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锦帐低垂人已杳 琼浆难得客归来

 金逐流推开房门,但见锦账低垂,妆台尘暗,金逐流笑道:“元浩兄,你这位姑娘已走了好几天了,也没东西留给你,你失望了吧?但这样也好,她不是跟她爹爹走的,你可以放心了。”金逐流从梳妆台上尘埃未拭的这个现象,推断出封妙嫦已走了好几天。所以封子超即使曾经回家,他的女儿也决不是跟着他走的。

 秦元浩道:“那么咱们还进去做什么?”说话之间,金逐流已拖着他进了房间,忽地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你揭开账子瞧瞧!”秦元浩满面通红,说道:“这怎么可以?”金逐流把他一把推上前去,说道:“我叫你揭你就揭,不必害怕!”

 原来金逐流隐约听得账内似有微弱的呼吸气息,这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封妙嫦受了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一个可能是另有高手躲在她的床中。内功有一定造诣的人可以控制呼吸,所以秦元浩不能发觉,但金逐流却可以听得出来。金逐流不知在账中的是不是封妙嫦,他自己不便去揭开账子,只好叫秦元浩动手。

 这话不好明说,秦元浩不懂得金逐流的用意,大声的嚷了出来。话犹未了,床上突然跳起了一个人,撕开帐子,一抓向秦元浩抓下,喝道:“原来你就是姓秦的小子,你把封姑娘拐到哪里去了?”

 秦元浩是武当第二代最杰出的弟子,猝遇敌袭,虽惊不乱,喝道:“你是什么人?”声出掌发,一招“排云手”把那人的一抓荡开。

 不料双掌一触,那人的手掌其冷如冰,秦元浩不由得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说时迟那时快,金逐流已是轻飘飘的一掌拍将过去,看似毫不用力,内中却藏着好几个精妙的变化。

 那人大约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像个病夫,面色苍白,毫无表情,冷冷说道:“你这小叫化子也敢多事,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他看似病夫,内力却很不弱,居然把金逐流这一掌蕴藏着内家功力的劲道解了几分。

 金逐流掌心一翻,掌力尽吐,精妙后着也跟着使出,“啪”的一声响,那人着了一掌,“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叫道:“好厉害!”不敢再接金逐流的第二掌,从窗子里就跳出去了。

 可是说也奇怪,在那人口吐鲜血的那刹那间,金逐流却不由自己地退了两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逃走,要想阻拦已来不及。

 秦元浩吃了一惊,说道:“金兄,你怎么啦?”金逐流哈哈笑道:“好,你既然知道我的厉害,我就让你走吧,你应该明白,如果我追你的话,还是可以把你揪回来的。”

 金逐流的笑声中气充沛,那是向敌人示威的一种表现。秦元浩一听到他的笑声,也就知道他并没受伤了。金逐流向那人发话之后,回过头来,向秦元浩笑道:“我没什么,我倒是担心你呢。怎么样,你冷得很难受是不是?”

 秦元浩说道:“奇怪,那人竟不似血肉之躯,我当真是冷得难受。不过,现在已好一些了。”金逐流握着他的手,一股热力从秦元浩的掌心传进去,笑道:“这人的玄阴指已有六七分火候,玄阴指是一门邪派功夫,是从修罗阴煞功变化出来的,不过却远不如阴煞功的厉害,想必那人是贪图玄阴指易练,所以舍难图易了。他若是练成了修罗阴煞功我可能忌他几分,只是玄阴指岂能伤我?”

 秦元浩得金逐流以上乘内功相助,不过片刻,已是全身暖和,寒意尽失。金逐流笑道:“你能够荡开他的一抓,并没受伤,功夫也很不错了。”

 秦元浩道:“我曾听得师父说过,三四十年之前,邪派的大魔头孟神通曾以修罗阴煞功称霸武林,这厮会玄阴指,莫非是孟神通的徒子徒孙?”

