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布下玉笼囚彩凤 安排香饵钓金鳌

 叶凌风如飞逃跑,隐隐还听得尉迟炯高呼酣斗之声,渐远渐弱,终于完全静止。料想尉迟炯已是被那几个军官所擒。

 这时,叶凌风也已回到客店,松了一口气,心道:“幸亏那几个鹰爪孙尚未知道我是何人。尉迟炯看来是个硬骨头的汉子,他即使恨我,也会看在我师父的份上,决不至于把我供出来的。”

 想至此处,叶凌风却不禁脸上发烧,他毕竟未曾良心尽丧,这时头脑稍稍清醒下来,不由得有点内疚于心,尉迟炯是个硬骨头的汉子,他自己呢?

 叶凌风暗自苦笑:“那几个鹰爪孙叫我前去讨赏,嘿,嘿,他们哪知我胸中抱负,竟把我当作卖友求荣的小人了!”他自嘲自笑,却又自宽自解,心道:“大丈夫应当随机应变,尉迟炯根本不是我的朋友,我也没有能力助他,我前途如锦,难道要给他连累送命不成?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强盗,又曾欺侮过我,我打他一掌,那也是他应得之报!别想他了,那几个鹰爪孙擒了尉迟炯之后,只怕还要追来。我得马上逃走!”他给自己找出了“理由”,又觉得自己并没做错了。

 店里的客人,早已得知外面有公差追捕逃犯的消息,人人躲在房里,不敢出来。掌柜和伙计,关牢了大门,聚在帐房里屏息以待,只怕有公差藉故前来查夜。叶凌风从外面进来,穿窗而入,谁都没有发觉。

 叶凌风匆匆收拾了行装,留下了一锭银子,当作房钱,又悄悄地溜了出来。马棚在客店侧面,小县城的客店,所搭的马棚十分简陋,根本无人照料。马棚里也只是有叶凌风那两匹马。

 叶凌风三步并作两步,走进马棚,摸索着正要解开系马的绳子,黑暗中忽听得有人发出了一声怪笑,似是枭鸟夜啼,令人毛骨悚然。

 叶凌风大吃一惊,喝道:“是谁?”那人阴阳怪气地说道:“叶公子,你干的好事!”

 叶凌风拔剑出鞘,朝着那声音来处,唰的一剑就刺过去。那人身手矫捷之极,叶凌风一剑刺去,“咔嚓”一声,剑尖刺进了系马的木桩。

 那怪客却不还手,说道:“贺兰明和独角鹿就要追来了,这个时候,你还要与我动手,你想等着他们来捉你么?”叶凌风一听,这怪客似乎没有恶意,连忙拔出剑来,斩断系马的绳索。那怪客又是一声怪笑。

 叶凌风防他暗袭,横剑当胸。只听那怪客说道:“你一个人何需两匹坐骑?这一匹给了我。”黑暗中他竟似看得见叶凌风的动作,在叶凌风要拉第二匹坐骑之前,他已抢先发话。

 贺兰明等人的吆喝声已经可以听见,叶凌风不敢与他争夺,抢出马棚,骑上了白龙驹便跑。贺兰明与鹿克犀刚好追到这一条街,贺兰明道:“好小子,这一匹马可不错呀!喂,你跑什么?你立了功劳,不是想要功名富贵么?”

 叶凌风回头一瞥,只见尉迟炯被扣了手镣,长长的铁链,握在贺兰明手上。尉迟炯双眸炯炯,正自向他射来!

