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铸成宝剑还心愿 掌击桐棺报宿仇

 李南星受伤甚重,骑上马一跑,只觉目眩头晕,耳鸣心跳。史红英在他后面叫喊,他隐隐如有所闻,但史红英说的是些什么,他却是听不清楚了。

 李南星纵马疾驰,此时已是上了官道,双方的距离在百步开外了,一般的暗器功夫是决不能打到这么远的,但史白都功力非凡,他用尽浑身气力掷出的这柄匕首,脱手便化作了一道银虹,竟然追上了李南星这匹疾驰的骏马。

 李南星幸而是隐隐听得史红英的叫嚷,他回头一看,恰好这柄匕首飞到他的背后。李南星把剑一拨,匕首歪过一边,余力未衰,“噗”的插入了马背。

 这匹坐骑是一匹久经训练的战马,受了匕首刺伤,负痛狂奔,转瞬间已是跑出了史白都视野之外。

 史红英给哥哥点着的是麻穴,身体不能动弹,却还能够说话,此时气得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哥哥,亏你是一帮之主,你这样背后伤人,可还要不要脸?你现在虽然制伏了我,但你总不能永远不给我解开穴道。好吧,你若是不肯放过我的朋友,你尽可以去追杀他。我今天死不了明天也还是可以死的。”

 史白都暗算不成,反而给妹妹责骂了一顿,不由得满面通红,强辩道:“这小子是朝廷叛逆,我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好吧,你既然寻死觅活的要庇护这个小子,我今天放过他便是。但以后若是碰上了他,我可不能轻饶。”

 帅孟雄也说道:“对,对。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小子虽是叛逆,但咱们答应了放他,那就应该放他了。史帮主,你还回去见萨大人么?”原来帅孟雄此时已是毒发,全仗着内功深厚才能支持。但运功御毒,究竟不是治本之法,所以他必须赶快入京,好请名医疗治。他自己既然不能去追捕李南星,当然乐得在史红英面前做个“好人”。

 文道庄和沙千峰等人一来是因为帅孟雄已经答应放人,他们无谓再去争功;二来他们也害怕李南星还有接应,和李南星一伙的已知的便有尉迟炯夫妻和金逐流等人,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虽然他们逃跑的方向不同,但也还是可以会合的。文道庄没有史白都的帮忙,只有沙千峰和他作伴,他可是壮不起胆子了;三来李南星已经走得远了,他们再找坐骑去追,也未必追赶得上。因此也就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史白都这次上京,连遭挫折,自觉颜面无光。当下说道:“我想带这丫头回家,萨大人那儿,我不去辞行了。请帅将军代说一声吧。”

 帅孟雄道:“我有点事情,想要和你商议。史大哥,你可否为我在京中多留几日?”

 史白都一来是因连遭挫折,自觉无颜;二来由于史红英在寿堂的这一场大闹,也是令他进退为难。要知史红英今日之闹寿堂,是公然和义军方面的尉迟炯夫妻等人在一起的,即使史白都本人可以免受连累,他也怕萨福鼎追究他的妹妹,终于自己也是脱不了关系。有这两个原因,因此史白都意欲先避一避风头,回转本帮再说。

 但现在,他听了帅孟雄的说话,心中又有点活动,暗自想道:“帅孟雄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商议呢?不用说,一定是想与我商谈红英的婚事的了。这头婚事倘若成功,有帅孟雄作靠山我倒是不用多所顾虑了。不过这丫头的脾气执拗得很,现在我还未知她究竟是爱上了金逐流这小子还是爱上了刚才逃跑的那个小子,但无论如何她一定是不肯嫁给帅孟雄的。迫得急了,只怕她又要闹出事来。而且,在婚事未成之前,也难保没有人在萨总管面前挑拨是非,要追究今日之事。这丫头若是留在京中,总是不便。”

 史白都想了一会,道:“我离帮日久,只怕帮中有事要我料理。但既承将军雅意,史某怎敢不受抬举?这样吧,我叫手下和舍妹先回去,我在京中等候将军公事完毕,随时召唤。不过,萨大人那儿还是请将军代为先容,我才好再去见他。”

 帅孟雄听得史白都要把妹妹先送回去,心里有点不大愿意,但转念一想,自己一要治毒疗伤,二要向朝廷禀报军情。在一个月内是决不能办理婚事的。而且西昌方面的形势外弛内张,只怕公事一了,朝廷就要催自己马上回任,那样,婚事更要拖迟了。帅孟雄心想:“短期内既是不能成亲,留他的妹妹在京也没用,还要怕她闹出事来。”于是便同意了史白都的做法,笑道:“史帮主可是怕萨总管因今日之事而致心有芥蒂么?其实你并非朝廷命官,追捕强盗,不过是你见‘义’勇为而已,捉不住尉迟炯萨总管也不能见怪你的。过两天我去拜会萨总管,我当然也会替你说好话的。”