 金逐流道:“也不一定。我听爹爹说,除了我的外祖父之外,还有一个姓阳的师弟,也曾把修罗阴煞功练到了第八重。修罗阴煞功从天竺传来,说不定在天竺也还有个中高手,传下了汉人弟子。”秦元浩这才想起金逐流的母亲谷之华正是孟神通的女儿,心道:“怪不得他知道玄阴指的来历。”

 金逐流又道:“不过,这人即使不是我外祖父的这派传人,他的师父也一定是个邪派高手,他除了玄阴指还会邪派中最古怪的天魔解体大法。”天魔解体大法在吐血之后,功力可以陡增一倍。秦元浩这才明白了金逐流刚才何以在伤了敌人之后,反而自己也退了几步的原因。

 金逐流忽地侧耳细听,半晌说道:“山上有人打斗,咱们出去看看。”

 两人走入树林,循声觅迹,走了一会,只听高呼酣斗之声如雷震耳,金逐流笑道:“原来是仲帮主在这里和人打架。这人的功夫又比刚才的那人高得多了,把仲帮主当中那根竹棒剖开的想必也就是他了。”

 走到近处一看,只见和仲长统恶斗的人是个中年汉子,两人的掌力都极刚猛,周围数丈之内沙飞石走。那人的掌风还有奇异之处,像是从鼓风炉喷出来的热风似的,触人如烫。秦元浩功力较弱,在热风鼓荡之中汗下如雨,连忙后退。金逐流心里想道:“这人的雷神掌很是不弱,不过还是仲帮主胜他一筹,用不着我去帮忙他了。”

 高手比拼,眼观四面,耳听八方。金、秦二人来到,仲长统和那中年汉子都已发觉。但仲长统好像视而不闻,仍在高呼酣斗。那中年汉子却禁不住心中一凛,想道:“这小叫化不畏我的掌风,内功造诣也是很不弱了。听说文道庄在江家曾吃了一个小叫化的亏,不知是否就是他?”这汉子生怕金逐流是来助仲长统的,一急之下,拼命抢攻。

 激战中忽听得远远的一声长啸,啸声重浊,而且音尾极弱,武学高明之士,一听之下,就知道此人是受了内伤,故而中气不足。金逐流暗暗好笑:“谁叫你用了天魔解体大法,伤我不成,反而伤了自己了。”金逐流听得出发啸这人就是他们刚才在封家所遇的那个人,想必和这个汉子乃是同伴,故而在受伤之后,向同伴打个招呼,好叫同伴逃走的。

 这汉子听了啸声,心中更是吃惊,想道:“牟老三不知是否就是受这小叫化的伤?唉!早知如此,我不该让他留在封家的。我只道可以胜得老叫化,哪知却是如此扎手,连脱身都难。”当下豁出了性命,连连冒险进招,冀图侥幸,败中求胜。激斗之下,不过片刻,这汉子已是大汗淋漓。而仲长统则仍是气定神闲,从容应付。金逐流想道:“这汉子功力不如仲帮主,如此一来,只是自促其败而已。”

 心念未已,只听得仲长统霹雳似的大喝一声,双臂一振,把那汉子震得有如风中之烛似的,摇摇晃晃地退出了六七步。金逐流心想:“仲帮主只要再加一掌,就可以把这人打得重伤,咦,这大好的机会,为什么他却平白的错过了。”原来仲长统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收手了。

 这汉子似乎也很感意外,睁大了双眼望着仲长统。仲长统冷冷说道:“欧阳坚,你的雷神掌是差不多可以及得上你父当年了,但要想伤我老叫化嘛,恐怕还不能够。”原来这个汉子乃是欧阳伯和的儿子,三年之前欧阳伯和败在仲长统手下,是给仲长统废了武功的。

 欧阳坚喘过口气,说道:“不错,我本来以为可以胜过你的,现在知道是还不如你了,但我在壮年,你已老迈,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打败。那时我不杀你,也会照样废你武功的。为你着想,你若是怕我为父报仇的话,还是今天把我杀了的好!”

 仲长统哈哈大笑,说道:“你要把我打败,大约还得再过十年。那时说不定我老叫化已经‘归位’(死)了。你有这份豪气,倒是比你的爹爹更似一个汉子。我已然废了你爹爹的武功,就不想再废你的武功了。我要教你知道,老叫化的辣手是因人而施,并非赶尽杀绝。好吧,你走吧!”

 欧阳坚道:“好,你今日放了我,我他日报仇,你不要后悔!”仲长统哈哈笑道:“老叫化做的事,从来不会后悔!”欧阳坚心中暗暗欢喜,面上却是丝毫不露神色,淡淡说道:“但愿十年之后,你还活在人间,否则你不后悔,我却要失望了。”说罢扭头便走。原来欧阳坚早已知道仲长统的脾气,败在仲长统的手里,与其向他求饶,不如硬充好汉。他不领仲长统的情,口口声声说是还要报仇,仲长统果然反自将他放了。