 叶凌风不敢再望,唰的一鞭,策马向相反的方向逃跑。鹿克犀道:“哼,这小子不肯投顺咱们。”一按鹿角叉,嗖的便是一支短箭射来。

 叶凌风反剑一挥,将短箭拨落。贺兰明说道:“不错,将这小子射死了,对咱们更有好处!”一扬手,飞镖随着短箭疾射而来。他是意欲杀了叶凌风抢他的坐骑。

 贺兰明功力又在鹿克犀之上,飞镖后发先至,白龙驹跑得虽然很快,但正走到待道转弯之处,不能随意驰骋,飞镖挟着劲风,已是射到他的背后。

 叶凌风心头一震,这支飞镖来势极猛,只怕不是自己的本领所能打落,忽听得“当”的一声,似是有两支飞镖在空中碰个正着,在他后面同时落下。

 贺兰明喝道:“好呀,这小子还有同党!”另一骑马也从马棚中窜了出来,贺兰明一手三暗器,一枚透骨钉射叶凌风,另外两支飞镖向相反方向打那怪客。

 叶凌风已经转过了弯,跑到第二条街,白龙驹四蹄如飞,霎一霎眼,已又到了这条街的尽头,那枚透骨钉打不到这么远的距离了。

 叶凌风听得那怪客哈哈的笑声,看来也没有给暗器伤着。叶凌风无暇理会他,自顾自逃跑。小县城的城门只有一个年老的更夫看守,哪敢阻拦于他。叶凌风一剑劈开铁锁,便自出城去了。

 跑到了路上,可以自由驰骋,不过一会,已把那小县城远远甩在后面。叶凌风这才松了口气,再也不用害怕贺兰明追上来了。

 可是贺兰明追他不上,另一个人却追上了他。他跑了一会,又听到了那怪客的笑声。那怪客坐的赤龙驹,和他这匹白龙驹不相上下,追上来了!

 这怪客的笑声十分刺耳,叶凌风心道:“这人行径古怪,来历不明,即使他并无恶意,也是以避开为妙。”可是两匹坐骑,脚力不相上下,尽管叶凌风快马加鞭,那怪客虽然越不过他的前头,却也是不即不离的跟在他的背后。

 那怪客笑道:“叶公子,可以歇歇啦。”叶凌风道:“你是谁?怎么老跟着我?”那怪客道:“今晚我总算帮了你的忙,你为何要躲避我?咱们下马谈谈,我是谁,我自然会告诉你。”

 叶凌风对这怪客委实。有点害怕,想了一想,说道:“你帮了我的忙,这匹马我送给你当作谢礼便是。咱们素昧平生,有什么话好谈的?”

 那怪客道:“可谈的多着呢。比如说你今晚干的好事,不是就可以谈一谈么?”叶凌风吃了一惊,道:“你说什么,我可不懂。我干了什么好事了?”

 那怪客哈哈笑道:“明人跟前,何必说假。叶公子,你今晚干的事情我都瞧见啦!嘿,嘿!哈,哈!你不想听我说,你心里害怕,是么?可是,你不听我说,我可要对你的师父说去。嘿,嘿!江大侠倘若知道尉迟炯是你把他丧送给鹰爪孙的,你猜他会把你怎么样?你这掌门大弟子还能当得成么?”

 叶凌风听了,心头大震,想起拜师之日,他师父告诫他的一条条严厉的门规,倘若今晚之事,当真让师父知道,只怕不只是不让他做掌门弟子,说不定还要取了他的性命。

 叶凌风勒马说道:“你意欲如何?”声音已是微微颤抖,那怪客跳下马来,说道:“骑着马不方便交谈,下来吧。这地方正好说话。”

 这时正是天光的时候,路上还没有行人,这是一条靠着山边的小路,两山挟峙,下面是湍急的河流。他们正来到山助之处,地形相当险峻。叶凌风杀机陡起,心道:“这人知道了我的秘密。若留活口总是后患。”下马之后,佯作要和他拉手,陡然便是一掌拍出。

 叶凌风曾见他打落贺兰明的暗器,知他武功甚高,这一掌全力施为,使的乃是师父所授的“须弥掌法”的精妙杀手。指望出其不意,一掌就击毙他!

