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遍觅孤雏存友道 驱驰千里护英豪

 姓刘的身份乃是管家,这小姑娘也不敢不听他的话,于是说道:“我要他与我作伴,我当然不会亏待他的,你放心好啦。刘大叔是我们的管家,他不招待你,你强求也没用的。”

 那青衣汉子道:“走吧,你爹爹等着你呢。”程百岳大怒道:“谁稀罕到你们家里?我是要这孩子留下!”那姓刘的汉子抱着李光夏早已坐在马背,这时正要放缰纵马,程百岳猛地向前一跃,伸手便要把他拉下马来。

 那汉子怒道:“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要找死么?”挥动马鞭,唰的一鞭打下。程百岳就用那条脚镣作为武器,横扫过去。

 那汉子长鞭挥舞,矫若游龙,程百岳连着两鞭,猛地一声大喝,铁链一收,把他的马鞭卷住,双方功力相若,那汉子没有给他拉下马来,但他的坐骑却也迈不开脚步。

 程百岳跟着那匹马走了几步,那青衣汉子拨转马头,笑道:“我们的小姐肯要这小子作伴,那就是他天大的造化了。即使你的说话都是真的,你也该为你的世侄庆幸才是,没的却来歪缠,好,你这条脚镣是我给你斩断的,现在再给你补一刀吧!”缅刀劈下,“咔嚓”一声,那条铁镣,只剩下短短的几寸还在程百岳手中,刀锋几乎是贴着他的掌缘削过,却没有伤着他。那小姑娘拍手笑道:“安大叔,好刀法!”

 程百岳一被甩开,那七骑马坐着七个大人、两个孩子,已是疾驰而去。远远的只听得那“安大叔”笑道:“这孩子看来倒是有点来历。江海天今早也曾和我歪缠一气,说来说去。也就是要打听这个孩子。嘿嘿,我连江海天都不卖帐,还管他什么林教主、木教主?”

 程百岳吃了一惊,心道:“他们说的不是江大侠吗?江大侠怎么也要找这个孩子?这帮人个个武功高强,我追上去也没有用。也罢,待我安顿了家人,且上山东杨家庄去走一趟。向江大侠打听打听。我与他虽然素不相识,但江大侠素重江湖道义,说起来他多半会给我帮忙。”

 程百岳回到村子,只见他那几间房子已是烧成了一堆瓦砾,火还没有熄掉,邻居们正在救人,见他来了,围上来连忙问长问短。程百岳无暇多说,找着了一个天理教的弟子,请他给自己的家人通报消息,便即匆匆离开。

 正行走间,忽见两骑快马旋风般的疾驰而来,程百岳暗暗喝彩:“好两匹龙驹!咦,难道是那些人又回来了?”

 心念未已,那两骑快马已停在他的面前,一个神态威严的中年汉子和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跳下马来。程百岳大吃一惊,那少年倒也还罢了,那中年人目蕴神光,程百岳是个武学行家,一看就知对方是个英华内敛、武功极高的人物。

 那中年人打量了程百岳一下,也有一丝诧异的神色,便即抱拳说道:“萍水相逢,请恕冒昧。我想向老哥打听一件事情。”程百岳道:“请说。”

 那中年人道:“有这么样的三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子,骑着马的,不知老哥可曾遇见。”他说的那四个人形貌,正是“祁连三兽”和李光夏。

 程百岳心中一动,连忙问道:“阁下可是山东江大侠?”那中年人道:“不敢,小可正是江海天。阁下想必是武林同道,未曾请问高姓大名。”

 原来江海天与叶凌风师徒二人看见此处村庄白日起火,江海天凭着他的江湖经验,料想此处定是出了些意外事情,故此赶来看个究竟,希望打听到一些有关消息。想不到无巧不巧就在半路上遇上了程百岳。江海天也看出了他内功颇有基础,而且从他满身尘土和疲惫的神态看来,还可以断定他刚在不久之前,曾和人动手打过一场。因此江海天才会下马问他。

