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弄鬼装神迷侠女 飞花摘叶见神功

 李沁梅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白了江南一眼,说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殊脾性,金世遗不是有许多人说他怪得不近人情么?即以你江南而论,我也觉得你有点怪里怪气呀!但你们都是最好的人!”江南笑道:“我也没说厉姑娘是坏人呀,只不过觉得她古怪罢了。”

 谷之华本来还有一些话要和李沁梅说的,听她言语对厉胜男甚是维护,知她是感激厉胜男两次相救之恩,想了一想,那些话到了口边,终于吞了回去。

 李沁梅有点依依不舍,拉着谷之华说道:“可惜咱们只相聚两天,我还未向你请教剑法呢。”谷之华道:“来日方长,即算咱们没有机会碰头,我也会到天山去找你的。嗯,但愿你们能找到金世遗。”江南忽然笑嘻嘻地问道:“谷女侠,你和金大侠的交情也很不错呀,你为什么不肯暂时搁一搁旁的事情,同我们一道去找他?”谷之华笑道:“怪不得人家都叫你做‘多嘴的江南’,我说过不去就不去!”其实谷之华是给江南问得无词以对,所以只好绕个圈子避开,颠倒过来,责备了江南一顿。

 分手之后,李沁梅便跟陈天宇夫妻与江南一道,从原路回去,追赶金世遗。路上江南将那次碰到金世遗与谷之华的事情,对她细讲。李沁梅不觉想道:“世遗哥一向和别人难合得来,和他有交情的女子,除我之外,只有一个冰川天女而已。但听江南所说,谷姐姐和厉姐姐与他相识未久,交情也似乎很不错呢。几年不见,难道他的性情也改变了?”李沁梅一片纯真,还未懂妒忌,只是觉得奇怪。

 还有一样令她觉得奇怪的,就是谷之华的坚决不肯与他们同行。她虽然不懂世务,也自感觉到谷之华所说的什么要给义父上坟,乃是一种搪塞之辞。她心中想道:“江南说的倒很有理由,她既然与世遗哥的交谊非浅,为什么不能将旁的事情暂搁一下?几年来没有给义父上坟也都过去了,却又为何要急在这一时?谷姐姐本是个热心肠的人,虽只与我相处几天,对我如同姐妹,又为何她不肯多伴我几天,倒好像突然变得寡情薄义了?”

 李沁梅怀着满腹疑团,一路上闷闷不乐,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金世遗。陈天宇与江南合乘一骑,将江南原来坐的那匹马让给李沁梅,赶了一天,黄昏时分便到了新安市镇,陈天宇出去打听,问过了好些人,都说没见过像金世遗这样形貌的人经过,后来他们又根据厉胜男的话,到市镇后面的土地庙去查访一次,果然有那么一间破烂的庙宇,但庙内灰尘满积,不像是有人到过似的。

 幽萍也起了疑心,说道:“莫非咱们找错了,这不是厉姑娘说的那座庙宇?”江南道:“我已问过当地人了,就只有这座土地庙呀,怎的会错?”幽萍道:“你瞧这里可像有人来过?”江南笑道:“是不像呀。我没有找错,那位厉姑娘说的只怕就未必是真了!”李沁梅道:“她为什么要说假话?”陈天宇也道:“或许其中另有原故,或许是厉姑娘记错了也说不定。”江南道:“或许什么?哪有这许多‘或许’,我说九成是她将咱们故意戏耍!”李沁梅道:“你总是对厉姑娘有成见,她无缘无故,为何要戏耍咱们?”陈天宇道:“是呀,咱们且莫胡乱猜疑。仍然从原路回去查访,过几天再说。”其实他对厉胜男的说话早已有点疑心,但心想反正不知道金世遗的行踪,即算厉胜男是存心捉弄,找不着金世遗对自己也没有害处,而且他也想不出厉胜男有什么理由要捉弄他们。

 又过了两天,他们一路查访,都未听说有像金世遗这样的人经过。到了第三天晚上,江南沉不住气了,对李沁梅道:“李姑娘,你莫怪我多嘴,我瞧那位厉姑娘是有点邪门!”李沁梅道:“你别一张嘴就骂人家呀。”江南道:“你这样相信她,可知道她是什么来历?”李沁梅道:“不知道。我不像你这样好管闲事,别人不欢喜说,我就不去查问。”江南笑了一笑,说道:“你也别一张嘴就数说我呀。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那样相信她?”李沁梅道:“我与她素昧平生,但她却救过我两次。最近的一次,你是知道的了,还有一次,则是在孟家庄,我被孟老怪囚在石窟之中,也是她将我救出来的。”江南道:“嗯,这就有点怪了,她当时和你谈起了金大侠没有?”李沁梅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江南道:“她救了你之后,对你说些什么?”李沁梅道:“她叫我去找师兄,我照着她所指点的方向,果然找着了。”江南道:“她没有叫你去找金大侠吗?”李沁梅道:“没有。咦,你怎的这样再三地问?你也知道那次的事吗?”