 史白都谢过了帅孟雄,随即吩咐董十三娘和圆海二人送史红英先回六合帮总舵,留下青符、焦磊二人跟他。六合帮的人在北京的还有丁彭等人,住在分舵,这些人因为职位较低,不够资格给萨总管拜寿,所以今天没有随来。史白都准备先回北京分舵居住,等候帅孟雄养好了伤,与他商谈。

 帅孟雄急于入京延医,骑马先走。史白都在临行之际,悄悄叮嘱董十三娘,叫她好生看守史红英,有些话他不方便和妹妹说的也交代了董十三娘。

 董十三娘心领神会,笑道:“帮主放心,女孩儿家谁不愿意嫁得一个好丈夫?英妹一时糊涂,受人迷惑,总有一天会明白过来的。”史白都道:“我就是怕她执迷不悟。”董十三娘道:“待我晓以利害,善言相劝。想来应该可以劝得她回心转意。”史白都道:“好,那就一切拜托你了。”

 史红英根本不理会他们说些什么,心中只是思念着金逐流,想道:“但愿他早日知道我的消息,赶在我哥哥回来之前,先来救我。”要知六合帮中,只有史白都胜得过金逐流,其他四大香主都不是金逐流的对手。因此,史红英对金逐流是充满信心的。

 如此一想,史红英倒是觉得她哥哥这样安排──让董十三娘与圆海押她回去,自己则留在京中──对她来说,倒是不幸中之幸了。

 史红英穴道未解,无力抗拒,董十三娘将她抱上马背,便即登程。史红英由于怀着一个希望,希望金逐流能趁着六合帮空虚之际,前来救她,也愿意先回总舵,她本来是最讨厌董十三娘的,现在也懒得骂她,让她摆布了。

 按下史红英不表。且说李南星人、马均已受伤,坐骑负痛狂奔,李南星紧紧抓牢马缰,就似腾云驾雾一般,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已经跑了多少路程?

 李南星越来越是支持不住,想要找个地方养伤,但却控制不住这匹负痛狂奔的坐骑。李南星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连忙咬了咬嘴唇,心道:“不行,不行,我不能睡着。史姑娘还要我设法救她呢,我一定要挺住、挺住!”李南星是个武学大行家,知道在自己受了内伤之后,倘若精神一松,忍不住倦意而昏睡的话,只怕就不会醒来了。

 李南星记挂着史红英,以为史红英也一定是在想念着他,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全凭着这一点精神力量,又支持他跑了一程。他却怎知史红英此际想的并不是他,而是金逐流呢?

 坐骑好像跑得慢了一些,可是李南星已经支撑不住了。正在神智迷糊之际,忽听得蹄声得得,前面来了一骑,骑者是和他年纪相若的少年。这少年见李南星伏在马背,似是受伤的模样,不免好奇心起,对他格外留神。两匹坐骑几乎是擦鞍而过之际,少年又发现了插在李南星马背上的那柄匕首,更觉得奇怪,心念一动,便即拨转马头,追赶李南星。

 李南星这匹坐骑,受伤之后,狂奔一程,流血过多,此时亦已是筋疲力竭。就在这少年追上之际,李南星的坐骑忽地马失前蹄,滚下路基,把李南星摔跌。

 迷糊中,李南星好似给人抱住,倾刻就失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南星才醒过来,眼睛刚一张开,就觉刀光耀目。在他的面前,有一个人拿着一柄雪亮的匕首正对着他。口中喃喃自语:“咦,这柄匕首,这柄匕首……”

 李南星神智未清,只道是敌人追来,意欲加害于他,连忙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一指戳出,大喝道:“好小子,我与你拼了!”这一指点得又快又准,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少年只觉虎口一麻,匕首当啷坠地。

 李南星刚刚醒来,身体还是十分虚弱,用了一点气力,登时又倒下去了。这才发觉自己是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房间里只有他和那个少年。李南星怔了一怔,渐渐恢复了记忆,记得这个少年就是他在路上碰见的那个少年。帅孟雄打伤他,史白都用那匕首掷伤他的坐骑以及他失足落马等等事情,一刹那间也全都记起来了。李南星好生诧异,心里想道:“我不是已经滚下路基的么?怎的却睡到这张床上来了?莫非就是这少年救我不成?”

 这少年此时也是十分惊诧,心想:“此人受了重伤,有气没力,点穴功夫居然还是如此厉害!幸亏他气力未曾恢复,要不然只怕我这条手臂已经给他废了!”当下拾起那柄匕首,笑道:“你不必惊慌,我不是你的仇人。你的仇人是六合帮的不是?”