 程百岳又惊又喜,报了姓名,说道:“江大侠,我正要找你!”当下将他所遇的事情,一一都对江海天说了。江海天也将李文成辗转托孤之事告诉了他。

 江海天道:“那帮人走了多久?”程百岳道:“大约一个时辰,是向这一条路走的。这帮人凶得很,他们一定要把夏儿带回家去,说是要给他们的小姐作伴。”

 江海天道:“我知道这帮人,拼着得罪他们的主人,我把夏儿夺回便是。”程百岳道:“好,若有消息,请江大侠托人告知米脂藏龙堡的张士龙张堡主。祝江大侠马到成功,寒家已被朝廷鹰犬焚毁,此地是不能久留的了。”两人便即匆匆别过。

 江海天已把事情一力承担,程百岳当然是非常放心,心想他是天下第一高手,要夺回一个孩子那是易如反掌,“夏儿得他收为徒弟,也无须我再为他顾虑了。”但他自己的身份已经泄漏,可不能再在武邑等待江海天的消息。因此他遂临时改变计划,改赴米脂,找他们的教主林清,禀报李文成父子的消息。

 按下程百岳暂且不表,且说江海天、叶凌风师徒二人,别过了程百岳之后,便即快马加鞭,向他所指点的那条路追去。沿途果然见有许多凌乱的马蹄脚印,细心察视,看得出这个马帮有七八骑之多,与程百岳所说的马匹之数相符。

 江海天放下了心。要知他们师徒二人的坐骑乃是日行千里的骏马,那帮人走了不过一个时辰左右,江海天满以为至多在黄昏之前便可赶上。

 哪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他们一路上追踪的那些蹄印突然一个都不见了。叶凌风不觉愕然,说道:“这些人会变戏法不成?为什么一到此地便即消失?”

 江海天究竟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稍稍一想,便明其理,说道:“这帮人大约也已料到我来追踪他们,使了一点狡计。想必是用厚布包了马蹄,所以地上没留痕迹。”

 叶凌风道:“这里是一条三岔路,咱们摸不准他们走的哪一条,说不定前面岔路之中又还有岔路。这可是很难追踪啊!师父,依我之见──”江海天勒住坐骑,说道,“你是怕难了?”

 叶凌风嗫嚅说道:“弟子不是怕难,但我想──”江海天道:“你想什么?爽爽快快说吧。”

 叶凌风道:“我想那小姑娘是为了报恩,才要她家的仆人将李师弟带回去的,一定不会将李师弟为难,那青衣汉子也曾与师父说过,他回去就要禀报他的主人,转达师父想与他会面的心意,天下谁不想结识你老人家,料想他家的主人一定会带了李师弟前来拜访师父。我想咱们与其茫无头绪的去追踪,不如回家等候他来拜访还稳当一些。”

 原来叶凌风是有他自己的打算。他这次跟随江海天出来,一心以为师父会带他去认识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哪知师父日夜赶路,一路上根本就没有拜会过一个武林同道。如今风波叠起,枝节横生,又不知何日方能找到李文成的孩子,一同回家?这么一来,夜长梦多,叶凌风可就放心不下在江家养病的宇文雄了,他怕的是宇文雄在江家与江晓芙朝夕相对,莫要在他回去之前,宇文雄已先获得了江晓芙的芳心。

 叶凌风主张回家等候,实是存着私心,不过说来也未尝没有理由。但江海天想了一想,却仍是说道:“不行。在家里等他送上门来,希望究属渺茫,还是继续追踪的好。”

 叶凌风好生失望,嘀咕道:“就这样茫无头绪的追踪么?”江海天道:“也不见得就是茫无头绪,那帮人有七八骑之多,咱们沿途打听,总可以得到一些线索。李文成托孤于我,我若不能将他的孩子早日找回,总是不得安心。”