 江南又笑了一笑,说道:“可见得多嘴也有好处,金大侠那次曾大闹孟家庄,我是听得谷女侠说的。当时还有邙山派的翼仲牟、谢云真等人。不过,金大侠告诉谷姑娘的时候,却没有提起这位厉姑娘。而现在听你所说,这位厉姑娘是救你的人,那么她当时定然在孟家庄里见到了金世遗,她明明知道你要找金世遗,却又不对你说,却故意指你去找师兄。哈!这里面不是有点古怪?”李沁梅眉头一皱,问道:“这话可真?”江南道:“半点不假!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她?”李沁梅默然不语,低头思索。江南又道:“我知道你不大相信我,那么我再问你,你相信她还是相信谷女侠?”

 李沁梅想了想,说道:“她们两位都是我信服的人。”江南道:“比较起来呢?”李沁梅道:“谷姐姐的师父和我们天山派渊源极深,比较来说,我当然更相信谷姐姐。嗯,你问这种话是什么意思?”江南道:“你是个聪明的人,难道你听不懂谷女侠的话?那日她一再拒绝和咱们同行,言下之意,实是不相信那位厉姑娘的话。”李沁梅被江南直言点破,一想果然,禁不住说道:“她说世遗哥的主意改变得快,莫非,莫非……”江南笑道:“我看不是金大侠改变主意,而是厉姑娘说的假话。”李沁梅道:“那么他是到青岛准备出海,厉姑娘说他要去苏州找你们,是,是──”江南立即接道:“是编出来的!”李沁梅道:“她为什么要编造这段谎话?”江南道:“你问她去,我怎么会知道?”

 李沁梅是个单纯直爽的姑娘,一起了疑心,恨不得立即到青岛去看个究竟,可是她又不敢断定厉胜男说的假话,好生委决不下,便去和陈天宇夫妻商量。陈天宇夫妻也起了疑心,终于决定了由李沁梅独自赶往青岛,陈天宇则仍回苏州老家。不论谁碰到了金世遗,就在那里等候。李沁梅说道:“这样最好,两边都不怕落空。总有一处会碰得见他。”于是分道扬镳,李沁梅单骑上道,前往邙山。

 按下李沁梅暂时不表。且说谷之华那日离开了众人之后,心中怀着很重的疑团,猜不透厉胜男是何等样人?她说的话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她怅怅惘惘,思量了许久、许久,终于也决定了暂时不去给义父上坟,先到青岛去看看究竟。她起了这个念头,连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想戳穿厉胜男的假话呢?还是为了自己其实也想再见金世遗一面?

 谷之华在镇上买了一匹坐骑,一路上马不停蹄,到黄昏时分,约莫赶了将近一百五十里路程,刚好赶到同安县城,正好投宿。她进入城内,还未找到客店,忽见两个店伙计模样的人,上来拦着马头,笑嘻嘻他说道,“姑娘贵姓,可是姓谷吗?”谷之华怔了一怔,说道:“怎么?”那两个店伙计道:“我们是祥泰客店的伙计,在同安县里,就数我们这间客店设备最好,房间最多,还有专供女客住宿的雅净房间。我们早已给谷姑娘准备好了住处,就等你老人家赏光了。”谷之华道:“且慢,你怎么知道我姓谷,又怎么知道我今日到此?”那店伙计道:“今日午间已有人替姑娘定下房间了,他说你这个时分一定会到。我们已等了你大半个时辰了。”谷之华急忙问道:“那是个什么人?”

 那店伙笑嘻嘻说道:“是姑娘的兄长定下的房间,错不了的。”谷之华怔了一怔,道:“什么,我的兄长?”那店伙道:“令兄他在前一站等你,你不是从邙山来,要往崂山上清宫进香的么?令兄已说得清清楚楚了,房钱饭钱也都替你预付了。”

 谷之华大为惊诧,心想:“除了金世遗与厉胜男之外。谁还知道我要前往崂山?是金世遗和我开玩笑呢?还是厉胜男?”那个开玩笑的人已对店伙计说明是她的“兄长”,她当然不能够问“兄长”的容貌,心想:“我反正要住房吃饭,既来之则安之,且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店家对她招待得十分周到,住的是上房,吃的是当地有名的辣子鸡,还有好几样精美的小菜。看来那个给她预订房间的人,赏钱定给了不少。

 谷之华是个有江湖经验的人,虽然猜想到此事是金世遗或者厉胜男所为,当不会有什么恶意,但也处处小心提防,一晚没有好睡。但这一晚半点事情也没有发生,教谷之华更为纳闷。

 第二日谷之华又赶了一天的路,将近黄昏时分,到了一个市镇,名叫“青龙集”。青龙集是一个规模颇大的市镇,按理说谷之华应该在这个市镇投宿,谷之华却故意绕道避开,再赶了十多里路。掌灯时分,才赶到前面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心想:“看你还能够和我开玩笑么?”