 李南星道了一声:“惭愧!”说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你却怎知我的仇人是六合帮的?”

 少年笑道:“如此说来,咱们倒是同一仇人的了。实不相瞒,我与六合帮也结有梁子。我认得六合帮所用的匕首。”

 李南星又惊又喜,先报了自己的姓名,然后问那少年:“不敢请教兄台高姓大名,与六合帮又是怎地结的梁子?”

 这少年道:“小弟陈光照。光明的光,照耀的照。数月前我在冀鲁道上碰上六合帮中的凶僧圆海正在劫杀客商,我与他交手,他给我刺了一剑,我也给他飞出的匕首所伤。他伤我的那柄匕首和这柄匕首正是一式一样,刀柄都有六合帮的标记的。你瞧。”李南星一看,只见刀柄刻有一个骷髅头,果然是六合帮的标记。

 原来这个少年正是陈天宇的儿子。那次金逐流到他家之时,他已经养好了伤离开家了,所以两人没有碰上。陈天宇曾经把儿子与六合帮结仇之事告诉金逐流。不过,李南星却不知道陈天宇父子和他的义弟有极深厚的渊源。

 李南星谢过了陈光照,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到这里已经有多久了?”

 陈光照说道:“这里是西山卧佛寺。卧佛寺的主持与家父是方外之交。家父是苏州陈天宇。”

 陈天宇在武林大大有名,不过陈光照说出父亲的名字倒不是要夸耀他的身世,而是要使李南星免除疑虑。

 陈光照以为李南星听了他父亲的名字,即使不肃然起敬,至少也得说些“久仰”之类的客气话。哪知李南星却是说道:“原来这里就是西山卧佛寺么?我本来想到西山找个地方养伤的,真是多谢陈兄了!”听他言语,他的惊喜只是为了发觉自己是在西山的卧佛寺养伤,而不是因为知道了陈光照的父亲是陈天宇。

 陈光照不禁有些诧异,心想:“他武功这么好,怎的竟不知道爹爹的名字?”江湖上禁忌甚多,是以陈光照虽是对李南星有恩,也不便就冒昧的查问他的来历。当下笑了一笑,说道:“这么说,吾兄倒是可以在这里安心养病了。这里的主持精于医道,昨晚他已经给你诊治过了,据他说吾兄虽然伤得不轻,幸好内功深厚,只要再服几剂药,大约用不了十天,就可以痊愈。”

 李南星吃了一惊,说道:“原来我在这里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么?哦,还要十天才能痊愈,这却是急煞人了。”

 陈光照道:“吾兄身体要紧。主持昨晚诊过你的脉,说是你六脉不调,颇有郁闷之象,大约是有心事愁烦,叫我劝你务必把心事抛开一边,养好了伤再说。请恕我交浅言深,冒昧动问,兄台是否记挂着报仇之事?你的仇人是否六合帮中一个叫做‘洪英’的?”

 李南星面上一红,说道:“陈兄何以认为史红英是我的仇人?”

 陈光照道:“史红英?嗯,你说的这个史红英是不是六合帮帮主史白都的妹妹?”

 李南星道:“不错。但这位史姑娘却并不是我的仇人。”

 陈光照笑道:“这么说是我误会了。你昨晚在昏迷中不断的在骂红英,我一时想不起是史白都的妹妹,只道你是骂一个姓‘洪’名‘英’的人。”

 李南星诧道:“我骂红英什么?”

 陈光照道:“你骂‘洪英俗流’。我以为你骂的这个人就是你的仇人,但又有点奇怪,骂仇人何必骂他‘俗流’?六合帮的匪类岂只庸俗,应该骂他狠毒才对。”

 李南星大笑道:“陈兄你听错了。我不是骂人。我有一位好朋友名叫金逐流,随波逐流的‘逐流’二字,想必是我所发的呓语是在叫他的名字,吾兄听成了‘俗流’了。”陈光照也不禁大笑起来。但还是有点奇怪,问道:“然则你又为何把你好朋友的名字与那魔女的名字联在一起。”

 李南星道:“六合帮虽是在江湖为非作歹,但帮中人众却不可一概而论。比如这位史姑娘就和她的哥哥并不一样。史白都甘心做萨福鼎的爪牙,这位史姑娘昨天却和我们大闹了萨福鼎的寿堂,劫了他的寿礼!”当下将昨日劫寿堂之事,约略地告诉了陈光照,陈光照这才知道李南星受伤的缘由。

 李南星续道:“我们三人是一同逃出来的,史姑娘被她哥哥捉了回去,金逐流则尚未知下落。想必是因为我记挂着他们,所以在梦中叫出了他们的名字来了。”

 陈光照道:“原来如此。这样说,这位史姑娘倒是侠义中人,我刚才却是失言了。嗯,你那位姓金的朋友在北京可有相熟的人,要不要我给你打听他的消息?”

