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 豪杰胸怀遭误解 鬼蜮伎俩最难防

 二人离开道观,路上史红英问道:“这件事当真是奇怪极了,逐流,你的看法怎样?”

 金逐流道:“一定是假的无疑,据我所知,阳浩曾经用过种种威胁利诱的手段,要厉大哥做天魔教的教主,当时厉大哥宁可和他们翻脸,以寡敌众,在秘魔崖和他们恶斗一场,死也不肯答应。你想,别人拥立他,他都不屑,岂有自己去找麻烦,重组天魔教之理?”

 史红英道:“我当然知道这是假的,以厉大哥的为人,他决不会做出那些狠毒的事情。不过,我却有一个疑团,百思莫得其解。”

 金逐流道:“你是否怀疑厉大哥可能还活在人间?”

 史红英道:“是呀。若然他真的死了,这个假的厉南星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武林中人认识厉大哥的人虽然不是太多,却也不止三个五个。比如说你的师兄江大侠和红缨会的帮主公孙宏都是认识他的,这个假的厉南星难道不怕给人瞧出破绽?”

 金逐流道:“你的意思是厉大哥可能受了别人的挟持?这个……”

 史红英道:“我知道厉大哥的倔强脾气,决不肯受人挟持。不过,假如说阳浩是给他服了一种什么药,使他神智不清,将他当作傀儡,是不是也有这个可能呢?”

 金逐流沉吟半晌,说道:“天魔教使毒的法子稀奇古怪,难保没有这个可能。不过,仍是有个老大的破绽,这个推想恐怕、恐怕不能成立。”

 史红英道:“什么破绽?”

 金逐流道:“据宫秉藩说,那日他和阳浩斗个两败俱伤,宫秉藩固然伤的很重,阳浩带了几处剑伤,也决不会太轻。当时的处境,义军可能随时来到。阳浩受了伤,他还不赶紧逃跑?再说,即使他存心要把厉大哥作为人质,那百丈悬崖,幽谷中又有毒雾笼罩,他一个受伤的人敢下去吗?就算他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本领了!”

 史红英道:“这么说只有咱们亲自到天魔教去求见这位新教主,方能揭开真相了?”

 金逐流说道:“去总是要去的,但我以为还是多获得一些线索才去较好,免得坠入了人家的陷阱。”

 史红英道:“依你之见如何?”

 金逐流说道:“还是依照原来的计划,先去见了公孙宏再说。一来宫秉藩托咱们替他报讯,此事不宜耽搁;二来红缨会是江湖上第一大帮会,天魔教重开香堂,一定会请公孙帮主前去观礼的。但不知公孙宏是否亲自去,去了又是否已经见到了那新教主了?这两件事情,见了公孙宏就可以问个明白。”

 史红英道:“对,还是你想得周到,就这样吧,公孙宏家住山东武邑,与天魔教总舵所在的徂徕山也不过只是数百里之遥。”

 计议已定,两人遂即兼程赶路,前往武邑。一路无事,平安抵达。

 公孙宏的名字在武邑乃是家喻户晓,金逐流毫不费力就打听到他的住址。

 一路行来,接连碰到好几个骑马的人赶过他们的前头,每个人都回头向他们张望,好似对他们甚为注意。

 史红英道:“这些人多半是红缨会的,知道咱们要去拜访他们帮主,赶回去报讯了。”金逐流笑道:“咱们本来不想张扬的,想不到还是惊动了他老人家。不过他老人家恐怕还未想到竟会是咱们一同来看他呢。”

 史红英道:“不错,你是名门大侠的弟子,我却是恶名昭彰的六合帮帮主的妹子,他当然想不到咱们会在一起。”

 金逐流道:“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嘻嘻,咱们的事情,他一定还未知道。”

 史红英面上一红,说道:“别胡扯了。说真个的,我倒有点担心呢。红缨会与六合帮一向是不大和好的,不知他们欢不欢迎我呢。”

 金逐流笑道:“他们如果知道你的身份,欢迎都恐怕来不及呢。你是六合帮的新帮主,你一做了帮主,‘恶名昭彰’的六合帮,就要变成了善名昭彰啦。”

 史红英道:“红缨会的消息虽然灵通,西昌发生的事情,料想他们还不会这样快就知道了。不过,好在我是跟你来的,你的师兄与公孙宏交情非浅,他不欢迎我,也会欢迎你。”

 公孙宏家住城南的一条山村里,金史二人穿过一个松林,远远望见一座大屋,金逐流笑道:“咱们只顾谈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那人说村里最大的一座屋子就是公孙帮主的,想必是这一间了。咦,你瞧,有人出来啦!”