 欧阳坚走后,金逐流与秦元浩上前与仲长统相见。仲长统道:“你这小叫化想必是陪了元浩到封家的吧?”金逐流道:“不错。我还见到你老人家所插的九根竹棒呢。”仲长统哼了一声,说道:“你们是去找人家的大姑娘的吧?见着了没有?”秦元浩满面通红,金逐流笑道:“没见着,却在那个大姑娘的房中见着了一个会使玄阴指的汉子,不知是谁?”仲长统道:“他是阳浩的弟子,名叫龚平野,是邪派中一个二流角色。他的师父阳浩却是阳赤符的儿子。阳赤符是你外祖父孟神通的师弟,生前也曾将修罗阴煞功练到第八重。我也不知道他何以会同欧阳坚来到封家,但欧阳坚却算有点硬份,他邀我出来决战,不要龚平野帮他的手。否则他们若是两人联手斗我,我虽然不至败给他们,也是很不容易取胜的了。老实说我一来是为了他的恶行不多,二来也是看在他这点硬份,这才放过他的。”金逐流笑道:“原来如此。这样说来,这个姓龚的倒是和我有点渊源呢。我对他小施惩戒,未下杀手,也算是做得对了。”当下将刚才的事说给仲长统听。

 仲长统说道:“你这小叫化和我这老叫化一样脾气,总爱多管闲事。咱们彼此彼此,你做得对也好,不对也好,我老叫化都不管你。但秦元浩做得不对,我老叫化却是要管了。秦元浩,你做错了事,你可知错么?”秦元浩是内刚外柔的脾气,他明知仲长统要责备他的是什么,但他不肯服气,硬着头皮说道:“弟子不知错在哪里,请老前辈教诲。”

 仲长统面色一端,说道:“封子超是曾经当过清廷卫士的武林败类,老叫化已查清他的底细了。哼,天下多少好人家的姑娘,你为什么偏偏要找封子超的女儿?”秦元浩红着脸分辩道:“弟子和这位封姑娘并没什么,连朋友也谈不上。只不过可怜她的境遇,路过此地,顺便去探望一下而已。”仲长统半信半疑,说道:“你真的和她并没私情?”

 金逐流忽道:“老叫化,你这桩闲事可管得不对了!”

 仲长统双眼一翻,说道:“我不说你,你倒说我。好呀,那你就说说看,我怎么管得不对?”

 金逐流道:“你查清楚了封子超的底细,但你可查清楚他女儿的底细没有?”

 仲长统道:“你这一问好没道理。”金逐流道:“为何没道理?”仲长统道:“一个黄毛丫头有什么底细好查?”金逐流道:“你才没有道理,年纪小就没有底细可查么?人家也是十八、二十的大姑娘了,不见得样样事情都是跟着父亲的呵。你知道她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什么一点也不查究,就派秦元浩的不是?”

 仲长统道:“你牙尖嘴利,比你爹爹还要厉害。好,算我说你不过,我是疏忽了些。但你也不过是初到中原,难道你就能清楚的知道了她的底细了?”

 金逐流笑道:“虽未清楚,亦已稍知一二。第一,我知道她心地善良,和她爹爹并不一样。她的爹爹用千日醉作弄秦元浩,她知道了十分难过,还想偷她爹爹的解药给秦元浩呢。第二,她曾经和秦元浩联手杀伤了两个大内卫士,这两个卫士是封子超的旧同事,来找封子超出山的。我和元浩就是因此而怕她遭受封子超的磨折,这才来探听她的消息的。元浩是给我拖进封家的,你要怪他不如怪我。”

 仲长统听了金逐流所说的事情,尴尬笑道:“这么说来,倒是老叫化的不是了?”金逐流道:“本来是你的错嘛,父亲是父亲,女儿是女儿,两代怎能混为一谈?”

 仲长统性情豪迈,此刻他知道自己理亏,倒是很爽快的承认了。笑道:“你说得不错,父亲是父亲,女儿是女儿。你的外祖父孟神通当年是天下第一魔头,你的母亲却是人所敬佩的女侠。我老叫化好糊涂,怎么把这个例子也忘记了。你的父母的婚事还是我老叫化撮合的呢!”说罢,又回过头安慰秦元浩道:“好,算是我责备错了,你以后和封姑娘怎样,我都不管你啦。”说罢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仲长统问道:“元浩,你是要回山呢,还是要继续去找你那位封姑娘?”秦元浩满面通红,说道:“我与封姑娘毫无瓜葛,老前辈不要误会。如今我知道了她已独自出走,我也就放了心了。”仲长统笑道:“哦,你说是毫无瓜葛,可是毫无瓜葛的人你却惦记得很啊!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说给你师父听的。听你的意思,你是要回山的了?”秦元浩道:“是。弟子想回山向师父禀明了此行经过,再去行走江湖。”

 仲长统道:“好,我正是要到你师父那儿,你可以和我同走。小叫化,你呢?”

