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豪气雄风交侠士 奸谋诡计骗儿童

 江海天这两句话平平静静道来,就似平常和人当面对话一般,并不特别提高声调,声音却远远送了出去,不但门外的尉迟炯夫妻听见,丐帮分舵几十间屋子的上下人等、没一个不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听到的声音都是一般大小,完全像是江海天就在对面说话。事后这些人谈论起来,人人都感到惊诧。江海天内功纯厚,比起尉迟炯来,又不知高出多少了。

 尉迟炯大踏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祈圣因,群豪都在紧张等待,看江海天如何应付。尉迟炯的眼力何等厉害,一踏进屋子,已察觉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与江海天身上。他便迳直地向江海天走去,恭恭敬敬地问道:“这位想必是江大侠了?”江海天站了起来,还了一礼,说道:“不敢,尉迟舵主有何见教?”

 尉迟炯蓦地拔剑出鞘,剑发清辉,明亮得如一泓秋水,正是江海天的那把裁云宝剑。众人大吃一惊,但却没人出半句声,更无人上前拦阻。要知江海天已是武林公认的当今第一好手,众人一惊之后,人人也随即想到,倘若尉迟炯意欲对江海天有所不利的话,那只是自讨苦吃,江海夭也绝不用自己帮忙。

 江海天神色自如,冷眼看尉迟炯如何动作。只听得“卜”的一声,尉迟炯忽地把宝剑插入自己臂膊,朗声说道:“尉迟炯曾伤了江大侠的千金,今日特来负荆请罪,匆忙中未备荆杖,权且以剑代荆,自行惩罚,不敢有劳江大侠贵手。江大侠若肯恕过,我再说话,否则,但凭江大侠处置!”

 这一举动大出江海天意外,当下说道:“江湖上过招动手,难免伤损,即以那日之事而论,小女冒犯了尉迟夫人,小徒宇文雄也曾伤了尉迟舵主,谁也不能怪谁。尉迟舵主如此自责,倒教江某难以心安了。”

 江海天这番说话极为得体,一来为江家的人占了身份,两个小辈与你交手,虽然伤有轻重之分,毕竟也是彼此受伤。二来点明了宇文雄是他新收徒弟,好让尉迟炯忆起与宇文雄父亲的过节。

 祈圣因被江晓芙削了头发,尚未长长,以红布缠头,打扮得甚为怪样,听得江海天那句“小女冒犯了尉迟夫人”,不觉面红过耳。心道:“若不是我有事请求你,我才不来受你奚落。”江海天似是知道了她的心思,说了那几句话,随即便给她作了一揖,说道:“小女多承夫人剑下留情,江某也在此谢过了。”祈圣因这才化嗔为喜,说道:“江大侠真是人大量大。”连忙还礼。

 江海天掏出一颗药丸,双指一捏一弹,药丸化作粉末洒出,刚好洒在尉迟炯的伤口上,这是崆峒派长老乌天朗送给他的秘制金创药,效验如神,尉迟炯的流血登时止了。尉迟炯刺伤自己,以血赔罪,江海天则给他赠药治伤,亦即是表示这段“梁子”已经解了。

 尉迟炯将裁云宝剑双手奉上,说道:“多谢江大侠宽宏恕罪。宝剑名马,原物奉还。那两匹坐骑,已交给丐帮弟子验过,并无伤损。”

 江海天哈哈一笑,说道:“宝剑名马,乃是身外之物,无论如何贵重,总也比不上人。尉迟舵主,请恕江某揭开天窗说亮话,我要讨的是人。”

 尉迟炯说道:“这件事江大侠不提我也要提,请借个地方说话如何?”说至此处,便向四方作了一个罗圈揖,说道:“我也知道诸位都是江大侠的好朋友,并非外人。但因内情复杂,并有涉及我夫妻私事之处,我只想说给江大侠一听。”尉迟炯深知江湖好汉的脾气,索性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免得群豪以为他心目中只有江海天一人,心里便不舒服。