 史红英凝神望去,只见一帮人已经在山坡上列阵以待,史红英认得其中二人是在红缨会中坐第三把交椅和第四把交椅的庄远和秦冲。

 史红英道:“这倒奇了,刚才在路上碰见的那几个人都是不认识我的,逐流,但却不知他们是不是认识你?”

 金逐流道:“当然也是不认识的,否则他们还不和我打招呼吗?但这却有什么奇怪?”

 史红英道:“这庄远和秦冲二人,在红缨会中的地位仅次于帮主和宫秉藩,他们若是事先不知道来的是你,决不会率众出迎的。逐流,这次可是沾了你的光啦。”

 金逐流笑道:“不,是我沾你的光。那几个人虽然不认识你,但闯荡江湖的女子能有几人,一个女子来拜会他们的帮主,他们回去一说,公孙宏这老儿猜也猜得到是你了。我倒有点奇怪他为什么不亲自出迎呢。”

 史红英心花怒放,说道:“有这两位香主出迎,已经是给了咱们天大的面子啦。礼尚往来,咱们应该快去答谢。”金逐流道:“不错。”于是两人加快了脚步,迎上前去,金逐流道:“不敢有劳……咦,你们这,这是什么意思?”庄远、秦冲带领的几十个人,倏地从两翼包抄上来,将他们困在核心。人人都是咬牙切齿,对他们怒目而视。

 庄远道:“金逐流,不关你的事,你站过一边。”秦冲则已指着史红英骂道:“红缨会还不至于怕了你们六合帮,你这臭丫头竟敢如此猖狂,欺侮上门来啦!”

 史红英大惊道:“这话从哪里说起?我是来拜见贵会的总舵主的!敝帮过去行事不当,容我见了公孙舵主……”

 话未说完,只听得喝骂之声已是闹成一片。庄远尤其怒得双眼好似就要喷出火来,戟指骂道:“公孙舵主还没有死,你来打听消息未免早了点儿!”秦冲道:“什么打听消息?她说这些风凉话儿,分明是来戏侮咱们!庄大哥,不用和她多说废话,她既敢如此猖狂,咱们就不能让她看小了!是你上还是我上?”

 庄远喝道:“史红英,我和你单打独斗,省得你说我们以多欺少。亮兵器吧!”

 金逐流心里想道:“若然只是为了两个帮会间的宿怨,他们决不会如此气怒,内中想必另有原因。”当下挺身上前,叫道:“有话好说,容我们先见了公孙舵主如何?”

 秦冲喝道:“金逐流,我是看在令师兄份上,才没有将你和这妖女一样看待,你可要识相点儿!倘若你定要卫护这个妖女,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这一边话犹未了,那一边庄远已然对史红英出手。庄远喝道:“你不用兵器,咱们就在掌上见个高下!”左手一抬,一招“玄鸟划砂”,拇指和食指扣成一个缺口的环形,按下的方位正当史红英胸口的“金楼”“玉阕”两处麻穴。右手则是横掌如刀,一“刀”削向史红英的颈项。庄远的大擒拿手法和绵掌功夫乃是武林一绝,史红英的长处在于鞭法剑法,拳脚上的功夫远远比不上他。仗着轻功,一个“风落花”的式子,恰恰避开。但给庄远掌风刮面而过,亦已隐隐生痛。

 金逐流喝道:“住手!你们讲不讲理?史姑娘的来意你们尚未曾知道,为什么不让她说话!”此时,金逐流亦已忍不住发怒了。

 秦冲拔出折铁刀,冷笑道:“这丫头的来意我们早已知道。倒是阁下的来意我们未知!你究竟是帮哪一边的!”红缨会的帮众有人叫道:“这还用问,这小子受了妖女的迷惑,当然是帮她来欺压咱们的了!”

