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白鹿原》原著才明白,田小娥为什么得不到男人的爱?

 看完由张嘉译、何冰、邓伦主演的电视剧《白鹿原》后,我认为田小娥的一生是值得的,至少被黑娃和白孝文痴爱过,但是看完陈忠实的原著小说《白鹿原》后,我突然发现田小娥是悲哀的,无论是黑娃还是白孝文,都没有真心实意地爱过她,我不仅要问:“为什么善良美丽的田小娥,得不到男人的爱呢?”

 田小娥的悲剧固然是那个时代造成的,但是田小娥自身有没有错呢?看电视剧《白鹿原》的时候,我认为田小娥是反抗封建婚姻,争取自由和幸福,没有错,但是细细品读陈忠实的原著小说《白鹿原》,我才发现,田小娥自身存在着3个问题。

看完《白鹿原》原著才明白,田小娥为什么得不到男人的爱?(图1)

 1、错把激情当成爱

 田小娥的父亲是一个老秀才,田小娥也算出生自书香门第之家,但是父亲却将她嫁给了年过半百的郭举人,她没有像电视剧中的那些小妾一样,只需要吃喝玩乐就行了。作为小妾的她不仅要伺候郭举人夫妇的吃喝拉撒,还要遭到非人的待遇,给郭举人“泡枣”,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当遇到黑娃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她勾引了涉世未深的黑娃,两人相好后,她向黑娃提出私奔的想法,看到黑娃为难的表情的时候,她知道时机还不成熟,她选择了等待时机。就在他们沉浸在美好的激情当中的时候,郭举人发现了他们的私情,黑娃跑了,她被休了。

 黑娃对田小娥的激情还未退去,追到了田小娥的家中,从老秀才的手中娶了田小娥。田小娥的过往被白鹿原的人知道后,鹿三恼羞成怒和黑娃断绝了父子关系,族长白嘉轩也拒绝黑娃和田小娥进祠堂,村里的人也对黑娃另眼相看。

 黑娃虽然表现出了争强好胜的品质,将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但是内心始终是自卑的,他对自己的定位是:“是个连长工也熬不成只能打短工挣零碎钱的穷汉娃,连祠堂也拜不成的黑斑头儿。”他对鹿兆鹏说:“村里人不管穷的富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拿斜眼瞅我,我整天跟谁也没脸说一句话。”黑娃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他娶了田小娥,如果没有田小娥,他至少可以像父亲鹿三一样成为一个令人尊敬的好长工。

 当黑娃娶第二个媳妇高玉凤的时候,看到美丽端庄、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媳妇的时候,黑娃觉得自己十分别扭,十分空虚,十分畏怯,十分卑劣,这是遇见美好后不敢触碰的自卑心理。这时候他想到与小娥见不得人的偷情以及在山寨与黑白牡丹的龌龊勾当,完全使他陷入自责、懊悔的境地。由此可见在黑娃的心中和田小娥的过往不是甜蜜,而是耻辱。

 田小娥错把男人的激情当成爱情,激情是一时的,是欢愉的,但不会长久。正如她和黑娃,虽然有短暂的欢愉时光,但是很快就烟消云散。爱情是付出,是责任,黑娃为了高玉凤避免在娘家门口不好做人的尴尬,特意在省城买了房子,为了高玉凤将自己变成更好的人,这才是爱情应该有的样子。

看完《白鹿原》原著才明白,田小娥为什么得不到男人的爱?(图2)

 2、错把虚情当成依靠

 黑娃跑了,留下孤苦无依的田小娥,她不仅要忍受狗蛋等登徒浪子的骚扰,每天担惊受怕,还要经受田福贤的威逼利诱。作为一个妇道人家,她没有了主意,于是求到了鹿子霖的门上,鹿子霖看到跪在地上求他的田小娥,便起了色心。

 鹿子霖满口答应了田小娥,但是他心中却打着小算盘。在一次醉酒后,他敲开了田小娥的门,说有要紧话,必须睡下说。田小娥沉默了一会,便开始宽衣解带,鹿子霖的得到田小娥后,说千万不能让黑娃回来,让黑娃回来是田福贤的圈套,田小娥刚燃起的希望,瞬间被浇灭了。

 鹿子霖对田小娥说了很多甜言蜜语,说以后会照顾田小娥,不仅接济她的生活,而且不会让别人在欺负她。田小娥将这种虚情假意当成了依靠,从此主动迎合田福贤。他们的事情被狗蛋撞破后,鹿子霖逃跑了,留下田小娥应付狗蛋。