 金逐流笑道:“我这小叫化怕给你这老叫化拘束,请恕我不与你们同行了。”仲长统哈哈笑道:“不错,你刚回来,是该独自闯荡江湖,扬名立万。”金逐流道:“扬名立万我是不想的。不过,我一个人行走,要偷东西的时候,却方便许多,至少不会给同伴拦阻。”仲长统大笑:“你这脾气和你爹爹完全一样,就是喜欢独往独来。”金逐流道:“不,不。我爹爹可并不希望我完全像他,他是要我随波逐流的。我不知道做得到做不到,但我倒也想试试和江湖上三教九流的朋友都交交朋友。”说至此处,忽地向秦元浩扮个鬼脸,笑了一笑,说道:“你是假道学,心里惦记人家的姑娘,嘴里可不肯承认。嘿,嘿,这就是由得着我帮忙你了。我在江湖上行走,会替你留心,留心打听你那位封姑娘的消息的。”秦元浩给他说得啼笑皆非,红着脸道:“金兄,说笑了。”金逐流道:“什么说笑,我是顶认真的。”

 老叫化小叫化嘻嘻哈哈地笑了一会,仲长统道:“说老实话,老叫化许多年来都没有结交过像你这样性情投合的朋友了。老叫化实在舍不得和你这小叫化分开。不过,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咱们也只好分手了。”金逐流道:“且慢,且慢。小叫化还有一桩事情想请问老叫化。”仲长统道:“什么事情,只要你问,老叫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金逐流道:“听说这徂徕山上,以前是有过一个什么天魔教的,不知是在哪里?”

 仲长统道:“这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教主是个美貌的女子,后来嫁给了她一个姓厉的副教主。他们像你父母一样,也早已遁迹海外了。你问起天魔教,可是因为听你爹爹说过的么?”

 金逐流道:“我爹爹从没说过,我是听得姬伯伯说的。如今我在徂徕山中,一时想起,所以问问。”

 仲长统道:“哦,这就不错了。”金逐流道:“什么不错?”仲长统笑道:“说起天魔教,倒是和你一家有点关系。你的大师兄童年时候曾被天魔教主捉去,后来姬晓风跑去救他出来的。但你的姬伯伯救你大师兄的时候,也曾吃过天魔教主的亏。想来你的姬伯伯还未忘怀此事。”金逐流笑道:“姬伯伯说过此事,但他隐瞒了他曾吃过亏。”

 仲长统道:“天魔教的舵址在徂徕山的北峰,喏,就是从这里看过去那座云雾缭绕的山峰上。不过,那几座天魔教的建筑早已毁于兵火,只剩下一片瓦砾场了。天魔教烟消云散之后,二十多年来,那已是人迹罕到之地,我也从没有上过那儿了。”

 金逐流道:“我倒想上去看看。”仲长统道:“一片瓦砾场有什么好看?”金逐流道:“老人家喜欢怀旧,这是姬伯伯的旧游之地,我去凭吊一番,回去也好和姬伯伯聊聊。”仲长统笑道:“小老弟,你真是性情中人,怪不得姬晓风那么疼你,把他的那看家本领都传给你了。但爬这样高的山去看一片瓦砾,我可没有兴趣,恕我不奉陪你了。”当下双方挥手道别,金逐流独上北峰。金逐流走了一程,蓦地想道:“仲长统说天魔教和我家颇有关系,但他只说了姬伯伯和我江师兄的事情,这只能算是间接的关系。他好像还有些话不愿意说出来的样子,不知是何缘故?”他又想起在火山岛的时候,姬伯伯从来没有当着他的父母面前说过“天魔教”三字,那次姬伯伯和他谈起来的时候,听得他爹爹来了,就不说了。后来又告诉他不要把天魔教的事情问他爹娘。“姬伯伯和我爹爹是老朋友,他们一向是脱略形骸,无所不谈的。何以姬伯伯单独对这件事似乎有所避忌?”金逐流心想。因而对天魔教的好奇之心,也就更加油然而生了。