 有人说道:“但听说这小子也是史白都的对头,他总不该邪正不分吧?”另一个说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是史白都的对头,但也是厉南星的好朋友。”先前那人“哎呀”一声,叫道:“这么说来,他也是咱们的仇人了,和他客气作甚?”

 秦冲横刀拦着金逐流,想是因为看在江海天的面子,只想阻止他去救援史红英,尚未曾向他动手。红缨会的帮众则是对他议论纷纷,有些人且已咬定他是变节,主张把金逐流也一并拿下。

 庄远的大擒拿手法何等厉害,就在金逐流这边闹哄哄的时候,他已是把史红英迫得退无可退,要知红缨会的帮众是列成阵势,将他们围在核心的,故此虽然说是单打独斗,但史红英却给限制在包围圈内,四周都是人墙,轻功再好,也无回旋的余地,自是难免大大吃亏。

 在这样情形之下,金逐流知道已是不能让他从容辩解。就在此时,只见庄远一个进步欺身,使出了“连环奔雷掌”的手法,双掌隐隐挟着风雷之声,眼看就要打到史红英的身上。

 金逐流无暇思索,一声喝道:“让开!”陡然身形一起,滑似游鱼,从秦冲肘下穿过,秦冲想不到他身法如此古怪,折铁刀未曾斩下,金逐流早已到了史红英的身旁。

 金逐流随手一招“八方风雨”,双掌起落如环,掌力向四面八方反击出去,庄远只觉一股柔和的掌力突然挡在自己面前,这股掌力虽然并不霸道,但庄远本身所发的掌力却给荡了回来,反震自身,不由得倒退三步。原来金逐流用的是只守不攻的大须弥掌式,虽然也能反击对方,但却不能伤人的。

 这股掌力是向四面八方反击出去的,不但震退了秦冲,四周的帮众也给这股掌力推动,不约而同的都向后退,包围的圈子登时扩大。

 秦冲怒道:“好小子,给你面子你不要,这你可就莫怪我要对不住你了!”猛地扑来,一刀斩下。不过他口里骂的是金逐流,刀锋却是朝着史红英插去的。他对江大侠的师弟,还是不能不有点儿顾忌。

 金逐流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也不管他是向谁斫来,都不能不出手了。当下,金逐流头也不回,随手夺过一名帮众的青铜锏,这柄锏正是在他前面打来的,夺过了铜锏,反手一撩,“当”的一声,秦冲的折铁刀飞上了半空,但这柄青铜锏也给他劈开两半。金逐流举锏一撩,立即抛开,没有给他伤着,对秦冲的气力,也是相当佩服。

 红缨会的帮众见这柄折铁刀在空中落下,不禁都是大吃一惊,连忙闪躲。

 金、史二人手挽着手,就在这瞬息之间,使出了“比翼双飞”的绝顶轻功,捷如飞鸟般的从众人头顶越过,落在一座笔架形的石台之上。

 秦冲一纵身,抓着那柄跌下来的单刀,气得满面通红,指着金逐流喝道:“有种的你别跑,咱们再来决个雌雄!”

 金逐流笑道:“我是特地来拜见贵会总舵主的,公孙舵主未曾见着,你赶我我也不跑!不过,你我无冤无仇,我又何必与你决甚雌雄?”

 秦冲怒道:“公孙舵主不见你!”