 李南星道:“金逐流的本领比我高明得多,他既然逃出了萨府,想必是可以脱险的了。不必陈兄费神,待我伤好之后,再去寻访他吧。”

 要知金逐流寄寓戴家,这是一个秘密,金逐流曾叮嘱过李南星不可告诉外人的。所以李南星虽然急于要把史红英的消息告诉金逐流,但却不便转托陈光照去办。李南星暗自思量:“反正红英已经押回了六合帮总舵,史白都一时不会回去,我在十天之内可以痊愈,若是不等完全伤好,过了六七天,大约也可以走动了。那时我再去约金逐流同往六合帮的总舵,料想红英也不至于就有什么意外。”

 且说金逐流在戴家等候李南星和史红英同来找他,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到了第七天,兀是杳无音讯,金逐流只道他们二人已远走高飞,哪里知道他们乃是一个被囚,一个受伤?是以金逐流内心深处虽然不免有几分失望,却也暗暗为他们感到欣慰。

 这一日金逐流如常的到地窖中看唐杰夫铸剑,唐杰夫在一个大水缸里把新炼成的宝剑拿出来,笑道:“总算不负所托,这柄玄铁宝剑已炼成了。七日的淬砺之功稍微嫌少一点,好在玄铁是稀世之珍,只要炼得其法,倒也无须千锤百炼。老弟,你试一试这柄宝剑,看看我有没有糟蹋了你的玄铁?”

 金逐流接过宝剑,掂了一掂,沉甸甸的总有一百来斤重,但剑锋隐蕴光华,俨如一泓秋水,却又薄得好似透明似的。金逐流随手一挥,把一个大铁锤似削豆腐似的削下了十几片。金逐流大喜如狂,说道:“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我拿去给戴老前辈看去,让他也高兴高兴!”

 金逐流兴冲冲的拿着宝剑,走出地窖,正要大声叫喊,忽见戴均的次子戴猷迎面而来,向他摇手示意,轻轻一嘘,说道:“噤声!”

 金逐流道:“出了什么事了?”戴猷将金逐流拉过一边,悄声道:“史白都和丁彭已经来了。如今正在外面‘灵堂’和我哥哥说话。”

 金逐流道:“好,我这柄玄铁宝剑已经炼成,正好请他试试这把宝剑的厉害!”

 戴猷忙道:“金兄不可造次。家父是不想闹事才诈死的。只要我的哥哥应付得过去,还是以不动武为佳。史白都除了丁彭之外,还带了他的两个香主同来。认真打起来,咱们也未必能够稳操胜券。”

 金逐流虽然不大满意戴家父子的示弱的作法,但转念一想,戴均年纪老迈,而且是在北京有家有业之人,自己可以一走了之,戴家父子却是不容易弃家而逃的。

 设身处地替戴家父子着想之后,金逐流只好把跃跃欲试的心情强抑下去,说道:“主人家既然不想惹事,我这个做客人的当然该听从主人的意思。不过,咱们不想惹事,只怕他们却要生事。有备无患,我和你到‘灵堂’侧面的那间厢房埋伏,窥察他们的动静,万一闹出事来,也免得你的哥哥吃了眼前亏。”

 戴猷说道:“家父正是要金兄如此。”金逐流和他悄悄进入那间厢房,只见戴均早已躲在那里了。

 戴均招了招手,金逐流走到他身边,戴均在他耳边说道:“看来这宗灾祸可以避过了,他们看不出破绽,现在已经准备走了。”

 金逐流从门缝偷看出去,只见戴均的长子戴谟披麻带孝守在灵前,史白都与丁彭并肩而立,面对棺材,站在他们后面的是青符道人和焦磊。

 此时刚好听得史白都说道:“戴老爹子的威名我是仰慕已久的了,可惜竟是不及一见,戴老已然仙游,真是毕生遗憾!丁彭,你给我上香,待我行个礼吧!”

 戴谟忙道:“不敢当史帮主的大礼。”史白都说道:“令尊是武林前辈,我今日特来拜谒,既是生前不能相见,就当作是来吊丧吧。这个礼是不能废的!”说罢,恭恭敬敬的作了三个长揖。

 戴谟只好在灵旁陪礼,只觉掌风刮面,隐隐生痛。戴谟忍着怒气,心中想:“幸好棺材里装的是砖头,否则就要遭了这厮毁尸的毒手了。”

 史白都作了三个揖,冷冷说道:“丁彭,一死百了,你和戴家的梁子就此作结,不许你再多事了,走吧!”