 哪知一进小镇,又有一个客店伙计模样的人上来迎接,恭恭敬敬地作揖道:“是谷小姐么?小店已给你老人家打扫好房间了,请赏光。”谷之华只当那个开玩笑的人定是在青龙集给她定下房间的,想不到在这小镇上也布置了这一套。当下笑道:“是我哥哥给我定下的房子么?”那店伙愕了一愕,道:“我们没有见着姑娘的兄长,只见到令尊大人,他叫我们给姑娘准备的,房钱饭钱都付过了。”

 这一回轮到谷之华发愣了,心中想道:“这人当真可恶得很,冒充我的兄长也还罢了,这一回却冒充我的父亲。哼,我的父亲是个大坏人,你欢喜冒充就冒充吧!”继一想:“不对,莫非不是同一个人,他既敢冒充我的父亲,当然有上把年纪,不比冒充我的兄长容易假装。”她本来怀疑是金世遗或厉胜男,这时一想不像,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惧意。只是那人既冒充她的父亲,她就更不便问那人的形貌了。

 可是那店伙却先说了出来,他见谷之华发愣,便道:“姑娘既是姓谷的,形貌也和那位老人家说的相符,错不了吧?令尊大人不是一把斑白的胡须,稍微有点伛偻的吗?”原来这间小镇的客店本钱短少,店伙计也生怕接错了人,所以特别小心谨慎,和谷之华对证。

 店伙计说的那个人正是孟神通的形貌,谷之华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想道:“难道不是冒充,当真、当真是他、是他来了?”可是孟神通怎会知道她要前往崂山?何况,他若是要追赶自己回去,又何必这样故弄玄虚,形同戏耍?不错,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坏人,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亦不需要和女儿开这种玩笑啊!

 那店伙计又说道:“令尊大人精神很好,他说前面纵有几个毛贼,你也不必担心,他一个人尽可对付得了,姑娘,你们是保镖的吧?”在这条路上,常有保暗镖的镖师经过,这店伙计有几分江湖阅历,他见谷之华腰悬宝剑,似个有武艺的人,心想父女保镖,做父亲的先走一天,先后照应,在江湖上也并非罕见的事情。加以昨晚那个老人所露的口风和出手的豪阔,处处都暗示出他是镖师身份,所以店伙也就把谷之华当作女镖师了。

 谷之华疑心大起:“若然当真是他前来追我,我要躲避也躲避不了。若不是他,我倒要看看这个开玩笑的是何等样人?他总得露出本来面目。”便道:“不错,那正是我的爹爹。他还有其他的话交待吗?”店伙道:“那位老爷子说你今天赶多了路,一定赶得累,叫你好好歇息,明儿可以少赶一程。”那说话似乎他们“父女”早已约好路程似的。谷之华微微一笑,也不分辩,说道:“好,那你就给我房间吧。”

 谷之华随这店伙计入店歇宿,暗自思量:“这个人不知是谁,可是聪明得紧!他竟然料到我今天会特地不在青龙集上投宿,我赶多了路,反而落在他的算计之中。我明天偏偏再多赶一程,看他怎样。”

 像昨天那间客店一样,招待得十分殷勤,进了房间不久,店伙计便送来了一只烤得香喷喷的肥鸡,还有一壶葡萄美酒和几样小菜。谷之华酒量甚浅,烈酒不能入口,但葡萄酒却是她最喜欢的,那几样小菜也合她的心意。不过她为了要起早赶路,也不敢多喝,只喝了小半壶。

 不知怎的,这一晚她睡得特别香甜,第二日一觉醒来,只见日影西斜,已经是过了晌午的时分了。她大吃一惊,首先检点东西,宝剑、钱银和身上的玄女剑谱都没有遗失,再试行运功,也是毫无异状。这才放下了心。但这一觉为什么睡得这样久呢?莫说她是个具有武功的人,即算是普通的人,心里头惦记着明天还要赶路,也断不会睡到日头过午还不知醒的道理。她也怀疑到酒中下了蒙汗药,但一来昨晚完全尝不出异味:二来下蒙汗药必有所图,现在自己毫无损失,他图的又是什么?饶是谷之华绝顶聪明,一时间也想不出其中道理。