 叶凌风不敢再说,只好跟随师父。师徒二人先走右边这条小路,走了五十余里,问过好儿个过路客人,也曾向路边的茶亭伙计打听,都说没有见过这一帮人。江海天折回来再走中间这条路,走了十多里,问过几个路人,有的因为不知他的来历,怕惹事而不敢说,最后问到一个在田中耕作的农夫,才打听得确实的消息,那帮人是在正午时分从这路上经过的,这时已是将近黄昏了。

 晚上不好赶路,也无法找人打听,江海天只好到镇上一个客店投宿,第二日绝早起身,再一路追踪,走了不久,果然又碰上了岔路。

 以后一连多天,都是类似的情形,待打听得那帮人确实是从那条路经过时,相距的时间已是越来越长。他们师徒二人从直隶西南角进入山西,打听到的消息,那帮人已是在五天之前,就从这条路走过的了。

 但这也还有线索可寻,不幸又过了几天,进入偏僻的山区,却再也打听不到那帮人的消息了。叶凌风旧话重提,说是追踪无望,劝他师父不如回家。江海天叹口气道:“换一条路走,过几天再说吧。大同是北丐帮总舵所在,咱们可以到那里请仲帮主帮忙打听。”江海天至此亦有点灰心,心中只存着一个希望了。

 这一日他们正在路上行走,忽见前头有两匹快马,跑起来四蹄如飞,看来也是两匹罕见的千里马。

 江海天道:“这两匹骏马的主人定然是不寻常的人物,咱们追上去看看。”他们师徒二人所乘的白龙驹与赤龙驹甚具灵性,见了同类的骏马,起了争胜之心,不待主人鞭策,便放尽脚力,向前追赶。但也要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刻,双方的距离才渐渐拉近。

 江海天这时正是看得分明,不觉吃了一惊,原来骑在马上的乃是两个军官。马蹄上有烙印,江海天曾见过御马,他眼光锐利,只一瞥就认得这是大内的铃记。江海天心道:“这两个人坐的御马,一定是大内派遣出来的高手无疑。这可不方便向他们打听了。他们如此匆匆赶路,不知是为了什么紧要的事?”恰好就在此时,那两个军官在马上交谈,有几句话语断断续续地飘进江海天的耳朵。

 只听得其中一个军官道:“那独角鹿的消息不知可不可靠?”另一个军官道:“不管是真是假,咱们也总得缚住那条孽龙。然后,──”说至此处,江、叶两骑马已赶了上来,那两个军官愕然回顾,话声也倏然而止。转瞬之间,江、叶二人的坐骑一阵风似的就过去了。那两个军官不禁失声叫道:“好两匹宝马!”

 江海天听到了这几句断断续续的对话,不由陡地疑心大起,暗自想道:“他们所说的独角鹿,想必是一个人的绰号。‘祁连三兽’中的鹿克犀额角凸出一个肉瘤,莫非说的就是他了?夏儿已给那帮人抢去,这消息官家早已知道,那鹿克犀所报的又是什么消息呢?还有,那条孽龙又是指谁?”

 这时他师徒二人的坐骑早已把那两个军官远远甩在背后,江海天暗暗后悔,心道:“早知如此,不如在背后跟踪他们。等待机会查个水落石出。”要知江海天的坐骑已经显示出它的脚力,倘若此际江海天勒住坐骑,策马缓行,等候他们,那就太过着了痕迹。

 鹿克犀是主谋诱骗李光夏的人,虽然他如今已是给另一帮人抢去,但有关鹿克犀的消息也还很可能牵连到李米夏。江海天好不容易才发现这一丝线索,焉肯放过?

 江海天本是不善于作伪的诚厚君子,但人急智生,却也给他想出了“笨”方法来。

 在马行如飞之际,江海天突然“啊哟”一声,假装失足坠马,摔出了数丈开外。他那匹赤龙驹久经训练,见主人坠马,便即放慢了脚步,走到江海天身边。

 叶凌风大吃一惊,连忙也勒住坐骑,过去看他师父。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一惊之后,随即起疑,师父的武功、骑术,都是人所罕及的,怎的会突然坠马了?问道:“师父,你怎么啦?”江海天道:“还好,摔得不算很重。”