 金逐流有所不知,原来天魔教祖师厉胜男是他爹爹金世遗的旧情人。后来和天魔教教主结婚的厉复生又是厉胜男的侄儿。金世遗是个最重感情的人,他曾为了厉胜男的缘故,把他和谷之华的婚期拖迟了将近二十年。姬晓风为了不愿触起他的伤感,故此在他们夫妇面前是从来不提“天魔教”三字的。金逐流不知其中缘故,就难免起了一层神秘之感,因而也就想去看看天魔教的旧址了。

 金逐流上到山顶,已经是入黑时分了,只见果然是一片瓦砾。但有一间屋子虽然破烂,墙头也长满苍苔,却还算得是比较完整的建筑物。屋中透出火光,显然里面有人。

 金逐流心道:“奇怪,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躲在这儿?”当下施展绝顶轻功,悄无声到了屋子后窗,偷偷张望。

 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坐在地上烤火。这汉子身穿一件敝旧的长衫,像一个三家村教蒙馆的穷书生,模样儿甚是寒酸。屋中四壁萧条,只有一个大钟覆在地上。原来这是天魔教的神堂,经过了兵火之劫,神像早已毁灭,供桌也早已被人当作柴火烧了。

 那汉子不知外面有人,此时正从身上掏出一把东西放在地上。金逐流一看,不觉吃了一惊。原来那堆东西之中,有一串珍珠,宝光外露,显然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另外的东西则是十几文铜钱和一把匕首。

 金逐流心想:“原来是个偷儿,敢情是在这里检视赃物。”那汉子把珍珠串拿起来看了看,摇了摇头,发出一声苦笑。金逐流心想:“他好像嫌偷得不够呢,也未免太贪心了。”这汉子穿得寒酸,袋里只有十几文铜钱,却有这样一串价值连城的珠链,难怪金逐流以为他是个偷儿。

 金逐流心道:“这个偷儿倒可以交交。”于是“咭”的一笑,推开门就走了进去。那人大吃一惊,慌忙把东西收好,双眼瞪着金逐流。金逐流哈哈大笑道:“你别惊慌,咱们是同道。”那汉子道:“你说什么?”金逐流道:“你是偷儿,我也是偷儿。干咱们这一行的,虽然有些人不讲江湖道义,但我可是不会黑吃黑的,所以你不用提防我。”

 这汉子暗暗好笑,心里则在想道:“这小叫化走进来,我才知道。别的本领不知如何,只是这门轻功就已经在我之上了。幸好不是我的对头。好吧,他把我当作偷儿,我就算是个偷儿吧。”

 那汉子招了招手,说道:“难得同道到来,恕我无物招待,你坐下来烤烤火,我请你吃烤山芋。”金逐流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就坐了下来,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唔,好香,好香!但只怕有个山芋烤焦了。我肚子正饿,你拿来吧。”

 那汉子拨开炭灰,取出一个山芋,说道:“烫手得很,你小心接了。”他坐在金逐流对面,中间只隔着一堆火,伸手可及,但他却把山芋抛了过去,而不是直接递给金逐流。

 金逐流知道他是有心相试,当下把手一招,山芋就落下他的掌心,金逐流咬了一口,说道:“虽然焦了一些,味道很是不错,多谢你了。”这汉子本来还有点害怕,害怕金逐流接不起他这山芋,可能受了伤的,此时不觉心内暗惊:“这小叫化年纪轻轻,怎的却有如此本领?看来他的内功造诣也是在我之上了!”

 金逐流道:“你今天手气很不错啊,偷了什么人家?”那汉子道:“是个为富不仁的人家,我本以为还可以多些收获的,哪知只到手了一串珠链,就给那家人家发觉,我只好慌忙逃出来了。”

 金逐流笑道:“为人不可太贪,这串珠链也够你吃喝不尽的了。”

 那汉子道:“老弟此言差矣,若然只是为了一己的吃喝,我何苦费如许气力去偷一条珠链。”

 金逐流道:“哦,原来你是一位劫富济贫的侠盗,失敬,失敬。”那汉子笑道:“侠字是说不上的,但我可不愿意只图吃喝而偷东西,这是另有原因的。”

 金逐流道:“哦,什么原因,倒要请教。”那穷书生模样的汉子笑道:“你是新入行的吧?你不知道干咱们偷儿这一行的,做久了就会上瘾的,若然只图温饱,捞了一票就金盆洗手的话,那岂不是辜负了咱们好不容易才练成的这副身手了?”

 金逐流哈哈大笑:“说得有理!我的姬伯伯也是这样说的。”

 那汉子吃了一惊,说道:“你的姬伯伯也是干咱们这行的吗?不知是哪位老前辈?”金逐流道:“他是咱们这行的老祖宗。神偷姬晓风的名字你听过吗?”