 那怪客叫道:“哇,哇,不得了,叶公子,你好狠呀!”身形摇晃,他闪避得已经甚是巧妙,可是江海天所授的须弥掌又岂比寻常。“卜”的一掌,仍然打中了他。那怪客大叫一声,跌了个四脚朝天。叶凌风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收拾了他,喜出望外。当下上前察看,看他死了没有。

 叶凌风走近两步,正要踢他一脚,将他身子翻转过来,看他是死是伤。临时心念一转,笼手袖中,却把长袖在他身上轻轻一拂。

 只听得“嗤”的一声,那怪客突然跳起,一抓就把叶凌风的袖子撕下了一大幅。原来他是诈死来诱叶凌风上当,幸而叶凌风见机得早,要不然若是举脚踢去,就决难躲得过他这一招凌厉的大擒拿手,即使是改用剑刺,在这样意外的情形之下,也难免给他把兵刃夺去。

 叶凌风一觉不妙,那怪客已扑了到来,冷笑道:“好狡猾的小子!”说话之间,已用分筋错骨手法接连发了三招。

 接连三次都没有抓着叶凌风,那怪客“噫”了一声,只见寒光疾闪,叶凌风已是拔剑出鞘,朝胸便刺。

 原来叶凌风在上前察看之时,已预防会有意外。他新近学会了天罗步法,那怪客武功虽强,对这种奇妙的步法却从未见过,是以接连三抓,都落空了。

 叶凌风胆气顿壮,心道:“师父所传的本领果有奇效。”当下以迅捷无伦的追风剑法,向那怪客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那怪客赞道:“好剑法!”一记劈空掌将剑尖荡歪,也抽出了刀来,笑道:“你师父的剑法虽然精妙,但你却还未成气候,要想杀我,那还是差得太远!”

 那怪客看得很准,叶凌风跟了江海天两个月,学的功夫是很多了,但都是在路上口授的心法、诀窍,还有就是在休息的时候,把一些招数演给他看。但江海天与他同行的这两个多月,天天忙着赶路,休息的时候很少,他演了一趟,叶凌风已是没有多余的时间练习。认真来说,他拜师后,下苦功练武的时间只有在客店的这十天。饶他是聪明绝顶,也不过仅能把招式、步法练得相当纯熟而已,还未谈得上“熟极生巧”,更谈不上心领神会,临敌之际,运用自如,随机应变。

 果然过了三五十招,那怪客摸熟了他的路数,叶凌风的破绽便渐渐显露。激战中叶凌风脚踏八卦方位,侧身进剑,这本是“天罗步”配合“追风剑”的一招精妙招数,但他连用两次,那怪客料到第三次还是这样,预先抢占了他所要踏上的方位,大喝一声:“撒剑”,刀背一磕,果然把叶凌风的长剑打落。

 那怪客哈哈一笑,长刀一圈,把叶凌风身形罩住,道:“叶公子,你服了么?”叶凌风“哼”了一声,道:“你这点本领算得什么,你敢让我回去,再过三个月,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他揣测这人可能是像尉迟炯一类的绿林好汉,这类人最为好胜,因此试用激将之计。

 不料这怪客并不受激,反而点了点头,道:“你这话说得不错。江海天武功天下第一,你已得了他的衣钵真传,人又聪明绝顶,再过三个月,我自问是打不过你的了。嘿,嘿,可是现在你却打不过我,咱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吧?”

 叶凌风问道:“你要谈些什么?”那怪客笑了一笑,说道:“叶公子,我先问你一件事情。今晚我才知道你的心狠手辣,我瞧,七步追魂手褚元一定是你杀了的吧?”

 叶凌风道:“不错,是我杀的!你可知道诸元早已投靠了官府,是绿林的叛徒……”他不知道这怪客身份如何,但心想他既是与贺兰明等大内高手作对,若非侠客,就是盗魁,一定也会憎恨绿林叛徒的。

 话犹未了,那怪客已截断他的话题:“褚元是什么人,我不必你告诉我。他是我的老朋友!”

 叶凌风吃了一惊,失声叫道:“你、你是──”那怪客道:“我不但是褚元的老朋友,又是御林军副统领贺兰明的师兄。我名叫风从龙,你总该听得褚元说过我吧?”

 叶凌风胸脯一挺,朗声说道:“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我既落在你的手上,你就杀了我给诸元报仇吧!”他自思难逃一死,想起了自己是江大侠的掌门弟子,岂能向敌人乞怜,因此尽管心中害怕,显现的却是一副英雄气概。

 风从龙哈哈大笑,纳刀入鞘,说道:“我要毁你,还何必给你打落贺兰明的暗器。你聪明狡狯,心狠手辣,我就正是欢喜你这种人。今晚幸好给我碰上,要不然你给我师弟杀了,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叶凌风惊疑不定,道:“你、你也是朝廷的、的官儿么?”他本来要说的是鹰犬二字,到了口边,却改成了“官儿”。

 风从龙道:“叶公子,在你眼前,我怎敢说是官儿。你是我的少主人,风某要想升官发财,那还得靠你叶公子的提携。”风从龙越说越奇,叶凌风更是吃惊,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认我做你少主?”