 谷之华将店伙计叫进来,责备他道:“你瞧,这是什么时候了!为什么不叫醒我?”那店伙计赔着笑脸说道:“那位老爷子说过你今天不必赶路,所以我们不敢打扰你老人家。”谷之华气得啼笑皆非,但一想自己事先既没有吩咐他们,也就怪不得人家,何况在咋晚投宿的时候,店伙计已把那位“老爷子”的话告诉她了,当时自己也没有否认。

 那店伙计问道:“姑娘,你午饭要吃些什么?还剩下的那大半壶酒,我给你拿来。”谷之华没好气他说道:“还说那壶酒呢,就是你们的酒累事,是什么药酒不是?害得我睡到日头过午还未醒来!”那店伙计叫道:“哎哟,姑娘!你可错怪我了。那壶酒是令尊大人留给你的啊!是不是药酒我怎能知道?”谷之华道:“吓,是他留给我的,你为何不早说?”那店伙颇是惊奇,心想:“这女镖师脾气好大,称呼自己的父亲也是‘他’呀‘他’呀的叫,一点没有礼貌。”当下也没好气地说道:“你爹爹留给我,还能是毒酒吗?那只肥鸡和那几味小菜,也是他给你预先定下来的,我现在都给你讲清楚了吧,再要照样的弄这几味,今天还办不到呢。”谷之华道:“我不吃午饭了,现在就走。”那店伙计巴不得她早走,说道:“房钱饭钱那位老爷子已付过了,你老人家的坐骑也喂饱了,下次你和令尊回来,还请多多照顾。”

 谷之华一路走一路思量,蓦然省起:“那个捉弄我的人在酒中下了令人酣睡的药,他既然不是想偷我的东西,那定然是想阻误我的行程了!”但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谷之华却是百思莫得其解。

 谷之华在路上的茶亭,胡乱吃了一些饼食,到黄昏时分,她已问过路人,知道再走七八里,前面就是一个市镇,她却故意不到镇上投宿,绕路过去,待到天黑,索性弃了坐骑,施展轻功,连夜赶路,心中想道:“你要阻误我的行程。我偏要早两日赶到崂山。”

 前面是一段山路,天上一弯眉月,月色不大明朗,山上怪石嶙峋,时不时有野兽的叫声传来。谷之华独自赶路,加上这两日来给人捉弄的神魂不定,饶是她身怀绝技,也自有点心怯。正行走间,忽听得山坡上有人磔磔怪笑,谷之华拔出宝剑,喝道:“是人是鬼?”话声未了,忽地“轰隆”声响,一块大石滚了下来。谷之华用了一个“白鹤冲天”的身法,身子平空拔起数丈,那块大石刚刚从她的脚下滚过。

 谷之华拔出宝剑,大怒喝道:“什么人敢施暗算,有胆的就下来较量!”山项上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有胆的你上来吧,先请你吃两块石头!”另一个声音说道:“金世遗哪里去了?你现在可没人撑腰啦,识相的趁早抛下宝剑吧!”

 这两个人的声音似曾听过,尤其那老妇的笑声更为刺耳,谷之华一下就想了起来,原来这两个人便是在柳家庄附近和自己交过手的那两个魔头,一个是昆仑散人,一个是桑木姥。谷之华心中一凛,想道:“这两个魔头的本领非同小可,幸好武功最强的那个回人金日未见露面,若是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我今晚难逃魔掌。”

 谷之华自忖,凭自己的本领斗这两个魔头纵然未能稳操胜算,却也未必落败,反正今晚这场恶战总是难以免了,便即施展“黄鹤冲霄”的身法,飞身一掠,又拔起数丈,冷冷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二位,昆仑散人,我师父曾饶过你一次性命,金大侠上次对你们也有不杀之恩,你们稍有天良,便该潜踪匿迹,改过从善才是,如今反来害我,当真天理难容!”