 金逐流淡淡说道:“你怎么知道?即使他当真不肯见我,我也得问他一声。”

 庄远做好做歹地劝道:“金少侠!令尊与令师兄与敝帮乃是两代交情,你既然不是蓄意和我们作对,我们也不能难为你。我劝你还是莫管闲事,趁早走吧。你是无论如何不能见着我们舵主的了,我们不会替你通报的。”庄远的武学造诣比秦冲高得多,刚才金逐流用大须弥掌力将他震退,他已知道金逐流乃是手下留情,不肯伤他。他阻止秦冲与金逐流动武,固然是因为明知秦冲绝非敌手,但也是因为知道金逐流并无敌意的缘故。

 金逐流道:“多谢好意,但我见不着公孙前辈,我也是无论如何不能走的。不劳你们酬报,我自己通名求见就是。”

 说罢,蓦地朗声道:“金逐流、史红英求见公孙舵主,不知何故,贵会香主加以阻拦,请公孙舵主准予拜谒。”

 金逐流用的是“传音入密”的内功,声音并不很大,但却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金逐流心里想道:“听他们的口气,公孙宏似乎遭了什么意外,也可能是正在病中。但只要他在家里,他一定会听到我的声音。”

 红缨会诸人给金逐流用“传音入密”的内功震得嗡嗡作响,无不骇然失色。金逐流有意炫露武功,一不做二不休,拔出了玄铁宝剑,自言自语道:“这块石头不好坐,我只好多费点功夫了。”挥动玄铁宝剑,一阵乱削,只见白光飞舞,石屑纷飞,转瞬之间,那座笔架形的大石头,凸出的棱角,都已给削得平平整整,笔架形的石台,变成一面硕大无朋的明镜!

 秦冲本来已是率领帮众,围着石台,想要捉拿史红英的。此际,见了玄铁宝剑的威力,无不吓得目瞪口呆,不待庄远劝阻,他们也不敢冒昧上前了。

 金逐流微微一笑,说道:“红英,咱们就暂且歇一会儿,等候公孙舵主传见吧。”两人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气得秦冲敢怒而不敢言。

 金逐流通名求见之后,不到半支香时刻,果然便有一个人出来,高声说道:“金少侠,敝会公孙舵主请你进去。”这人是在红缨会坐第五把交椅的内三堂香主石玄。

 金逐流问道:“这位史姑娘呢?”石玄说道:“史姑娘请在外面稍候,公孙舵主想与金少侠单独谈谈。”金逐流游目四顾,见秦冲等人的脸上颇有悻悻之色,金逐流实在有点放心不下,暗自思量:“单独留下红英,要是这班人与她为难,岂不糟糕?”

 石玄似乎知道金逐流的心事,跟着就道:“舵主有令,六合帮的帮主史白都虽是咱们的仇人,却不应迁怒到他妹妹身上。史姑娘既然是与金少侠同来,你们对她也应该好好的以礼相待。”庄远低头应了一个“是”字,秦冲虽不应声,但也不敢再说话了。

 金逐流这才放下了心,当下就跟石玄走进公孙宏的住宅。途中,金逐流请教他的姓名,始知石玄就是和秦元浩同时在水云庄做过客人的那位石香主,水云庄庄主的女儿云中燕被大盗罗大魁恃强迫婚,他与秦元浩曾经帮过云庄主很大的忙。

 金逐流知道他是石玄之后,对他很有好感,心想石玄是忠厚正直的人,或者会说实话,因问他道:“贵会与六合帮素有隙嫌,这个我也知道。但这也是由来已久的了。今日贵会几位香主对史姑娘好似十分痛恨,似乎不该是由于两帮的旧怨而起,不知是否另有原因?”

 石玄道:“这个我现在还不便说,金少侠见了公孙舵主,舵主想是会告诉你的。”金逐流道:“请恕我胡乱猜疑,公孙舵主不知是否病了?”石玄说道:“要说是病也未尝不可,反正你就可以见着他了。”这样含糊的答复,令得金逐流更起疑心,心想:“病就是病,什么叫做未尝不可?”

 金逐流狐疑满腹,但石玄既不肯多说,他自也不便再问。石玄带领他至公孙宏的卧床,便即退下。

 只见公孙宏躺在床上,面如黄蜡,眉心有一股淡淡的黑气,金逐流大吃一惊,这才知公孙宏是中了毒。“难道他也是受了那个天魔教新教主的暗算不成?但他这么高强的武功,岂能轻易受人暗算。”

 公孙宏有气没力的说道:“逐流,你来了,很好。坐下来吧,咱们谈谈。”

 金逐流行过了礼,正想问他,公孙宏已先说道:“我知道你定有疑团,想要问我。我也正有几个疑问,想要问你。”

 金逐流道:“不知公孙前辈想知道什么?”公孙宏道:“你是从西昌回来的吧?”金逐流道:“不错。”公孙宏道:“我有个女儿名叫公孙燕,也在西昌,不知你见过她没有?”