 风从龙笑道:“我已经说得这样明白,你还不知我是谁么?嘿嘿,你不知道我,我却知道你。叶公子,你已经到了曲沃,为何不回去看你爹爹?你骑上这匹马,用不了三天就可赶到西安了!”

 叶凌风颤声道:“你,你是我爹爹手下?”风从龙打了个哈哈,道:“你总算猜对了,我是陕甘总督叶大人的护院统领。你爹爹派出褚元找你,褚元一去不回,我也只好亲自出马了。你杀了褚元之事,我替你隐瞒,你跟我回去吧!”

 叶凌风虽然吃惊,却也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暗自想道:“他是我爹爹手下,料想不敢杀我。”说道:“我不回去。你只当找不着我就是了。”

 风从龙冷冷说道:“叶公子,你放着一个好好的总督少爷不做,却去跟一班江湖反贼胡混,我真不知你抱着什么打算?江海天肯收你作掌门弟子,你大约也是隐瞒家世,冒认别人为父了吧?”

 叶凌风面上一阵青、一阵红,斥道:“大胆奴才,无礼!”风从龙冷笑道:“叶少爷,这‘奴才’二字,你爹爹还不敢这样叫我呢。不错,我是你爹爹的护院头儿,但我是拿了大内总管的荐书去的。我只是对当今皇上才称奴才,你爹爹可还得怕我三分哩,你懂了么?”

 叶凌风是个七窍玲珑的人,一点即透,如何不懂?这个风从龙是拿了大内总管的荐书到陕甘总督衙门当护院头儿的,换言之也即是皇上派他去监视他爹爹的。此事并不稀奇,历来做皇帝的都是猜疑心重,每一个封疆大使的身边,都会安插下朝廷的耳目,并不单是对他父亲如此。

 叶凌风明白了风从龙的双重身份之后,“少主人”的架子是不敢再端了,但仍是不肯回去,放软口气说道:“人各有志少我不愿回总督衙门当少爷,这是我的事情。你替我隐瞒,我总会记得你的好处。”

 风从龙笑道:“多谢了。你不用对付诸元的手段来对付我,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叶公子,我知道你的心意,你是舍不得不做江海天的掌门弟子吧?你学了他的武功,可以称雄天下。嘿,嘿,这也确实是比做一个总督的少爷更强一些。好,你既立定了这个志向,那我就成全你吧!”

 叶凌风大吃一惊,这“成全”二字,在江湖人物口气,有正反两方面的解释,他只知道风从龙要下手杀他,登时吓得面色灰白。

 风从龙哈哈大笑道:“叶公子不用惊疑,咱们打开了天窗说亮话吧,只要对大家都有好处,那你做江海天的弟子又有何妨。我不揭穿你的底细,让你安心跟江海天练成武功;这好了吧?”

 叶凌风迟迟疑疑问道:“不知你可想得到什么好处?”

 风从龙说道:“你先跟我回去一趟,见见你的爹爹。咱们再仔细商量。反正你的坐骑日行千里,也用不了几天功夫。你见了爹爹之后,什么时候要走,都任由你。此事包在我的身上,你不必害怕你爹爹留难。”

 叶凌风想了想,道:“不,我还是不能回家。”风从龙眉头一皱,说道:“大少爷,你当真不肯给我一点薄面么?”叶凌风道:“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是害怕……”风从龙道:“害怕什么?”叶凌风:“害怕在路上碰见我的师父。”

 风从龙怔了一怔,问道:“你师父去了陕西么?”叶凌风道:“不错,他到米脂去走一转,这几天就要回来的了。”风从龙道:“到米脂干什么?”叶凌风料想瞒不过他,说道:“到米脂藏龙堡打听林清的下落。”

 风从龙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你倒没有说假,他干嘛要去打听林清下落?”