 外面的戴谟,里面的戴均都松了口气。却不料就在戴谟正要送客之时,忽然听到了大门外敲门的声音。

 戴谟怔了一怔,心里想道:“这几日风声正紧,相熟的朋友我都已暗地里打了招呼,他们是决不会到这里来的。这不速之客,却是谁呢?”

 史白都站起身说道:“你有客人,我不打扰你了。你也不用客气送我,你招待你的客人吧。”

 戴谟刚刚走出院子,史白都等人也走下台阶跟在他的后头,只听得“乓”的一声响,大门已经给客人推开,那人走了进来,嚷道:“有位金逐流在这里吗?”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南星。李南星是个不通世故的人,他急于知道金逐流的消息。敲了门不见有人答应,急不及待,就径自闯进来了。

 李南星这么一嚷,叫出了金逐流的名字,屋里屋外,几个人都是大吃一惊。

 李南星这时才发现了史白都,他当然是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史白都的,这刹那间不觉也是呆了。

 戴谟讷讷说道:“你找错人家了吧?这是姓戴的家里,并没有姓金的人。”

 史白都哈哈一笑,说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李兄,你的伤好了吗?”

 李南星手按剑柄,也是哈哈一笑,说道:“我虽然是找错人家,但找着了你,也是不虚此行了。你管我有伤没伤,你划出道来,不论明枪暗箭,我都舍命奉陪就是。”李南星这番说话倒是颇能临机应变,一面替戴谟转圜。一面又讽刺了史白都那日在背后伤人之事。

 金逐流惊喜交集,提起宝剑,就要出去,却给戴均按着,说道:“还未到时候,再看一会。史白都似乎并不想和你这位朋友动手。”

 戴均老于世故,察言鉴色,料得很准。史白都果然是另有图谋,并不想和李南星动手。

 只听得史白都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说道:“李兄,咱们不打不成相识,史某倒是佩服你这股宁折不弯的脾气。可是你现在只好了七成,实是不宜和人交手,我史白都也是不愿乘人之危,即使你要划出道来,我也是不肯奉陪的了。”

 李南星冷笑道:“你不愿乘人之危?这话说得倒是很漂亮呀!想不到数日不见,你居然变成了‘正人君子’了!”

 史白都厚着面皮,不理他的讽刺,说道:“那日有帅孟雄在场,我是不得不然。如今我倒是有事奉商,不知李兄肯不肯答允?”

 李南星冷笑道:“你史大帮主有权有势,黑道白道,路路皆通,有什么事还要求我?”

 史白都笑道:“是我为舍妹求你。我不怕对你说实话,我本来是不喜欢她和你结交。可是谁叫我和她是兄妹呢,我只此一妹,她对你念念不忘,我也只好成全她了。我打算明天回去,和舍妹敞开心腹一谈,希望你也能够在场。”史白都虽然没有明说出来,但话中之意,显然是要和李南星商谈妹妹的婚事的了。

 李南星想不到史白都会对他说出这番说话,怔了一怔,说道:“哦,原来你是要骗我到你们的六合帮总舵去!嘿,嘿!我本来是要去的,你设下圈套我也不惧!只是我犯不着和你同行,我要去我自己会去。”

 史白都哈哈笑道:“老弟好胆量!可是你却误会了,我是出于爱妹之心,才邀请你这位贵客的,我还能够陷害你吗?好,你既然今日不能动身,我先回去,在敝帮总舵恭候你的大驾就是。当然,你若是信我不过,怕我骗你,来不来那也随你的便!”

 李南星给他一激,气冲冲的说道:“你等着吧,我一定赴你的约,别说你史白都,就是阎王老子下了请帖,我李某人也敢到鬼门关闯它一闯!”

 史白都笑道:“壮哉,壮哉!怪不得舍妹对你心折,我也不能不佩服你了。今日无暇多谈,待你来到敝帮,你就可以知我史某人是好心还是坏意了。好,咱们走吧!”

 青符道人和焦磊说道:“帮主,咱们就走了么?那,那个姓金的小子……”

 史白都打了个哈哈,说道:“对,对。你们不说我几乎忘了。少镖头,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金逐流这小子和我有点过节,他既是在你这里,就请你把他交出来吧。”

 李南星亢声说道:“是我找错人家,你逼戴少镖头作甚?你想要人,问我就是!”

 焦磊是个莽汉,他曾两次吃过金逐流的亏,恨不得帮主给他报仇,见李南星出头揽事,不假思索,果然就问李南星要人。

 李南星冷笑说道:“不错,我是知道金逐流的下落,但你要我告诉你,可还得先问过我一位朋友!”