 江海天道:“既然如此,便请杨舵主借个地方。”杨必大本来有点不大放心,但见江海天已慨然答允,心想尉迟炯夫妇在他丐帮重地,也未必敢用什么鬼蜮手段,暗算江海天,江海天也不是那么容易给人暗算的人。江海天已经答应,他做主人的只好给客人方便。当下杨必大将他们带进密室,便即离开,并严禁丐帮弟子走近,以防有偷听嫌疑,失了丐帮身份。

 江海天掩上房门,笑道:“我敢担保隔墙无耳,尉迟舵主可以放心说了吧。”尉迟炯说道:“因妹,你先说。”

 祈圣因说道:“我们是表明心迹来的。我当家的虽是干的没本钱买卖,但我们从萧志远手中抢这孩子,决非存有劫人图利的打算……”江海天说道:“这我信得过你们夫妇。可是──”祈圣因道:“江大侠想是要知道原因,实不相瞒,李文成是我表哥,他不幸遭害,这孩子我想领他抚养。”

 江海天说道:“我也不是想和你们争夺这个孩子,但李文成临死之时,曾郑重托付萧志远,要他把这孩子带来给我,由我收他为徒。我和李文成没见过面,但大丈夫死生一诺,李文成信得过我江某,郑重托孤,我岂可负了他的心意?这孩子在我家习技,你们也可以常来看他。”

 祈圣因苦笑道:“江大侠肯收这孩子为徒,那是求之不得。可惜只怕这孩子没有这个福份!”

 江海天诧道:“这是什么意思?”祈圣因道:“惭愧得很,我保不住这个孩子,又给对头抢去啦。”尉迟炯道:“这对头势力极大,我们自问抢不回来,是以来求江大侠相助。”江海天道:“好,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吧。不管对方是怎么个奢拦人物,我既伸手要管这事情,那就是管定的了!”于是尉迟炯夫妇说出了一件令江海天也颇为震惊的事情。

 他们说的是什么暂且不表。且说群豪在外面等待,许久不见江海天出来,禁不住议论纷纷。甘人龙道:“这位尉迟舵主以血赔罪,还剑解仇,这两手漂亮极啦,算是好汉本色!”元一冲道:“江大侠更是不失大侠风度!”林笙较为小心谨慎,说道:“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咱们都不知道这位尉迟舵主的来历,也不能太过相信他了。嗯,我就是怕江大侠待人太过宽厚,上了别人的当。”

 叶凌风恨极了尉迟炯,乘机说道:“不错,我师父武功绝世,我倒不怕他受贼人暗算,只怕他被贼人的花言巧语骗过了。我倒有条计策,倘若我师父把贼人拿下,那就算了。如果他把贼人放走,那么就可用这计策,稍稍耍个手段。”

 杨必大道:“耍什么手段?”叶凌风道:“咱们派几个人在前头埋伏,这贼汉子刚伤了手臂不难将他擒下。擒了之后,严刑拷打,要是审出什么破绽,那就交我师父发落;要是确无破绽,那时再放他们。这岂不是万全之策?可以补救我师父的疏忽。”他听了甘人龙的语气,知道甘人龙未必赞同,但元一冲、林笙二人,也都是吃过尉迟炯夫妇的亏的,他们二人肯依计行事,有理无理,将尉迟炯折辱一场,拷打一顿,也可以稍泄心头之气。

 哪知元一冲皱了皱眉,却道:“遇君子,讲礼仪;遇小人,不得已才施诡计。如今尚未知道这尉迟炯是君子还是小人,那咱们就该先示人以光明磊落,岂可当着江大侠的面便放他走,背了江大侠却又去暗算于他?”

