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回 扫荡妖邪

 十年冠剑独昂藏,古来事事堪伤。狐狸谁问?何况豺狼!蓟门山野茫茫,好秋光!无端辜负,栏杆拍遍,风物凄凉。

 ──许宗衡

 五龙帮的总舵筑在山腰,面向黄河,参差错落,有数十幢房屋,圈在一道半月形的围墙之内。缪长风心道:“五龙帮规模虽小,气派倒是很大。幸亏有韩老四给我画了地图,可以按图索骥。”他是从后山的峭壁爬下来的,防卫较疏,当下施展轻功,跃过围墙,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进入了五龙帮总舵。

 刚好有两个守卫巡查过来,嘀嘀咕咕的在埋怨。缪长风躲在暗处,听他们说话。只听得一个说道:“半夜三更,不知还在等待什么客人,却害得咱们不得安睡。老何,你知道他在等待的是什么客人吗?”另一个说道:“我又不是他的心腹,焉能知道?我只知道他现在是陪那番僧喝酒。”那老何说道:“真奇怪,他是鲁西黑道上的人物,却怎的会有一个番僧朋友?”他那同伴笑道:“这不过是他的手下给他编造的来历罢了,你就信以为真?”那老何道:“那番僧来了几天,似乎也没有拜会过咱们的帮主?”他的同伴“哼”了一声,说道:“他现在大权在握,为所欲为,哪里还将咱们的帮主放在眼里?喂,老何,那番僧是不是住在宝月楼?”老何说道:“是呀,他来了之后,一直没有下过宝月楼,真是神秘得很,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不敢见人。”他的同伴说道:“那么今晚他请的客人,也只是他和那番僧接见了?”老何说道:“谁有心情管他的闲事?我只盼快快交班。”他的同伴笑道:“对,咱们没心情管他的闲事,可也没心情给他做事。”

 缪长风心里想道:“我料得不错,张宏达这厮果然是密宗的还俗弟子。但密宗的大喇嘛是不能擅自离藏的,那番僧怎的会跑到这里找他?”

 那老何忽道:“哟,我好像听得什么声息?咱们别胡乱说话了,小心给他的人听见。”只听得树叶沙沙作响,一只乌鸦飞了起来。他的同伴笑道:“你也太胆小了,他的人都在宝月楼下和把守正面的三重大门呢,哪里会派到这里陪咱们吃西北风?”老何说道:“虽然如此,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那两个守卫走过之后,缪长风暗暗好笑:“我还只道他们是发觉我的踪迹呢。如今我已知道他在宝月楼,倒是可以少去一处地方搜查了。”当下一路借物障形,避人耳目,悄悄的来到了宝月楼前。

 缪长风藏在假山后面,先行察看情况,只见楼下八名守卫,每一面两个人穿梭来往,楼上透出灯光,纱窗上有两个影子,其中一个果然是个光头。

 缪长风心里想道:“我把这八名守卫全都点了穴道虽也不难,但只怕会给他们发觉。”

 宝月楼位在园子正中,造这园子的时候,乃是保留了山上原有的景色加以布置的,楼的四周,都是树木。缪长风想起刚才受惊的一幕,蓦地得了一个主意,当下捏了几个泥丸,轻轻一弹,分别向三棵枝叶茂密的大树弹去,他料定树上必有宿鸟,果然惊起了两只栖鸦。

 楼下的看守一听树叶沙沙作响,立却跑来察看。看见乌鸦呱呱的叫了几声,绕树三匝,又复投巢。一个看守吐了一口唾沫,说道:“晦气,晦气,原来是两只乌鸦,我还道是夜行人呢。”另一个道:“防卫得这样严密,哪会有人闯了进来外面的兄弟还没发觉的道理?不过乌鸦无故惊飞,只怕是不大吉利。”

 守卫宝月楼的那个小头目比较细心,说道:“何老二说得不错,乌鸦无故惊飞,只怕有点古怪。宁可小心一些,可千万别出了岔子。留下四个人在这林中搜查,其余的回去小心守卫。”他以为这样可以兼顾,哪知已是中了缪长风的调虎离山之计。

 缪长风在他们一窝蜂地跑来的时候,早已从暗处出来,施展绝顶轻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宝月楼了。

 他卧在屋顶的瓦槽中,手攀檐牙,垂下头来,向后窗张望,只见房间里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喇嘛正在和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汉子说话。这中年汉子不用说当然是五龙帮的副帮主张宏达了。

 张宏达在宝月楼上乃是意料中事,但这个喇嘛却是大出缪长风的意料之外。

 在意料之中的张宏达他从未见过,只是猜着了几分他的来历而已;在意料之外的这个喇嘛他倒是认识的,不但认识,而且深知他的来历。

 原来这个喇嘛不是别人,正是北京西山卧佛寺的那个主持宝相法师。

 半年前,缪长风和孟元超、李光夏等人到西山救快活张时,在卧佛寺后面的樱桃沟,曾经遭遇他所率领的一群喇嘛,几乎被困在他所布的“七煞阵”中,后来幸亏李光夏懂得破阵之法,而李麻子又逃了出去假扮内廷的司礼太监,假传圣旨,召宝相法师回寺迎驾,他们这才能够脱险的。