 那汉子道:“余生也晚,姬老前辈我没见过,但已是心仪已久的了。老弟是姬老前辈的门人么?”金逐流道:“我不是他的徒弟,不过,也曾跟他学过偷东西的本领。”那汉子见金逐流如此年轻,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那汉子正要请教金逐流的姓名,金逐流忽道:“你听,好像是又有什么人来了?可是你的拍手伙伴?”

 那汉子竖起耳朵一听,面色登时大变,说道:“来的恐怕是要来捉拿我的。老弟,你帮我个忙。”金逐流道:“怎么帮法?”心想:“打架容易,可是我还未知道你的底细,怎能就听信你一面之辞?”

 那汉子站起来,提起了地上那口大钟,说道:“我打不过他们,只得暂躲一躲了。他们走了,你放我出来。”说罢,钻了进去,把钟放下。他见过金逐流的本领,知道金逐流是可以提得起这口大钟的。

 这口大钟估计有五六百斤重,金逐流心里想道:“这汉子的气力倒也不小,但他内功外功都颇有造诣,却还这样害怕,不知这两个来捉他的人,又是什么样的厉害角色?”又想:这汉子和我初次见面,居然就这样相信我,我倒不能不把他当作朋友看待了。

 心念未已,那两个人已走了进来。一个是道士,手提一支拂尘,另一人则是手里拿着鬼头刀的汉子。道士双目炯炯有神,金逐流一看就知他是内家高手。那拿着鬼头刀的汉子面色蜡黄,两面太阳穴坟起,看来也是个邪派高手。

 那汉子道:“你是什么人?”金逐流道:“过路的小叫化。”那汉子冷笑道:“过路的小叫化却怎的到这荒山野庙来了?”金逐流冷笑道:“你又是什么人,你凭什么来管我?我喜欢在这里过夜你怎么样?”

 那青衣道士看出金逐流是个不寻常的人物,笑道:“小哥,你别动气。我们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有个穷酸模样的汉子,刚才是在这里的吧?你知道他躲到哪儿去了?”

 金逐流淡淡说道:“什么穷酸?没有见过!”那短小精悍的汉子用鬼头刀拨拨火堆,冷笑说道:“你这小叫化倒会说谎,可惜骗不了我。刚才还在这里和你煨芋头吃的人是谁?”金逐流道:“是什么人,你管不着!我知道也不告诉你!”那汉子大怒,就要发作。青衣道士劝道:“看这光景,那穷酸想必就在附近,咱们出去搜搜。何必待在这里和一个小叫化生气?”

 那汉子道:“先搜这里,说不定他还未走出这间屋子呢!”

 这座破庙并没多余的东西,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这汉子是因为气不过金逐流,不愿就放过了他,故而要留在屋内,想借个题目向金逐流发作的。那青衣道士却不愿惹事,在破烂的供案后面张望一下,便道:“鬼影也没一个,咱们还是走吧。”

 金逐流一手支头,懒洋洋地躺在地上,一手剥芋头来吃,笑道:“对啦,你们还是快快的给我滚开的好。我吃饱了就要睡的。”

 那汉子怒道:“好呀,你这小叫化胆敢对我无礼,我不要你滚你要我滚,哼,哼,惹得老子生气……”金逐流侧目斜视,冷笑道:“怎么样?”

 那青衣道士拉了同伴一把,说道:“焦老三,和小叫化吵嘴有什么意思?走吧!”这青衣道士是个老于江湖的大行家,他见金逐流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心中倒是有点惊疑不定,想道:“这小叫化胆敢如此,定有所恃。他本身的武功,或者不怎么高,但他的师父定是大有来头的人物。”青衣道士劝同伴的口气似乎是看不起金逐流,实在则是颇有顾虑,不想树敌。

 青衣道士是他们那一帮的大哥,使鬼头刀的汉子不敢不听他的话。在他连拉带劝之下,只好悻悻地离开。可是在他经过那个大钟的时候,却又停下了脚步,敲了几下铜钟。青衣道士笑道:“想来这穷酸不会是躲在里面的。”原来青衣道士虽然对金逐流有所顾忌,但对金逐流的估计还是不足,心里在想:“这穷酸若是藏在铜钟之内,小叫化的气力怎能提得起这口铜钟,没人把那穷酸放出去,他不是要活生生的饿死了?这穷酸是个机灵鬼,决不会这样笨的!”