 叶凌风心想,这风从龙既然见过了贺兰明与鹿克犀,关于李文成的秘密他想必也已知道了一些了,便道:“是去给林清送讯。告诉他关于李文成的事情。”

 风从龙道:“那日在泰山上助李文成杀了朝廷四个高手的是谁?”叶凌风嗫嗫嚅嚅的说道:“这个,这个──”风从龙道:“你不必吞吞吐吐,我已知道你是一个,还有另一个是谁?你不说实话,我也会查出来的,那时你休怪我用狠辣的手段来对付你。”

 叶凌风暗自思量:“萧大哥已回川北,反正他是就要举事的了。他既然敢亮出旗号与朝廷作对,这事说也无防。”便道:“是萧青峰的孙儿萧志远。”

 风从龙道:”很好。我再问你,李文成临死时对你吐露了什么秘密?”

 秘密是有的,那就是李文成说的那两句联络暗号,他与好几个地方的反清首领已搭上了关系,约定好了,以后倘着不是他亲自到来,其他的人就必须凭那两句暗号作为联络。

 叶凌凤知道此事关系重大,尽管他怕死贪生,一时间也还是不敢吐露。

 叶凌风人很机灵,心里害怕,脸上却装作满不在乎的神气,镇定如常他说道:“那李文成是个老江湖,我于他虽有拔刀相助之恩,毕竟也还是初次相会,他岂能倚作腹心,将秘密吐露给我。”

 风从龙道:“难道他对后事全无交代?”叶凌风道:“有是有的,他把他的儿子托给我们,要拜在我的师父门下。”

 风从龙老于世故,叶凌风的说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他一听就听出了个七八分,心里想道:“这小子狡猾得很,但我也不好迫得大紧了。好,且来个先松后紧,叫他知道我的厉害。”

 风从龙说道:“叶公子,你是当真不肯回家的了?”叶凌风道:“我学成之后,自会回去。”风从龙道:“你是怕江海天知道你的身份,便要把你逐出门墙?”叶凌风道:“正是这个道理,所以我怕现在回去,在路上碰见我的师父,你我同行,给他盘问起来,那就不妙了。风统领,你今日放过我,我日后不会忘记你的好处。我可以把一种上乘武功,偷偷传给你。”

 风从龙淡淡说道:“我今年五十有二,重新再学一种武功,那是决难有甚成就的了。我不想要你这个好处。”叶凌风心里着慌,说道:“那你想要什么?只要我力之所及……”

 风从龙哈哈一笑,提高了声音说道:“叶公子,你要我放你不难。今后我随时会派人与你联络,江海天结交的都是一些图谋不轨,反抗朝廷的江湖人物,你得到什么消息,都要告诉我。你答应了。我再把联络的办法告诉你。”

 叶凌风大吃一惊,道:“这,这你不是要我作你们的‘细作’么?”风从龙冷冷说道:“一点不错。我就是要你在江家卧底,否则我何必让你做江海天的掌门弟子?”

 叶凌风满面涨红,似是感觉受到极大的侮辱,说道:“你这是作践我,你干脆把我一刀杀了吧!”

 原来叶凌风当年弃家出走,的确是有着一番抱负的。

 他出生在官宦人家,自幼聪明伶俐,很得父母宠爱,小时候他是根本不知民间疾苦,也不懂得什么要为国为民的道理的。后来来了一位姓崔的教书先生,这人文武双全,是个志在反清复明的义士,他为了逃避朝廷的通缉,改了名字,躲进襄阳知府衙中教书。那时叶凌风的父亲正是襄阳知府。

 叶凌风受了这位教书先生的薰陶,渐渐懂得了一些道理,也渐渐留心世务。在一个知府的衙门里,只要是肯留心,总可以看到官府欺压百姓的不平之事。他也曾为这些事情和父亲吵过嘴,他父亲吵不过他,最后也总是说道:“小孩子懂得什么?你爹爹是做皇上的官,有不服王法的暴民,爹爹自然要整治他。只要皇上赏识我的能干,即使是冤枉了几个老百姓,那又算得什么?”