 金逐流颇感踌躇,心里想道:“我本来是要替宫秉藩报信的,但想不到公孙前辈会中了毒,此际他正在病中,我若把他女儿的不幸消息告诉他,只怕会加重他的病情。”

 公孙宏叹了口气,道:“可是我的女儿已遭不幸了么?金少侠,你不必瞒我,我已经知道了。只是我还存着一线希望,希望这消息不是真的。”

 金逐流不觉好生纳罕,心里想道:“这消息是谁告诉他的?除了我与红英之外,义军中人,可没有谁回来啊!”但听得公孙宏已经知道,只好黯然说道:“老前辈既然业已知道,那我就不用说了。但我曾经在桃花谷中找过令媛,却并未发现令媛的尸身,说不定正如老前辈所说,还有一线希望。”

 公孙宏莫名其妙,诧道:“你说什么?我的女儿不是在西昌城中死的么?”

 金逐流更是奇怪,忙问道:“公孙前辈,你听到的是什么样的消息?”公孙宏道:“她若不是在西昌中死的,害死她的又是何人?”原来两人都是急于知道真相,不觉同时发问。

 金逐流情知内中定有蹊跷,先回答道:“是阳浩迫得令媛和厉南星坠下深谷的!”

 公孙宏失声叫道:“什么,你说我女儿的仇人是阳浩?厉南星也与我的女儿同时遇害,这,这未免太难令人相信了?”

 金逐流道:“那么据老前辈所知,这仇人却又是谁?”

 公孙宏道:“不是六合帮的帮主史白都吗?”

 金逐流道:“这消息是谁告诉你的?”

 公孙宏道:“就是厉南星!”

 金逐流大为惊诧,说道:“你见到的当真是厉南星吗?”

 公孙宏怫然不悦,道:“就在十天前,我曾与他相会,他亲口对我说的,焉能有假?”

 金逐流心念一动,说道:“公孙前辈,你好像是中了毒,这毒又是谁人下的?”

 公孙宏道:“也是厉南星所下!”

 金逐流道:“这可令晚辈糊涂了,厉南星既然替你传讯,那是出于好意的了,何以又暗中下毒?”

 公孙宏是个老经世故的人,听金逐流这样说,亦已猜想得到内中定有蹊跷,当下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咱们还是一步一步弄清真相吧。金少侠,你说我的女儿是阳浩害死的,是你亲眼见到的吗?”

 金逐流道:“是宫秉藩亲眼见到的。但史白都自杀身亡,则是我亲眼见到的。史白都死的时候,令媛可还是活着的啊!因此不管那个天魔教的新教主是否真的厉南星,他告诉老前辈的这个消息,则绝对是假的了。”

 公孙宏道:“既然是宫秉藩亲眼见到的,他为何不自己回来报信?”

 金逐流道:“因为他也受了阳浩的修罗阴煞功之伤。”当下将宫秉藩那日的遭遇,和自己在桃花谷中的所见,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公孙宏。

 这些事情,若是从另一个人口中说出,公孙宏一定不会相信;但如今是金逐流告诉他,他知道金逐流是决不会说谎的,是以虽然诧异之极,也是不能不信了。

 公孙宏叹口气道:“如此说来,我当真上了他们的当了。”金逐流道:“听说有一种改容易貌之术,精通此术之人,可以扮得像另一个人,惟妙惟肖。老前辈所见的那个厉南星,我想一定不是真的。”公孙宏沉吟半晌,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是有点疑心了。好,我就把那日的经过告诉你吧,咱们一同参详参详。”

 公孙宏歇了一歇,喝了半碗参汤,继续说道:“去年我和小女在长江边碰见厉南星与封妙嫦,小女跟随他们同往西昌,此事想必你已知道?”