 杨必大见江海天许久不见出来,必里正自踌躇,不知好不好派个弟子去探听消息;叶凌风碰了一鼻子灰,也正想再下说辞;正自各怀心事,忽听得尉迟炯粗豪的声音说道:“劳各位久待了。”话声未了,只见他们夫妇已是随着江海天走了出来。

 江海天道:“杨舵主,请你送两匹坐骑给尉迟舵主,交个朋友。”甘人龙哈哈大笑道:“我早说尉迟舵主是个朋友,果然不错。哈哈,咱们不打不相识,可是早就交了朋友啦。”

 尉迟炯抱拳道:“甘大侠的百步神拳,在下是衷心佩服。”甘人龙道:“你老哥的劈空掌力,也委实不轻。”两人哈哈大笑。丐帮弟子报道马已备好,尉迟炯遂与群雄拱手道别。

 尉迟炯夫妇走后,群雄纷纷向江海天探问究竟。江海天道:“现在是风平浪静,没有事啦。”杨必大问道:“那孩子怎么样?”江海天道:“孩子的下落已经知道,不必再兴师动众了,请杨舵主向各方报讯,免得他们再与尉迟夫妻为难,这处多承各位热心朋友帮忙,江某感激不尽,容后补报。”

 杨必大说道:“既然没事,江大侠更可以多住几天了。”江海天面有犹豫之色,甘人龙道:“那孩子不必江大侠去亲自领回来吧?”元一冲道:“想那尉迟炯既来还剑赔罪,那孩子还会不送回来吗?”众人都是这样推测,因此也都想挽留江海天多住几天。

 江海天不惯说谎,正自感到盛精难却,而又急着要走,甚是为难。叶凌风道:“各位有所不知,我师妹那日与贼人交手,受了点伤……”杨必大一拍脑袋,说道:“我真是糊涂,忘记了贤侄女受伤之事了。既然如此,江大侠自是应该回家去看令媛。”

 刚才尉迟炯以血赔罪之时,曾说到“误伤”江晓芙之事,那时众人都在全神注视他的动作,对他提及的这点小事,也不怎样放在心上,只道江晓芙所受的伤与甘人龙等人所受的伤大约也差不多,并无大碍;如今见叶凌风说话时一脸孔严重的神气,众人都意会得到,他所说的“受了点伤”,实在是“伤得很重”,众人当然也就不便再挽留江海天了。

 其实江晓芙的伤虽然不轻,但她有上乘内功底子,服了小还丹之后,伤势已渐渐减轻,在江海大找到她的时候,她的危险时期早已过了,用不到江海天亲自回家料理。

 叶凌风给师父找到这个藉口,一来是他自己想回去亲近师妹;二来故意提及此事,要师父记起他的宝贝女儿是尉迟炯伤的。虽然师父已宽恕了尉迟炯,但在他心上留下一个疙瘩,也是好的。不过,他找到这个藉口,也是顺便给师父解了围。江海天也就并不否认,当下便向群雄告辞。

 赤龙驹与白龙驹业已物归原主,两师徒正好一人一骑,马行迅速,不消半个时辰,已出了德州城外十数里地,叶凌风道:“师父,你怎么走这条路,这可不是回家的路呀!”江海天勒着了白龙驹,说道:“凌风,我正要和你说,咱们不是回家。”

 叶凌风怔了一怔,问道:“不是回家,那是上哪儿?”江海天道:“咱们要尽快赶往北京。”叶凌风愕然道:“为的什么?”江海天道:“你的三师弟是落在朝廷鹰爪手中,如今正解往京城。但却不知他们走的是哪条路,要是在路上碰不着,哪就要到京城去营救啦!”

 原来将李光夏骗走的那个鹿老大,那一晚说的全是谎话,他和李文成生前从未晤面,根本就不相识,更说不上是什么“八拜之交”了。

 那么他为什么要骗李光夏呢?内里有个因由。这“鹿老大”真名叫鹿克犀,有两个结拜兄弟,他是老大,老二名羊吞虎。老三名马胜龙。三兄弟合股在祁连山南北的黑道称霸。西北绿林中人,将他们三人合称为“祁连三兽”。

 这“祁连三兽”秘密接受清廷礼聘,在江湖上充当朝廷耳目,直接受大内总管朴鼎查的指挥。

 这次捉拿“天理教”首脑的这件大案子,是由御林军统领萨福康与大内总管朴鼎查合办的。李文成已死,朴鼎查严令手下,必须找到李文成的遗孤。这不单单是为了斩草除根,而是要从李文成儿子的身上,找到一条线索,好去缉拿另一个更重要的首脑人物──天理会的总舵主林清。