 昆仑散人一次败给吕四娘,一次败给金世遗,认为是奇耻大辱,给谷之华这么一说,更如火上添油,暴怒喝道:“且看今晚是谁要谁饶命吧!哼,你想我饶命不难,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谷之华趁他说话的时候,身形又拔上数丈,一抖手一块石子向他打去。谷之华用的是飞蝗石打穴手法,昆仑散人见她将小石打得这样远,而且在昏夜之中。居然能够认出穴道,也不禁吃了一惊,当下一闪闪开,怒骂道:“野丫头,死到临头还敢逞强,现在就是你跪下来给我磕头,我也不能饶你了!”与桑木姥搬动大石,轰轰隆隆的又推下来。

 谷之华从下面攻上,石块如雨,闪避甚是艰难,尤其他们时不时推下磨盘般的大石,声势更是吓人。山坡上怪石嶙峋,地形狭窄,好几次险些被大石滚到身边,谷之华心想:“不好,这样一来,我纵上到山头,也要累个半死,哪还有气力和他们打架?”可是若然逃走,他们从背后飞石攻击,危险却是更大。

 谷之华正自打不定主意,忽听得桑木姥一声尖叫,石块停止飞下。谷之华抬头一看,只见昆仑散人与桑木姥从另一面飞奔下山,转眼间,只见远处一团红影晃动,那是昆仑散人的满头红发,隐约听到桑木姥耳环摇动的声音。可以想见他们逃走之时,是如何紧张惶恐!

 谷之华大感惊奇,这两个魔头究竟是碰到什么物事?害怕成这个模样?

 谷之华跑上山头,朗声说道:“是哪位前辈暗中相助?弟子这厢有礼了。”但见风动树梢,月移花影,空山寂寂,哪里有人?谷之华惊疑更甚,心道:“若不是有人暗中相助,那两个魔头为什么会仓皇逃走?若是有人相助,为何又不见踪迹?”要知谷之华自幼跟吕四娘练邙山派的绝顶武功,耳目之灵,身法之快,远非常人可及,连她也看不出半点迹象,若当真是有人暗助,这人的武功之高,岂非不可思议?

 谷之华最初心想:“难道是金世遗?”继而一想:“金世遗也未必有这样的本领。”跟着又起了一个疑问:“这个人和那个连日戏弄我的人,不知是否同一个人?但那个戏弄我的人想阻误我的行程,而这个人却帮我打退了强敌,让我得以继续赶路,看来又不像是同一个人。”想来想去,甚至连这两日来戏弄她的人,也不像是同一个人,真是疑团重重,怎样也猜想不透。

 谷之华歇了一会,继续赶路,到了天亮时分,以她的脚程,少说也走出了二百里之外,白天不便施展轻功,她到附近农家出高价买了一匹青骡,虽然不及马的脚力,比步行却快得多,这样整整的又赶了一天,约摸也走了百多里,黄昏时分,到了莱芜,那已经是山东境内的一个县份了。谷之华赶到县城投宿,心中想道:“看你还能不能预料得到我的行程?”

 这一次果然不再见有店伙计出来迎接了,谷之华找了一间客店投宿,她经过了昨日的教训,对食物分外小心,酒固然不敢饮,饭菜也用银簪试过,银簪色泽不变,试出并无下毒,才敢入口。

 谷之华赶了两天一夜的路,疲累不堪,却不敢放心熟睡,只在床上打坐养神。幸而她练的是正宗内功。做一会吐纳功夫,便精力复生,疲劳尽失。到了午夜时分,忽听得有人在敲她的房门。

 谷之华喝道:“是谁?”店伙计的声音应道:“有几位朋友前来看你。”此事本来大出常情,要知她是个单身女子,纵然真的是朋友来访,也不应在这深夜时分,而且店伙计也不应放他进来。谷之华本待斥骂,但一想:“莫非是那个戏弄我的人来了?好,他既然找上门来,我岂可不见。”便提起宝剑打开房门,这一看,不由得令她吃了一惊。

 但见门外站着三个军官,其中两个正是灭法和尚的弟子──御林军统领秦岱和耿纯,另一个年纪较长,却不认得,只听秦岱“咦”了一声,叫道:“果然是姓谷的这个贼丫头!”听他的口气。似乎他事先也未敢确定房中的女客便是谷之华。

 谷之华定睛一看,见来的就是这三个军官,并无灭法和尚在内,心神定了下来,冷笑说道:“原来是耿、秦两位大人,邙山会上的威风尚未使尽,还要拿到这里来使吗?可惜我不是令师,没有令师那份涵养的功夫,由得你们辱骂!”耿、秦二人在邙山会上被金世遗拿住了,当众殴辱,并且迫他们痛骂师尊,这是武林中从所未有的奇耻大辱,如今被谷之华在他们同伴的面前说了出来,当真比掴了他们两记耳光还更令他们难受。耿纯气得跳了起来,大怒喝道:“贼丫头,死到临头,还敢骂人!”谷之华嘻嘻笑道:“骂人是你们的看家本领,我可没有骂你啊!我倒要请问,我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我一不杀人放火,二不侮辱父母师长,怎么会死到临头?”