 那两个军官的坐骑,比不上他们师徒二人的神骏,但也相差不远,不过一会,就赶了上来,见此情状,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匹坐骑虽然不错,但脾气却似乎很是凶呢,哈哈,好马也要选择主人,看来它是不服你骑。”他们的坐骑跑得很快,说了这几句话,也就早跑出了一大段路程了。江海天假装哼哼卿卿,也没有回答他们。

 此后,江海天就控制坐骑,不让它跑得太快,也不让它太过落后,黄昏时分,那两个军官进入一个小镇投宿,江海天也跟着进去。

 那两个军官刚在客店门前下马,见江、叶二人也跟着来到,微有诧意,说道:“你们的坐骑倒是跑得很快啊。你没有摔坏吗?”江海天道:“托赖,托赖。还好,还好。”

 客店的主人见有军官来到,慌忙出来迎接,百般奉承,那两个军官大剌剌地说道:“把我们的马匹好好洗刷,好好照料。我们明日一早便要起程。”那店主人应道:“是。”上去牵马。江海天道:“我们这两匹马不用洗刷,你只须给我喂饱它草料便是。”

 那店人也稍稍懂得相马,不觉有点踌躇,说道:“我们的马厩地方不大,你们四匹马同在一起,若是其中有一匹发了脾气,踢坏了另一匹,这个,小的可担待不起。”高的那个军官哈哈笑道:“不要紧,我的马若给踢伤,就把他的赔给我便是。这也是两匹好马,应该给他好好照料。”

 江海天心里暗暗好笑,“原来你们是在打我这两匹马的主意。”那店主人见军官如此说了,方敢收容江、叶二人的坐骑。

 待到三更过后,江海天悄悄起床,吩咐叶凌风道:“我去去就回。若是有什么响动,你立即出声。”

 江海天的轻功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到了那两个军官的窗外偷听。

 许久都不听见声息,江海天心道:“难道他们睡着了?好,既是听不到什么,我索性进去点了他们的昏睡穴,搜一搜他们身上带有什么公文。”

 正想付之行动,忽听悉索声响,一个军官道:“咦,你也没睡着?”另一个军官笑道:“彼此,彼此。陆兄,有件心事我委决不下,咱们斟酌、斟酌。”

 那姓陆的军官小声道:“李兄可是担心咱们这次藏龙堡之行?”那姓李的军官道:“就是呀。你说,咱们明天是赶路还是不赶?”

 那姓陆的军官道:“我不很明白你的意思。赶又怎样,不赶又怎样?”

 那姓李的军官道:“若是放尽咱们坐骑的脚力,三天之后,便可赶到米脂。但是,其他几路未到,只是咱们两个人,这个,这个──”

 那姓陆的军官道:“我明白了,你是担心降伏不了那条孽龙?”

 那姓李的军官道:“张士龙虽是名震西北,我还不怎么惧他。我担心的倒是林……”他的同伴忙道:“嘘,小声,提防隔墙有耳。”江海天听到一个“林”字,不觉心头一跳。

 要知江海天交游广阔,武林中稍微有点来头的人物,他几乎无不知晓。听了这话,不觉心里想道:“原来他们所说的那条‘孽龙’乃是米脂张士龙。张士龙以霹雳掌与乱披风拐法称雄陕甘道上,在江湖人物中,也算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这两个军官不惧张士龙而惧一个姓林的,这人的身份、武功当然应该是远远在张士龙之上,哎呀,不妙,具有这样身份武功而又是姓林的江湖好汉,除了天理教的教主林清之外,那还有谁?”

 江海天竖起耳朵细听,只听得那姓李的军官笑道:“谁敢到此偷听?凭着你我听风辨器的本领,即使有行人到来,难道咱们还会听不到声息?”那姓陆的道:“总是小心的好。”

 那姓李的说话不怕,到底还是听了同伴的劝告,说了一个“林”字之后,便没有把名字说出来。两人似乎是咬着耳朵说话,江海天虽然凝神静听,也听不出他们说的什么了。

 过了一会,只听得那姓李的军官笑道:“妙计,妙计。陆老弟,到底你心思灵敏,咱们就依计而行。若是此计不成,再等他们来齐了动手。”听来他们似乎是计议已定,不必再咬着耳朵说话了。

 那姓陆的军官道:“咱们再商量另一件事情。”姓李的笑道:“你智计过人,还有什么事情会令你为难,要与我商量?”