 “他好好的一个卧佛寺主持不做,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小小的五龙帮来?”缪长风发现是他,不禁大惑不解了。

 他来得恰是时候,宝相法师和张宏达正在谈及他。

 “老弟,你请的客人怎的还没有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岔子吧?”宝相法师道。

 张宏达道:“谅缪长风做梦也想不到咱们要暗算他,我送去的拜帖是由尤大全领衔的,即使他或有一点疑心,也会信得过尤大全。”

 宝相法师哈哈笑道:“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不瞒你老弟说,我也正要找这缪长风算帐。想不到在你们这里,居然有机会可以碰得上他。”

 张宏达道:“大师和他结有梁子?”

 宝相法师道:“梁子还当真结得不小呢。他和孟元超等人在北京劫了钦犯李光夏,我摆下七煞阵本来已经困住他们的。可惜上了李麻子的当,他伪装太监,假传圣旨,这才让他们跑掉。”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张宏达之后,咬牙说道:“事后萨总管大发雷霆,若不是北宫望统领给我在皇上跟前说情,我这个卧佛寺的主持几乎都要给他搞掉。”

 张宏达笑道:“这一次他可要上咱们的当啦,捉住了他,你的什么仇都可以报了。”

 宝相法师道:“这都是多亏了你。嘿嘿,张老弟,你的功劳可是当真不小啊!”

 张宏达说道:“这是适逢其会,算不了什么。我也想不到缪长风会跑到禹城,自投罗网的。”

 宝相法师笑道:“不错,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但我说的可不是光指这件事情,老弟,你能够打进了五龙帮,如今更是整个五龙帮都在你的手中,这个功劳可就大了。比起这个功劳,捉到一个缪长风那又算不了什么了。”

 张宏达道:“区区一个五龙帮,济得甚事。法师,你太夸奖我了。”

 宝相法师道:“你也不要小看了五龙帮,它虽然不足与红缨会、六合帮等大帮会相比,但在水路上,也是仅次于海砂帮的一大帮会啊。你可知道我叫你混入五龙帮夺取大权,这不是我的主意,而是北宫统领的安排呢?”

 张宏达道:“我还是不懂统领大人何以要费这许多心力,安排我干这件事情。”

 宝相法师道:“这还不容易明白?当然是统领大人早已看到:咱们的人倘若掌握了五龙帮,那就可以更好的为朝廷暗中效力啊!嘿嘿,目前就有一件大事情交给你办。”

 张宏达连忙躬腰说道:“请法师吩咐。”

 宝相法师道:“先告诉你一个消息,运粮接济四川官军的粮船,在扬州给海砂帮的人劫了。”

 缪长风在屋上偷听,听到这里,心中大喜:“罗金鳌他们果然成功了!”

 张宏达吃了一惊,说道:“海砂帮的罗金鳌居然这样大胆!”

 宝相法师说道:“是呀,所以我说北宫统领是有先见之明,安排你到五龙帮来做太上帮主。”

 张宏达道:“不知北宫大人要我怎样做法,还请法师明示。”

 宝相法师道:“五龙帮和海砂帮是水道的两大帮会,北宫大人希望你和海砂帮多多拉拢交情,将来有机会就并吞了海砂帮,我们自会暗中助你。不过这是将来的事情,现在你得设法要罗金鳌把你当做好朋友,你们两个水道上的帮会需要合作那是情理之常,罗金鳌料想不会疑心的。”

 张宏达道:“据我所知,尤大全和罗金鳌本来就是颇有交情的,尤大全如今已是在我掌握之中,非得听从我的话不可。我可以依照一贯的做法,由他出面。我则以副帮主的身份陪着他和那罗金鳌打交道。”

 宝相法师笑道:“这就更好了。你要知道海砂帮在长江七省的地方出没无常,官军实是很难捕捉他们。若然动用水师保护粮船,不但耗费太大,而且诸多不便。比如狭窄的江面,就不能容得大队的水师舰只通过。”

 张宏达道:“啊,我明白了,统领大人的意思是要我和海砂帮拉上交情,打探他们的动静。”

 宝相法师哈哈笑道:“老弟,你真是聪明,正是如此。罗金鳌他劫了一次官粮,下次恐怕还是要劫的。你若察知他们的动静,知道他们是隐藏何处准备动手,那对官军的帮助可就太大了。同时对你也更有好处,你明白么?”

 张宏达笑道:“倘若官军‘袭灭’了海砂帮,我也就根本无需再找机会去并吞它了。”

 宝相法师道:“是呀,那时你的五龙帮也就可以成为水道的第一大帮会了。再过几年,说不定你还可以成水道上的‘绿林’盟主呢!”

 张宏达道:“北宫大人和法师这样栽培小人,小人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感激!”

 宝相法师笑道:“你和我本来是同一个地方的异派同源的佛门弟子,有好处我不照顾你还照顾谁?再说你是我推荐的人,你办成功了这件事情,我也有好处。说来还是我沾了你更多的光呢。”

 张宏达说了几句客气话,跟着问道:“皇上是不是要策封你老人家做国师?”