 谷之华话未说完,秦岱早已拔出佩刀,倏地一刀劈下,谷之华冷笑道:“你张嘴骂人,我倒还有点怕你,要讲打么?你可是自讨苦吃!”横剑一封,但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秦岱用的是“乱披风”快刀刀法,刀锋一晃,就砍了六下,却被谷之华轻描淡写的一举化开,就在这弹指之间,谷之华的剑锋也已在他的刀口上碰了六下。谷之华的剑乃是宝剑,秦岱那柄百炼精钢的红毛刀,登时损了六个缺口,幸亏他用的是快刀刀法,一掠即过,受力不大,要不然早已刀毁人伤。

 谷之华恨他们那日掘她师父的坟墓,剑招未收,掌势随着拍出,她见过耿、秦二人的本领,虽然算得不错,自问还克制得了他们,估量耿、秦绝对避不开她这一剑中夹掌的绝招,因此留下五分后劲,准备一打了秦岱之后,立刻再打耿纯的耳光。

 另外那个年纪较长的军官一直在旁观战,这时忽然“噫”了一声,飞身跃起,向谷之华搂头一抓,使的竟是大力鹰爪功,身形方起,劲风立即扑面而来。谷之华大吃一惊,幸而她留有五分后劲,掌锋一偏,贴着那军官的掌缘一带,两人都觉虎口酸麻。不过,谷之华乃是被他的内力震麻,而那个军官却是被她的手指戳中穴道。

 谷之华的房间外是一个庭院,地方还相当宽敞,院子里有两棵梧桐树,这时已是深夜,摆龙门阵的客人早已散了,那军官奔下台阶,解下一条软鞭,朗声说道:“谷小姐,你这招拂云手使得很不错呀,久闻吕四娘的玄女剑法妙绝天下,就一并让我开开眼界如何?”

 谷之华听这个军官说得很客气,看他神情模样,职位似乎在秦、耿二人之上,她礼尚往来,便也抱剑说道:“我在师门不过几年,所得的不过一点皮毛功夫,用来对付小贼还勉强可以,怎入得大人法眼?”她这一句话明里捧了一捧那个军官,暗里却是奚落耿、秦二人。

 耿纯“哼”了一声道:“谅你也敌不过白大人,识时务的就该抛下宝剑,听候处置。”谷之华道:“啊,原来这位是白大人。请问白大人,你到底是要和我比试呢,还是特地来捉拿我的?我到底犯了你们哪一条王法?”那中年军官慢条斯理地笑了一笑,说道:“谷小姐你别多心,我当然只是为了想见识你的剑法才和你比试的,至于你和他们两位的过节么,这个,这个,我管不着,嗯,谷小姐,不必客气,你先赐招呀!”谷之华听他答得甚为圆滑,正在琢磨他话中之意,便随口答道:“白大人若然定要赐教,我只好献拙奉陪,请白大人先赐招!”这本来是江湖上比武之前的一番客套说话,谷之华见他以礼相待,当然不便抢先动手。她以为那个“白大人”也必定要推让一番,哪知她话犹未了,那中年军官便一声笑道:“既然如此,请恕我不客气了!”倏地抖起那条软鞭,一出手便是“连环三鞭”、“回风扫柳”的毒辣招数,唰、唰、唰,风声呼响,卷起了一团鞭影,向她猛扫过来。

 谷之华冷不及防,几乎给他的鞭梢扫着,幸而她轻功神妙,百忙中使了个“风刮落花”的身法,随着鞭梢所指,滴溜溜的三个转身,这才险险避开。那中年军官毫不放松,紧接着又使出鞭中夹掌的绝技,长鞭一圈,将谷之华迫得从左斜方跃前两步,他一声笑道:“谷小姐,你不必客气啊!”左臂暴伸,五指如钩,猛地抓下,只听得“卜勒”一声,饶是谷之华闪避得快,衣袖也给他撕去了一幅!

 这哪里是寻常的比试?简直就是要人的性命!谷之华猛然醒悟,敢情这个白大人是藉口比试,想把她打得重伤,最少也弄得她筋疲力竭,然后再让那耿、秦二人将她捉拿。怪不得他说不管他们的过节,这无非是顾着自己的身份,免得被耻笑为用车轮战而已。

 谷之华本来对这位白大人还有些好感,一想到他用心如此歹毒,不禁心头火起,冷冷说道:“白大人说得对极,动手就不必留情,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剑锋一划,寒光陡起,左一剑“春雷乍展”,右一剑“流泉下滩”,登时也把玄女剑法的精妙招数尽量施展开来,剑剑指向那个中年军官的命门要害!