 林清与李文成交情最好,这次他们同时逃出,就是由李文成父子假冒林清父子,引诱追兵的。李文成是以自己的性命,保护了林清!朴鼎查、萨福康等人估计,林清的行踪只有李文成知道,李文成临死之前,也可能将天理会的一些秘密文件交给他的儿子,所以要缉拿林清以及搜查天理会的秘密,就要着落在李光夏这个孩子身上。

 “祁连三兽”接了朴鼎查的命令,分头寻觅李光夏的踪迹。鹿克犀知道“千手观音”祈圣因和李文成有过一段情孽牵连,又探悉祈圣因也正在找这个孩子。他便一路跟踪祈圣因,终于在祈圣因手里,将这个孩子夺了过来。

 祈圣因夫妇走出荒谷之后,越想越是起疑,因为鹿克犀实在没有与她争夺这个孩子的理由,尉迟炯是关外大盗,和西北绿林人物也颇有往来,“祁连三兽”充当清廷鹰爪之事,虽说是极为秘密,究竟不能瞒尽所有的绿林朋友,而且他们为清廷效力,蛛丝马迹,也是多少露出一些。尉迟炯未出山东境内,恰巧就碰到了一个从西北来的绿林朋友。这人是知道“祁连三兽”的底细的,便把鹿老大是清廷鹰爪的秘密抖露了。

 这消息如晴天霹雳,令得他们两夫妻大大震惊。祈圣因对李光夏的父母有爱有妒有恨,她要抢这孩子抚养,心理本来不大正常,但无论如何,总是不愿意自己所爱过的人的孩子,落在敌人手中,即或不死,终生也要过着悲惨的命运。

 那位绿林朋友走后,两夫妻相对惶然。祈圣因泫然欲泣,半晌说道:“大哥怎么办?”

 尉迟炯毕竟是有几分豪侠气概,一咬牙根,毅然说道:“你大哥拼着豁了这条性命,也得为你找回这个孩子。”

 祈圣因道:“大哥,你,这,这个──”尉迟炯笑道:“李文成已死,我又知道了你是喜欢我,我还会妒忌他吗?这孩子既是从你手中失去,不找回来,怎对得住李文成?我早已对你说过,李文成生前,我虽是心怀妒忌,但他的确是一条汉子,我心里也是佩服他的。”

 祈圣因脸上一红,说道:“大哥,不是这个意思,我怕的是咱们舍了性命,只、只恐也是无济干事。‘祁连三兽’已是不易对付,何况还有许多大内高手与御林军官。”原来鹿克犀虽是“祁连三兽”中的老大,本领却井非以他最高,尉迟炯可以胜得了鹿老大,但若是对付“三兽”中本领最高的老二羊吞虎,他自问也就未必有取胜的把握了。

 尉迟炯慨然说道:“萧志远和李文成素昧平生,尚且不惜性命为他护送孤儿,咱们岂可不如他了?成败生死,听之天命,只求心之所安吧。”

 祈圣因大为感动,说道:“大哥,你对我太好了。我倒有个法子,可以救这孩子,只不过要你受点儿委屈,你愿意吗?”尉迟炯道:“我死尚且不怕,受点委屈,又何足道哉?”

 祈圣因嫣然一笑,这才说道:“这件事只有去求江大侠相助。”尉迟炯大感意外,皱眉说道:“咱们杀了江海天的女儿,如何还能求他相助?”祈圣因笑道:“大哥,那女娃儿没有死,那晚你叫我杀她,我是骗你的,我用剑斫的是块石头。”

 尉迟炯生平从未低声下气求过别人,但一来是为了成全妻子的心愿,二来江海天已发出英雄帖,他到处受人追捕,凄惶奔走,也不是味儿,若不解开这段梁子,只怕在江湖上也难立足,更说不到去营救李文成的孤儿了。

 这就是尉迟炯夫妻来见江海天的前因后果。江海天知道之后,可也煞费思量。

 要知江海天的身份与尉迟炯不同,尉迟炯是绿林大盗,本来就是与朝廷作对了的。江海天虽则有反清之志,暗中也曾屡与清廷作对,但表面上他总还是东平县治下的一个百姓,有来历可以根查,未到时机,却不方便明目张胆地反叛朝廷。