 宝相法师笑道:“国师我是不敢指望的,只盼皇上能让我回去主持布达拉宫那就好了。嗯,北宫统领已经答应,只待这件事情成功,就帮我在皇上跟前说话。”

 张宏达道:“法师做了布达拉宫的主持,可别忘记我啊!”

 宝相法师笑道:“难道你还愿意回西藏做个和尚么?”

 张宏达道:“和尚我是不想做了,但一口气却是非出不可,请法师大力帮忙。”

 宝相法师笑道:“这个容易,有朝一日,我若当真做了布达拉宫的主持,首先就要整顿密宗,你那个不识好歹的师父当然我也不能让他再做密宗的宗主。”

 原来正如缪长风之所料,这张宏达本是西藏密宗的汉人弟子,密宗戒律精严,他是犯了清规,给逐出门墙的。本来处罚还不止此,全靠宝相法师给他求情,这才从轻发落。当时宝相法师是布达拉宫的一个大喇嘛,在主持跟着可以说得上话。布达拉宫在西藏的各派佛门之中地位最高,密宗虽不归它统属,也得听它命令的。

 两人得意忘形,互相敬酒,哈哈大笑。

 缪长风心里想道:“宝相法师的武功和我不相上下,我若是一击不中,只怕就要打草惊蛇。若是多一个人帮手,对付张宏达这厮就好了。”

 正在缪长风踌躇未决,宝相法师和张宏达得意忘形之际,张宏达的一个心腹匆匆跑上楼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帮主,不好了!”

 宝相法师道:“缪长风来了么?是不是他识穿了咱们的计谋,在外面闹起来了?”

 缪长风暗暗好笑:“我早已在这里了,只是你瞎了眼睛。”

 那人说道:“不,不是缪长风。这人的来头比缪长风更大!”

 张宏达皱眉道:“到底是谁?有法师在此,你怕什么,说吧!”

 那人说道:“是红缨会的舵主厉南星!”

 红缨会是江湖上的第一大帮会,厉南星的名气是仅次于江海天和金逐流这对师兄弟的大侠。饶是宝相法师力持镇定,亦是不禁变了面色。张宏达颤声道:“厉南星他来做什么?”

 那人说道:“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个少年跟着他一起来。”

 张宏达道:“这少年是谁?”

 那人说道:“就是从咱们这里逃出去的那个邵鹤年。”

 出乎缪长风意料之外,张宏达听了这个大大不利的消息,居然也是笑逐颜开。

 他那心腹大惑不解,心想:“帮主刚刚还是愁容满面,说话都几乎说不出来。怎的听说多了一个人,反而大大开心了?”

 张宏达哈哈大笑三声过后,说道:“倘若只是厉南星单枪匹马的找上门来,说老实话,我倒是有几分怕他。他和这姓邵的小子一起来,我还怕他们作甚?”

 那汉子不知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道:“俗语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咱们虽然不怕他,也得有个办法对付。应该如何对付,还请帮主示下。”

 张宏达道:“尤大全呢?我猜想厉南星来了,必然先是找他的,是不是?”

 那汉子道:“正是。尤大全在前面大厅陪他们说话,小的在外面偷听。尤大全这老家伙把一切事情都推在帮主头上,只怕就要带引他们到这里来找你了。所以小的赶快跑来禀报。咱们是让他们进来呢,还是不让。”张宏达道:“你忠心于我,很好,很好。不必阻拦,让他们进来就是。”

 那汉子退下之后,宝相法师微笑道:“张老弟,你倒好像是成竹在胸?莫非你已经在那姓邵的小子身上做了手脚?”

 张宏达笑道:“大师明鉴,我正是用了北宫统领赏赐的化骨散,让那小子受用的。尤大全也还不知道呢。倘若只是厉南星一个人来,或许他是为了另外的事情找我晦气,如今和这小子同来,不用说定然是向我求取解药的了,他有求于我,我还何须怕他。”

 宝相法师笑道:“对,老弟,你真有一手。不过──”

 张宏达道:“不过什么?”

 刚说到这里,只听得尤大全的声音已在楼下说道:“张兄弟,厉大侠光临本帮,请你出来相见。”

 宝相法师一把拉着张宏达,低声说道:“把解药给我,你下去应付他们,我不露面。”

 原来宝相法师是恐怕厉南星不受威胁,捉住了张宏达,张宏达爱惜性命,反而就要受他的威胁了。故此他要把解药拿在自己的手中。

 张宏达知道宝相法师不信任他,但也无可奈何,只好把解药交出。

 缪长风识破他的用心,暗自好笑,想道:“我且不必忙着出现,且看厉大侠怎样对付那厮。”

 张宏达有恃无恐,迎着厉南星一揖说道:“厉大侠光临,请恕张某失迎之罪。”

 邵鹤年见了他,不由得眼中喷火,说道:“厉叔叔,害我的就是这个贼子!”

 厉南星虎目圆睁,喝道:“好呀,你就是张宏达吗?你为何欺负我这侄儿?”