 姓陆的道:“事情不会辣手,不过咱们还是商量一下,看用什么方法的好。”姓陆的说道:“就是咱们今日所遇的这两个,他们的坐骑我越看越是喜欢。敢情比咱们的大内所饲的御马还要强得多呢。”

 姓李的军官哈哈笑道:“原来你是看上了人家的坐骑。这有什么可商量的,夺过来就是了。不瞒你说,我也正有此意呢。”

 姓陆的道:“那中年汉子,似乎身有武功。你看不出来吗?”

 姓李的说道:“我看也不会很强,他在路上不是摔了一跤吗?若然他本领非凡,焉能摔倒?”

 姓陆的道:“他虽摔倒,随即就赶上来了。焉知不是假装的?而且我曾仔细注意,他双眼神光湛然,内功根底,颇似不弱。”

 江海天听到这里,心里想道:“这姓陆的招子倒是很亮。且看他们要怎么样对付我?”

 那姓李的却又笑了起来。

 那姓陆的军官道:“李兄因何发笑?”那姓李的道:“我笑你也未免太过怕事了。”那姓陆的道:“我是不想多惹麻烦。”姓李的道:“你既不想多惹麻烦,我倒有个计策,咱们先礼后兵。”姓陆的道:“如何先礼后兵?”

 姓李的说道:“咱们现在就到他房中去,请他们出让坐骑,要钱就给他十两金子,要官就保荐他一个七品管带。练武的人,还有不图个功名富贵的吗?何况咱们是什么身份,这样给足了他们面子,他们还会不答应吗?万一他们不肯应承,那时再与他们说话,引他分了心神,我在旁边只要听到一个‘不’字,就发毒箭杀他。”

 话犹未了,只听得“砰”的一声,江海天已是打破窗子,哈哈一笑,跳了进来。

 那两个军官这一惊非同小可,姓陆的跳将起来,长剑出鞘,挽了个剑花,护着自身;姓李的则嗖、嗖、嗖,接连发出了三枝毒箭。

 毒箭射出,毫无声息,也不知有没有射着。只听得“嚓”的一声,江海天已经擦燃了火石,点亮了油灯,笑道:“两位大人不必惊慌,我知道两位大人想要我的坐骑,我不敢有劳两位大人贵步,所以特地到来,和你们谈一谈这桩交易的。”

 那两个军官惊疑不定,道:“你在外面偷听了?”江海天笑道:“两位大人在路上已经夸赞我的坐骑,难道我还猜不着大人的心吗?幸亏你们没有杀了我,杀了我,这桩交易就谈不成功,彼此都没有好处啦!”哈哈一笑,袖中抖出三枝毒箭,品字形地插在桌子上。

 那两个军官领教了江海天接毒箭的功夫,已知道决不是他对手,连忙和颜悦色地说道:“不知好汉意欲如何?”

 江海天道:“我不要金子,也不要七品顶戴,我还有个天大的富贵送与你们两位。”那两个军官面面相觑,心道:“有这样便宜的事?”那姓陆的道:“那你究竟图的什么?”江海天道:“我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只想求两位大人带挈,让我也给皇上当差。”

 那姓陆的哈哈笑道:“哦,原来你是嫌七品官儿太小,要图个更大富贵。好好,我保荐你给大内总管,让你也当个内廷侍卫。你说,你有什么天大的富贵要送与我们?”