 但江海天之所以煞费思量,却不是为了考虑本身利害,而是恐怕牵连朋友。他的一班江湖朋友,情形大致与他相同。例如氓山派与丐帮诸人,都是要等待时机,始能揭竿而起的。江海天这次营救李文成的孩子,说不定要到京城大闹一场,甚至要闯进皇宫,与大内高手厮杀。倘若氓山派与丐帮诸人参与其事,一来人多嘴杂,恐防泄漏机密;二来牵连太广,对反清大业,只怕反而有害无益。

 因此辽海天几经考虑之后,终于决定了把这副担子独自挑起,不让众人知道。但叶凌风是他的“掌门弟子”,他也想藉此机会,让叶凌风多受锻炼,是以携他同行,事情当然也就不能瞒他了。

 叶凌风听了之后,心头暗暗叫苦。江海天瞧他面有犹豫之色,不悦说道:“怎么,你害怕了吗?”

 叶凌风与师父同行,心知师父必定会尽力保护他,不管敌人怎么厉害,只要紧紧跟着师父,便不至有性命之忧。因此,他倒不是害怕进京与大内高手作对,他害怕的是另外两件事情。第一件是放心不下师妹,心里想道:“这次远赴京都,不知何时方能回转江家?宇文雄这小子却日夕与师妹亲近,我岂不要大大吃亏?”

 第二件是担心在京城遇到识得他来历之人,“爹爹曾派七步追魂手褚元来找我回去,北京是我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我爹爹的朋友不少,虽说已隔多年,只怕也还有人识我。要是碰上了一两个熟识的人,难道我也能像对付褚元一样,将他们杀了?”

 叶凌风心思灵敏,稍一踌躇,便想好了一番话,当下胸膛一挺,说道:“我要是害怕,那日在泰山玉皇顶,我也不敢拼了性命,拔剑助李文成了。当日围攻李文成的,可也是大内高手啊!”江海天道:“是啊,我曾听萧志远言道:你那日也曾险死还生,确是不失英雄本色,照理你是不应该害怕的!”

 叶凌风道:“只是──”

 江海天道:“只是什么?”

 叶凌风吞吞吐吐地说道:“只是师父远赴京都,不要先报个讯与师母吗?师妹与师弟都在病中,师父,你,你也不要回去看他们一看吗?”叶凌风是想师父让他回家报讯,好有个机会与江晓芙见上一面。

 江海天道:“救人如救火,怎还能去料理这些婆婆妈妈的的事情?从这里回家,虽然只是三天工夫便可来回,但三天工夫,咱们已可以赶不少路了。你师弟、师妹的伤,有你师母照料,如何治理,我也早已交待过了,大可以放心得下,还何必回家去看他们?”

 叶凌风不敢说话,江海天道:“我倒是有点不放心你。”叶凌风吃了一惊,心道:“难道我有什么破绽给师父瞧出了?”江海天接着说道:“此去京都,随时都可能和敌人动手,你刚入我门,功夫都还没开始练,凭你现在这点本领,对付普普通通的敌人,还可以应付,一遇高手,就难免吃亏。”叶凌风这才知道师父并非是瞧出他的什么破绽,心上的一块大石这才放了下来,说道:“我跟着师父,还怕什么?”

 江海天正色说道:“虽说有我照顾着你,但也总得提防意外。何况我还想你趁这机会,多受点磨练呢。现在我只有想个变通的办法,在路上传你武功,一路走我一路把口诀念给你听,晚间歇息之时,你就修习本门内功,同时我以本身功力助你练功,让你速成,但这样你难免要辛苦一些,你可有这毅力么?”