 张宏达道:“厉大侠言重了,张某实是一番好意。”

 厉南星冷笑道:“你用毒药害他,还说是一番好意?”

 张宏达说道:“本帮要借重邵公子,可惜邵公子却不肯留在本帮,我是迫不得已出此下策。”

 厉南星怒道:“你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居然还要狡辩!你以为我就奈何不了你吗?”

 张宏达道:“其实邵公子加入敝帮,这也是双方有利的事情。敝帮虽然比不上厉大侠的红缨会,可也是水道上有数的帮会,算不得辱没邵公子呀。”

 厉南星喝道:“我没工夫听你胡说八道,这件事情,我是管定的了,如何了结,就只听你一句话!”

 尤大全连忙劝道:“张老弟,人各有志,邵公子加入本帮,自是本帮之福,但他不肯,那也不能勉强。张老弟,你就把解药给了他吧。我和厉大侠已经说好了,只要你交出解药,就可以免你一死。”

 张宏达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地道:“厉大侠,你杀了我,你这位世侄恐怕也决难活命。老实告诉你吧,解药不在我的身上,而且即使你拿了解药,你也不会使用。还有一层,你杀了我,尤帮主恐怕也不能依你呢!”

 厉南星“哦”了一声,说道:“尤帮主,他这话是真是假?”心里想道:“这厮听说是去年才投奔五龙帮的,他一来尤大全就给他做副帮主,只怕当真是有点不寻常的关系。”

 尤大全一脸痛苦的神色,忽地一咬牙根,说道:“厉大侠,你不必顾我,你瞧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厉南星听他话中有话,倒是不能不查根问底了,说道:“尤大全,你和我说真话,你是不是受了他的挟持?为什么这样怕他?”

 尤大全迟疑未敢回答,张宏达哈哈笑道:“这事也用不着瞒厉大侠了,我和你说吧。”

 厉南星瞿然一省,说道:“尤帮主,你是不是着了他的暗算?”

 张宏达哈哈笑道:“岂只是他,他的五龙帮上下,五百多人,个个都着了我的暗算。你只能杀我一个,可有五百多人要陪我一同丧命,包括你这位好朋友的儿子在内!”

 厉南星投鼠忌器,把眼一望尤大全。尤大全毅然说道:“我已经想通透了,与其这样受人挟制,苟活人间,那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不如和他拼了。”

 张宏达冷笑道:“你就不顾惜你的手下了么?”

 尤大全道:“是我的好兄弟,他就应该和我同样的想法,大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那又有何足惧?倘若是苟且偷生的软骨头,他也就不是我的好兄弟了,我又何必理他的死活?”

 厉南星朗声说道:“壮哉!”蓦地里一声长啸,长啸声中,只见人影翻腾,厉南星闪电般的扑上前去,一把就把张宏达抓住。张宏达“啪”的一个“大手印”,“印”在厉南星的胸膛上,厉南星竟如丝毫不觉,随手就点了他的穴道,掷给邵鹤年道:“你看管他,我倒要看他是不是真的不怕死!”邵鹤年噼噼啪啪打了他几记耳光,恨恨说道:“你这奸贼也有今日!”

 当尤大全和厉南星走来宝月楼的时候,张宏达的手下,也已陆续的聚拢了来,他们一见厉南星发难,登时也就一拥而上。

 不过他们却没想到他们的首领竟然只是一个照面,就给厉南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活擒,说时迟那时快,他们刚刚呆了一呆,厉南星蓦地又是一声长啸,就如虎入羊群,打得他们落花流水。只见厉南星身形几个起伏,左面一兜,右面一绕,掌劈指戳,“咕咚咕咚”之声此起彼落,霎眼间已是有二十多人给他点着了穴道,就如泥塑木雕一般,伸拳踢腿站在原地,可是却动也不会动了。

 张宏达的手下总共不过五十人,几乎有一半已给厉南星制伏,余下的一半,吓得魂飞魄散,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立即一哄而散。

 尤大全喝道:“都把他们拿下!”五龙帮的们人蜂拥而至,不消片刻,张宏达的手下全部成擒,一个也没逃脱!

 厉南星一把抓着张宏达的胸口,喝道:“把解药交出来!”五指稍一用力,张宏达胸口的肋骨断了两条。

 张宏达面色惨白,额角的冷汗一颗颗滴下来。但仍是顽强得很,忍着疼痛,呻吟说道:“你打死我也没有用,解药不在我这里!”

 尤大全和邵鹤年早已搜了他的全身,果然没有解药。厉南星喝道:“解药在哪里?你还不说,我倒要看你的骨头能有多硬?”五指运劲,内力直透指尖,张宏达胸口的三处大穴好像被无数利针插进去一样,痛得他死去活来,连忙叫道:“你先住手!”厉南星松了手劲,喝道:“快说!”张宏达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厉南星怒道:“你打什么哑谜,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尤大全猛地一省,说道:“不错,这宝月楼上还有一个人。是前几天来的一个番僧。解药是不是在他身上?”