 金逐流点了点头,说道:“封姑娘已经告诉我了。那日厉南星身上负伤,斗不过文道庄那个宝贝儿子,她也几乎落在文胜中的手上,幸亏得令媛拔剑相助,赶跑了文胜中。说起此事,封姑娘对你老和令媛感激不尽。”公孙宏说道:“此等小事,何足挂齿。那位封姑娘好吧?”金逐流道:“封姑娘和武当派的秦元浩上个月已在大凉山成婚,我就是在喝了他们的喜酒之后才回来的。他们的姻缘非常美满,所以封姑娘常说,她之得有今日,都是出自老前辈父女所赐。”公孙宏微笑说道:“哦,原来封姑娘已经得了称心的女婿,这倒是可喜可贺的美事。”心里想道:“我只道这位封姑娘和厉南星是对情侣,原来不是。”原来公孙宏也曾有过想把女儿许配与厉南星之意的,只因有此误会,不敢出之于口。如今听说封妙嫦与秦元浩已经成婚,不觉勾起他当初的这段心事。但随即想道:“我的女儿死了,厉南星是真是假,是善是恶,如今犹未可知,这事我还想它作甚?”思念及此,不觉黯然。

 金逐流知道他在伤心,安慰他道:“厉南星若然未死,令媛就可能还在人间。如今咱们先要查明,那个天魔教的新教主‘厉南星’究竟是真是假。”

 公孙宏道:“不错,咱们还是回到原来的话题吧。”接着道:“小女和他们去了西昌,久无音讯,我很挂念。不料我把宫秉藩派到西昌之后,宫秉藩还未回来,那一日我却接到了厉南星的一封请柬。”

 金逐流道:“可是他邀请你观礼的请柬?”公孙宏道:“正是。不过,他派来的使者特别声明,要请我早两天去,说是有要事和我商量。结果我只是和他见了一面,观礼却是没有份了。唉,其中缘故,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那是因为我已经中了毒了!”想起自己几十年的阅历,身为江湖上第一大帮会的总舵主,到头来竟然会着了一个小子的暗算,不禁苦笑。

 金逐流道:“那个新教主与你商量的是什么‘要事’?你又是怎样着了他的暗算的?”

 公孙宏继续说道:“说老实话,厉南星重组天魔教之事,我是极不赞同的。当年他的父母组教之时,滥收徒众,以至龙蛇混杂,良莠不齐,纵有好人,也是极难整顿。故此令尊早在二十年前,就劝他们解散了。如今各处都有义军,江湖上也有了几个光明正大的帮会,何必还要费偌大的心力,把早已烟消云散了的天魔教重组起来,弄得不好,反会给妖邪之辈利用。”

 金逐流道:“老前辈说得不错,厉南星曾经拒绝过阳浩邀他重开香堂之请,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公孙宏道:“哦,原来早就有过一次这样的事吗?”金逐流道:“是呀,所以我不相信厉南星会在阳浩的胁持之下,改变初衷。”

 公孙宏接下去道:“我虽不赞同此事,但因我要知小女的消息,所以我还是如他所请,提早两天,到徂徕山去与他相会。同时,我也想劝他打消这个重开香堂的念头。”

 金逐流心念一动,问道:“你到了徂徕山,可见着了阳浩没有?”

 公孙宏道:“就是他出来接待我的。可惜我当时不知道他是害我女儿的仇人,否则早把他一掌打死了。”

 金逐流道:“阳浩和你怎么说?”

 公孙宏道:“他说厉教主新从西昌回来,仆仆风尘,途中染病,现在尚未痊愈,恐怕不能多说话。”金逐流插口说道:“对了,这里就是一个破绽。他恐怕那个假的厉南星,多说了就会露出破绽!”

 公孙宏接下去道:“当时我说,贵教主欠安,我理该探病。我也不会让他多说话的,只想知道他要和我商量的是什么要事,也就行了,阳浩说道:‘这个当然。老前辈屈驾到此,敝教主岂能不见?我不过说明一下,以免老前辈怪他失礼而已。’当下他就陪我到内堂与厉南星相见。”

 金逐流不禁又再问道:“你看清楚了真是厉南星?”