 江海天道:“天理教的教主林清躲在米脂张士龙家里,我一个人不敢去捉他,我愿意带你们去捕拿钦犯,这不是天大的富贵吗?事成之后,我与小徒的坐骑也让与你们,只求你们保荐,在功劳簿上也写上我一个名字。”

 那两个军官吃一惊,那姓李的性情鲁莽,失声叫道:“这消息你也知道了。”

 江海天道:“哦,原来两位大人就是到米脂捉拿林清的么?早知如此,也用不着我来通风报讯了。那么,咱们的交易──”

 姓陆的较为沉着,说道:“壮士,你高姓大名。”江海天报了姓江,却胡乱捏造一个名字。姓陆的道:“江壮士,你武功高强,既有心给皇上当差,那就随我们去吧。”口里如此说,心里打的却是坏主意。准备在利用了江海天之后,即把他谋杀,当然在谋杀之前,还要套问他何以会知道这消息的来由。

 哪知江海天也正是来套取他们的口风的,他们刚才漏出一个,“林”字,但江海天还未拿得准是否林清,是以故意捏造了一番说话来试探他们。如今探出了确实的消息,还焉能放过他们?

 当下,江海天仍然不露声色,说道:“多谢两位大人栽培。不过,小的还有点担心。那林清的武功实是非同小可,咱们三个人只怕还不容易对付。不知两位大人──”

 姓李的道:“你放心,我们自有妙策。”那姓陆的道:“到时,你听我安排便是,现在不必多问。”

 江海天见那姓陆的已似起疑,便淡淡一笑,说道:“两位大人,现在你们也听我的安排吧!”那两个军官大惊叫道:“什么,你──”话犹未了,江海天已是出手如电,根本不容他们有挣扎的机会,倏的就点了他们的穴道。

 江海天笑道:“两位大人好好歇歇,过了十二个时辰,你们的穴道自会解开。”原来江海天本来要盘问他们准备用何“妙策”对付林清的,但转念一想,他们绝不会实言相告,问也无用,故此不如点了他们的穴道,自己赶在前头,先到米脂给林清报讯。他用的是重手法点穴,除非是有功力与他相当的人,方能解开,否则必须待十二个时辰之后方能自解。以江海天坐骑的脚程,十二个时辰,至少也在三百里开外了。

 江海天赶忙回到自己的房间,说道:“凌风,咱们马上就走。”

 叶凌风道:“上哪儿呀?”

 江海天道:“上米脂。”

 叶凌风很不愿意,心想:“这么越走越远,不知何时方得回家?”问道:“什么事情?要走得如此匆忙?那两个鹰爪子呢?”

 江海天道:“我已点了他们的穴道了。这件事,路上再与你说吧。”叶凌风不敢再问,只好匆匆收拾行装。

 他们师徒俩刚走出房间,忽听得马匹嘶鸣之声,江海天吃了一惊,道:“有人盗马!”

 这晚月暗星稀,江海天赶出客店,只见两条黑影,刚刚坐上马背,还未跑得几步,江海天大喝道:“给我滚下马来!”呼呼两掌拍出。

 他与这两匹马的距离约有十来步远,他的劈空掌力,能够打到二十步开外,还生怕用力大了,将这两个贼人打死,故而只敢用了七成力道。但虽是七成力道,料想江湖上的人物,能够禁受得起的已是没有几人。

 那两个汉子也在马背上各自反手挥掌,只听得他们闷哼一声,叫道:“好功夫!”但却居然没有坠马。就在这一瞬间,那两匹马已跑出十数丈之外,江海天的劈空掌力也达不到这么远了。

 那两匹马走得远了。但另外两匹马却在昂首长嘶,向他跑来,江海天大喜道:“原来咱们的坐骑并没有给贼人偷走,他们偷走的是那两个军官的坐骑。”

 但虽然如此,江海天还是想查个水落石出,要知那个汉子能接得起江海天的劈空掌力,当然不是寻常人物,江海天必须弄清他们来历,看他们是友是敌。当下跳上马背,叫叶凌风道:“追!”