 张宏达心里想道:“宝相法师此时也该走了吧?”于是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在他的身上。”

 就在此时,忽听得“咚”的一声,从楼上传下来,似乎是有人摔倒的声音。

 尤大全好生诧异,道:“楼上有几个人?”张宏达道:“你是知道的,只有宝相法师一人。”尤大全道:“不对,最少是两个人。你弄什么玄虚?快说实话!”

 张宏达也是好生奇怪,说道:“真的是只有宝相法师一人呀!任何人不得我的允许是不能上去的。”尤大全道:“那为什么好像有人在楼上打架?”张宏达道:“我不知道。”

 厉南星道:“管他有甚机关,咱们上去搜!”

 话犹未了,忽听尤大全喝道:“什么人?”随着是邵鹤年惊喜交集地叫声:“是你吗?缪叔叔!”

 只见一条人影翩如飞鸟般的从楼上跳下来,可不正是缪长风是谁?

 张宏达在楼下遭擒的时候,宝相法师有恃无恐,暗自想道:“反正我是不怕走不脱的,且看看张宏达是不是忠心可靠?”

 待到听得张宏达说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两句话之时,宝相法师这才面色倏变,冷笑说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这家伙靠不住。好在我有先见之明,取了他的解药。”

 他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披起袈裟,跟着搬开一面屏风,在墙上用力一按,只听得轧轧作响,墙上开了一道暗门。原来宝月楼上装有机关,这道暗门是可以通到外边的。

 宝相法师露出得意的笑容,正待那机关转定,便可以进去。忽觉背后微风飒然,有人冷笑道:“你不把解药留下就想走吗?”要知缪长风是侠义道中的成名人物,故此不肯偷袭,先喝一声。

 宝相法师也好生了得,一觉微风飒然,知有劲敌袭击,虽慌不乱,反手就是一掌。

 “蓬”的一声,双掌相交,缪长风以刚柔兼济的掌力,把宝相法师带过一边,迅即跨上一步,拦在那道暗门的门前。

 宝相法师沉声说道:“缪长风,我与你拼了!”双臂一振,反脱袈裟,袈裟一抖,宛如一片红云,向缪长风当头罩下。

 此时楼下五龙帮的人正在捉张宏达的那班手下,闹哄哄的声响掩盖了楼上打斗的声音。楼上两大高手过招,迅捷飘忽,十招之中,最多也只是有一两招碰个正着,并没发出多大声音。

 缪长风运起太清气功,一招“五丁开山”,反夺袈裟,宝相法师一卷一收,要想把他罩住,只听得声如裂帛,那件袈裟在两大高手争夺之下,撕为两半!

 说时迟,那时快,缪长风一招得手,第二招、第三招便即绵绵不断,疾攻上来!斗室之中,哪有回旋余地?嗤的一声响,宝相法师的衣裳给他的指锋划过,又撕开了一幅,缪长风指头触着硬物,知是那瓶解药,连忙收劲,改用柔力,疾抓过去。

 宝相法师双眼火红,猛的一掌击出,这一掌正是他最厉害的大手印功夫,他是拼着损耗元气,宁可过后大病一场,但求死里逃生。

 缪长风早料到他有这一着,轻轻一带,以太清气功护身,以“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卸开对方掌力,宝相法师的掌力刚猛之极,忽地被对方拨开,刚猛的掌力宛似泥牛入海,一去无踪,身体失去了重心,咕咚一声,摔出数步之外。

 两人功力相差不远,缪长风虽然化解了他的六七分掌力,这霎那间也是不觉胸口一震,正待去拿瓶时,忽见宝相法师把手一扬!

 他掷出的不是暗器,竟是那瓶解药,而且也不是向缪长风掷去。

 瓶子是向着墙壁猛掷过去的,若然碰着墙壁,当然粉碎无疑。不但瓶子粉碎,以宝相法师的内力,只怕瓶中的解药也要变作一团烂泥,和破墙的泥沙混在一起了。

 这霎那间,缪长风无暇思量,连忙飞身扑上,抢接那瓶解药。

 同样在这霎那之间,宝相法师掷出解药,迅即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身形一闪,已是进了那道暗门。

 缪长风分身乏术,待他夺得那瓶解药,暗门已经合拢,又变成了一面外表看来好似天衣无缝的墙壁了。

 缪长风不懂机关,要打开暗门虽然也有别的办法可想,可得费很大气力。他仔细审视这瓶解药,心里想道:“这瓶解药和我刚才所见的那瓶一模一样,料想这番僧也不会预先准备了一瓶假药拿来骗我的。我且先出去和他们见面吧。”

 缪长风这一蓦地现身,众人都是又惊又喜。尤大全知道是缪长风,忙上来见礼、道歉。缪长风道:“张宏达这厮假借你的名义骗我上当,详情我都已知道了。你也用不着为此难过了。”

 邵鹤年道:“缪叔叔,你怎会在这里的?”

 缪长风笑道:“说来话长,解药我已给你拿来了,你先服下吧。”

 尤大全大喜道:“解药你已到了手了?那番僧呢?”

 缪长风道:“楼上有机关,他从暗门跑了。”

 尤大全道:“跑了那个妖僧,可跑不了张宏达这奸贼。好呀,看你现在还有什么倚仗,我可要和你慢慢算帐啦!”