 公孙宏道:“此人面带病容,相貌与厉南星倒是很像,只是瘦削一些。我当时以为这是因病所致,没有怎样留心辨别。”

 金逐流心里想道:“这就怪不得了,公孙前辈先后和厉大哥不过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大闹萨府寿堂那天,当时双方正是在混战之中,只能算是匆匆一面;第二次是在江边,他们父女救了厉大哥之后,便即分道扬镳,他与厉大哥虽然已是相识,也还未曾稔熟。阳浩找一个相貌相似的人冒充厉大哥,这个人又假装有病,公孙前辈事先没起疑心,当然就容易将他骗过了。”

 公孙宏接下去说道:“现在我想起来了,除了相貌比厉南星瘦削之外,这个新教主还有一个可疑之处,他说话的声音嘶哑。和厉南星的口音也很不相同。可惜我当时只道是病人应有的现象,丝毫没有对他起疑,以致遭了他的毒手。”

 金逐流道:“只要查明真相,咱们慢慢和他算账不迟。”

 公孙宏道:“对,事情已经过去,追悔也是没用。我还是告诉你那一天的事情吧。

 “那个新教主说,他与小女到了西昌之后,便即参与义军攻打将军府之役,小女不幸死在史白都之手,他也受了伤,幸得师叔阳浩之助,逃了出来。

 “我听了这个消息,当然是悲愤交加,他就乘机劝我,红缨会与天魔教联手去对付六合帮,趁史白都尚未回来,先把六合帮吞并,剪除了他的羽翼,这就更容易报仇了。”

 金逐流听到这里,不禁失声说道:“好毒辣的一条计策!”

 公孙宏道:“我对此事正是想得不很明白,要向老弟请教。史白都的六合帮是依附朝廷的,如今老弟已证实了阳浩和史白都是一路,这个新教主既然是阳浩的傀儡,何以他又要吞并六合帮?”

 金逐流道:“老前辈有所不知,六合帮现在已经换了帮主,新帮主就是史红英姑娘。史白都早已在西昌死了,阳浩他们一定料想得到:史姑娘接任了帮主,六合帮决不会再依附朝廷而是要加入义军的了,故此他们就要先下手为强,用这个借刀杀人之计,让你们红缨会替他去收编六合帮。”

 公孙宏道:“幸亏我没有上他的当。当时我虽然是相信他的话,但我的为人,老弟你是知道的,我要报仇,就得光明磊落的去报仇,岂能乘着史白都不在,去欺负他的手下?何况六合帮中也并非全是甘心依附朝廷之人?

 “因此我当时就拒绝了他这个提议,反过来我以长辈的资格,劝他打消了重组天魔教的企图。一来双方话不投机,二来我也不愿多耗病人的精神,当下便要告辞。那新教主依照礼节,端茶送客。”

 金逐流虽然早已知道结果,听到此处,仍是不禁大为紧张,叫起来道:“这杯茶一定有鬼!你喝了啦?”

 公孙宏道:“我一直把他当作厉南星,虽然话不投机,但决想不到他会下毒,他向我敬茶,我当然是毫不怀疑的就喝下去了。

 “一喝下去,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可是已经迟了,只听得当啷一声,那厮摔下茶杯,兔子似的立即溜进内室,在他那张病床的后面,原来是暗藏门户的。

 “我一抓抓空,阳浩立即使出了修罗阴煞功向我打来,冷笑说道:‘公孙帮主,你既然来了,就请你留下来吧!’

 “哼,我虽然是中了毒,凭着阳浩这点功夫,想要留我,可还不能!他笑声未绝,我已打断了他的两条肋骨,叫他的狂笑变成了惨号!只可惜我的掌力发挥不到五成,未能取他性命!

 “那间密室是藏有机关的,阳浩给我震出门外,立即开动机关,落下了三重铁闸,将我困住。他在外面狞笑道:‘这杯茶里也没什么,不过放下了一撮断肠散,公孙帮主,你内功深厚,或者无需我们的解药。但万一你抵受不住,我劝你还是不必逞强,和我们好好的谈一谈条件!’哼,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要挟我,真是太不懂得我公孙宏的脾气了!”