 焦磊双眼一翻,说道:“哪位朋友,你叫他来!”

 李南星拍一拍腰悬的长剑,说道:“就在这里,请你先问一问我这一柄剑答不答应。”

 焦磊大怒,就要发作,史白都喝道:“有我在此,用不着你说话,你给我退下!”斥退了焦磊之后,忽地阴阳怪气的向李南星大笑三声,说道:“老弟,你错了!”

 李南星怒道:“我怎地错了?”

 史白都淡淡说道:“你对他倒是很讲义气,可惜……”李南星说道:“可惜什么?”

 史白都心想:“我也不好说得太过露骨,且先引起他的猜疑就算,免得失了我一帮之主的身份。”当下皮笑肉不笑的又打了个哈哈,说道:“也没什么,不过金逐流这小子对舍妹实是不怀好意,曾经在舍妹手上骗取了我六合帮的宝物,此事想来你也未知吧?”

 李南星莫名其妙,说道:“这和我有什么相干?你们六合帮的不义之财,人人可取。金逐流偷也好,骗也好,依我看来,都是应该!”

 史白都道:“你偏袒这小子我没话说。但此事我却是非追究不可!那块玄铁我是要取回来铸成宝剑,给舍妹作嫁妆的,可不能落在这骗子之手。少镖头,不是我信不过你,我今日既然是到了这儿,又得了这点线索,好坏是要搜上一搜的了!”

 戴谟怒道:“我戴家岂是容人乱搜的么?”李南星也动了气,说道:“我有话,你要抓金逐流,冲着我来就是!”

 双方正在吵闹,忽听金逐流的声音笑道:“史大帮主,不用费神,金逐流来会你了。”

 大笑声中,只见金逐流手中提着一把光芒闪闪的宝剑,缓缓走下台阶。青符与焦磊仗着有帮主撑腰,不知金逐流这把玄铁宝剑的厉害,青符道人的长剑,焦磊的厚背斫山刀,不约而同的就向金逐流劈刺过去!

 只见寒光一闪,“当当”两声。一刀一剑都只剩下了半截。青符道人的长剑也还罢了,焦磊那把厚背斫山刀可是有几十斤重,如今竟是给玄铁宝剑有如摧枯拉朽一般,一削即断!这一来,不但青符焦磊呆若木鸡,连史白都也是矫舌难下。

 史白都当然知道这是玄铁铸成的宝剑,心中不由得又羡又妒又恼又恨,想道:“这小子倒是神通广大,不知他在哪里找来的高明炼剑师,这么快就给他铸成了玄铁宝剑了。如今他有利器在手,只怕我也未必赢得了他。”本来史白都在要搜金逐流之时,是自以为可以稳操胜算的,他的功力胜金逐流不止一筹,而李南星又是伤还未愈,只要青符、焦磊任何一个都可以对付得了。但现在金逐流手中有了宝剑,史白都却是不能不有几分顾忌了。

 史白都有所顾忌,想抢金逐流的宝剑又不敢抢。金逐流扬起宝剑,哈哈笑道:“史大帮主,你要和我交手么,请等一会。”

 金逐流纳剑入鞘,走到李南星面前说道:“大哥,请收下这柄玄铁宝剑!”

 李南星道:“你送给我?这个……”李南星此时已知这是玄铁宝剑,饶是他赋性洒脱,也觉得这个礼物太过珍贵!二来史白都刚才言说他是要把玄铁宝剑当作妹妹的嫁妆的,如今从金逐流的手上交给他,他也是不大好意思接受。

 金逐流哈哈笑道:“大哥,难道你也有了世俗之见了?那日你送我的古琴,我已受下,如今我投桃报李,你岂能不受?不错,这柄宝剑是稀世之珍,但你我的交情更胜于十柄这样的宝剑!大哥,难道你会重物轻人,那样就是太小觑我了!”那日,在长城上金逐流婉辞李南星所赠的古琴之时,李南星也曾说过大意相同的一番说话,现在金逐流赠他宝剑,就套用他的话意“回敬”,叫他推辞不掉。

 李南星十分感动,接过宝剑笑道:“好兄弟,好,我受下了!可是,我受了你的宝剑,这一架,你非得让我替你来打不成。”

 就在李南星接过宝剑之时,忽听得有个苍老的声音“咦”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又隐隐含有几分叹息的味道。

 金逐流回头一看,原来是唐杰夫也出来了。金逐流笑道:“大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老前辈是四川武林名宿唐杰夫唐大侠。玄铁宝剑就是他费尽苦心铸炼的。咱们都应该拜谢他。”