 五龙帮早已把张宏达恨得牙痒痒的,此时解药到手,用不着怕他,哪里还肯慢来?大家一拥而上,就要剥他的皮,拆他的骨。

 张宏达竟然神色不变,忽地哈哈哈大笑三声!

 缪长风拿出一颗解药来,刚要交给邵鹤年吞服,听得笑声,瞿然一省,说道:“且慢打他!”把解药放回瓶中,喝道:“你笑什么?”

 张宏达笑道:“我笑你上了当了,这解药是假的!”

 缪长风吃了一惊,说道:“假的?我分明看见你把这个瓶子交给那个妖僧,我不相信他能够这样快就换了假药!”

 张宏达道:“不错,瓶子是原来的瓶子,但瓶中的解药本来就是假的,用不着他换。”

 尤大全骂道:“好个阴险的奸贼,这么说,你是把自己人也骗了?”

 张宏达被他痛骂,不恼反笑,得意洋洋说道:“我若没有几招防身的手段,解药到了你们手中,你们还能够容我活命吗?”

 尤大全半信半疑,说道:“是不是你为了要保全性命,才故意把这解药说成假的。我答应你,只要我们的人得了真的解药,我就饶你一命!”

 张宏达说道:“缪大侠,你不相信我的说话,尽可以把这‘解药’给你这位世侄服下,不过,我却是可惜邵少侠的这条命呢。”

 缪长风暗自思忖:“邵鹤年若是误服假药死了,他当然知道我决不能让他活命。如此看来,他说的话只怕倒是不假。”

 尤大全道:“缪大侠,怎么办?”

 缪长风道:“咱们先试他一试。”

 尤大全瞿然一省,说道:“不错,咱们先试试这解药是真是假。”当下叫人把一条猎狗拉来,将“解药”混在食物之中,让狗吞食,不过片刻,只见那条神态威猛的猎犬果然一命呜呼,口鼻流血,全身瘀黑。显然那“解药”竟是毒药!

 缪长风倒吸一口凉气,心道:“幸亏没给鹤年服下。”于是说道:“张宏达,你听着,你不把真解药拿出来,你以为就可以保全性命了吗?为你着想,你还是别耍花招,乖乖拿出来的好。”

 张宏达淡淡说道:“我知道。你们的人死了你们当然不能饶我。”

 缪长风道:“你知道就好,你拿出解药,改过自新,我们决不与你为难。你应当相信得过,我们决不会骗你!”

 张宏达道:“缪大侠,你是江湖上响当当的汉子,你说的话,我岂有不信之理?但可惜解药的确不在这里!”

 缪长风道:“在哪里?”

 张宏达道:“你们若要真的,跟我到京师去拿!”

 尤大全大怒道:“你把我们当做三岁的小孩哄么?把我们骗到京师,好叫你可以一网打尽!”

 张宏达苦着脸道:“我说的乃是真话。北宫望只把毒药给我,并没给我解药。除非我到京师亲自向他讨取,否则哪里找来解药?”

 尤大全冷笑道:“那么你说明年给我们解药。也是哄骗我们的了?”

 张宏达道:“这倒不是。明年到期之前,北宫望自会差人把解药秘密送来给我。”

 厉南星半信半疑,便再吓他一吓,道:“既然你拿不出解药,留你何用?”举起手掌,作势便要向他的天灵盖打去。

 张宏达叫道:“且慢!”

 厉南星冷笑道:“怎么?解药又有了是不是?”

 张宏达道:“解药还是要到京师去拿,不过我可以给你们出个主意。”

 缪长风道:“什么主意?”

 张宏达说道:“厉帮主、缪大侠,你们若不放心,可以和我一同前往京师。就只你们二人,用不着大伙儿同去。那还怕什么一网打尽?你们两位都是绝世武功,到了京师,我也不敢和你们耍甚花招呀,问题就只是看你们敢不敢冒这个险了。”

 尤大全嚷道:“别上他的当!”

 缪长风暗自想道:“这厮奸诈之极,用的多半是脱身之计。不过他死也不肯交解药,拿他倒是没办法。这个险就冒一冒吧。或许解药真的是留在北宫望手中,也说不定。”于是说道:“既然如此,今日我们就和你上京。”

 张宏达慢吞吞地说道:“你们先得给我敷上金创药吧?”

 尤大全摇了摇头,说道:“缪大侠,请你从长计议,我还是不赞成你们上他的当!”

 厉南星微微一笑,说道:“不错,咱们是用不着这样匆忙。”

 缪长风见他笑容有异,不觉心中一动,想道:“莫非他另外有了什么好主意?”

 心念未已,忽听得外面有喧闹声音。缪长风抬头一看,只见一条人影,捷如飞鸟,正在跃过围墙。

 尤大全大吃一惊,喝道:“什么人?”

 那人哈哈笑道:“尤帮主不认得我了么?我是──”

 尤大全“啊呀”一声,和缪长风不约而同地叫道:“快活张!”