 鹿子霖派团丁将狗蛋打了,被白嘉轩知道了,于是牵连田小娥一起在祠堂中受惩罚。被打得皮开肉绽的田小娥看到鹿子霖给她悉心的上药,她竟然莫名地感动,正是一个错把虚情当爱情的女人。鹿子霖将田小娥对自己的仇恨转嫁到白嘉轩的身上,设计让田小娥勾引白孝文,已达到打击白嘉轩的目的。

 听到白孝文被白嘉轩绑到祠堂上惩罚,但是田小娥没有一丝报仇后的快感,感觉到非常的愧疚。此时的鹿子霖来和田小娥分享报仇的喜悦,企图再次占有田小娥,说干什么事情都依着田小娥,面对田小娥的羞辱举动的时候,鹿子霖一下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一下暴露了他虚情假意的真面目。

 当田小娥被公公鹿三杀害后,鹿子霖没有半点的同情和怜悯,而是很庆幸,他做下的这桩“花案”唯一的知情人也走了,将不会再有人知道了。白孝文荣归故里,来看鹿子霖的时候,问起田小娥的处境的时候,鹿子霖说:“那货早死了,你现在也是人上人了,她死了,你也没有麻烦了”,言语之间充满了对田小娥的嫌弃,更说明他对田小娥只是贪图美色,没有丝毫的真情,田小娥依靠他,是酿成悲剧的原因之一。

看完《白鹿原》原著才明白,田小娥为什么得不到男人的爱?(图3)

 3、错把别人的颓废,当成自己的温暖

 自从白孝文被白嘉轩绑到祠堂上当众处罚,揭下他精心维护的“圣人”面具的时候,他便开始自暴自弃,每天光明正大的到田小娥的窑洞中和其厮混。此时恰遇年馑,白孝文向父亲白嘉轩借粮,被遭到严词拒绝后,他便开始卖房卖地,以此来达到报复父亲的目的。

 白孝文心中对父亲有气,他想通过颓废来达到这种报复的心理平衡。卖房卖地的钱,他让田小娥收着,但是田小娥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愧疚,将自己珍藏的大烟拿出来让白孝文享用,从此白孝文便更加堕落。卖房卖地的钱全部被他抽光了。

 孝文沿街要饭,每次要到饭都狼吞虎咽地吃掉,吃完之后才没有给小娥留一口而懊悔,但是很快就找到心理平衡,说吃都吃了,后悔啥。白孝文在要舍饭的时候碰见了鹿子霖,本来想将其拉进去,让同向有头有脸的人展览一下,已达到损害白嘉轩脸面的目的,没有想到将自己陷入尴尬境地,为了挽回局面,他请求田福贤将白孝文推荐到保安团去。

 那个冬暖夏凉的窑洞,那个使他无数次享受过人生终极欢愉的火炕,也就顿时失去了魅力。孝文从火炕上溜下来趿拉上鞋,刚跨出窑洞一步,小娥在炕上喊:“你走了我咋办?”孝文回过头去:“我总不能引上你去要饭?等着,我把馍给你拿回来。”他走出窑洞时没有任何依恋,胸间猛烈燃烧的饥饿之火使他眼冒金星鼻腔喷焰。

 到了保安团的白孝文,一路顺风顺水,成为了保安团一营营长,负责县城的防卫。白孝文为了找回曾经失去的尊严,特地回乡祭祖。白孝文眺见村庄东头崖坡上竖着一柱高塔,耳边便有蛾子搧动翅膀的声音,那个窑洞里的记忆已经沉寂,他感觉这些复活的情愫仅仅只能引发怀旧的兴致,却根本不想重新再去领受,恰如一只红冠如血尾翎如帜的公鸡发现了曾经哺育自己的那只蛋壳,却再也无法重新蜷卧其中体验那蛋壳里头的全部美妙了,它还是更喜欢跳上墙头越上柴禾垛顶引颈鸣唱。

 田小娥对于白孝文来说只是自己曾经颓废的时候,陪伴他一起颓废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她是他人生的污点,是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人。如果田小娥还活着,白孝文是绝对不会娶她的,这样会影响他的名利权势。找回自尊的他,找了一个知书达理,清白人家的女人。

看完《白鹿原》原著才明白,田小娥为什么得不到男人的爱?(图4)

 细细品读了陈忠实的原著小说《白鹿原》,我才明白,田小娥的悲剧不仅是时代造成的,更是她自己造成的。她得不到男人的爱的原因,主要源于对男人的不了解,将男人的瞬间激情当成永恒的真爱,将男人的虚情假意当成可以指望的依靠,将男人颓废当成自己的温暖,最终她成为黑娃的耻辱,鹿子霖的障碍,白孝文的不堪的回忆。“花自芬芳,蝶自飞来”,你招来的是蝴蝶,还是别的什么,完全取决于你是什么花,所以作为女人我们要想得到幸福,就必须首先让自己“芬芳”。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