 金逐流吃惊道:“但他们布置得如此周密,你后来怎么脱困的?”

 公孙宏笑道:“布置得虽然周密,却也百密一疏。他们没有想到我会在屋顶开个天窗,硬冲出去!”

 金逐流惊道:“你是用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把屋顶硬揭了一块?”

 公孙宏笑道:“不错,我冲了出去,还抢了他们的一匹坐骑,无人敢阻拦我。我跑回家里,这才没有办法不躺下来的。但在他们的魔窟里,我却是连腰也未曾一弯!”

 金逐流大为佩服,笑道:“这并非他们的布置百密不疏,他们又怎会想到,你服了断肠散,居然还能够使出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他们的三重铁闸加上了阳浩的修罗阴煞功仍然困不了你!”

 公孙宏苦笑道:“但如此一来,我要凭本身功力解毒,可能多用一个月的时间了!”当下又向金逐流抱歉道:“只因我不能起床,至有今日的误会。否则我决不能让他们对你和史姑娘如此失礼的。”

 金逐流说道:“这也怪不得他们,我和厉南星的交情,他们是知道的,真假未曾清楚之前,他们当然不敢让我见你。何况他们也一定是把史白都当作杀害令媛的仇人呢。”

 公孙宏道:“虽然如此,也是不该。”当下把石玄叫来,问道:“庄远秦冲二人是否在外面监视史姑娘?”石玄甚是尴尬,说道:“庄秦两位香主在客厅陪史姑娘坐,他们遵守舵主命令,对史姑娘不敢无礼。”公孙宏道:“叫他们和史姑娘进来。”石玄应道:“是。”

 双方把事实一一说了出来,真相虽然尚未大白,但天魔教的新教主乃是冒名行骗之徒,这一点已是无疑的了。于是庄远秦冲两位香主。在公孙宏病塌之前,当面向金史二人赔罪。

 史红英道:“事情弄清楚了就好,些须误会,何足介怀?”

 公孙宏叹道:“可惜我误遭竖子之算,恐怕还得卧床十天半月。”

 金逐流道:“不劳前辈费神,我打算和史姑娘马上就到徂徕山去。阳浩这厮,晚辈料想还对付得了。”

 公孙宏道:“阳浩利用那个假厉南星作为傀儡,打出了天魔教的旗号,重开香堂,据我所知,他所聚集的妖邪,为数恐怕还真的不少呢。金少侠深入虎穴,须得当心!”

 石玄说道:“不如待咱们的舵主病好了,大伙儿都去,那就可以稳操胜算了。”

 金逐流道:“好虽是好,但一来我想早些探明真相,二来趁他们根基未固,动手也比较容易。倘若假以时日,阳浩羽翼已成,以贵会之力,虽然可以剪除他们,但只怕伤亡就要多了。”

 公孙宏沉吟半晌,说道:“但你们只有两人,这个……”秦冲是个直性子的人,说道:“我愿意陪金少侠去,将功赎罪。”

 金逐流道:“若然只是去探查真相,人多了恐怕反而不好。公孙舵主放心,晚辈不会和他们群殴的。晚辈的打算是智取而非力夺。”公孙宏道:“请道其详。”

 金逐流道:“我意欲潜入天魔教的香堂,将那冒名的新教主揪出来。只要揭穿了他是假冒的,天魔教的旧部定然倒戈相向,那时只剩阳浩一班妖邪,也就无能为力了。”

 公孙宏道:“以你的轻功而论,未始没有成功的希望,不过也要看机缘是否凑巧,风险恐怕还是相当大的。”

 金逐流笑道:“冒点风险,倘能免掉大动干戈,这个生意也还是很上算呀。”

 公孙宏道:“我从天魔教的总舵闯出来,对里面的建筑、地形大致还记得一些,我绘一张地图给你,或者可以对你有点帮助。”金逐流喜道:“那就更好了。”

 计议已定,于是金逐流在公孙宏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取了地图就和史红英前去探天魔教的总舵。正是:

 黑白混淆容不得,为明真相探魔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