 尤大全半开玩笑地骂道:“快活张,你可别打我们的主意,我们五龙帮是个穷帮。”

 快活张笑道:“你放心,我这小偷从来不偷朋友。今日我做个不速之客,不是来打你们的主意,是来给你们出主意的。”

 厉南星道:“快活张,你怎么这时候才来?”此言一出,缪长风方始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快活张是和厉南星约好的。快活张此人精灵古怪,莫非他当真是有什么好主意?”

 快活张笑道:“还有两位你所意想不到的人和我同来,所以我来迟了。”

 外面喧闹之声越来越大,尤大全也听得见了,他蓦然一省,连忙问快活张道:“外面来的这两个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快活张道:“正是。请你传令──”

 尤大全不待他把话说完,早已提高声音叫道:“让他们进来,不许阻拦!”他的内功造诣虽然不是很高,但这“传音入密”的功夫却非同凡响,三重大门之外的帮众,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片刻,那两人来了。果然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原来是两个妙龄少女。一个大叫“哥哥!”一个则在叫“缪叔叔”,不过她口里是在和缪长风招呼,眼睛却是盯着邵鹤年。

 原来这两个少女乃邵紫薇和萧月仙,她们和快活张一起来,但却没有快活张那样超妙的轻功,是以一踏入了五龙帮,就给帮中高手发现。

 邵鹤年又惊又喜,说道:“妹妹,你怎么会来的?”他也是口里和妹妹说话,眼睛却望着萧月仙。

 缪长风暗暗好笑,心想:“他们这小两口还在赌气,待会儿倒是要花我一点口舌呢。不过看这情形,他们大概也是愿意和解的了。”当下哈哈一笑,说道:“两位贤侄女,咱们慢慢再叙,让快活张先说吧!”

 张宏达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气。冷眼旁观,心里想道:“且看你这小偷能把我怎样?”

 快活张走上前去,装模作样的替邵鹤年把一把脉,说道:“看这脉象,邵公子似乎是中了化骨散之毒?”

 缪长风说道:“不错,我刚才听得这厮和那妖僧说话,他用的正是叫做化骨散的毒药。张大哥,你知道这种毒药的药性吗?”

 快活张道:“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毒药,用不同的方法下毒,又可以变烈性毒药为慢性毒药,能叫对方在预定的时间死亡。”

 张宏达心里想道:“你懂得化骨散的药性又怎么样?我只一口咬定没有解药,谅你这小偷也难耐我何。”

 邵紫薇、萧月仙二人作出又惊又怒的神气,不约而同一跃而前,铮铮两声,双剑出鞘,一个喝道:“你害死我的哥哥,我要你的命。”一个喝道:“快快交出解药!”

 张宏达淡淡说道:“我早已和厉帮主、缪大侠说过了,解药不在我这儿,你们迫我也没用。”

 尤大全道:“这厮奸猾得很,他要骗厉帮主和缪大侠到京城与他去取解药。”

 快活张忽地哈哈一笑,说道:“化骨散又有什么了不起?何须向他求取解药?”

 尤大全一听这话,狂喜说道:“张大哥,你有解药?”

 快活张笑道:“解药没有,毒药倒有!”说罢拿出一个瓶子,瓶中装着三颗药丸。瓶子和缪长风夺来的那个盛假药的瓶子一模一样,药丸的颜色则不相同。假药是碧绿色的,他这药丸则是殷红如血。

 厉南星接过瓶子,说道:“这是什么毒药?”

 快活张哈哈一笑,说道:“张宏达,你应该认得吧?”

 张宏达认得瓶子是大内药库专用来盛毒药的一种玉瓶,瓶中药丸,他也认得是化骨散。这霎那间,他不觉面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如纸,一颗心吓得几乎要从喉咙跳出来了。

 厉南星恍然大悟,说道:“这是化骨散?”

 快活张哈哈大笑道:“不错,是我十天之前从大内的药库偷出来的,知道你或许用得着它,特地给你送来。”

 厉南星装作半信半疑的神气,说道:“药名化骨散,何以它却是药丸?”

 快活张道:“厉大侠有所不知,这是大内秘制的毒药,药性甚烈,小小一颗药丸,研成粉末,就可以毒害数十人了。药丸变成药散,这不就是化骨散了吗?”

 厉南星道:“原来如此。”

 快活张继续说道:“把一颗药丸研成的化骨散,放在一坛酒中,喝了毒酒的人,三月之内,毒发身亡。但若先用蜜糖中和药性,依前法混在酒中,则可以延迟至一年之久,方始毒发。”

 尤大全道:“这么说来,我们五龙帮的兄弟想必就是给他用这个办法毒害的了。”

 快活张笑道:“你问他吧,是不是如此?”

 张宏达吓得面无人色,心里想道:“他对这药性如此熟悉,这化骨散定是真的无疑。”尤大全抓着他的后颈,喝道:“是不是这样?”张宏达牙关打颤,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

 厉南星道:“若要药性迅速发作,那又如何?”

 快活张笑道:“这还不容易,让整颗药丸给他吞下,二十四个时辰之内,他就要变化一滩血水。”

 厉南星道:“还有更快的吗?”