 唐杰夫捋须笑道:“宝剑赠知己,红粉赠佳人。这也是武林佳话。但愿李少侠好好珍惜这把宝剑!”原来唐杰夫见金逐流将他苦心铸炼的宝剑慨赠友人,心里实是不无几分叹息之感,但转念一想,却也为他们的友谊感动了。

 史白都知道唐杰夫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暗器名家,论起真实的功夫,只怕“千手观音”祈圣因还比他不上。见他出现,不觉甚是尴尬,强笑说道:“我道是谁有这本领,原来是你这老儿炼的宝剑。”

 唐杰夫说道:“我素来爱管闲事,何况炼剑正是我得意的手艺,既有玄铁,不把它铸成宝剑,岂不是暴殄天物?史大帮主,你不会怪小老儿爱管闲事吧?”他接连说了两句“爱管闲事”,表面听来,似乎是指炼剑之事,其实话中有话,不啻是暗中警告了史白都:你若是要动手的话,只怕我也要管一管这个闲事的了!

 史白都对付持有宝剑的李南星与金逐流,已无取胜把握,如今又出现了个唐杰夫,史白都当然是不能不更多考虑了!

 戴家的大门被李南星推开之后,一直未曾关上,此时忽听得蹄声得得,有一匹无鞍的白马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闯到了史白都等人所在的院子,青符道人失声叫道:“咦,帮主,这不是你的那匹坐骑吗?”

 原来这匹马本来是关在邻家的马厩的,他听得旧主人的声音,踢开了马厩那两扇虚掩的木门,跑来找主人了。

 史白都哈哈一笑,说道:“难得它恋故主!”一个翻身跨上马背,说道:“金逐流,这把玄铁宝剑你既然交给了南星老弟,此事甚合吾心,我就不追究你了。但这匹坐骑,你也该归还我吧!”史白都这番说话实是藏有离间金李二人的用意,他刚才说过玄铁宝剑他是准备给妹妹作嫁妆的,如今金逐流拿来送给了李南星,他却说“甚合吾心”,口气之中,已是隐藏有愿把妹妹许给李南星之意。金逐流听了,不由得一阵茫然,也不知是欢喜还是辛酸,史白都已经带了丁彭等人走了。

 李南星笑道:“贤弟,你真是神通广大,盗了六合帮的玄铁还偷了他们帮主的坐骑,史白都也算得是连栽筋斗了。不过,这匹坐骑神骏非常,你还了给他却是可惜。”

 金逐流道:“这匹马和玄铁不同,我是有言在先,只借他的,还给他也是应该。”

 李南星道:“但这个时候还他,却是对咱们有点不利。他有了这匹宝马,就可以提早许多天回转他的总舵了。”金逐流这才明白了李南星的意思,原来他是为了营救史红英之事设想。

 金逐流默然不语,李南星笑道:“不过,我已答应了史白都之约,就让他先回去也好。咱们光明正大的赴会也不怕他。”

 戴均此时已经出到“灵堂”,扬声叫道:“你们快来,看看史白都的狠毒手段!”

 众人回转“灵堂”,只见戴均揭开棺盖,笑道:“假如是我睡在棺中,只怕早已是粉身碎骨了!”众人一看,原来放在棺材里十几块结实的青砖,都已粉碎,变作了一堆泥沙!以金刚掌力打碎青砖不难,难在隔着一层棺木,棺木丝毫没有裂开,里面的青砖则已粉碎,这是最上乘的“隔山打牛”的内功,饶是唐杰夫这样的武林名宿,看了也不由得矫舌难下。

 金逐流介绍了李南星与他的关系,李南星道了个歉,说道:“戴老爹子,我这次来得真是太莽撞了。”

 戴均哈哈大笑道:“我避开了一场灾祸,又结识了一位少年豪杰,这正是双喜临门之事啊。老弟,你不必客气,你和金逐流是八拜之交,咱们就都是自己人一样了。”

 金逐流道:“史白都在这里发现了我,恐怕今后还有麻烦。戴老前辈,我连累了你,实在过意不去。你老人家打算如何?若有需用小侄之处……”

 戴均眉头一皱,随即朗声笑道:“金老弟,你大约以为我年老怕事,所以才诈死的吧?不错,我是年老体衰,非复当年和你师兄大劫天牢时候的戴均了。但我只是不愿惹事,事到临头,非得应付不可之时,我还是准备拼掉这几根老骨头的!我之所以诈死,用意乃是在于化解一段冤仇,丁彭恶行无多,罪犹可恕,我已经杀了他的父亲,就不愿再伤他了。你以为我是怕了替他撑腰的史白都么?刚才你是非出去不可的,怎能说是连累了我?老弟,你这几句话有点见外了吧?”