 他们这两匹坐骑起初跑得还很迅速,渐渐的就慢了下来。江海天道:“不对!”连忙下马,叫叶凌风捡了一束枯枝,擦燃火石,点起火把,细心察看坐骑。

 江海天毕竟是久历江湖,经验丰富,不多一会,就看出毛病所在,他坐的那匹赤龙驹是前蹄屈曲,不敢着地;叶凌风坐的那匹白龙驹则是后蹄屈曲,不敢着地。

 江海天吁了口气,说道:“还好,大约是中了梅花针之类的”微细暗器,没有毒的。”他随身带有磁石,用磁石一试,果然在赤龙驹的前蹄、白龙驹的后蹄,各自吸出了一口梅花针。原来这两匹马性子倔强,那两个汉子拣容易降服的骑,却把这两匹用梅花针打伤。

 江海天给两匹坐骑敷上了金创药,叶凌风问道:“这两匹马还能用吗?”江海天叹了口气,说道:“跑是还能跑的,但却不能像原来那样快跑了。不过,也还可以比普通的马匹稍快一些。”

 叶凌风道:“既是如此,咱们还赶不赶往米脂?”

 江海天道:“朝廷已经派出几批高手,要往米脂缉拿林清,咱们怎能不赶去报讯?临时不能找到好马替换,但即跑得慢些,咱们也必须尽力而为。”

 叶凌风吃了一惊,道:“林清?那不是天理教的总教主吗?”

 江海天说道:“是呀!他关系重大,所以我也只好把找寻你的李师弟的事情暂且搁一搁了。”

 叶凌风无奈,只好随着师父赶路。他们那两匹坐骑,在吸出梅花针,敷上金创药之后,虽然还能跑路,速度已减慢许多,他们大约是四更天离开那个小镇,到了第二日中午时分,还未走出百里之遥。那两匹马呼呼喘气,口吐白沫。

 叶凌风睡眠不足,连夜奔波,亦已感到精神不济,直打呵欠,不禁说道:“师父,人纵未累,马也疲了。歇一歇吧。”

 江海天不是不爱惜徒弟,也不是不宝贝坐骑,但他为了要赶往米脂,救林清的性命,却不容他在路上耽搁。

 可是眼前的事实,却又确是人倦马疲,若然依旧马不停蹄,只怕人要病倒,马也累翻。

 江海天好生难处,心里想道:“我一定不能让朝廷鹰犬,赶在我的前头,去害林清。还有,昨晚那两个汉子,也不知是友是敌,倘若也是去缉捕林清的,那就更是大大的不妙了。

 “看情形,这两匹坐骑是必须养息几天了。但我倘若另买两匹坐骑替换,却把它们交给谁人看管?这是两匹世间难得的神驹,总不能把它们抛弃了。还有,叶凌风恐怕也受不了那么辛苦,跟我日夜奔波。”

 江海天苦苦思量,终于想出了一个不得已的、但却可以三方面兼顾的办法。当下勒住坐骑,说道:“好,咱们就在这里歇歇吧。”

 叶凌风用他师父所授的内功心怯,坐在地上,做了一会吐纳功夫,精神大大恢复。他知道师父急着赶路,他自己虽然很不满意,但却想讨好师父,便过去察看坐骑,说道:“这两匹畜牲也似乎好了一些,师父,咱们可以再走啦。”

 江海天却道:“且慢。”叶凌风怔了一怔,道:“师父有何吩咐?”江海天道:“你跟了我一个多月,我每日在路上授你的各种武功口诀拳剑招数,你都记得了吗?”叶凌风道:“我都牢牢记着了。”

 江海天点点头道:“好,你很聪明,不负我立你为掌门弟子。我看你的内功也似颇有进境,但真正深浅如何,我还未能确切知道。嗯,你接我一招。”

 声出掌发,来势凌厉之极,竟然是一招可以伤人立死的杀手。叶凌风大吃一惊,心道:“师父何以使用杀手试招?哎呀,难道,他,他已看出我的破绽?……”说时迟,那时快,江海天的掌心已是向着他的天灵盖拍下,叶凌风无暇思索,本能的便以全力还招,使的也是新学会的一招杀手。正是:

 只缘曾作亏心事,疑鬼疑神便露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