 玄女剑法乃是当世的第一等上乘剑法,可惜谷之华稍欠火候,威力未能尽量发挥,只能够把那位“白大人”挡住。那位“白大人”鞭长刀重,加以他的大力鹰爪功十分厉害,谷之华不论怎样乘瑕觅隙,也近不了他的身前。两人拼斗了三十多招,仍然是个平手之局,谁都占不了便宜,那位白大人心中暗暗叫苦,生怕在下属的面前损了自己的颜面,而谷之华也在暗暗奇怪。“他们怎么知道我住在此间?”

 原来这个中年军官名叫白良骥,乃是御林军的副指挥使,他是奉命来协助山东巡抚捉拿一个极厉害的海盗的。秦岱、耿纯被金世遗赶下邙山之后,没面目再见师父,回到京师,白良骥和他们交情甚好,便奏请皇上加派他们二人做自己的助手,同往山东办事。

 这一日他们抵达莱芜,在县衙歇宿,二更时分,忽然有夜行人到来,从窗口投入了一封密柬,以白良骥那样机灵的人,也竟然没有听出丝毫声息,待到发现密柬、再出去看,早已无踪无影了。拆开密柬一看,只见“邙山谷之华,住如意客栈”十个大字。看来这个夜行人乃是专为告密来的。

 白良骥早就从耿、秦二人口中知道谷之华的来历,也知道他们结仇的经过,耿、秦二人便请白良骥帮忙他们捉拿谷之华,好向师父将功赎罪,白良骥有公事在身,本来不愿多事,但一想吕四娘乃是满清皇室的大仇人,四十年前吕四娘刺杀雍正一案,皇室为了面子尊严,不敢明令缉凶,暗中对吕四娘和邙山派则是恨之切骨,一直在等机会找邙山派的过错;如今吕四娘已死,这谷之华乃是吕四娘的唯一传人,趁此机会,帮耿、秦二人将她拿获,对朝廷也是一件功劳,何况还可以巴结灭法和尚,何乐不为?因此在耿、秦二人恳求之下,白良骥终于答应。

 他们到如意客栈盘查,果然发现了谷之华。白良骥是个工于心计的人,朝廷既然为了隐讳,不敢将雍正被杀的那一案件张扬,也不敢对邙山派公开报复,他便也照江湖上的规矩办事,将谷之华和耿、秦二人之间的事情当作私人仇怨,自己先和谷之华“比试”,累到她筋疲力竭之后,再让耿、秦二人下手擒拿。这样,说起来虽然不太光明,但也还是江湖上给朋友“助拳”所允许的,不至于给人拿着把柄。

 白良骥是山西大同神鞭云老镖师的得意弟子,又从鹰爪门的掌门沙天俊处学了大力鹰爪功,身兼两门绝技,自命不凡,虽然知道谷之华是吕四娘的关门弟子,玄女剑法精妙非凡,却也并不怎样放在心上。哪知交手之后,大出他意料之外,他施展两门绝技,亦只不过堪堪打个平手,丝毫占不了便宜。

 转瞬间两人已拼斗了四五十招,但见鞭影翻飞,剑光霍霍,越斗越烈,院子里那两株梧桐树,在这深秋时分,树叶本来就稀少了,经过他们一场恶斗,打得枝折叶落,几乎只剩下了光光秃秃的树干。

 正打得紧张之际,忽听得一个尖锐冷峭的声音骂道:“岂有此理,三更半夜,在这里打架,你们不要睡,别人可要睡呀!要打架给我滚到外面去打。”听那声音,是来自内间的客房,白良骥不禁心中一凛。要知这等小客店的客人最为怕事,何况他们的身份乃是御林军军官,店主人都早已关上房门,不敢出半句声干涉,如今却忽然有一个客人出头要他们“远远滚开”,岂非大不寻常?

 白良骥心中一凛,想道:“那个投函告密的不知是什么人?我也是一时太过大意,未曾知道对方的底细便来拿人,莫不要中了他们的预先安排的陷阱!”他怀疑这个客店中伏有谷之华的党羽,又怀疑那个告密者是故意引他们来的。其实谷之华根本就不知道有人暗中告她的密,她也怀疑这个客店中隐伏有耿、秦二人的党羽。

 白良骥正想出言试探,耿纯已是忍不住大声喊道:“什么人多管闲事,出来会会你家大爷!”里面那个客人哼了一声,声音非常刺耳,好似利箭一般透过几重门户,入耳钻心,白良骥吃了一惊,急忙说道:“咱们在这里有点江湖的过节,扰及朋友,尚请包涵。待会儿我们登门赔罪。”那个客人又“哼”了一声,冷冷说道:“谁管你们的什么过节,识相的赶快给我滚开!”声音不大,但好像就在他们的耳边斥骂一般。