 叶凌风心花怒放,道:“多谢师父苦心栽培,弟子感激不尽,如何劳苦,都能抵受。”叶凌风喜出望外,这才是真正的甘心情愿跟师父上京,连江晓芙也抛之脑后了。

 按下他们师徒二人慢表。且说李光夏这孩子被那鹿老大骗走之后的遭遇。

 李光夏虽然十分机灵,毕竟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那晚鹿克犀将他从祈圣因手里救了出来,替他吸出身上所中的梅花针,李光夏在受了祈圣因的许多折磨之后,一旦得救,当然把鹿克犀当作了救命恩人。何况鹿克犀还说是他父亲的拜把兄弟,更把他哄得服服帖帖了。

 鹿克犀带着他一路走。走了半天,李光夏见他走的不是大路,问道:“鹿伯伯,为什么走进山路来了?这是去东平县的捷径吗?好像方向不对吧?那千手观音是带着我向西走的,现在咱们为何也是朝着日落的方向?去东平县应走回头路,那就是应该朝东走才对呀。”

 鹿克犀心头微栗,想道:“这孩子倒是会用心思。我也可要多花点心思去哄他了。”当下笑道:“贤侄,你还是一心想做江大侠的徒弟吗?”李光夏道:“这是我爹爹的吩咐。”鹿克犀道:“这是你爹爹重伤之后,思路不清,一时糊涂了。”李光夏睁大了眼睛,说道:“鹿伯伯,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江大侠还能不是好人?”

 鹿克犀道:“江大侠当然是好人,但你爹爹可是与他非亲非故。”李光夏道:“有位萧叔叔是江大侠的好朋友,萧叔叔义气深重,他曾舍了性命,拔刀助我爹爹,他说江大侠会收我的。”

 鹿克犀详细查问了李光夏这几日的种种遭遇,暗自记下萧志远、叶凌风的名字,笑道:“这位萧叔叔虽然义气深重,毕竟也还是和你爹爹初初相识的人,江湖上什么险诈的事情都有,当然咱们应该信得过这位萧叔叔,但也总得提防万一。再说,你父亲是朝廷钦犯,你就是叛逆之子,萧志远说江大侠会收你,那只是他一种揣度之辞,收不收可还在江大侠啊!何况你又不是没有亲人,何必去寄人篱下?”

 李光夏被他一大套说话说得没了主意,说道:“鹿伯伯,小侄不懂事,你教导我吧。”鹿克犀“咳”了一声,道:“我与你爹爹是八拜之交,我虽本事低微,也发誓要给他报仇。你是我的侄儿,我可不放心你跟随外人。”

 李光夏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倒也很是感激,说道:“只是怕连累了伯伯。”鹿克犀道:“若怕连累,昨晚我也不救你出来了。贤侄,我知道你胸怀大志,你伯伯的本事远远比不上江大侠,不配做你的师父。”说到此处,忽地叹了口气。

 李光夏的确是想跟从名师,学成武艺,以报父仇的。但他见鹿克犀深深叹气,一来是为了感激他,二来是不想令他难过,心中暗自想道:“鹿伯伯能够打败千手观音,即使比不上江大侠,武功也很是不弱了,而且他是我爹爹八拜之交,总要比江大侠亲得多。”当下便说道:“鹿伯伯,我只要学到你这一身本领,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鹿伯伯,我就──”正要说出“拜你为师”几字,鹿克犀却拦住他道:“不,你还不知道我为何叹气吧?”李光夏怔了一怔,心道:“你不是自叹武功比不上江大侠吗?”这句话可不方便说出来。

 鹿克犀道:“江大侠武功天下第一,我比不上他也不用难过。我是为你找不到名师而难过。要知道你是叛逆之子,一定要找咱们自己人,而又本领高强的人才合适,这个师父可就难找了。你说要拜我为师,我是自惭不配。我倒想起了一个最合适的人来,唉,可惜──”李光夏道:“鹿伯伯,这人是谁?”

 鹿克犀叹气之后,说道:“他和你爹爹也是八拜之交,只是听说他也逃亡江湖,却不知他逃向何方?”李光夏道:“哦,你说的是林伯伯吗?”这个“林伯伯”不是别人,正是天理教的总教主林清。

 鹿克犀道:“不错,我所说的就是你的林伯伯了。他武功远胜于我,与你爹爹又同是教中兄弟、生死之交,你若能拜他为师,最好不过。只是他是天理教的总教主,藏匿的地方一定非常秘密,却怎生找得着他?”