 那位崔先生知道了他和父亲吵嘴,反而劝他多些忍耐,先学好了本事,日后才能施展胸中抱负。崔先生的武功不是很强,他除了将自己所学倾囊授与之外,还授意叶凌风,叫他跟家中的“护院”练武,这些“护院”,都是他父亲重金礼聘来的各地名武师;或是判了死罪的江洋大盗,他父亲私自开释,找别个死囚顶替,却将这些大盗收作护院的。叶凌风曾跟七步追魂手褚元学过武艺,就是这个时候的事情。

 这位教书先生叫叶凌风忍耐,原因就是避免叶凌风的父亲对他起疑。岂知他的东家早就对他起疑了。他看着儿子的言行都不大对劲,于是一面暗中派人监视他这位崔先生,一面盘问儿子,老师平日除了书本之外,还教了他一些什么。他父亲问得很巧妙,常常是在家常谈话中若不经意地问他,但叶凌风也很机灵,怎肯实说?反而在回到书房之后一五一十的对先生说了。

 崔先生知道此地不可久留,立刻决定逃走。叶凌风想出了一个妙计,可以助他逃走,但却要崔先生带他同走,他才肯帮忙。崔先生一来是疼爱这个弟子,二来也为了本身安全,答应了他。于是在一个晚上,叶凌风请几个本领最高的“护院”喝酒,酒中放了麻汗药,这本是江湖上最常见的下三流行径,瞒不过精明人的。但那些“护院”却怎想得到他们的少爷也会使用这种江湖勾当,结果这看来是拙劣的计划竟告成功。叶凌风也从此随着崔先生流浪江湖,避祸塞外。

 那个时候的叶凌风,确是有着一番抱负,要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可是他在官宦人家成长,他爹爹又是个名利之心极重的大官,因此尽管他受了先生的薰陶,家庭的影响仍是不能完全去掉。这就是他后来念念不忘即使是为国为民,也要“出人头地”的原因所在。

 但此际,风从龙要他在江家充当细作,要他当鹰大的鹰犬,这可是他也不能忍受的了。他一怒之下,胸中热血沸腾,居然誓死不从,倒颇出风从龙意料之外!

 风从龙斜着眼睛瞅他,发出嘿嘿的笑声,笑声、眼色透露着无限的冷酷与阴险,说道:“叶公子,不必我亲手杀你。我只须把你今晚所做的事情告诉江海天,再把你的身份说给他听。嘿,嘿,我看江大侠也不会轻易饶了你吧?你死在我的手里,你还可以硬充好汉;但倘若你给师父废去武功,逐出门墙,嘿,嘿,人人知道你是个临危卖友的小人,江湖上的侠义道可就不能容你了!”

 叶凌风心头大震,他知道风从龙绝不是虚声恫吓,他倘若真的这样做,师父也必然如他所说的那样处置他。即使不杀掉他,至少也要废去他的武功。这可要比死更为难受。

 风从龙冷冷说道:“叶公子,你仔细想想。我看还是咱们合作的好。我给你隐瞒遮盖,只要我不说出去,你师父绝不会知道你的秘密。你既可以学成天下第一等武功,又可以暗中为朝廷效力。这可真是两全其美哪!”

 叶凌风心乱如麻,他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才得到江海天收为弟子,怎能给人轻易的毁了他的前途?还有他那美丽聪明的师妹,他又怎舍得下?师母屡次透露口风,已是有意把女儿许配与他的了。但若果自己不答应风从龙,风从龙就可以破坏他的姻缘。自己一给师父逐出门墙,那就什么都完了。

 叶凌风心里想道:“暂且答应了再说,做不做还在我呢。我学成了武功,找个机会把他杀掉灭口,那就不用受他挟制了。”

 叶凌风在风从龙阴险冷酷的目光下渐渐软化,终于像只斗败的公鸡,颓然说道:“风统领,你赢了。我依你就是。”

 风从龙似是早已看透了叶凌风的心思,说道:“你我合作,这是彼此有利的事情。叶公子,我不怕你使好。你的秘密,我不会透露给你师父知道,但我会写下来留给御林军统领,作为绝密的档案。即使你将来杀了我也没用。今后你必须听我命令,你明白了么?”