 那汉子余怒未消,用鬼头刀又重重地敲了几下,说道:“他若是藏在里面,我就震聋他的耳朵。”

 金逐流翻了个身,半坐半躺的斜倚身子说道:“喂,我说过我要睡觉的,我不喜欢有人骚扰,你再敲钟,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那汉子给金逐流傲慢的态度气得七窍生烟,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跳过来,骈指如戟,便向金逐流的背心一戳。

 这汉子倒也不是想要金逐流的性命,他戳的是金逐流背心麻痒穴,用他独门的手法戳了别人的麻痒穴,可以令对方如受酷刑。这汉子是想用这个狠毒的手法来迫问金逐流的口供,同时也让他吃点苦头。

 青衣道士皱了皱眉,叫道:“老三!”可是这汉子已经出手,青衣道士想要制止也来不及了。这汉子一声大喝:“叫你这小叫化知道我的厉害!”指头已经戳到了金逐流的背上。

 金逐流微微一笑,道:“也不见得怎么厉害。”仍是那么样懒洋洋地保持着半躺半坐的姿势,连动也没有动一下,口里还在吃着芋头呢。可是他话犹未了,只听得那短小精悍的汉子“哎哟”一声,却是身不由己地向前一个倾侧,急冲三步,踏进了火堆之中。原来金逐流虽然没有反击,但他身有护体神功,这汉子的手指戳到了他的身上,如受电震!

 这汉子的双脚踏入火堆,哇哇大叫,金逐流道:“你想吃煨芋头是不是?不用你抢,我请你吃!”在火堆里捡起一个沾满热灰的芋头,就向他的嘴巴一塞。

 这汉子给热山芋一烫,好不难受,嘴唇烫肿,眼泪也掉了下来。金逐流笑道:“怎么,不好吃吗?”汉子大怒,他的手上本来是提着鬼头刀的,一怒之下,不假思索,便向金逐流猛斫,大喝道:“好呀,我毙了你!”这汉子的快刀也当真了得,口中只说了六个字,手底已是闪电般地斫了六六三十六刀!

 金逐流叫道:“喂,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可别要当真斫着我才好!”那汉子连斫三十六刀,连金逐流的衣角也没沾上,不由得呆了一呆。金逐流笑道:“哈,原来你果然是和我开玩笑的。好,礼尚往来,咱们玩耍玩耍!”横掌一抹,这汉子未能避开,给他抹了满头满面。金逐流的掌心有烂泥似的“芋浆”还有煤灰,一抹之下,把这汉子变了个大花面。

 青衣道士看见金逐流连续使出的上乘武功,这一惊非同小可!只怕金逐流要施展毒手,连忙抢上前去,抖开拂尘,喝道:“小叫化休得放肆!”

 青衣道士的拂尘拂将过来,尘尾散开,把金逐流的身形都笼罩了,每一根尘丝都似利针似的挺起,威胁着金逐流的全身穴道。金逐流也不由得心中一凛,想道:“这牛鼻子臭道士倒是个一流高手!”

 金逐流也提防他要下毒手,不敢轻敌,一声长啸,把道士的拂尘吹得恍如乱草随风,尘丝飘散,青衣道士喝道:“好功夫!”随手一抖,拂尘重又集成一束,竟然当作判官笔使,出手生风,点向金逐流胸膛的“愈气穴”。

 拂尘是轻柔之物,这道士居然能把它当作判官笔使,内功的造诣也确是不凡的了!礼尚往来,金逐流也赞了一个“好”字,当下挥袖一拂,解了青衣道士拂尘刺穴的招数。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提刀复上,说道:“这小叫化一定是穷酸一党的,咱们可不能放过了他!”青衣道士道:“当然,我怎能让你平白吃他的亏!”他虽然震惊于金逐流的武功,但为了同帮兄弟的义气,只好把全副的本领都拿出来,与那汉子联手猛攻金逐流。

 那汉子的本领虽是与金逐流相差颇远,但青衣道士的武功则是甚强,在青衣道士接了金逐流八成攻势的情形之下,这汉子的快刀对金逐流也就有点威胁了。

 激战中这汉子看出便宜,一刀从金逐流背后砍来,金逐流听声辨器,头也不回,反手一弹。铮的一声,把汉子的鬼头刀弹开。说时迟,那时快,道士的拂尘又已当胸拂到,是极厉害的一招拂穴招数。