 李光夏不知是计,心里想道:“鹿伯伯是自己人,说也无妨。”便道:“林伯伯曾与我爹爹相约,嗯,鹿伯伯,我告诉了你,你可不要泄漏了风声。”鹿克犀大笑道:“你这小娃儿也知道要守口如瓶,你鹿伯伯是几十岁的大人了,岂能不识利害?”

 李光夏很是尴尬,说道:“不是侄儿过分小心,我爹爹千叮万嘱,叫我不好对人讲的。鹿伯伯,你和我爹爹和林伯伯都是一家人,我这才敢对你讲的。林伯伯与我爹爹相约,若是我爹爹逃得出性命,可到米脂藏龙堡张三叔那儿打听他的下落。林伯伯说他要是未死的话,他会托人捎信给张三叔,但他却不一定住在藏龙堡,因为张三叔有家有业,怕连累了他。”

 鹿克犀眼睛一亮,说道:“这位张三叔是谁?”李光夏有点诧异,说道:“鹿伯伯不知道张三叔吗?”

 鹿克犀连忙说道:“我知道你爹爹有几位姓张的好朋友,却不知谁是排行第三,住在米脂的。也许他曾经说过,我一时忘了!是张洪彪吗?是张中岳吗?……”胡乱说了几个姓张的名字。李光夏毕竟是个小孩子,鹿克犀本来己露出破绽,他仍然不起疑心,答道:“鹿伯伯,你说的这些人都不是。张三叔是张士龙,我爹爹常常和我提及他的。但我可是从未见过他。”

 鹿克犀一拍脑袋,说道:“你看,我记性真是不好,张士龙就因为他名字中有个‘龙’字,所以他住的地方才命名为藏龙堡的。我竟然一时想不起来。”

 李光夏道:“我也很想找着林伯伯。但我爹爹曾有吩咐,要我长大之后,学成武艺,才好找他。”鹿克犀道:“为什么?”李光夏道:“一来是不放心我独自在江湖行走;二来因为林伯伯是总教主,不愿林伯伯为我的事情操劳。所以,我也不想拜他为师了。”

 鹿克犀道:“你爹爹倒也过虑得是,米脂远在陕北,你林伯伯又不一定住在藏龙堡,这条路关卡遍布,要是到米脂扑个空,这个险就不值得冒了。不如这样吧,我先带你回家。我再到米脂见士龙大哥打听你林伯伯的下落,有确实的消息,你再去跟他。这个期间,你可以勤练武功。我有几个好朋友,个个都是有一身本领的,大家合起来教你。总能教你成才。”

 李光夏道:“伯伯顾虑周详,侄儿一切听伯伯作主。”

 鹿克犀道:“你爹爹临终之时,可曾交了什么东西给你?还有什么紧要的吩咐?”

 李光夏怔了一怔,心道:“天理教的‘海底’只能付给教中兄弟,鹿伯伯却不是本教中人。”

 鹿克犀道:“我是怕你年纪小,你爹爹若有重要的物事交付与你,我可以代你保藏。他若有什么遗嘱关系到天理教的。我也可以代你去办。我虽未入教,但我与林舵主乃是结义兄弟,那也就不是外人了。”

 李光夏心道:“那句暗号,爹爹已说与萧叔叔知道,请萧叔叔去向丘舵主报讯了。至于爹爹的那本‘海底’,只是用作本教的凭证的,我已贴肉收藏,绝不至于遗失。爹爹吩咐过‘海底’不能离身,鹿伯伯究竟不是本教中人,这秘密似乎无须让他知道。”

 这回李光夏倒是甚为乖巧,说道:“爹爹没有东西遗留给我。只传了给我这口他生前所用的宝刀。紧要的吩咐就是萧叔叔带我去求江大侠为师了。”鹿克犀很是失望,心道:“不知这小鬼头是否说谎,且待我将他骗到京城之时,再搜他的身了。”

 说到此处,忽地隐隐听得马蹄之声,鹿克犀发了一声长啸,跟着小声说道:“这是我的两个结拜弟弟来了。但他们和你爹爹的交情却很平常,你不要把你爹爹和林伯伯的事告诉他们。”李光夏道:“侄儿懂得。”心想:“这位鹿伯伯的结义兄弟可是真多!”