 叶凌风面色灰白,他自以为聪明,岂知碰上一个更为老辣险狠的对手,看来今后一生,恐怕再也逃不脱他们这一伙人的掌握。但叶凌风也没有办法,只好干笑说道:“风统领,你也忒多疑了。咱们义气博义气,我怎会想到要暗算你呢?”他对风从龙实是害怕到了极点,只求早早过关,先离开这个魔鬼般的人物。

 岂知风从龙还不能让他就此过关。

 叶凌风道:“我可从走了吧?”风从龙冷冷说道:“你急什么?我还有话说。”叶凌风无可奈何,只好又坐下来,听他说话。

 风从龙拍拍他的肩头,说道:“叶公子,你我合作,须得彼此有诚意才行,你若不说实话,叫我怎能相信你有诚意?”叶凌风硬着头皮道:“我几时有说假话?”风从龙道:“你刚才说的那位萧志远,他与小金川的冷天禄、冷铁樵勾结,谋叛朝廷,你就没有告诉我!我知道你们二人交情极好,你敢说你不知道吗?”

 叶凌风大吃一惊,心想:“这事情他怎么也知道了?”只好说道:“你没问他,我一时想不起来。”

 风从龙冷笑说道:“好,那么这件事情也就算了,我再问你另一件事情。李文成有天理教派出江湖联络各大帮会、各地不轨之徒的使者,他临死之前,曾对你和萧志远说出一张名单,名单上的人有与他有往来的人物,你把那些人的名字对我说说。”

 叶凌风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暗自想道:“李文成是曾经说过几个人的名字,这几个人是与他定了联络的暗号,他还来不及告诉总舵主的,可是却并非所有与他有来往的人,更没有什么名单呀!”

 风从龙哈哈笑道:“叶公子,你一定惊讶我是怎么知道的吧?老实说,萧志远已落在我们手中,他经不起拷打,全都供了。我现在就是要与你作一对证,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

 叶凌风惊疑不定,最初的想法是:“萧大哥是铁铮铮的汉子,岂会招供?”随即再又想道:“蝼蚁尚旦贪生,只怕到了生死关头,当真是招供了也说不定。至于那张子虚乌有的名单嘛,或许是他受迫供,熬不过酷刑,就所知的说了之外,胡乱再凑上几个人的。”

 他哪里知道,风从龙是来套他口供的。风从龙是一个极为干练狠辣的老江湖,他只知道冷天禄叔侄在川北起义,以及李文成在教中的身份这两件事情,其他都是他凭着经验推断出来的,所以说得有七八成近乎事实,却也并不全对。至于说到萧志远落在他们的手上,那就完全是编造出来的了。可叹叶凌风自己贪生怕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竟以为萧志远也是如此。

 风从龙阴狠的眼光向他迫视,冷冷说道:“萧志远连你也供出来了,你还要隐瞒吗?”叶凌风咬了咬牙,道:“好,我把我所知道的都对你说了就是。”风从龙哈哈笑道:“好,这才对啦!”

 叶凌风道:“李文成临死之前,是曾说出几个名字,但什么名单,那却是没有的。我可不能胡乱捏造、诬供。”风从龙道:“那你就说你所知道的吧。”

 叶凌风道:“有川北的徐天德、冷天禄;陕北的张士龙、张汉潮;山东虞城的郭泅湖,山西访氏的丘玉,李文成说的就是这么多了。”

 风从龙双眼一翻,道:“就仅是六个人吗?”叶凌风道:“这六个人是李文成已经有了联络,但未曾告诉总舵主的。其他的人,天理教的总舵已经知道,他还何须多此一举,告诉外人。你大多疑心,太无道理!”

 叶凌风侃侃而谈,倒似显得有几分“理直气壮”,风从龙拍拍他肩膊,哈哈笑道:“叶公子,不是我信不过你,是我怕你偶然忘记,有所遗漏。”叶凌风大声道:“你要我胡乱罗织不相干的人么?这种缺德的事,我可不干!”