 秦岱较耿纯稍有涵养,这时也忍耐不住,大声喝道:“御林军军官在此捉拿人犯,识相的快缩回去!”白良骥暗叫不妙,心中想道:“耿、秦二人到底缺少江湖阅历,这等有本领的人,岂是御林军三个字吓得退的?”心念未已,果然又听得那个怪客冷笑道:“好威风,披了一件老虎皮就可以横行霸道了吗?”接着便听得起床的声音,好像是在暗中摸索,慢吞吞的,碰得房中的家具乒乒乓乓作响。

 耿、秦二人心中暗笑道:“这不是雷声大雨点小么?若然真是有心打架,何须如此装模作样?”白良骥却是提心吊胆,那怪客越是拖延,他心中越是不安。高手比斗哪容得半点分神,只听得“唰”的一声,谷之华突然使了一招凌厉的剑法,剑锋从白良骥的肩头划过,划破了他的护身软甲。

 这时才听到里面开门的声音,耿、秦二人只道白良骥已受了伤,两人都是同样的心思,必须在那怪客出来之前先把谷之华收拾。两人同时发动,一人一口单刀,左右分袭,施展快刀绝技,各斩谷之华的一条臂膊。

 快刀绝技是邙山秘传武功之一,当年江南八侠之中以白泰官最为精擅,谷之华当然知道厉害。若只是耿、秦二人,她还可以用玄女剑法从容化解,但现在她被白良骥紧紧迫住,她若转身去削他们的快刀,势必要受白良骥的大力鹰爪功抓破脑门。就在此时,忽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谷姐姐别慌,我来帮你!”

 这是厉胜男的声音,谷之华大为惊诧,绝对想不到是她,刚自心想:“这声音与刚才的声音不对呀!”耿、秦二人的快刀迅疾无比,她疑心方起,只听得金刃劈风之声已到脑后。谷之华无暇思索,危急中施展“大弯腰斜插柳”的轻功身法,柳腰一俯,向前冲出,耿、秦二人的单刀从她背上削过。谷之华身形未稳,刚抬起头来,只听得呼的一声,白良骥又已拦在她的面前,伸手向她抓下。谷之华心中叫道:“我命休矣!”就在此时,忽见白良骥形似僵尸,直挺挺地站在她的面前,五指如钩,离她的脑门不到三寸,接着“咕咚”“咕咚”两声,耿纯跌在她的左边,秦岱跌在她的右边,似是突然之间,给人点了穴道!

 谷之华这一惊非同小可,试想白良骥是何等武功?谷之华见过厉胜男的本领,白良骥的武功只在她之上,不会在她之下,谷之华虽然知道厉胜男的诡计多端,但这种点穴的功夫,却绝不是可以倚仗诡计的,纵算厉胜男懂得用梅花针打穴,也未必伤得了白良骥,何况耿、秦二人亦非庸手,又怎会在同时之间受她暗算。

 谷之华呆了一会,叫道:“厉姐姐,是你吗?”奇怪得很,厉胜男刚才大呼小叫,现在却尚未见现身。谷之华叫她,也听不到她的答应。这一来谷之华更为惊异了,因为纵使是用梅花针之类的细小暗器打穴,也总不能隔着一堵墙打过来呀。厉胜男的轻功不如谷之华,她也绝不可能在谷之华面前来去无踪的。那么作弄白良骥的人又是谁呢?是厉胜男呢,还是刚才吵吵闹闹的那个怪客?”

 谷之华疑团未释,怪事又再发生。那三人中白良骥武功最高,他似乎是自己运气解了穴道,忽地伸了伸腰,手脚又活动起来,大喝道:“偷施暗算,算得什么英雄?有胆的出来与我一斗!”挥动软鞭,“噼啪”一声,向空打出,哪知话犹未了,忽地“哎哟”一声,再也骂不出来了。就在这时,又听得那老气横秋的冷笑之声,“哼”了一声道:“凭你这厮也配与我动手。”转瞬间笑声更似到了里许之外。庭院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息。谷之华惊骇之极,刚才听里面的声响,那怪客还在慢吞吞的开门,难道在这瞬息之间,他便能够伤了敌人又再远走?这当真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定睛一看,但见白良骥的太阳穴上贴着一片树叶。白良骥“哎哟”地叫了一声,伸手将那片树叶撕了下来,他的太阳穴上已印下了一张树叶的影印!白良骥如遇鬼魅,面色铁青,匆匆忙忙地拉起了耿、秦二人,跳过围墙便走!正是:

 摘叶飞花寒敌胆,天山女侠下山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