生的点穴法奇妙非常,初时不过麻痒,渐渐便似体内插进了千百道银针一样,既奇痒而又奇痛,饶这御林军总管是铁石般的汉子,亦自禁受不起。

 桂华生笑道:“总管大人,你以为我师父不会解毒,其实我师徒二人,都是既能放毒,又能解毒的能手。我只是小施其技,在总管大人身上,搽上了一点毒药而已,要是我用重毒的话,大人早已七窍流血了。而今我用的是轻微的毒药,大人你可以多活七天。”

 御林军总管哪知道桂华生是虚声恫吓,听他这么一说,更觉奇痛奇痒,魂飞魄散,挣扎着喝道:“你怎敢如此,好,我要你碎尸万段!”桂华生大笑道:“总管大人,你若把我碎尸万段,更没有人替你解毒了。”

 提摩达多睁眼一瞧,看出御林军总管是中了桂华生的重手法点穴,但御林军总管忍受不住背上的奇痒,双手乱爬乱抓,早已把背上的衣裘抓裂,背脊红肿坟起,真如中毒一般。提摩达多看了,亦觉惊心。他对于中国的点穴法亦稍知一二,但见了如此情势,深知凭着自己所学,绝不能解。若要他代总管向桂华生求治,那却是大失他面子之事。故此他看了一眼,并不说破,那红衣番僧正欲求他再次出手,提摩达多已先摇头说道:“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这里的事,我说过不管便不管了。”

 御林军总管见提摩达多撒手不管,更觉胆寒,放软口气道:“你待如何?”桂华生道:“你带我进宫中替国王治病,我也便替你治病。”御林军总管踌躇难决,心中想道:“若给他在国王面前说出我今晚所为,我还有命么?”

 正在此时,忽听得外面那重铁门轧轧声响,御林军总管大吃一惊,想道:“守门的武士怎敢不听我的吩咐就把铁门开了?”可是他在奇痛攻心之下,早已有气没力,想叱骂也骂不出来。

 但见铁门一开,大厅中的武士眼睛一亮,登时鸦雀无声。桂华生也为这意外之声感到奇怪,急忙看时,只见两个宫女,轻移莲步,缓缓的走了进来。

 走上石阶,为首的宫女站定,娇声呖呖的说道:“这里有一个中国来的青年,名叫桂华生的么?”桂华生惊奇之极,怎么样也想不到他刚到加德满都,深宫之中,竟然也知道是他来了。那宫女又问了一声,桂华生踏前两步,道:“我便是从中国来的桂华生。”

 那宫女道:“国王有命,请你立即进宫。总管大人,这是国王的圣旨,叫我们来你这里要人,你看清楚了!”说罢便将圣旨交给一个武士,叫他转交给御林军总管。

 桂华生道:“未知贵国王何事见召?”那宫女道:“闻说先生从中华上国而来,深通医术,是以请先生进宫治病。”桂华生怔了一怔,心道:“我哪里懂得什么医术,刚才所说乃是故意吓吓御林军总管的,却想不到这一纸诏书倒反而替我完谎了。”转念一想,只要巴勃诊断无差,国王的病真是中了慢性的毒药的话,仗着天山雪莲,料想可以解救,眼珠一转,便对宫女说道:“要我治病不难,但还得两人同去。”那宫女说道:“国王有命,贵客有所请求,亦无不照准。”桂华生说道:“那么我便要请巴勃医生和御林军总管大人陪我进宫一趟。”御林军总管面如死灰,忽见红衣番僧上前说道:“难得上国贵宾万里远来,总管大人理该陪他进宫一趟。”御林军总管看出他眼睛中的示意,便即应允。桂华生心里起疑,但想只要离开了这儿,还怕他什么诡计。

 御林军总管道:“下官偶感不适,请先生赐以良药,才好奉陪。”他不敢在宫女面前说出被桂华生“下毒”的事,故此只有私向桂华生求情。宫女诧道:“总管大人这样好的体魄也生病么?若是小病,不如请别个医生治吧,明日你再进宫也便是了。”御林军总管急道:“不,不,我这病非得中国神医治理不可。”桂华生微微一笑,伸手搭上了御林军总管的肩头,轻轻的在他的“贞白穴”点了一下,说道:“别个医生要药到回春,我则是手到回春。待治好国王之后,我再给你将病根完全消掉。”御林军总管经他一触,果然舒服了许多,只是胸口还隐隐作痛,只好乖乖的跟着桂华生走。