 快活张说道:“以内家真力,给他推血过宫,他血中有毒,迅速运行全身,这样大概一个时辰之内,他的骨头就要酥散,不过却还不会立即就死,大概再过两个时辰,方始化作血水。”

 厉南星道:“好,把这毒药给我!”

 张宏达面色如死,卜通跪倒,叫道:“厉、厉大侠,饶、饶命……”

 厉南星喝道:“你这叫做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泪不流,如今求情,已经迟了!”一把揪着了他,在他下巴一托,张宏达不由自主张开了嘴巴,说时迟,那时快,一颗药丸已是滑下他的喉咙。

 厉南星捉住了他,就像捉住一只小鸡似的,张宏达想要挣扎,也是不能。不消片刻,厉南星已是给他推血过宫,打通了他的奇经八脉。

 张宏达只觉全身骨节,都好像给利针插进去似的,他没有服食化骨散的经验,但化骨散的厉害却是知道的。顾名思义,中了化骨散的毒,全身骨头都要化作血水才会死亡。如今已是这样痛苦难当,毒性大发之时将怎么样,他是连想也不敢想了。

 厉南星冷笑道:“你不是硬汉子吗,怎的也怕死了?”

 张宏达颤声叫道:“厉帮主,你、你饶我性命,我、我献出解药。”

 厉南星心中大喜,却板着脸孔说道:“你不是说没有解药吗,怎么又有了?”

 张宏达噼噼啪啪,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说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但求厉帮主高抬贵手,以后我是再也不敢欺骗你老了。”

 厉南星冷冷说道:“还有以后么?”

 张宏达痛苦难禁,冷汗涔涔而下,自知挨多片刻就是向鬼门关多走近一步。忙向尤大全哀求:“尤帮主,请你帮我说一说情。”

 尤大全道:“厉帮主,他肯把解药拿出来,咱们就饶了他吧。”

 厉南星这才说道:“好,看在尤帮主的份上,我饶你一命。解药拿来。”

 张宏达道:“解药在宝月楼上。”

 众人拥着他上宝月楼,可怜他走路也走不动了,只能由缪长风拖着他走。缪长风冷笑说道:“你真是个贱骨头,敬酒不吃要吃罚酒。我们本来答应你交出解药就放你的,你却偏要欺骗我们,吃苦也是活该!”

 上了宝月楼,张宏达说出开启暗门的法子,打开暗门之后,张宏达说道:“左面墙壁从入口处数过去第七行自上而下的第七块砖头,请你们挖出来给我。”

 缪长风点了火把进去,按照他所说的取了那块砖头,只见那块砖头和别的砖头也没有什么异样,拿出来交给张宏达道:“是这块么?”

 张宏达便把耳朵贴着砖头,说过:“请你轻轻敲它两敲。”

 听了敲击砖头发出的声音,张宏达说道:“不错,正是这块。请你把它劈开,别太用力了。”

 原来这块砖头是空心,缪长风将它劈开后,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锦匣。收藏得这样秘密,众人俱是意想不到。

 张宏达喘着气道:“快把匣子打开,把解药给我。”

 厉南星打开匣子,见里面有十颗药丸,厉南星拈起一颗,却不给他,说道:“且慢!”

 张宏达大吃一惊,颤声叫道:“厉帮主,你、你老人家说话可得算数。”

 厉南星哼了一声,说道:“我说了的话,当然算数,你急什么?我可得救了我们的人才能给你。嗯,尤帮主,贵帮中毒的人共有多少?”

 尤大全:“差不多有五百人。”

 厉南星一皱眉头,说道:“这里只有十颗解药。”

 张宏达连忙说道:“解药所需的份量是按照中毒的深浅的,他们中的毒是一年为期才发作的,用一颗解药研成粉末,就可以救一百个人。邵少侠中的毒较深,但有三分之一颗也足够了。这位张大哥是懂得的,不信你可以问他,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快活张说道:“厉帮主,你让我先看看这解药是不是真的?”心里暗暗好笑:“这厮果然是把我当作了大行家。”

 张宏达哀求道:“我怎敢把自己的性命拿来乱开玩笑。张大哥,不用仔细看了,当然是真的。请你赶快把一颗解药给我吧,我的毒可就要发作了。”

 快活张点了点头,道:“不错,这解药是真的。”拿起一颗,余下的就交给了尤大全。待邵鹤年服下解药之后,这才把那颗药丸递给张宏达。

 张宏达接过解药,连忙吞下,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似的,抹了一额冷汗,说道:“多谢厉帮主,多谢张大哥。我、我可以走了吧。”

 厉南星在他身上拍了三下,说道:“你的性命,我饶了你,但不能让你再为非作歹了。好,你走吧。”

 张宏达穴道解开,站了起来,眼中露出怨毒的目光,说道:“厉帮主,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说罢,便即跄跄踉踉的下楼去了。

 张宏达走了之后,邵紫薇道:“哥哥,你觉得怎样?”

 邵鹤年道:“这数日来胸中的烦闷之感,都已一扫而空了。看来是真的解药。不过却便宜了那个奸贼了。”

 厉南星笑道:“我虽然饶了他性命,但已废了他的武功,也算得是给你出一口气啦。”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