 金逐流使了个“移形换位”的天罗步法,左手阴掌,右手阳掌,双掌一分,形如雁翅掠推出,力道一刚一柔,相互牵引,使刀的汉子一个踉跄,一刀劈将过去,几乎劈着了他的同伴。

 青衣道士忽地咦了一声,退后三步,喝道:“小叫化,你是天魔教的弟子么?”金逐流道:“什么天魔教,我才不屑于做邪教的弟子呢!你胡说八道,吃我一掌!”青衣道士大为惊诧,解了金逐流的一招,说道:“你不是天魔教的弟子,为什么却会天魔教的武功?”金逐流大笑道:“笑话,笑话,你不识我的武功就不要乱说!”连环掌发,把那青衣道士打得手忙脚乱。

 金逐流有所不知,青衣道士误认他是天魔教的弟子其实也是有根据的。原来天魔教的祖师厉胜男也曾练过乔北溟的武功秘笈,金世遗的武功则是融会了各派所长,特别是以乔北溟的武功秘笈为梁柱,以天山派的内功心法为根基而演化的。金逐流刚才所使的一招,正是乔北溟武功秘笈中“阴阳双撞掌”的功夫,这青衣道士在二十年前曾见过天魔教主使过。

 青衣道士惊疑不定,心想:“这小叫化若是天魔教的弟子,决不敢对本教如此辱骂,只不知他的武功却又何以是天魔教一路?”

 青衣道士心有所疑,越发想要把金逐流活擒迫问他的来历,他知道金逐流的本领在他之上,但他也看出金逐流经验不足的弱点,于是采用缠斗的战略,消耗金逐流的气力,希望金逐流一有破绽,便可乘瑕抵隙。那短小精悍的汉子用快刀配合攻击,也是每一刀都斫向金逐流的要害。

 青衣道士打得如意算盘,金逐流也并不笨,他看出对方要消耗他的气力,便也立即改变战术,使出“天罗步法”与对方游斗,斗了一会,金逐流暗自思量:“这臭道士的武功很是不弱,我又不知道他的底细,若然杀伤了他,只怕会做错了事。”原来以金逐流的本领,本是可以速胜的。但因青衣道士的武功也很不弱,若求速胜,则非施展最厉害的杀手不可。

 金逐流踟蹰未决,那汉子只道金逐流已有怯意,越发迫得紧了。金逐流蓦地得了一个主意,心里想道:“这厮可恶得很,我且和他开个玩笑。”激战中故意卖个破绽,身形一晃,似欲跌倒,那汉子喜出望外,冲上去便是一刀。他与青衣道士联手作战,本来是配合得十分紧密的,此时独自冲上前去,登时便失了照应。

 青衣道士忙叫道:“小心!”话犹未了,金逐流身形一闪,已是闪电般的绕到了那汉子的背后。汉子一刀劈空,只觉颈项麻痒痒的好不难受,原来是给金逐流轻轻地捏了他一把。

 青衣道士拂尘挥出,已经迟了一步,金逐流挥袖荡开他的拂尘,说道:“打得久了,也该换换口味啦,等下请你看场好戏。”只见那汉子好像满身都是跳蚤似的,耸肩、扭颈、手舞、足蹈,口中还发出“荷荷”的声音,形状极是滑稽。

 青衣道士大吃一惊,叫道:“焦老三,你怎么啦?”可怜那汉子疯狂般地跳跃不休,哪里答应得出话。金逐流哈哈笑道:“也没什么,要不了他的命的,你可以放心。我只不过礼尚往来,顺便也请你看一场耍猴儿的把戏而已。”原来这个焦老三是给金逐流用独门手法点了他的“麻痒穴”。在他刚才偷袭金逐流的“麻痒穴”的,如今是他点不着金逐流,却给金逐流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了。故此金逐流说是“礼尚往来”!

 金逐流的独门点穴手法更为厉害,这汉子痒得难受,“当啷”一声,抛下了鬼头刀,双手在身上乱抓,自己把衣裳撕裂,在身上抓起了一条条的血痕。

 青衣道士叹了口气,说道:“焦老三,咱们打不过人家,别在这里丢人现世啦!”拖了那个汉子,跑出庙门,金逐流哈哈一笑,拱手说道:“好走,好走,恕我不送了。”

 金逐流回过头来,笑道:“偷儿朋友,现在你可以出来啦!”说罢,提起那口铜钟。忽见火光一闪即灭,原来是那人手上拿着一个火石,脸上却露出一片茫然的神气,如痴似呆地仍然盘坐在地上。正是:

 追兵退后风波静,何故痴呆事太奇。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