 鹿克犀似是知道他的心思,笑道:“在江湖上行走的人乃是各交各的,所以我和你爹爹和你林伯伯做了结拜兄弟,另外又和其他人做了结拜兄弟,同样是我的结拜兄弟,他们却不一定相识。”李光夏虽然也多少懂得一些江湖之事,那是他爹爹和叔伯辈告诉他的,毕竟知得不多,也就把鹿克犀的话当真了。

 说到此处,只见两个人骑马跑,后面还跟着一骑空骑。这两个人看见鹿克犀和李光夏同在一起,登时喜形于色,便即跳下马来,大声叫道:“恭喜,恭喜,老大,你得手了!”

 这两个人正是“祁连三兽”中的老二羊吞虎和老三马胜龙。原来鹿克犀是和他们约定在此相会的。这两人只知鹿老大是去跟踪祈圣因,要从祈圣因身上找到寻觅孩子的线索,当时还未知道孩子已然落在祈圣因手中的。如今他们见了李光夏,当然知道这一定是李文成的孩子,可是他们只道鹿老大从祈圣因手中夺来,却不知是骗来的。

 鹿克犀和他们虽是结拜兄弟,心里也自怀着鬼胎。他是恐防尉迟炯夫妇追来,他的本领远不及尉迟炯,这才不能不要两位把弟帮忙他“保护”李光夏的。可是他又不愿意两位把弟把他的功劳全都分去,故此一再叮嘱李光夏不可将林清的秘密告诉他们。他是准备在回京见了大内总管朴鼎查之后,单独向朴鼎查报告他所探听得到的消息,再去捉拿林清。林清是天理教的教主,他探听到林清的下落,这功劳就大得多了。至于拿获李文成孩子的这个功劳,则让他两个把弟分享亦是无妨。

 可是他还需要从李光夏身上多骗出一些消息,这孩子又太倔强、机灵,若然给他知道真相,知道自己是个“犯人”,只怕宁死也不会让他押赴京师,所以他还必须继续欺瞒,哄骗这个孩子。

 鹿克犀连忙打了一个眼色,说道:“贤侄快来见过两位叔叔。”接着又叹口气道:“我与李文成是八拜之交,他不幸遭害,我不能与他一同赴难,实在愧对故人,好在救得出我这侄儿,算是稍尽一分心事。今后还得请你们帮忙我教他本事,让他得以继承父业,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这我就可以了却心愿了。”

 羊吞虎和马胜龙登时会意,哈哈笑道:“我们与李大哥的交情亦非泛泛,你的侄儿,就是我们的侄儿,我们这点本领,当然倾囊相授,这还何须说得?”

 李光夏年纪虽小,却也颇有点心思,羊、马二人刚才一见就“恭喜”老大“得手”,这“得手”二字,着实有些刺耳,但李光夏以为江湖上的口头禅是如此的,虽觉刺耳,也还不懂得仔细推敲,现在听了这两人的说话,不由得想道:“鹿伯伯说这两位叔叔和我爹爹不过是一面之交,何以在他们口中又变成了非同泛泛了?”

 鹿克犀笑道:“这两位叔叔的本领比我高得多呢,依我看来,他们比江大侠也差不了多远,你只要学得他们的本领,那也不用好高骛远了。”原来鹿克犀见他若有所思,知道他是在想着学本领的事,也许还在惋惜不能拜江大侠为师,因此便暗示他的两个把弟显显本领,好哄李光夏欢喜,甘心情愿地跟随他们。

 “祁连三兽”中羊吞虎是老二,武功却数他最高,他也想要这孩子佩服他,以后便容易听他摆布,当下哈哈笑道:“老大,自己兄弟,还用客气吗?江大侠武功天下第一,你给我脸上贴金,倒教我惭愧了。”话说完了,笑声却未停止,而且越来越响,刺耳非常!正是:

 口似蜜糖心似剑,声声奸笑隐奸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