 金逐流赔礼道:“请恕小侄失言。不过我的意思是有备无患,萨福鼎要是知道我躲在你这儿,总会来找麻烦的。”

 戴均说道:“我已经想过了,史白都此时一来是急于回去;二来他自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他在这里铩羽而归,想他也不便去告诉萨福鼎;三来我听他的口风,似乎他对南星老弟颇有拉拢之意,不管他图谋如何,目前似乎还不至于便来挑衅。他们若是要来的话,我也有了准备。就在铸剑的那个地窖里,有地道可以通到外面的,当真有事,临时逃走,也还可以脱身。”

 金逐流听了他的分析,十分老到,这才放下了心,说道:“这里倘若不能安居,我的师侄在小金川,戴老前辈肯去那边的话,他们一定极表欢迎。”

 戴均道:“我知道。北京城中,三教九流都有我的朋友,要是在北京都立足不了的话,我再去小金川吧。”戴均年纪老了,毕竟还是不大愿意离开他住惯了的老家。

 金逐流道:“大哥,你在这里住一晚吧。”

 李南星沉吟道:“这个……我恐怕今天还得回去。我这次多得一位新交的朋友照料,今日我进城来,事前并未和他说清楚的,倘不回去,只怕累他挂念。”

 戴均老于世故,当下说道:“你们经过了一场患难,想必有许多话要说,我也有点事情需要料理,请恕我不奉陪了。逐流你就替我好好招呼你的把兄吧。”

 金逐流带李南星到他所住的那间客房,李南星道:“史姑娘很挂念你,她本来要我早日来找你的,可惜我受了伤,直到今天才能见你。史姑娘已经被她哥哥捉回去了。”

 金逐流道:“史白都刚才的话,我已经听见了。却不知史姑娘有没有受伤?那日我以为你们一定可以脱险的,早知如此,我悔不该不和你们一路。”

 李南星笑道:“好在史姑娘并没受伤。我虽然受了伤,却因此又交了一位朋友,也算是因祸得福了。”金逐流道:“大哥交的那位新朋友是谁?”李南星道:“是陈光照,贤弟可曾听过他的名字的?”

 金逐流沉吟道:“陈光照,咦,这名字好熟!”蓦地想了起来,说道:“对了,他是陈天宇的儿子!”

 李南星道:“不错,他是和我说过他父亲的名字。但这陈天宇却又是什么人?”

 金逐流道:“这位陈叔叔和我的父亲是至交好友,我这次上京,曾在他的家里住过一晚的。陈叔叔说他和六合帮结了梁子,还曾托我在江湖留意他的消息,照应他呢。想不到他现在也来了北京了。”

 李南星道:“他和我住在西山卧佛寺,好,我今晚回去就把这个喜讯告诉他。”

 金逐流问道:“你是怎么遇上他的?”李南星这才有空把那日的遭遇补述,金逐流听说帅孟雄到了北京,心里想道:“这厮能够打伤大哥,武功确是不可小觑。他肯放走大哥,不用说是为了讨好红英的缘故了。但这里却有一个疑点,史白都本来是要把他的妹妹嫁给帅孟雄的,何以现在却又改了主意,听他刚才的口风,竟似乎是属意大哥作他的妹婿呢?”金逐流百思莫解,心道:“其中很可能有甚图谋,我一定要设法查个水落石出,大哥打不过帅孟雄,他这个仇我也应该给他报复。但我却不必先告诉大哥。”

 李南星本来是等待金逐流问他和史红英之事的,金逐流谈来谈去,话题一直没有转到史红英身上,李南星按耐不住,只好说道:“贤弟,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金逐流心道:“来了!”他心头卜通通乱跳,却不愿意给李南星看出他内心的秘密,于是淡淡说道:“大哥,请说。”

 李南星道:“你和史姑娘相识多久了?依你看来,她的为人怎样?”

 金逐流道:“我和她相识才不过一个多月,我去盗取六合帮的玄铁,恰巧碰上了她,以后总共不过见过两三次面,说不上有什么交情。不过,她既然敢在萨福鼎的寿堂之上,公然和哥哥反面,依此看来,恐怕也说得上是出于污泥而不染了吧?”

 李南星拍掌笑道:“英雄所见略同,我的看法也正是和贤弟一样。贤弟,你猜我是怎样和她结识的?”

 金逐流勉强笑道:“你不说,我怎么猜得着。”

 李南星兴高采烈地说道:“和你的情形差不多一样。半个月前,我在保定路上碰着她劫萨福鼎的寿礼,对手很强,我助她打退了敌人,就这样相识的。你说是不是和你一样?”

 金逐流苦笑道:“有相同也有不相同吧?”

 李南星笑道:“不错。贤弟,你不要笑我厚面皮,我和她虽然才不过见了两面,但比你更为相熟,却似乎和她有点缘份!”正是:

 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