 那两个宫女好不奇异,悄悄耳语,桂华生是具有上乘内功的人,凝神一听,百步之内,极微细的声音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但听得一个宫女说道:“这个中国少年果然不凡,说不定他真能治好国王的怪病。”另一个道:“他应该是个美男子才是,却为何也像咱们国中的粗汉一样,这张面孔黑得好不怕人。”桂华生不禁哑然失笑,扯下了圆桌上洁白的桌布,往面孔一抹,将煤灰抹得干干净净,登时露出了本来面目,令那两个宫女看得呆了。

 桂华生笑道:“好啦,咱们可以走啦。”拖着御林军总管,走下石阶,穿出数道铁门,无人敢予拦阻。门外早停有一辆马车,宽敞华丽,拖车的四只马毛色雪白,神骏非常。这正是两个宫女乘来的马车,桂华生、巴勃等依次上车,四匹白马,立刻扬蹄疾走。

 桂华生想起这一日一夜种种奇怪的遭遇,如同做了一场大梦一般,心中不住在想:“国王怎么会知道我这个人?而且知道我能给他治病?那两个宫女为什么说我‘应该’是个美男子?这‘应该’两字什么意思?”偷眼看那两个宫女,只见她们也正在偷看他,脸上还浮出诡异的微笑。

 桂华生正自心思纷乱,忽听得背后有呼呼的风声,回头一看,大吃一惊。竟然是提摩达多飞奔而来!

 桂华生大吃一惊,抢过马鞭,疾鞭那拉车的四匹白马。那四匹白马乃是尼泊尔的御厩名马,被桂华生再一用力鞭打,登时发力狂奔。马蹄得得,车声隆隆,车上的几个人给抛起跌落。真如腾云驾雾一般!

 却不料提摩达多的脚力赛如奔马,但听得他的怪笑之声,摇曳长空,自后追来,越来越近,猛然间那四匹白马一声长嘶,十六只马蹄一齐跪倒,原来是提摩达多已然追到,攀着车辕,一按之下。四匹健马,竟是不能再走一步!

 桂华生道:“你说过的话不算数么?”提摩达多笑道:“我只说不管古堡里的事,如今出了古堡,我可要管啦!”一手攀着车辕,立刻飞身而起。便待跳上马车,桂华生早已拔出宝剑,一招“李广射石”,平胸刺出。提摩达多霍地一个“凤点头”,伸手双指便来夺剑。桂华生变招快极。剑锋一转,立刻削他手指。提摩达多果然不愧是阿拉伯诸国第一高手,右掌一翻,身子凌空。左掌倏的抽出,掌力一震,便将桂华生的剑尖震歪,右手双指,仍然闪电般的迳取桂华生双目。

 桂华生迫得向后退了一步,挤得一个宫女“哎哟哟”的叫出声来。提摩达多双脚踏着车轮,大半边身子已俯过车辕,只要用力一撑,立刻便可跳到车上。

 桂华生身形一俯,运剑如风,急刺提摩达多咽喉。但听得“喀啦”一响,提摩达多使出阴阳掌力,将桂华生的宝剑引开。桂华生没有刺着提摩达多,却把车辕的一根横木削断了!

 两个武功绝顶的高手,一在车外,一在车内,各以最上乘的武功相搏,其间丝毫没有回旋之地。每一招都足以致命,比起适才在大厅内拼斗,凶险何止百倍!但见提摩达多叱咤一声,双脚一点车轮,身子已凌空而起,一掌震开桂华生的宝剑,另一掌就照着桂华生的胸口劈来。

 桂华生暗叫不妙,百忙之中,无暇思索,本能的出掌相抗,宝剑跟着也划了一道半弧,转过剑锋,侧袭强敌。他也明知自己的掌力抵敌不住,然而在这样绝险的情形之下,除了拼死一击之外,哪有退敌之方?

 就在这一刹那间,提摩达多忽地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桂华生也突然感到一阵透骨的奇寒。然而桂华生人在车内,脚踏实地,有所凭依,形势自好得多,一见机不可失,宝剑疾忙削出。但听得提摩达多惨叫一声,登时跌落车下,左臂也被宝剑削去了一片皮肉。提摩达多暴跳如雷,大怒喝道:“你这小子使的是什么妖法?”桂华生哪还肯与他搭话,立刻鞭马驱车,风雷疾走。提摩达多受了创伤,哪里还追得及。

 桂华生想起刚才的情势,越想越惊,也越想越觉得奇怪。那一阵冷风,竟似念青唐古拉山山上那冰窟中的奇寒一样,绝对不是从天上刮下来的。马车上就只是这几个人,那么,是谁、是谁暗助他一臂之力?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