 风从龙连忙说道:“当然,当然。你毕竟算是江海天的掌门弟子,是一个侠义道。我怎能要你胡乱诬赖好人呢?咱们以后彼此提携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今日有甚无礼之处,叶公子你也得包涵包涵。”

 叶凌风本来是捏着一把汗的,一听风从龙的口气已经是完全相信了他,这才放下了心上的石头。原来他也还瞒着几个重要的人物,而且那最关紧要的两句暗号,他也没说。他所说的那六个人,张士龙是米脂藏龙堡的堡主,虽是陕北武林的领袖人物,但他收藏林清的消息已经泄露,官府也已知道的了,所以,叶凌风以为说也无妨,张汉潮是张士龙的堂兄弟,藏龙堡若受官军所攻,张士龙自会通知他躲避。冷天禄,徐天德早已准备在川北起事,想来也已发动,不怕鹰爪缉拿。另外一个郭泗湖听说早已不在家乡,还有个丘玉已加入了天理教,天理教的总舵出了事,他当然也会闻风远避。

 叶凌风是经过一番考虑,才说出这六个人的名字的。他自觉于心有愧。于是想出了这些可以为自己罪行开解的理由,虽然还有点儿“内疚”,但也似“心安理得”了。他却没有好好想过,他泄露了这些秘密,不但对反清的义士有所损害,而他自己一旦失足之后,也就越陷越深!

 风从龙向他说了几句好话后,叶凌风以为可以走了,风从龙却又笑道:“叶公子且慢,还有一件紧要的事呢!”

 叶凌风心中一凛,只道他听出了什么破绽,也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我所知道的都已说了,你还要问些什么?”

 风从龙笑道:“你知道的说了,我的话却还没对你说呢。咱们今后如何联络,这可是很重要的事啊!你怎能不问个清楚,就想走呢?看来你对咱们的合作,还是无甚诚意!”

 叶凌风这才知道对方并非迫供,也就笑道:“你知道我是一个堂堂总督的少爷,怎懂得你们这些鬼门道。好吧,算我疏忽,未曾想起,那你风大人就吩咐吧!”

 风从龙拱手说道:“总督少爷,不敢,不敢。在名份上你是我的少主人,这‘吩咐’二字,可要颠倒过来说才是。好吧,少爷,你既吩咐我将这些‘门道’交代,那就请你留心听听吧。

 “在东平镇上,我们开有一家酒店,就是临湖的那家。你今后若是在你师父家中,一有什么消息,你就假装到这酒楼喝酒,伙计们自会来问你的。

 “要是我有什么事情要派人找你,你记着‘日月无光’这句暗号,说得出这句暗号的就是自己人。嘿,嘿,反叛朝廷的要‘反清复明’,我就偏要他日月无光!你懂得么?你记住了么?”

 叶凌风心里暗暗叫苦,却还不能不赔着笑脸说道:“都记着了。”风从龙哈哈一笑,这才跨马上背,说道:“叶公子,你真是聪明人,我回去禀告总督大人,你爹爹一定会夸赞你的。你知不知道,你肯在江家‘卧底’,不但是帮了我的忙,更是帮了你爹爹的大忙啦!朝廷有旨,你爹爹就要调任四川总督,正是要去对付冷天禄、萧志远那班反贼。你这匹白龙驹惜与我,我可要赶着回你爹爹的衙门了!”

 风从龙跑了之后,叶凌风才猛地一惊,心道:“他说我爹爹要去对付冷天禄、萧志远,哎呀,原来萧大哥并未曾落在他们的手中,我是受了他的骗了!”

 叶凌风怔忡不安,惘惘然骑上马背,自己安慰自己道:“幸好那两句暗号我可没说。我所说的那六个人,谅他们也未必捉得到。只是,只是今后他们还是要似冤魂不息的缠着我,这可如何是好?”

 叶凌风心乱如麻,忽地他脑海中现出江晓芙那天真烂漫的影子,心中想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晓芙师妹总不会疑心我的。我赶回去,尽力讨好师母,先把婚事定妥再说。我是掌门弟子,倘再做了江家女婿,我即使有甚行差踏错,师父爱屋及乌,想也不至于便把我怎样。对,就是这个主意!”正是: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